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37. 第五章 谈判(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4-20 22:25:32 / 個人分類:第三节 天眼计划

听着男子的一番话,田司令冷静的沉吟了好一会儿,他表面上是面色沉稳,不动声色,但实则内心里万分纠结。

因为见识过K组织的手段,也了解悉央岛目前的处境,所以,田司令一开始本来就只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来此谈判。他拿出了一贯的威慑气势,心想,或许能够借此镇住这位年轻的殿下。

然而,叫田司令措手不及的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一位年轻殿下,不仅没有被他的气势所压倒,甚至还轻而易举,毫不费力的就掐住了自己的软肋!

思及此,田司令不得不微迷着眼,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小伙子。这男子,年纪轻轻的,看起来就是二十好几的样子,相貌俊美,神情慵懒。乍看一眼,会令人把他看作个纨绔子弟,绣花枕头。

却不想,谈判桌上,他的架势竟一点也不含糊,甚至还可以说得上相当老练!

从神情、谈吐到谈话内容,甚至是整个谈判过程的节奏,都牢牢地掌控在这个年轻男子的手里。尽管他表面上看着似乎漫不经心,可实际上却早已机关算尽。不仅三言两语就点出了悉央岛目前的形势,甚至还好几次愣是把田司令堵的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怎末说,好歹也是堂堂一方司令,如今在谈判桌上竟处处受对方牵制,更何况这对手还是个年纪轻轻的黄毛小子,这在一定程度上,让田司令感到不是滋味。

但是,田司令还是足够冷静的。尽管心中不悦,却也还知道审时度势。

一切正如眼前男子所说,悉央岛现如今就像是块砧板上的肉,全岛民众的安危都掌握在K组织手里。不能与K组织硬碰硬,那么他们除了向K组织妥协以外,似乎还真是别无选择了。

如果将这次的谈判当作是一场较量的话,那么田司令无疑是落在下风的。他看不透眼前这年轻人的葫芦里究竟买的什么药,但是,对方却看准了他们的死穴!

此时的田司令是越想越纠结,他不确定答应下此事究竟是对还是错。若是因此而引狼入室,那代价绝对是无法估量的,但若是不答应,悉央岛将很快的再次面临一场大规模袭击。

田司令正举棋不定的当儿,耳边却再次响起Kay那凉凉的声音。

“既然田司令一个人做不了主,何不干脆把其他几位长官叫来一起商量商量呢?他们现在就在隔壁听墙角呢!”

隔壁?田司令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审讯室的隔壁确实有一间观察室,这两室之间只隔着一面单向玻璃…

他眉眼一沉,朝着单向玻璃看去,那里除了审讯室的倒影之外,根本看不到任何其余的景象。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子表现出了十足的自信,田司令对他说出来的话竟没有一丝怀疑。

淡淡的扫了田司令一眼,也不等他回应,Kay便对着一旁的单向玻璃叫道,“隔壁的长官,你们看得还过瘾吗?何不过来大家凑个热闹?”

果不其然,Kay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就见到姚副司令和赵参谋长两人一前一后的迈入审讯室。

审讯室的面积不大,除了几张桌椅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室内四面纯白的墙上空空如也,只有一道门及一面单向玻璃。

这样一个有限的空间里,四个人聚在一起,其实并不怎么拥挤。然而,田、姚、赵三人此时却都各怀心思,无形中,那种隐藏在心里头的窘迫感唯有他们各人自知。

先前,田司令故意找借口支开了姚、赵二人,独自前来谈判。当时,两人便有所察觉,只是并未当场挑明。

但是,毕竟事关重大,不得不谨慎行事。于是,姚副司令以及赵参谋长两人便不动声色的,悄悄来到审讯室隔壁的观察室,想暗中观察。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为了观察谈判的过程,二来,则是想看看K组织的这位殿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本来,他们就是想瞒着田司令,悄悄进行观察的。却不想,他们这举动,竟被当场揭穿了!看来K组织的这位殿下不简单啊!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Kay的身上随身带有精密的高科技超微型仪器。早在姚、赵二人踏入观察室的那一刻起,Kay便已经有所察觉!

说穿了,这两人其实还挺冤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像现在这样,明明被抓包了,还要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这感觉真是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所以,姚赵两人此刻的心情究竟有多尴尬,还真心不必说了。尽管他们的脸上看起来仍旧是一派的谨慎严肃,可两张老脸仍是禁不住的微微红了一下…

至于田司令呢… 此刻,他的脸色也是不好看。

亏他想方设法的把姚、赵二人支开,却没想到,原来他俩人竟然一直静悄悄地,躲在隔壁窥视着自己!

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恼羞成怒吗?那倒还不至于,可当中却有着些许不悦,也有一丝侥幸,当然,还有些尴尬。但是,要问起他为什么支开两位同僚?嗯,抱歉,无可奉告。

“我和田司令的谈话内容,相信二位刚刚也已经听得很清楚了。但是,我不介意再重复一遍。事情呢,很简单,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还有,赵博士,我要你们安排他们住在一起。还是那句话,要关就两个一起关,要不然,就一个都别关。”

说到这里,Kay相互交叉着两只手的手指,两根拇指转了几转后,接着又慢条斯理地说道,“至于要如何定义… 我想,你们应该都明白的。就像大多数普通家庭那样,不必每时每刻都待在一起的,只需要休息的时候,待在同一个家里就行了。家!明白吗?”

三人的视线定定的落在Kay的身上,他们不明白Kay为何会有这样的要求。难道是想借此降低他们的防备心?如果真是这样,手段也未免太拙劣了。

而且,还强调了“家”这个字,什么意思?是要赵博士和那女子成为家人?这,摆明是要对赵博士用美人计?

三人默默地思索着,心里头竟开始有些同情赵博士了。你看人家这才脱离苦海,K组织这里马上又想办法给他挖坑了!

Kay说着,倒也没理会三人心里的想法,只慵懒地吐了口气,状似有些不耐烦地继续说道,“你们赶紧拿个主意吧!要不然,外面那些家伙搞出什么事,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们!”

语毕,Kay便伸展了一下双腿,稍微调整姿势,换了个舒适的坐姿,双手抱胸,靠着椅背就阖上了眼帘,假寐起来,仿佛对田司令他们即将谈论的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样子。

但即便如此,田、姚、赵三人也不可能真的在这审讯室里,在有K组织的人在场的情况下,说出什么来。

只见三人默默地互相交换了眼神,接着先后离开审讯室。出来之后,姚副司令命人过来守着审讯室里的人,接着,三人就来到一间与Kay所在审讯室有点距离,且闲置着的单人办公室。

“没时间了,我看… 还是答应吧…”刚一关上门,赵参谋长便低声说道。

他的声音不大,而且听起来似有几分犹豫。

K组织只给了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限,这么一来一去的,又花了不少时间,他们确实没时间考虑太多了。尽管心中还有些不踏实,还是不宜再浪费太多时间。

这一点,其余两人当然也想得明白。

为了岛上民众的安危,释放K组织的殿下那是势在必行的。

但是,叫人措手不及的是,这位殿下偏偏在这时候,另外提出了一项奇葩的要求,并且还有意无意地向田司令他们作出暗示。看来,若不答应他的要求,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这样一来,到时候,傀儡改造人会否在悉央岛上再次大开杀戒,他们三人的决定就成了绝对关键的因素!

时至此刻,他们才真正有所觉悟,原来想拿这位殿下来作人质,根本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一,应那位殿下的要求,将那名来自K组织的女子安排在赵博士身边住下。二,拒绝那位殿下的要求,直接拘禁那名女子。

这看似简单的二选一,实则令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住在一起”四个字,听起来的确简单,但这里面却包含了不少的隐患!只怕答应下来,会对将来的局势发展带来难以估量的灾害!

可糟糕的是,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多余时间去考虑,K组织这么做,分明是赶鸭子上架的节奏!

就这样,再为难也不得不尽快做个决定的情况下,赵参谋长选择了一。

“但是,要真答应了他,让K组织的人待在赵博士身边,那对我们恐怕不利。”田司令神情凝重的说道。

“要不然,就禁止赵博士参与我们这边的研究工作,将他们俩一起关起来,双双住进囚室里去。”

“这不行。”赵参谋长话音刚落,田司令便立即摇头表示不认同。

他揉着眉心,沉声说道,“要是没有赵博士的参与,我们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可要是让K组织的人和赵博士住在一块儿,难保…”

难保这边的情报不会落入敌人的手中!更难保赵博士不会又一次被敌人所左右!

后面的话,赵参谋长没有说出口,但他相信,即便如此,其他两人也都能够听的出来他的意思。

一时间,三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还能怎么做?答应不行,不答应也不行,可偏偏他们现在就只能从这答应或不答应两个选项里面二选一!

这间闲置的办公室里,连张桌椅也没有,此时,除了沉默中的三个人以外,这里就空荡荡的,只有一扇门、一扇窗。

他们三人彼此之间各自保留着一定的距离,在办公室里形成一个三角。寂静的空气中,有的只是三个人的呼吸声。

但是,时间毕竟是所剩无几,因此,这样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只听见先前一直默不吭声的姚副司令这时缓缓开口说道,“司令,还是用药吧…”

闻言,两人均猛地抬头注视着姚副司令。

只见姚副司令仍旧是一副沉稳严肃的表情,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跟着,又微微抿了抿嘴,进一步说道,“既然不得不答应,那就让她保持沉睡。这样就不必担心她会泄漏我们的情报,同时又能满足让她和赵博士住在一起的条件。”

这听起来还真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就不知道那位殿下买不买账…

仿佛看出了田司令心中的疑虑,姚副司令微蹙起眉头,说道,“他说过,不介意我们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让那两个人住在一起就行。”

“但那女的要出了什么问题,他恐怕会借机来找我们的麻烦。”赵参谋长一脸郁结地提出心里的担忧。

针对这一点,田司令倒是不怎么担心。

“上个月刚收到的特眠啡,经过配方的改良,据说不会对人体产生任何副作用,只要按计量使用,可以保证让人陷入深度昏迷,却又不影响身体各器官的功能。”

嗯,听起来,这倒是个好东西!如此说来,这便是最完美的对策了… 只是,事情真能这么简单就解决?似乎现在说什么都还言之过早。

不过,既然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那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他们三人在这里打定主意了之后,眼看着一个小时的时限就快截止,便迅速回到审讯室。没时间了,事不宜迟,必须尽快去给那位殿下一个答复!赶紧的,必须抢在傀儡改造人出手之前,争取把人给送走!

与此同时,人在审讯室里的Kay正百无聊赖地把玩着一颗光洁的钢珠,手边,一副手铐完好的被置放在桌上。钢珠从左手被扔出,在桌面上弹了一下,落入右手中,再由右手扔出,落入左手。

同样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循环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突然,门外终于传出一阵略显急促的脚步声。

闻声,Kay也不做任何反应,只是那嘴角轻轻的勾起了一抹极其不易被察觉的弧度。然而,就在门被推开的一霎那,Kay又迅速掩去了笑意,恢复到慵懒的神情。

知道来人是田、姚、赵三人,Kay头也不抬一下的就问道,“不知三位讨论出什么结果了?”

田司令沉眸盯着Kay看了好一会儿,又看了桌上的手铐一眼。他不知道这手铐是如何被解下来的,但此时他竟然一点也不怀疑Kay有这样的能耐。

“我们可以答应让你的人和赵博士住在一起,但前提是,你们必须把笼罩在悉央岛上空的紫气给撤了!”

田司令说话的语调还算缓和,可话语中仍然带着几许逼人的气势。

许是感觉到了来自于田司令的怨气,Kay这才利落地收起了钢珠,气定神闲地抬头朝田司令看去。

只见Kay双手环胸,优雅的往椅背上一靠,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应道,“很抱歉,关于紫之屏这件事,我帮不上忙。”

紫之屏?原来这几天一直笼罩在悉央岛上空的紫色浓雾叫作紫之屏?!

不过,田、姚、赵三人此刻并没有过多的深究紫之屏这个名词。他们现在迫切需要尽快解决与这位殿下的谈判!

不过,奈何Kay的心思太难以捉摸,三位长官愣是整不明白他此时究竟意欲何为!

先前让人提条件的是他,可条件提出来了他又是这般态度!难不成这家伙真的只是在耍着人玩儿?若真是如此,他也未免过于欺人太甚了!

再怎么说,毕竟都是在军营里度过了大半辈子的人,身上专属于军人的那份骨气,使得他们不能过于放低姿态。身为军人,那就要有军人的骄傲!

虽然碍于眼前局势,在释放人质这件事上,不得不向K组织低头,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要一味的委曲求全!

“阁下说了让我们提条件,可我们提出了条件,阁下却又不答应,你这么做也未免太没诚意了!”

这时,姚副司令微眯着眼,如鹰一般的锐利眼神直直射向Kay,语调中明显的染满了怒意。

然而,Kay却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激怒眼前三人的后果。只见Kay傲慢的翘起二郎腿,语带不屑的笑着开口道,“诚意?呵!你们要觉得我没诚意也没关系,反正我不在乎!”

闻言,三位长官的脸色均明显的比先前又沉了几分。

说起来,他们三人的年龄加起来都有百来岁了,但他们此时,却偏偏拿眼前的毛头小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反而还处处受他牵制!这实在有够令人窝火的!

可偏偏心里有火却又不能对着他发!因为悉央岛上数以万计的人命还掌握在他的手上!

于是,满肚子不痛快的三人,为了黎民百姓着想,也只好默默地将即将喷发出来的怒气给咽回去。

瞧了眼前三位被气得面红耳赤的长官一眼,Kay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起来,这仨老男人真不经逗!才这几手就气成这样了,战斗力好low…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Kay也懒得继续与他们费唇舌,于是,便装模作样地苦思了片刻,而后耸耸肩,一副大发慈悲的口气说道,“唔,我是没办法撤去紫之屏,但是…”

说到这里,Kay突然又一转口风,故弄玄虚地压低了声量,道,“我可以向你们透露一个关于紫之屏的小秘密。至于能不能够破解,那可就要看你们自己的能力了。”

三人不知Kay又再打什么主意,不过,能够多了解这个紫之屏,对他们来说,终归是件好事。

因此,他们齐刷刷地将视线焦距在Kay的精致脸蛋上,试图通过Kay的表情来判断那番话的可信度。

自行忽略了那几道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Kay也没打算卖关子,就这么自顾自地接着说道,“其实呢… 这个紫之屏,它就是紫之屏。”

这不废话吗?不过,三位长官也不出言打断,只希望Kay接下来能提出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来。

“它就是一层屏障。不是雾,也不是气体。它其实是一层由可见电磁波所形成的屏障。”

闻及此,三位长官的眼眸不自觉地亮了一下,呼吸猛地一滞,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虽然这什么可见电磁波的,他们并不十分了解,可他们都记得!这电磁波,之前赵博士和江守航在会议中是有提到过的!他们三人不了解电磁波,但他们相信,赵博士和江部长应该是懂得的!

“好了,可以说的,就这么多。怎么破解,那就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了。我该走了!”

说着,Kay掸了掸衣摆,再次展现了那与生俱来的优雅从容,伸伸懒腰,站起来,举步就要离开审讯室。那表现完全不像是个人质,倒像是来找人喝茶聊天的主!

见此,田司令他们也不阻拦。不能直接撤去紫之屏,但可以从这位殿下口中获取关于紫之屏的信息,已实属不易。因此,他们并不打算揪着Kay不放。要知道,对着这样的人物,咄咄逼人恐怕是会物极必反的。

只是,已经来到门口的Kay却忽地顿住了脚步,刚刚伸到门把上的手又缩了回来。

一回头,Kay就像是会变脸一样,又换了一副表情,冷声道,“答应过我的事,你们最好是能够做到。虽然,我说过不介意你们用什么手段,但是也别把我的人给弄死了!否则,我会让你们悉央岛上所有的人给她陪葬!”

语毕,Kay再次抬手开门,踏着高雅的步伐,光明正大地走出了审讯室。

门外,几名军人见到Kay好端端地走出审讯室皆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一个个地便立即举起手上的枪,枪口对准Kay的脑袋。

虽然他们一直守在军营里,但是对于外面改造人的战况,他们也是略有耳闻的。

听说,K组织要求军方交出他们组织的殿下,而这个从审讯室里出来的男子,衣着华丽,举手投足也尽显贵族气质,就算有人说他不是殿下,也未必有人会相信!

既然是敌营的重要人物,那自然就不能够轻易放过了不是?

于是,三位随后迈步走出审讯室的长官还来不及阻止,便看见几名士兵将Kay围在中间,似是想以人数上的优势来制伏敌人。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Kay不仅没有被这阵势所吓到,反倒以极快的速度,轻轻松松地放倒了几名身材壮实的军人!

Kay的打法很奇特,身手也如同鬼魅一般的诡异,且他所使的招术,还与一般的格斗术大大不同!

就说此刻,Kay的右脚正在对手面前高高的一抬,可接下来出现的,却不是常见的踢腿动作!

只见那条灵活到极致的右腿,就像一条游蛇般猛地缠上了军人举枪的手臂和肩膀。跟着,Kay再顺势把脚往下一压,就这样,那名军人便连人带枪被往下带。

军人几近全力想抵挡这股往下压的力道,且努力地稳住身形,但奈何,看起来清瘦的Kay,力气居然那么大!

可以说是眉头不皱一下的,Kay就几乎压倒了一名军人,令他不得不弯着身子。这时,Kay再趁势曲起手臂,迅速且准确地朝军人的后颈部给了个猛烈的肘击。就这样,受到重击的军人便立刻倒地不起了!

Kay的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几乎在场所有人都不曾见过这样的招数,一时间都被震住了!

这走廊不算宽敞,人也有些密集,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宜开枪。其他军人想攻上前,以人数上的优势制伏Kay,但效果似乎也不理想。因为Kay的身手特别灵活敏捷,就算这里所有的人都围上去,也根本没人抓得住他!

“住手!”田司令沉着脸叫道。

别看这位殿下看起来矜贵又娇气的,他此时露出这一手,不仅攻势凌厉,且还招招都快狠准地击中要穴!

再这样打下去,守在这一区的士兵们恐怕都要全军覆没了!所以必须赶紧的住手啊!

于是,军人们的动作应声而止了,他们戒备地持枪对准Kay,还有其中有几人也扶起了倒在地上的那些同僚,缓缓后退。

“都撤了吧!”田司令对着士兵们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去。

士兵们见此不动声色地朝姚副司令看去,见副司令微微颔首,这才退去。

待士兵们都离开后,Kay将右腿高高一抬,单脚稳稳的站着,同时还伸手在裤腿上掸了掸。随后,似笑非笑地说道,“要是你们不愿意让我走,就早说,真没必要来这么一出,反正我也不是那么赶时间。”

听Kay这么一说,三位长官均忍不住在心中揶揄,你小子是不赶时间!你不赶紧的出去,遭殃的是悉央岛上的百姓!

只是心里一番吐槽还没结束,却又见Kay晃着脑袋这么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的人,身手还真不怎么样。呵!或许,就算没有改造人,我们也可以轻易就把你们这些虾兵蟹将给一举拿下!哈哈哈!”

一听Kay这番挑衅,姚副司令就立即低声喝道,“狂妄!”

三位长官的不满,Kay只当作没看见,反正刚刚说的一点也不夸张,他们爱信不信!

实际上,Kay刚刚所演示的,就是K组织的守卫军最基本的防卫术!

要知道,K组织的核心成员其实就是由库洛莱纳国的后裔所组成的。而这个所谓的防卫术,说穿了,实际上就是一千多年前,盛行于库洛莱纳国的一种武术,称为百兽术。

百兽术,恰如其名,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模仿动物的动作。就说Kay刚刚所使的,就有游蛇上树和雄鹰收翅这两招。

这些招式要是一一拆解开来并不复杂,但由于百兽术本身并没有特定的套路,全凭习练者按所处环境任意切换,因此,对手不易预测接下来的动作,也难以进攻或防御。

千百年前,这便是库洛莱纳国特有的防卫术。后来,随着库洛莱纳国的销声匿迹,百兽术也跟着一并失传。

此时若说起这百兽术,恐怕除了K组织的人,世上便再没有其他人会知道了。

要是撇开改造人不说,双方人马赤手空拳来一场对决的话,相信这世上难有人能破解百兽术的精髓!

再说了,K组织目前拥有世界顶尖的军事武器,随手拿出来的枪支都不知比知庸国的精良上多少倍!要真是全面开战,人数不多的K大军还是大有胜算的!

这些事情,Kay当然是不会直接透露给田司令他们知道的。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他们可都是敌人呢!哪个敌人会这么好心,无端向对手透露自己的底细?就是Kay有意透露,人家也未必听信呢,不是吗?既然如此,不如不说。

于是,Kay优雅地露出一抹微笑,状似礼貌地问道,“怎么样?你们到底让不让我出去?爽快点说了吧!”

田姚赵三人被Kay这态度气的直咬牙,奈何此人关系到悉央岛无数百姓的性命,再不服气也只能忍耐!

于是,不出Kay所料的,就见田司令沉着一张脸,也不说话,只抬起了右手朝出口的方向指了指。

“不带路?”

“阁下既然能人所不能,想必要从这里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那我们就不送了,你慢走!”田司令冷声道。

对此,Kay也不甚在意,随意地耸了耸肩,独自一人朝出口走去,下楼后又走了一会儿,没多久,就走出了军营行政楼。

抬头看了看一片紫茫茫的天空,Kay的眼中似闪过了些许无奈。轻轻叹了口气的Kay,看起来像是在等人的样子,同时,还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右手食指上的戒指。

左手拇指的指腹,在戒指上顺时针方向轻轻地抚了一圈。

这个细微的动作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然而,只要有人在这时仔细观察那枚戒指,就会发现这其中的变化。只见那枚光洁的亮银色戒指,在经过Kay的摩擦后,隐隐释放出白亮的光辉。

与此同时,人在K组织地下指挥部的Queenie接获了操作员的传报,“报告代总指挥,悉央岛范围内接收到由殿下所发出的信号!”

“太好了!立即让天眼4号去接殿下回来!”Queenie下令道。

“是,代总指挥!”

一批操作员得令后便马上投入工作了。

只是,就这样让4号脱离战围去找殿下,貌似有欠妥当。于是,这时候又有人开口向Queenie请示道,“那天眼2号呢?还有1号和5号该如何处理?请代总指挥指示!”

〖待续…〗



(8266字)

 

预告:第六章 各自珍重
作者按:经过再三考虑,第三节第五章的标题更改为“谈判”

 

創用 CC 授權條款 《二郎》由 行者 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TAG: lightspeedman 二郎 天眼 小說 林易朗 灾难 科幻小說 科幻英雄 超级英雄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