俄羅斯再次深陷禁藥醜聞 他們也是可憐的受害者?

發佈: 2018-2-20 | 來源: sina.com | 查看: 1115次 字號: | 推薦給好友 >> 上一篇 | 下一篇

  俄羅斯此前被禁止參加2018平昌冬奧會,截至目前俄羅斯運動員還未獲得一枚金牌。不過除此之外,俄羅斯已經贏得了這屆冬奧會的一切。

  儘管面對禁賽風波,俄羅斯依然派出了168名運動員,這些運動員高舉奧林匹克俄羅斯運動員的旗幟,身著代表俄羅斯的紅白相間的特色隊服。體育場館內,一大批粉絲接踵而至,高喊俄語口號,揮舞著俄羅斯國旗。甚至在一場冰球比賽中,一塊歌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橫幅高高懸挂在平昌冬奧會的體育場館內。俄羅斯人民洋溢在參加奧運會的極度喜悅中。

  普京竭盡全力想要扭轉局勢,此前俄羅斯曾被指控存在全國性的大規模服禁藥行為,這一行為受到國家支持,運動員的葯檢結果被操控掉包,之後這些行為遭到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曝光。普京和國家主流媒體駁斥了類似報導,稱相關報導出於嫉妒,並不屬實。

  「國家讚助的普遍行為?」來自莫斯科的俄羅斯球迷羅曼·畢克福說道,「我不相信。」

  俄羅斯人因此成為受害者,俄羅斯運動員成為了民族英雄。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最終做出部分妥協,允許俄羅斯運動員以奧林匹克俄羅斯運動員出戰2018平昌冬奧會,還一度表示會在本屆奧運會結束的最後一天允許俄羅斯國旗出現在閉幕式上。如果俄羅斯男子冰壺隊可以繼1992年之後再次奪冠的話,俄羅斯國旗飄揚的一幕極有可能上演。

  這也一定會使普京發自內心地哈哈大笑。

  儘管深陷禁藥醜聞,但這一幕仍有可能發生。想要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對俄羅斯所有隊員採取強硬態度並不是一件非常合理的事情。不過,這一幕或許也很難再現,考慮到最新曝光的冰壺隊選手葯檢失敗的新聞。

  此前亞歷山大·克魯謝爾尼斯基與妻子參加了冰壺混雙項目的較量,並獲得銅牌。但上周日的米屈肼葯檢顯示他呈陽性,本周一,他面臨服禁藥的指控。

  亞歷山大的名聲正岌岌可危。對於判處俄羅斯運動員禁賽的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而言,此次曝光的禁藥醜聞也使得該機構此前的行為效力受到質疑。

  「國際奧委會希望,如果運動員可證明自己的清白,那麼他們可以順利參加奧運會的比賽。」國際奧委會發言人馬克·亞當在周一的新聞發佈會上說道,「我希望我們能夠繼續執行此前的決定,但我們評判的是運動員自身,而不是整個俄羅斯團體。」

  他們相信俄羅斯人,這樣的結果或許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好。

  話說回來,一名俄羅斯運動員服禁藥,也無法代表所有的俄羅斯運動員都服禁藥,也不意味著俄羅斯人大範圍支持運動員服用能夠提升運動表現的藥物。這隻是個例。俄羅斯隊員在本屆冬奧會上還未獲得金牌(他們在索契冬奧會共奪得11枚金牌)的現狀暗示著目前發生的一切似乎都不是最糟糕的現象。

  除此之外,每個國家都存在個別運動員服禁藥的事情。美國或許是世界上服禁藥運動員最多的國家。

  不過我們不能戴著有色眼鏡觀察,在服禁藥這件事情上,我們並沒有自信佔領任何道德高地。

  儘管如此,對於一名俄羅斯運動員而言,在國家被禁止參加奧運會之後依然服禁藥註定會對本國產生不良影響。而且這一醜聞還發生在冰壺場上?或許俄羅斯隊已經對服禁藥習以為常,四年前的索契殘奧會上,俄羅斯運動員葯檢失敗,其中就包括冰壺運動員。這一次曝出的醜聞可以說再次強調了這一笑話本身。

  我們都知道米屈肼有助於提升運動員的耐力。不過在一項運動員只需推著冰壺石向前移動的運動項目中,運動員究竟會有多累呢?畢竟這和15千米越野滑雪還是相差很多的。

  對於俄羅斯運動員,對於國際奧委會,對於全世界其他質疑俄羅斯的運動員而言,這一新聞絕不能被簡單稱為是一個笑料。

  他們頂著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荒唐裁決的壓力來到平昌參賽,唯一的申訴理由是這一機構的葯檢結果並沒有充足的直接證據支撐,基於此,他們仍有理由繼續參賽。但對於仲裁法庭而言,尋找直接證據的難點恰恰在於俄羅斯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時,在索契葯檢實驗室的隔壁修建了一棟建築,並在牆上鑽孔,以便能將實驗室的葯檢樣本趁著夜間偷偷掉包,以此矇混過關。

  俄羅斯全國性的普遍欺騙行為造成禁賽波及範圍無比廣泛,也因此本屆平昌冬奧會的葯檢實驗室安裝了24小時實時監控,以防作弊。

  「(鑒於俄羅斯四年前的行為)我們沒有充分的證據不足為奇。」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總幹事奧利維亞·尼格利說。

  俄方一口咬定相關裁決和報導是西方自由媒體共同構建的對俄不公平且不真實的陰謀論。他們向記者申辯,克魯謝爾尼斯基的食物或飲料被俄羅斯的政治敵人添加了禁藥。當然,因為他們挑刺的是一項很少有理由服禁藥的冰壺項目,俄方最終一定會將自己稱為是可憐的受害者。

  「我不相信一位年輕的聰明運動員會服用違規被禁兩年的藥物。」談到克魯謝爾尼斯基涉嫌服用禁藥米屈肼時,俄羅斯冰壺隊教練賽奇·別拉諾夫對記者說道。大約兩年前俄羅斯網球名將莎拉波娃因服用此禁藥遭禁賽處罰。「這真得太愚蠢了,但亞歷山大又不傻,抱歉,我是絕對不會相信他服禁藥的。」

  那麼國際奧委會會相信克魯謝爾尼斯基服用了禁藥嗎?或許會。不過即使國際奧委會的確相信他服禁藥,那麼這一組織是否有勇氣維持之前的判決,或進一步嚴懲俄羅斯?他們願意冒這個險招致俄羅斯的憤恨嗎?

  試想如果俄羅斯男子冰壺隊最終如願奪得金牌,當他們頭戴夢寐以求卻久違多年的金牌出現在奧運會的最高領獎台上時,當俄羅斯國旗高高揚起時,這是否也是對普京賽前動員大會的一次圓滿彙報呢?

  那時這名服禁藥的冰壺選手或許會成為眾矢之的。

  (Franklin)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sec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