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世家的院士成長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7-11 15:15:30

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中國人民解放軍工程學院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將等離子體用於電子對抗和飛行器隱身的“第一人”,3次被評為全軍優秀教師,集這些榮譽於一身,是這位有著80歲高齡的院士老教師——淩永順。

 

祖上出過4個進士,祖父做過縣教育局長;老伴畢業於合肥師範學院中文系,也曾是一名教師;兩個女兒現在都從事教育工作。這樣算下來,淩家是名副其實的教育世家,而淩永順在其中又最引人注目。

 

淩永順1937年生於安徽省定遠縣,這裏曾是新四軍的根據地。淩永順在小學既勤奮又很聰慧,初中畢業時因成績優秀考到了鄰縣(現在叫明光市)嘉山中學。兩縣地理位置離得比較遠,每到開學報到時,淩永順天不亮就起床,背上乾糧、拿著行李與同學一起結伴而行。由於是山區,經常會走到天黑,路上狼的號叫聲令人心驚肉跳,長途跋涉讓淩永順的腳也會磨出血泡。後來,淩永順開始借讀,由於很早孤身在外求學,他變得堅強、獨立,那時候吃的苦都變成了後來的成長之樂。

 

淩永順回憶說:“祖輩都是搞教育的,這種家庭氛圍讓我夢想著要去念書,要去教書育人。”

 

當時淩永順在北師大學的是物理專業,但自己也特別喜歡化學,而物理系課程設置中是沒有化學課程的。為了“解饞”,淩永順會經常在圖書館出沒,自學化學;除了化學,淩永順還喜歡文學,他經常早早地跑到圖書館去占座,將托爾斯泰、莎士比亞的作品讀遍了。憶起北師大求學的日子,讓淩永順印象深刻的還有各種各樣的勞動實踐課,比如與學校老師、同學一起參與修天文臺活動,參與十三陵水庫和密雲水庫建設等。

 

1960年,淩永順從北師大物理系畢業,分配到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工作,做了一年的見習助教。一年後到西安一所軍事院校工作,任物理教師。1972年,因為工作需要,淩永順又回到北京的軍事院校學習馬列。受“文革”影響,軍事院校調整,物理課沒有了,淩永順便開始從事政治教學和科研工作,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但淩永順回憶起這些卻深表感激:“正是因為文理交融的影響,我在講課時既能做到邏輯思維縝密、科學嚴謹,又能做到深入淺出、詼諧幽默,學生也因此發展得更全面、更受益。”

 

功夫不負有心人。1979年,毛澤東主席親自批准成立電子工程學院,淩永順又前去任教,並慢慢成長為一名教授。在這裏,他首創的教學、科研成果對增強全軍反夜視、反精確制導武器的能力作出重大貢獻。經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親筆簽署,淩永順後來榮獲中央軍委授予的一等功,並榮獲全軍首屆專業技術重大貢獻獎。

 

對淩永順作出的這些重大貢獻,他自己很少詳細談及,卻將這些歸因於自己所受的教育及得到的啟示。他說,教師教課要多用啟發式,講課時多講課外知識,儘量選一些課外的習題對學生進行思維訓練;要經常鼓勵學生寫小論文,教師要帶動學生一起多動手做,在實踐中磨煉意志,提升能力。

 

“教師是個好職業,正如醫生一樣,都是受人尊重的。”淩永順慶倖自己是個教師,在他眼裏,教師不僅可以教書育人,而且教出來的新問題還可以自己嘗試解決,並指導學生一起在實驗中解決問題,這是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做教師令人羡慕,但有時也會深受外界因素的困擾。淩永順在軍校任教做科研實驗時,當時由於實驗條件太惡劣,只能在平房的倉庫裏做。實驗用的一種特殊材料要靠自行研製,還要一遍遍測試和選擇才能達到最優性能。做燃燒實驗時,溫度要達到2500攝氏度左右,夏季的合肥酷暑難耐,淩永順不僅皮膚要經受烘烤的考驗,燃燒釋放的有毒物質還對身體造成了傷害。高輻射、高污染氣體導致了淩永順身體受到嚴重影響,後來進行多次手術治療。

 

儘管淩永順笑稱自己現在是“五臟不全”的人,但他從來沒有因為是教師而感到後悔。他常常對學生說,要掌握科學的思維方法,思維要有原料,即知識;要善於博覽群書,延伸自己看問題的寬度,建立自己的知識庫;要敢於質疑,這對於培養豐富的想像力非常重要;要確定並及時修正自己的人生目標,並善於抓住機遇,譜寫無悔青春。

 

淩永順用自己的勤奮換來無數的榮譽,並且在國際上具有一席之地。但他謙虛地說:“如果要我再選擇一次,我依然會做一名人民教師。”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