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少年CEO稱「三四十歲老一代」扎了誰的心

發佈: 2017-9-07 | 來源: sina.com | 查看: 111169次 字號: | 推薦給好友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河南洛陽一網路公司的CEO李昕澤在接受採訪時的一番話,「扎」了很多人的心。在這位稚氣未脫的17歲少年眼裡,三四十歲的企業家,已然屬於「老一輩」。

  不經意的一番話,「傷」了圍觀的群眾。三四十歲正當年,不曾想在少年眼裡,早已「切割」在年輕的群體之外,甚至連「中年」都不算,直接去了「老一輩」行列。在我們這些三四十歲的中年人(青年)心中,「老一輩」是個多麼遙遠的字眼啊,滿臉皺紋,頭髮蒼白,歷經滄桑,這才是和「老一輩」搭界的元素啊。誰知道,連一個「毛頭」小伙都可以說三四十歲的人「老」了。

  調侃也好,無意也罷,剖析李昕澤這一番話是不是對三四十歲群體的不敬,沒有什麼意義。這是一個「老」得越來越快的社會,80后說70后老了,90后說80后老了,還有,80后說90后老了,80后還自稱80后老了。哦,這簡直就是一個人人都說自己「老」了的社會?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3年前微信朋友圈裡很多人都轉發過一篇王朔的「老」文章——《唯一讓我欣慰的是:你也不會年輕很久》。王朔在文章里說,「原來我一直是個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即使明知年歲漸長我也認為只要有顆年輕的心自己就永遠25歲,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個很心動的姑娘,心裏第一個念頭竟然是:『這個姑娘對我來說會不會有點小?』那一刻,我才絕望地發現自己真的老了」。

  每個人都會老去,這是再自然不過的、無法抗拒的規律。「你們也不會年輕多久。」這算是一種自我安慰,也算是對「正年輕的人」的一種回擊。只不過,在這個大家似乎都「老」得越來越快的社會,「年輕」與「老去」的對抗,早已不再是純粹的自然年齡的對抗,而是不同年紀間的代際碰撞。在年少輕狂者的眼裡,稍微上點年紀,做事不夠銳氣,這些人在他們眼裡已經「老」了;原本年紀輕輕,但被庸常生活打壓得不夠順暢,這些人自稱自己「老」了;手裡握個保溫杯,還未來得及說出中年危機,別人已經說你「老」了……確切說,這不是一個「老」得越來越快的社會,而是一個被輿論塑造出的「老」得越來越快的社會。

  千萬別小看了「老」這個字眼,它可以用來傲嬌,也可以拿來撒嬌。毫無疑問,李昕澤們「擠兌」三四十歲的人是「老一輩」,這分明是他的傲嬌;那些自稱「老了」的80后,還有手拿保溫杯的中年大叔們,口口聲聲說「老」了,這分明是在撒嬌:你看,周遭危機四伏,生活壓力這麼大,不老也要催你老啊。輿論就這樣喧囂著,在一輪輪「年輕」與「老去」的表演性抒情中劃過,該來的來,該去的去。

  和一位年紀相仿的70后朋友討論,為什麼這樣的話題總能激起千層浪?朋友冷冷地回復,「閑的唄!」也是,裹挾在這種話題中的,居然以男性為主,什麼時候開始,中國男性也開始在乎年齡問題了?當然,有關「年輕」與「老去」不僅是自然年齡討論,也有關社會心態。但它之所以能形成一個話題,一定與話題參與者的敏感度有關。

  如果說臨近中年的人完全沒有危機意識,那也是狂言。很多時候,我也會對比我年輕很多的朋友說,「你們的生活還有無限可能性,而我這樣已經40歲的人只能在已有的生活軌跡中打轉了。」每每感嘆完,又不由地想起一位老領導,當年他帶領一個團隊創辦新事業時已經45歲了,我目睹並感受過那份事業到達過怎樣的頂峰和輝煌。想到老領導的故事時,心底多少還是很振奮的,40歲又能怎樣,未來也許還有很多可能性啊!

  但你不得不承認,在你逐漸變老的時候,你確實老得越來越快。早在1890年,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就在《心理定理》中寫道,時間在我們一點點變老的時候加速飛逝,是因為成人期值得紀念的事越來越少。當我們用「第一次」(第一次親吻,第一天上學,第一次全家出遊)描述時間的流逝時,正是這種成年期所缺少的新體驗,會讓一天天、一個又一個星期悄然走過,會讓一年的時間倏然化為烏有。更有意思的是,心理學家用「比喻」來描述不同年齡階段的人對時間的感受:年輕人更傾向於用靜態的喻體來描述時間的流逝,比如時間安靜得像毫無波瀾的海洋;而逐漸老去的人則用動態的喻體來描述時間,比如時間像疾駛的火車。

  從這個角度看,當我們到達一定年齡的時候,我們終將老得越來越快,這個喧囂輿論中「閑得慌」的「偽問題」,也終於變成了真問題。等你真正變老的時候,恐怕再也沒有心氣去參與這種熱鬧的討論了。還好,現在還有機會,少一些矯情,多一些直面生活認真做事的能力。

  這樣,多多少少我還能再年輕一陣兒。

  陳方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7年09月07日 02 版)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sec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