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日游草堂」歷史由來

發佈: 2017-1-21 | 來源: sina.com | 查看: 111112次 字號: | 推薦給好友 >> 上一篇 | 下一篇

  「人日」又稱「人勝節」,是全國性的節日,於每年的正月初七舉行。據《北齊書·魏收傳》記載,魏收引用晉人董勛《答問禮俗》雲:「正月初一為雞,初二為狗,初三為豬,初四為羊,初五為牛,初六為馬,七日為人。」

  「人日」自漢代以來已成為年俗的重要活動。唐肅宗上元二年(公元761年)正月初七「人日」這天,時任蜀州刺史的高適給身居成都草堂的杜甫寫了一首《人日寄杜二拾遺》,數年後,杜甫漂泊於湖湘重讀此詩,而高適早已亡故,杜甫感世傷懷,寫下了《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見寄並序》以寄託哀思。從此,高杜二人的友誼及其唱和的故事便傳為詩壇佳話,並成為「人日游草堂」民俗活動的起源,對後代的文人墨客產生了很深遠的影響。

  明代嘉靖三十八年,蜀中文人楊升庵正被貶於雲南。他的朋友張曰藩等人在這年的「人日」遊覽草堂,他們在草堂吟詩作畫,一方面是為了紀念杜甫,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遙賀遠在雲南的楊升庵的七十二歲壽辰。由此可見明代嘉靖時期,「人日游草堂」就已成為了一種民俗活動,成為文人雅士祭拜杜甫、傳承蜀中文脈的重要活動。清鹹豐四年初,時任四川學政的何紹基(詩人、書法家)有感於高杜「人日」唱和的故事,從果州(今四川南充(微博))返回成都,在途中擬好「錦水春風公占卻,草堂人日我歸來」的對聯,正月初六到成都后特意宿於郊外,等到初七「人日」這天才進草堂題寫此聯,以表達對詩聖杜甫的尊崇。此聯一出,文壇震動,墨客騷人競效何氏,於每年「人日」雲集草堂,揮毫吟詩,憑弔詩聖。此後,這一由文人墨客倡導發起、民眾廣泛參與的文化活動遂演變成為成都獨有的一項民俗文化活動。清傅崇矩《成都通覽》記載了當時成都市民「人日」游草堂的這一風俗,書中記載道:「正月初七游草堂寺」(《成都之有期遊覽所》類)、「(正月)初七日,游工部草堂」(《成都之民情風俗》類)。清代「人日游草堂」風俗之盛,從流傳下來的詩詞碑刻中可窺其一斑,如:清潘母音《次溫漢台人日游草堂寺韻》「劍南草木關詩史,工部文章作客愁。人日題詩曾有句,可憐天地一沙鷗。」現今杜甫草堂保存有三通關於「人日」的清代石刻,即佚名詩刻「浣花溪水碧,春到草堂深。歡宴逢人日,題詩自古今。千秋存故宅,三代有遺音。太息思嚴武,空懷好士心。」何維棣《丁酉人日謁杜公祠敬賦》:「一代官私史,三唐風雅師。平生憂樂志,攜酒拜公祠。」李翔雲《題丙戍人日游工部草堂》:「先生築室錦江曲,濯錦江頭春水綠。我來人日草堂開,野梅萬樹紛如玉。」民國期間,趙熙、龐石帚、林山腴、趙少鹹、向熹等蜀中文人仍然時常在「人日」這天來到草堂吟詩作賦紀念杜甫。龐石帚遺著《養晴室遺集》中存有四首關於「人日游草堂」的詩作,如《己巳人日燕集霜甘園,賦和清寂先生》等。

  建國后,「人日游草堂」之俗漸被冷落和遺忘,但每年「人日」這天,仍有成都部分文人和市民自發相聚草堂吟詩繪畫、賞梅迎春,以傳承這一成都所獨有的民俗文化活動。《四川民俗大觀》也記載:「成都游廟有一定日期,如初一多游武侯祠、丁公祠、望江樓等,初七游草堂……游廟中最有名的是『人日游草堂』。」1992年,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在文化界人士和普通民眾的建議下,為弘揚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首倡恢復「人日游草堂」的活動,至今已舉辦了二十四屆,並於2009年起成功恢復了祭拜詩聖杜甫儀式。「人日游草堂」民俗活動日漸深入人心,越來越受到世人的關注和喜愛,逐漸成為弘揚詩聖精神,歌頌友誼,倡導和諧,弘揚優秀文化的重要特色文化活動。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sec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