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陀 - 高山症 (全書完)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華陀 - 高山症 (全書完)

華陀 - 高山症 (全書完)

<華陀> 第一章 - 心病






  立秋,延熹二年.(公元159年,東漢)

  一個看來只有八、九歳的女孩,她的全身從頭到腳被布帶緊緊包紮著,就連手腳的關節亦已被栓在木板上,全身僵直躺在柔軟的稻草堆上面.

  柔和的曙光透過屋頂上的破洞,散落於女孩如皮球般腫瘀發脹的小臉上.不但她的鼻樑與下顎已經碎裂,就連右目也已經腫瘀得封閉起來,只剩下左目還能夠睜開,正在呆滯地望着身旁窗框上的風鈴.

一個沒有鈴核的風鈴,只剩下空心的鈴殻,正在無聲地隨風搖擺.

  女孩左目的眼珠隨着風鈴轉動,凝視著鈴身上一條女頭蛇身的雕刻;正在圍繞著鈴身吞食著自己的尾巴.

  殘敗的殿堂中忽然響起一陣單調的腳步聲,正在向着女孩這邊靠近.女孩意圖將頭轉向聲音的方向,卻立刻被頸中刺骨的劇痛制止.臉上僵硬腫瘀的肌肉,使她無法露出痛苦的表情.

  這時腳步聲已在女孩身旁停下.女孩也已看見了一個高大寬肩、手長腳長的男人,看起來實在有點像傳說中的古時代人猿.

  這頭人猿也正在低頭望着女孩;但見他瘦削的臉上眼眶深深陷落,使他的眼睛看似已隱藏於陰影之中.他的左頰上面更帶着一條淺淺的刀疤,使他這張本已佈滿風霜的臉顯得更深沉.

  看見這副奇特的模樣,女孩左目中的瞳孔立即收縮,呼吸亦隨之急促起來.腫瘀得接近封閉的鼻孔,使她的呼吸異常困難.

  這時人猿般的男人已在女孩身旁坐下,正在從行囊中取出一枝棉條滲入一小樽蔥白汁裡,然後將棉條輕輕塞進女孩的鼻孔之中.不久女孩的呼吸便漸漸暢順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a032794 經驗 +20 內容精彩!! 2007-7-15 17:45
  • ga032794 金幣 +20 內容精彩!! 2007-7-15 17:45

TOP

第二章 - 胃病







  正午.華陀把手伸進衣服的口袋裡,才發現自己身上已經囊空如洗.

  他轉身回望身後的女孩,只見她瘦小的身軀於寒風中微微顫抖,蒼白的小臉上凸起兩個小小的眼袋,顯得虛弱而憔悴.

  華陀不禁緊緊抓住空着的口袋.他環顧四周不見邊際的平原,又抬頭望向烏雲密佈的天空,只見天地間盡是一片荒涼.

  不久華陀又拉著女孩的小手,繼續往西面的方向步行.強烈的秋風刮臉生痛,華陀於是走在女孩的身前,很快他的臉皮便已被吹得乾裂.

        X                  X                   X

  朝陽村.村落位於狹谷的要道之中,陽光大部份時間都被四周的山谷遮擋著.

  華陀拖著女孩的小手,走進這條陰沉的村落.饑瘦的村民們很快便圍住這兩名外來的陌生人,看來就像是一群群行屍走肉.其中還有幾人正在以饑餓的眼神望着女孩,就像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

  女孩直勾勾的眼睛左右轉動,目光掃過身周喪屍般的村民.華陀感到女孩的小手漸漸變得更冰冷,而且還在微微地顫抖著.他立即把女孩的小手緊緊握住.

  這時圍繞著二人的圈子已漸漸縮小.華陀望向身旁的女孩,發現她那雙貓一樣的眼睛比平時睜得更大,瞳孔卻已在收縮.

  華陀微微低首,直視著距離女孩最近的三名村民.他空着的一隻手已慢慢縮入衣袖之中.

  這時村民中的一名老人忽然昏倒在地上.他身旁的老婦立刻跪下,雙手不停推壓着他的肩頭,驚叫道:「老公!老公!你怎麼了?!」

  眾村民停下望着地上的老人,一時間顯得不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a032794 經驗 +20 內容精彩 2007-7-23 10:08
  • ga032794 金幣 +10 內容精彩 2007-7-23 10:08

TOP

第三章 - 高山症(上)




  子時,華陀背靠着樹幹喘息着.他的雙腳突然一軟,身體隨即虛脫般重重坐到地上面.

  汗水沿着瘦削的臉頰,雨點般滴落在懷中女孩的小臉上.華陀伸手抹擦女孩的臉龐,掌心卻隨即停留在她燙熱的臉蛋上;在微藍的月光映照之下,女孩的臉色顯得一片通紅,她目中的瞳仁卻顯得十分渙散.

  華陀伸手輕輕撫掃女孩的背部,女孩卻忍不住咳嗽起來.華陀輕輕握住女孩的小手,目光同時不住環顧四周漆黑的山林.不久華陀忽然把女孩輕輕放在地上,隨即伏下來把耳朵緊貼在地面上.

               X                                      X                                      X

  中年的縣丞踏着沉重的步伐,飛奔於黑暗的山林之中.八名士兵高舉著火把緊隨他的身後,每個人的臉容都被火光映照得陰晴不定.

  年輕縣尉的頭微微低垂着,正在凝望著中年縣丞的背影.眾人的呼吸聲卻漸漸地粗重起來,就連腳步亦顯得越來越沉重.不久隊伍後面一名乾瘦的士兵腳步一絆,身子隨即仆倒在地上面.

  其餘的士兵腳下依然毫不停留,這名乾瘦的士兵急忙從地上爬起來,拔腿趕上走在前面的眾人.

               X                                      X                                      X

  少女的腳步突然一絆,身子亦隨即往前仆倒.着地前的一刻少女急忙扭轉肩頭,讓自己的身子先行着地.她懷中手抱着的嬰孩受到震盪驚醒,立即放聲大哭起來.

  臉帶刀疤的獵人停下腳步,轉身大步走向地上的少女,伸手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 高山症(中)




  中年的縣丞提著女孩的衣領,把她重重拋在地上面.

  女孩的臉頰被地上的沙石擦破,貓一樣的大眼睛隨即不禁微微發紅.她抬頭看着中年的縣丞,只見他正在一步步慢慢向着自己迫近.女孩立即手腳並用地不住倒退爬行.

  中年的縣丞靜靜地望着女孩,臉上的神情顯得異常平靜.當女孩退到一棵大樹之下,中年的縣丞慢慢蹲到她的身前,女孩立刻縮起了雙膝檔在身前.

  中年的縣丞凝望著她一會兒,忽然道:「我只想要妳明白一件事,」他的聲音同樣顯得十分平靜:「我並不恨妳.」

  女孩睜大了眼睛看着他.中年的縣丞又道:「我要殺妳,只因為妳是梁冀的女兒.我恨的是妳爹,而妳卻是無辜的.」他在女孩的身前跪下來,把臉凑近至女孩的臉前不及兩吋.女孩立即忍不住縮起了小臉.

  中年的縣丞注視著女孩的臉龐,道:「所以妳一定要相信,對於我即將對妳所做的事,我並不會感到絲毫的享受.」他重重地嘆了口氣,又道:「可是我一定要這樣做,否則我女兒便不能夠得到安息.」

  女孩顫抖著把小臉埋藏於膝蓋後面.中年的縣丞伸手強行托起她的下巴,嘆息着道:「其實妳跟我的女兒也是一樣,妳們都只是無辜的犧牲品.」他忽然用力將女孩推倒在地上,跟著騎到她的身上伸手拉扯她的衣服.女孩雙手急忙抓緊住衣襟,中年的縣丞立即一掌重重摑在女孩的臉上,女孩的小臉登時紅腫起來.

  這時中年的縣丞已乘機撕開女孩胸前的衣服,陣陣涼風吹過女孩赤裸的肌膚,她的全身隨即凸起了一粒粒麻點.

  中年的縣丞眼裡已經佈滿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XX                XX                XX


  寅時.高大的士兵與禿頭的士兵盤坐在地面上,呆呆地望著身前的一堆柴火.

  高大的士兵拾起地上的一條樹枝,撥弄着閃爍的柴火堆之中.禿頭的士兵環顧身周的一片空地,只見地面上到處都是一堆堆微微凸起的泥土.

  高大的士兵忽然道:「你在想甚麼?」

  禿頭的士兵苦笑道:「我在想,這山頭的野獸若不是早已被吃光的話,現在我們說不定能夠打幾條野味回來作宵夜.」

  高大的士兵忽然笑了笑,道:「你若是真的這麼想吃野味的話,你現在就能夠找到一條.」

  禿頭的士兵立刻問道:「在哪裡?」

  高大的士兵指著他道:「就在你的屁股下面.」

  禿頭的士兵怔了怔,隨即又苦笑道:「你別來開我的玩笑了.」

  高大的士兵道:「誰跟你來開玩笑了.你要的野味就埋在你坐着的地底下面.」

  禿頭的士兵立即從地上彈起身來,望著剛才坐着的一處凸起的土地上面.高大的士兵隨即道:「很多野熊在吃飽了之後,都喜歡將吃剩的獵物埋藏到地底下面.現在正值氣候寒涼,埋在地下的肉也不會腐壞得像夏天般快.」

  禿頭的士兵看着他,勉強笑道:「平時倒看不出,你居然也挺有學問.」

  高大的士兵也笑了,道:「別看我現在這副模樣,我以前可是參加過茂才的察舉考試.」

  禿頭的士兵忍不住道:「既然如此,你又怎會走來當兵的?」

  高大的士兵嘆息道:「我考了兩次都沒有被選中過.」

  禿頭的士兵道:「你為什麼不去再試?」

  高大的士兵道:「因為我已經厭倦了.」

  禿頭的士兵不再作聲.高大的士兵又在攪撥着柴火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 高山症 (下)




  卯時.高大的士兵藏身於離地數丈的樹枝上面,低頭呆呆地望着漆黑的叢林.伏在他身旁的禿頭士兵一直在看着他,此時忽然道:「你有打算再試嗎?」

  高大的士兵道:「甚麼?」

  禿頭的士兵道:「我是說考茂才的事.」

  高大的士兵怔了怔,道:「我不知道,也許吧.」

  禿頭的士兵道:「甚麼?」他頓了一頓,又道:「人生苦短.你再這樣子下去的話,你便註定要當一輩子的兵,然後遲早失手送掉老命.」

  高大的士兵低下了頭.禿頭的士兵抬頭望向夜空中的明月,低聲道:「今晚我們若果能夠活着回去的話,你便實在應該再去試試.」

  高大的士兵忍不住轉過來看着他.這時躲在一旁的矮小士兵忽然道:「在這年代領官糧餬口的人,又有幾個能夠得到善終?」

  禿頭的士兵沉默下來,良久後忽然嘆息道:「媽的.」

        X                    X                    X

  漆黑的夜空中圓月高掛,華陀靜靜地站在叢林之中.黑暗中深處反映著淡淡的刀光,華陀轉身正待繞道而行,叢林中卻忽地傳來一陣女孩子的哭叫聲.

  華陀立刻止住了腳步,轉頭望向聲音的方向.悽厲的哭叫聲不住從刀光後面傳出來,直至漸漸歇止下來時卻又突然提高,就這樣一直不斷地循環着.

  華陀默默地站在原地上面,他的額角漸漸地冒出了冷汗.女孩子的哭叫聲一直於木林間徘徊不散,華陀突然轉身大步走向刀光的方向,同時從腰間摘下一條包裹著大團濕泥的長布帶.

  華陀手裡快速地轉動着布帶,隨即鬆手將泥團用力擲向刀光之中.刀光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 陽痿症




  清晨。一個衣著樸素、臉色蒼白的年輕人站在洛陽城外,抬頭望懸掛於城門上的一顆顆頭顱。一名白衣少女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後,手裡拿一柄雨傘為他遮檔住陽光.

  微風吹過寬闊的城門,使懸掛的頭顱不住左右搖晃著。年輕人與少女緩步走進洛陽城,很快他們便在熱鬧的大街之中,看見大群城民押著數架囚車游街示眾。車上的囚犯們有老有少,每個人的雙手皆已被反綁在背後。

  年輕人與少女讓過一旁,看著城民怒吼著向囚犯們投擲石頭。囚車上一名眼睛大大的男孩被嚇得大哭起來,他身旁一名年老的囚犯立即把自己檔在男孩身前,卻隨即被一塊拳頭大的石頭擲得頭破血流。

  衣著樸素的年輕人轉身緩步離開。他身後的白衣少女卻依舊地站在原地,怔怔地望著那名很快被擲得遍體鱗傷的男孩。一會兒後少女突然驚醒過來,立刻快步趕向數丈外的年輕人。

  X     X   X

  一座荒廢的府第外面,衣著樸素的年輕人站在高大的圍牆之下,靜靜地看一名駝背的老者跪在地上,朝府第的大門不住叩頭。

  圍牆外的四周一片死寂蕭索。白衣的少女站在年輕人身後,望著放在老者身前地上的一塊靈牌,上面刻「梁府上下之靈位」。

  這時數名禁兵打扮的侍衛突然出現於圍牆外的另一角,隨即大步走至老人的身旁。為首的侍衛踢開地上的靈牌,大聲道:「光天白日之下,竟敢擅自拜祭朝廷重犯,你可知這是連誅九族的死罪?」

  他身旁的另一名侍衛隨即道:「這人看來只怕也是梁賊一族的羽黨,我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 陽痿症




  清晨。一個衣著樸素、臉色蒼白的年輕人站在洛陽城外,抬頭望懸掛於城門上的一顆顆頭顱。一名白衣少女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後,手裡拿一柄雨傘為他遮檔住陽光.

  微風吹過寬闊的城門,使懸掛的頭顱不住左右搖晃著。年輕人與少女緩步走進洛陽城,很快他們便在熱鬧的大街之中,看見大群城民押著數架囚車游街示眾。車上的囚犯們有老有少,每個人的雙手皆已被反綁在背後。

  年輕人與少女讓過一旁,看著城民怒吼著向囚犯們投擲石頭。囚車上一名眼睛大大的男孩被嚇得大哭起來,他身旁一名年老的囚犯立即把自己檔在男孩身前,卻隨即被一塊拳頭大的石頭擲得頭破血流。

  衣著樸素的年輕人轉身緩步離開。他身後的白衣少女卻依舊地站在原地,怔怔地望著那名很快被擲得遍體鱗傷的男孩。一會兒後少女突然驚醒過來,立刻快步趕向數丈外的年輕人。

  X     X   X

  一座荒廢的府第外面,衣著樸素的年輕人站在高大的圍牆之下,靜靜地看一名駝背的老者跪在地上,朝府第的大門不住叩頭。

  圍牆外的四周一片死寂蕭索。白衣的少女站在年輕人身後,望著放在老者身前地上的一塊靈牌,上面刻「梁府上下之靈位」。

  這時數名禁兵打扮的侍衛突然出現於圍牆外的另一角,隨即大步走至老人的身旁。為首的侍衛踢開地上的靈牌,大聲道:「光天白日之下,竟敢擅自拜祭朝廷重犯,你可知這是連誅九族的死罪?」

  他身旁的另一名侍衛隨即道:「這人看來只怕也是梁賊一族的羽黨,我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