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生死很遠,其實很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29 14:54:10

壽衣,壽衣,壽衣——我很討厭這兩個字,本來覺得死亡是很遙遠的事,一聽到這兩個字就感覺死亡拉近了。
回到家鄉半月有餘,二姑出個餿主意要做什麼壽衣!說真的,我從心裏往外不愛做,可是又無法拒絕。
記得給二姑做壽衣的那個下午,我幾乎沒說幾句話,心裏翻江倒海,雜陳五味,一邊縫製,一邊暗自落淚,死亡真的就距離我最愛的親人近了麼?

自小,二姑視我為己出,對我溺愛有加,時尚愛美的二姑給我買零食,買流行的時裝。結婚後有一次去二姑家,二姑有事要出門,她扔炕上一打錢,你在這住幾天,喜歡吃啥自己去買。在二姑眼裏,我雖然已經結婚了,還是那個以前在她身邊愛吃零食的孩子。
如今二姑年近七十,因腿部有疾,走路已不那麼利索了。多希望只要我活著,二姑就一直在。
給二姑做完壽衣,爸爸媽媽又來湊熱鬧了。本來我這次回來因水土不服,身體糟透了,再加上每天給他們做壽衣,心情也糟透了。
媽媽和二姑是同齡人,年輕時就體弱多病,還好現在醫學先進,媽媽賴賴歪歪的身體經受住了大大小小疾病的考驗。
爸爸年長她們兩歲,年輕時辛苦出力太多,如今高血壓,糖尿病都找上門來了。
二姑,爸爸,媽媽,他們是我最親的人,每天給他們做壽衣,這心啊,撕扯著,揪揪的疼。本來覺得死亡是很遙遠的事,怎麼突然就拉近了呢!
二十年前給九爺(爺爺的二哥,家族中排行第九。)做壽衣時,當時我年紀小,對死亡沒什麼概念!我還穿上九爺的壽衣比比劃劃,九爺和爸爸當時樂得前仰後合。爸爸還說,這丫崽子!啥也不在乎!轉眼二十年過去了,九爺已離世十七年了,長眠在松花江(九爺遺言,不占人間一寸土,將骨灰撒入松花江。)。
今天回顧起來,爺爺輩的人都走了!二姑父也走了!——死亡真的就到父輩這一代了嗎?
我本不怕死亡,但是我怕親人的離去!老天造了人類,給了人類生命,同時又賦予人類豐富的最真的情感,友情,愛情,親情,今天我想問問老天,你為什麼還要殘忍地下手割離呢?
朋友來電話,晶,你幹嘛呢?
做壽衣呢!
啊!一聽咋這麼瘆人呢!
——是啊,瘆人也得做!
“一輩子真的很短,遠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長……”——我希望死亡是很遙遠的事。不!不是希望,是一定,一定是很遙遠的事!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