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回家:走遠的孩子都熬成了爸媽的客

發佈: 2018-2-20 | 來源: sina.com | 查看: 1114次 字號: | 推薦給好友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張張小小的車票,看起來只是人們歸鄉的通行證,但大多數人都看不到它究竟承載了多少人的眼淚。

  最近每天早上進到辦公室,同事之間的問候也都從「早上好」換成了「搶到票了嗎?」

  雖然每個人都在抱怨「年」越來越沒有「年味」,但一到回家的關頭,誰都不希望自己被遺棄在別人的故鄉。畢竟世界再大也大不過一個家,而且家裡還有翹首期盼你歸來的人。

  同事小慧也說,每年她人還沒回去,她爸媽早就把她的房間收拾得乾乾淨淨,一切準備妥當,等她回去。

  相信你肯定也有過類似的經歷:

  明明說好房間等自己回去了再收拾,但他們總是迫不及待地先幫你收拾好了;

  明明說好下了火車自己打車回家就好,但他們總是早早就站在了車站外面等你;

  明明回的是自己的家,但每次回家后爸媽都像接待幾年不見的客人一樣,好吃好喝湊你面前,端茶遞水切水果,忙個不停……

  不知道從何時起,離家遠走奔赴自己夢想的你,突然就熬成了爸媽那個家的客人。我們每一次的出發與到達,僅僅是一張車票的事,但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場大動干戈。

  一張車票,很快就能把我們送回家,但對父母來講,2小時可能就如10年的等待般漫長。

  這是去年央視春節的公益廣告,遠在非洲的兒子回國過春節,在返程的車上心心念著餃子。而此時在家的父母已經忙開了,母親一邊問著老伴兒子具體到家的時間,一邊忙著擀麵皮、和餡、包餃子。

  幾經顛簸,國外的兒子終於回到家,母親短暫擁抱過後,為了讓兒子能吃到熱乎的餃子,又急忙去下餃子。兒子狼吞虎咽,母親臉上寫滿了寵溺和滿足。

  食物的香氣里有通往過去的路,也有父母熱切的期盼。可能兒子在電話裡隨口提了一句「好久沒吃過家鄉的餃子」,母親早就繫上圍裙開始準備。

  經常是這樣,我們隨口說的一句話,自己轉眼就忘了,但父母卻記在了心裏,甚至不惜反覆折騰。

  有個朋友,發朋友圈說想念雲南的汽鍋雞,也就是隨口說說,沒想到過年回家還真吃上了。後來他才知道,為了這一頓汽鍋雞,他爸專門託人從雲南寄來汽鍋以及配料的藥材,他媽則根據網上的教程嘗試了整整一個晚上,才做成這道美味。

  在父母眼裡,孩子身上沒有一件小事。哪怕只是一句無心的話,也會被他們當成心愿,無論費多大周章,都要幫你實現,這是屬於他們愛的倔強。

  年底回家,就如同倦鳥歸巢,能安然放下滿身疲憊,鬆弛緊繃的神經。因為只有在父母面前,我們才能不設防,才能感到安全與溫暖。我們所有安然閑適的年假,都必然有一對心甘情願付出的父母。

  我們每一次的出發與到達,僅僅是一張車票的事,但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場大動干戈。

  我們每一次的出發與到達,僅僅是一張車票的事,但對父母來說都是一場大動干戈。

  但是很多人卻不知道,父母真正的生活卻是從你回家那刻起。對他們來說,過年從來不是具體的某一天,子女回到家的那天,就是他們的春節。

  所以經常是人還沒回去,他們就已經在家忙開了,提前好幾天買好雞鴨魚肉、火腿肥腸、肘子排骨,堆滿整個廚房。

  看到一個上大學的女孩與媽媽的聊天記錄,她媽說:「寶貝,你的屋子被弟弟佔用了,你回家住爺爺奶奶的小屋,我已經給你鋪好電毯,衣櫃也擦乾淨了,等著你回家。你想吃我包的餃子嗎?麵粉已經買好,準備下星期一包。」讀完心裏很暖,我們所有心安理得的享受,都離不開父母的精心準備。

  很多人春節在家,儼然是個「廢人」,冷了父親就把電暖壺湊在一旁,餓了母親就把飯菜遞到嘴邊,不用為工作、學業煩憂,也不擔心吃穿用度。

  甚至有不少人說,每次回老家,爸媽就跟養了一隻豬崽子一樣,恨不得將所有的家鄉美食,用短短幾天全部塞進自己的胃裡。

  還有人說,從來不敢輕易說自己愛吃什麼,一旦說了,無論怎麼難父母都會設法做到,並且接下來天天都會吃到這道菜,吃膩了都不好意思說。

  對於父母來講,能滿足孩子的需求就是他們最大的成就。

  對於孩子來講,這樣被人寵溺著的生活,一輩子可能再沒有別人能給。

  以前聽一個老伯說,她女兒有一年在國外,春節沒回家,他和老伴連年貨都沒買,準備年夜飯也渾身沒勁。

  成年以後,故鄉只有夏冬再無春秋,告別也總是多過團聚。一張車票將我們帶回家,另一張車票則把我們帶走。每次的團聚和告別,對父母來說更是一場大動干戈的準備。

  每年春節返程的時候,總是看到很多人在朋友圈曬行李箱,大半個行李箱都是臨走時父母塞進去的東西,有的是一大堆零食,有的是自家做的香腸臘肉,有的是媽媽做的毛衣,有的是爸爸準備的感冒片、喉片,還有電飯煲……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父母做不到的。

  很多東西甚至是父母連夜準備的,網上有個人說,有次因為臨時有事需要提前出發,母親熬夜剝了一大袋核桃讓他帶走。還看過一則新聞,南京機場一位大叔行李超重三十多斤,因為帶了太多老母親做的餅和鹹菜——那幾十斤的重量,是老母親連夜烙出來的。

  其實很多東西在網上、商場都可以買到,不過買來的從來是千篇一律,只有父母親手準備的才獨一無二。

  米蘭·昆德拉說:「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是我們都不擅長告別。」做父母的更不善於告別,所以就把所有的掛念都打包進行李箱,讓漂泊在外的孩子帶走。每一個人的行囊,都裝著滿滿的愛。

  作家熊培雲在《追故鄉的人》一書中說他是故鄉的囚徒,但「一個人想要忠誠於內心的使命,就得學會獨自遠行。」每個人因為不同的原因背井離鄉,在他鄉或異國踽踽獨行,每個人都忙碌得無暇他顧。

  為了生活很多人早就學會了冷暖自知,早就收起了心中的熱情,開始用冷眼旁觀的態度來自我保全,活得小心翼翼。

  好在有一個港灣,只用一張小小的車票就能抵達,就能重獲溫暖並補給能量。很喜歡一句話:「唯有父母對子女的愛,從不以佔有和索取為目的,從不以放手和分離而消存,也從不以距離和歲月而濃淡。」父母的愛一直在那裡,不會因為時間而消減半分,反而在不斷地相聚與別離中變得厚重。

  人到中年,也越來越能理解龍應台這句話:「很多時候不是我們去看父母的背影,而是承受他們追逐的目光,承受他們不舍的,不放心的,滿眼的目送。最後才漸漸明白,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像父母一樣,愛我如生命 。」

  在聚少離多的現實處境中,父母把所有的愛,都濃縮在一次次聲勢浩大的準備中,無論是相聚還是離別。

  之前有朋友問我,「什麼是安全感?」

  我想,安全感大概就在是,我們一句「買好票了」,父母就開始以他們的大動干戈回應:「等你回家。」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作者:爐叔)

  責任編輯:小雨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sec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