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下的貓鼠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4-21 16:19:52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前後,我在石林黑塔村的村辦學校上小學。記著那時,我們的作業並不多,做完作業之後,還有時間打豬草。晚飯後,我們在很好的夜光下,開心地玩各種遊戲,常玩的是貓和老鼠的遊戲。

 

白天,我們會因為作業上紅叉多而傷心,會一語不合就打架被大人罵,會因衣服不小心掛破了讓人笑話,但這都在夜光下的遊戲中,放到了一邊。

 

在夜光下,我們晚飯後聚在一起,選中玩的地方,地方不大,地形相對有點複雜,如三岔路口,有門洞、有草垛,有磚垛,有大樹,便於人們隱藏,說起來就是人家的院牆還沒圈住的地方,然後用劃拳頭——斧頭、剪子、布的方法決定分工,勝利者站在一邊看失利者繼續劃拳,一輪一輪拳劃下來,一直到倒數第一的人決出來。這個遊戲的名字多樣,捉迷藏、抓壞蛋、抓特務、抓綿羊、抓小雞、抓老鼠,說的最多是說貓抓老鼠,且晚上也是現實中貓鼠戲的時候。

 

鄉下的夜晚很潔淨,即使沒有月亮的清朗夜晚,星星也使鄉下清晰,人們看清事物的輪廓。有月的夜晚,小夥伴們玩的好;無月的夜晚,小夥伴們玩的更好。要是天上有烏雲的話,我們就不玩了,或者玩一會就玩別的,不會沒有節制的玩貓鼠戲。

 

對這個遊戲的名目,我們有過小小的爭論。說我們是大多數,為什麼要以老鼠這個壞東西的面目出現呢?再說我們明明是劃拳中的勝利者。有人說,倒過來還不是一樣?被抓住了才是壞東西,沒被抓住你就是好人。就象那些壞分子,露出了尾巴才是壞人,沒露尾巴前就是好人一樣。就象大隊說你是壞人你就是壞人。

 

又說玩“高大上”的英雄抓壞蛋多好,但眾多小夥伴們不認同,非要玩“矮賤壞”才覺的過癮。這大概是小夥伴們的共同心理吧,馬克·吐溫筆下的孩子們就愛玩強盜、海盜的遊戲。其實這也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後期意識形態控制有所放鬆之後才有的現象。

 

小夥伴們不願意讓抓人者當英雄,抓人者又不想當狼、黃鼠狼、貓頭鷹,於是選擇當貓,多數小夥伴在羊、小雞與老鼠之間選擇老鼠,原因羊和小雞太弱小,老鼠好歹還能戲貓,且鄉下的老鼠也格外倡狂。妥協下來,遊戲是貓和老鼠稱謂就產生了。多年後,當我童心大發,看電視動畫片《貓和老鼠》,覺著沒什麼新意,不過是從孩子們的遊戲中獲得靈感,山村的小夥伴早就玩過了。至於喜洋洋和灰太郎的系列動畫片,也就哄哄小孩子。現實中,羊群倒是有頭羊帶領著,但絕對不是狼們的對手。

 

劃拳的結果,倒數第一是當地主,原因是地主家才有餘糧,老鼠多,才需要養貓捉老鼠。不幸當地主的小孩,心想這遊戲應當是狼吃羊才好,這樣自己就是獵人了,看著狼吃羊才過癮。當然,要是抓壞蛋、抓特務就更好了,這樣自己就是領導了。想歸想,可也只能不情願地坐在一塊石頭上,負責蒙住貓的眼睛,庇護跑到身後的老鼠;倒數第二的做貓,蹲在地上,被地主蒙住眼睛,然後小夥伴們人們分頭隱蔽好自己。地主覺著人們藏好了,就大聲說:大家都藏好了啊。然後放手把貓放出來。

 

貓根據自己的判斷,輕手輕腳地到可能藏人的地方去抓老鼠。機靈的小夥伴平時注意,知道什麼地方能藏人、啥人愛在什麼地方隱藏,有月亮的夜晚注意觀察,去抓時就心中更有數,有時口中還嚇唬:別動!我看見你了!其實並沒有看到人,但有的小夥伴就是沉不住氣,身子一動,就把自己暴露了,這樣很快就被抓住了。有的人心地單純,漫無目標的抓人,還踏拉著鞋子沙沙的走路,等於宣告自己過來了,結果小夥伴聞訊都逃到地主背後了,自己還在傻傻的到處找,最後只好繼續當貓,要是兩回還抓不住老鼠,自己就是地主的幹活。

 

會藏的小夥伴很會選地方。一是能隱蔽自己,注意不要讓月光出賣了,就在沒有月亮的晚上,也小心對待;二是注意地利,就是被發現後方便逃跑,能甩開貓並迅速到跑到地主後面;三是狡兔三窟,不老在一個地方藏,藏一回換一個地方,不讓別的小夥伴掌握自己的藏身之地。這些人往往不容易會被人抓住,還仗著自己反應快和腿快,常第一時間就跑到地主的身後,悠閒地看貓抓老鼠的遊戲。

 

而不會藏的人,先是選取地方就不好,一旦被人發現,就跑不開,也不方便逃到地主身邊,再就是老在一個地方藏自己,讓知道情況的人一找一個準兒,還有老抻出頭來觀察情況而暴露了自己,同時不注意月光,讓月亮照出自己的影子而顯出了自己和藏身之地。但是玩多了,也會多少掌握隱藏的技巧。

 

貓抓到老鼠後,地主就喊“都出來吧”,於是躲藏的小夥伴們就紛紛出來,有的是直接出來,有的是繞個彎兒才出來,目的是不讓別人知道自己藏在什麼地方。人說繞彎兒也是多餘,就那麼幾個地方,誰不知道呢?但繞行者覺的小心行的萬年船,依舊繞道兒。

 

有的貓抓不到老鼠,就賴在地主前面,專門捉那些想趁機逃到地主身後的小夥伴,這時會藏的小夥伴們就會出來逗貓,玩一把鼠戲貓的癮,他們故意出現在貓面前,讓貓過來抓,口中還“你來呀,你來呀”,憑著自己靈巧的身子,來回折著跑,然後突然變更方向,讓追趕的貓收不住腳,自己就趁機跑到地主背後並摸地主的背,因為模了地主的背才能得到地主的庇護,在戲貓的同時,也為別的聰明鼠跑到地主身後打了掩護,讓耍賴的人落空。有時就是兩三個鼠在一起逗貓,讓貓三心二意地在左追右趕中落空。地主看著鼠戲貓時間長了就喊:有人放賴,大家都出來吧。於是抓不到鼠的貓就榮升為地主,原地主當貓去抓老鼠。

 

有時候,有的小夥伴半途中忽然想起作業沒做完,不告而別回家做作業了,或者有小夥伴在隱藏的地方睡著了,都害著大家好找,這些,都成為自己的信用成本,下一回玩時就要受到處罰,輕則劃拳一兩輪之後才能參加,重則直接當地主。

 

遊戲中也會發生爭吵,因為有的小夥伴不幸很快被抓住成了老鼠,就覺著地主和貓有貓膩,說地主在蒙眼時手有意漏條縫,讓貓看到了老鼠們的藏身之地,或者暗示方位,要不我啥怎麼快就被抓住了?地主說:幫他對我有什麼好處?他抓住誰我都是坐山觀虎鬥,他抓不住人才對我有好處。要不你來當地主?貓笑著對鼠說:這是月亮把你給賣了呀,有本事你去找月亮算賬啊。

 

遊戲不僅是愉悅身心,也是在無形中培養了規則意識,也是人們學習的一種方式,即使有了糾紛,大多是用說理的方式解決。那些在貓捉老鼠中的玩家,後來走到社會上的情商也高。什麼遊戲也不會玩的人,適應社會需要的時間就長。

 

後來的小夥伴們就沒有我們這麼幸運了,人家把圍牆完全圈起來了,同時也出於學習壓力大和安全原因,很少在比較複雜的場地上玩這樣的遊戲了。不久後是流行在收音機上聽說書,接下來是沉醉在電視機、錄放影機上看節目,到現在是熱衷在電腦上、網吧裏打遊戲,這些,常讓孩子們忘了時間,越來越走向孤獨,那有我們那會兒集體遊戲的自在勁兒呢。同時現在的遊戲也越來越功利,小小年紀,打籃球指望立即成為姚明,學圍棋指望馬上成為棋聖,起碼能給上好學校加分,否則就是無用,就是白學,就是浪費光陰。沉醉在打遊戲中也指望成為霸主,在虛擬的世界裏獲得滿足。

 

年記大了,雖然小夥伴們的面目在記憶中變得模糊,只留下若干外號,但回憶起來,那年月勉強吃飽肚子的苦日子也變得有滋有味。

 

在這裏,我呼籲:讓孩子們回歸天性,給他們遊戲的時間和場地吧!


TAG:

引用 刪除 林小依   /   2017-04-22 22:21:18
約炮神器:t w 6 6 8 6 6 8

大台北★大桃園★大台中★大彰化★大南投★大新竹★大高雄

“極品火爆優惠喲買二送二/第二節半價+賴:t w 6 6 8 6 6 8

不再是五姑娘陪伴你*而是滑嫩的舌尖調皮的挑逗你硬邦邦的老二

胭 脂 福激情打炮棧~寂寞哥哥的溫柔鄉*單身宅擼一組的秘密基地

豐滿白皙的大奶把你燜的爽爽的 緊緊的蜜穴夾著你一柱擎天的DD

激情燃燒的夜*讓她們用風騷火辣的玉體溫暖你寂寞空虛的心+賴:t w 6 6 8 6 6 8

釋放無處發洩的慾望把^^不要徘徊+賴:t w 6 6 8 6 6 8

嗨起來吧!肖年A 買二送二/第二節半價活動ing+賴:t w 6 6 8 6 6 8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