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簡傳學道:「不錯。」
  謝曉峰道:「現在我只有一點還想不通。」
  簡傳學道:「那一點。」
  謝曉峰道:「厲真真他們怎么會知道我最多只能再活三天的?這件事本該只有天尊的人知道。」
  簡傳學的臉色忽然變了,失聲道:「難道厲真真也是天尊的人!」
  謝曉峰看著他,神情居然很鎮定,只淡淡的問道:「你真的不知道她也是天尊的人!」
  簡傳學道:「我……」謝曉峰道:「其實你應該想得到的,高手著棋,每個子后面,都一定埋伏著更厲害的殺手,
  慕容秋荻對田在龍這個人本就沒把握,在這局棋中,她真正的殺著本就是厲真真。」
  簡傳學道:「你早已想到了這一著!」
  謝曉峰微笑,道:「我并不太笨。」
  簡傳學松了口气,道:「那么你當然已經殺了她。」
  謝曉峰道:「我沒有。」
  簡傳學臉色又變了,道:「你為什么放過了她!」
  謝曉峰道:「因為只有她才能對付慕容秋荻。」
  簡傳學道:「可是她……」謝曉峰道:「現在她雖然還是天尊的人,可是她絕不會久居在慕容秋荻之下,泰山之會正是她最好的机會,只要她一登上盟主的寶座,就一定會利用它的權力,全力對付天尊。」
  他微笑,按著道:「我了解她這种人,她絕不會放過這种机會的。」
  簡傳學的手心在冒汗。他并不太笨,可是這种事他連想都沒有想到。
  謝曉峰道:「慕容秋荻一直在利用她,卻不知道她一直在利用慕容秋荻,她投入天尊,也許就是為了要利用天笠的力量,踏上這一步。」
  他歎了口气,又道:「慕容秋荻下的這一著棋,就像是條毒蛇,毒蛇雖然能制人于死,可是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笫四十二章 絕處逢生

--------------------------------------------------------------------------------



  謝曉峰不懂:「為了保護他!」
  簡傳學道:「我知道他一定會救你,可是你若不死,他就一定會死在你手里。」
  謝曉峰道:「為什么!」
  簡傳學道:「因為你們兩個人只要見了面,就一定有個人要死在對方劍下,死的那個人當然絕不會是你。」
  他慢慢的按著道:「因為我知道你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絕不會認輸的,因為謝家的二少爺只要還活著,就絕不能敗在別人的劍下!」
  謝曉峰沉思著,終于慢慢的笑了笑,道:「你說的不錯,我可以死,卻絕不能敗在別人的劍下。」
  他遙望遠方,長長吐出口气,道:「因為我是謝曉峰!」
  這句話很可能就是他說的最后一句話,因為現在很可能已經是他的最后一天了。
  他隨時都可能倒下去。因為他說完了這句話,就頭也不回的走了。雖然他明知道這一走就再也不會找到能夠讓他活下去的机會。
  可是他既沒有勉強,更沒有哀求。就像是揮了揮手送走一片云霞,既沒有感傷,也沒有留戀。
  因為他雖然不能敗,卻可以死!
  夜色漸深,霧又濃。簡傳學看著他瘦削而疲倦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濃霧里。
  他居然沒有回過頭來再看一眼。
  ──一個人對自己都能如此無情,又何況對別人?
  簡傳學握緊雙拳,咬緊牙關:「我不能說,絕不能說……」他的口气很堅決,可是他的人已沖了出去,放聲大呼「謝曉峰,你等一等。」
  霧色凄迷,看不見人,也听不見回應。他不停的奔跑、呼喊,直到他倒下去的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謝曉峰道:「他成功了!」
  老人慢慢的點了點頭,道:「不錯,他成功了,可是他的女儿卻已經變成了瞎子,他的妻子也發了瘋。」
  謝曉峰吃□的看著他,道:「這個人就是你!」
  老人道:「這個人不是我,只不過他在跳河之前,將這秘方傳給了我。」
  謝曉峰道:「他已跳了河!」
  老人道:「你的妻子女儿若是也因為你而變成那樣子,你也會跳河的。」
  他冷冷的看著謝曉峰,冷冷的問道:「像這么樣一杯茶,你賠不賠得起!」
  謝曉峰道:「我賠不起。」
  他苦笑,又道:「只不過我若早知道這是杯什么樣的茶,也絕不會喝下去。」
  老人道:「只可惜現在你已經喝了下去。」
  謝曉峰苦笑。
  老人道:「所以現在你的四肢一定已經開始麻木,割你一刀,你也絕不會覺得痛的。」
  謝曉峰道:「然后呢!」
  老人沒有回答,卻慢慢的拿出了個黑色的皮匣。
  皮匣扁而平,雖然已經很陳舊,卻又因為人手的摩擦而顯出一种奇特的光澤。老人慢慢的打開了這皮匣,里面立刻閃出了一种淡青的光芒。
  刀鋒的光芒。
  十三把刀。
  十三把形式奇特的刀,有的如鉤鐮,有的如齒鋸,有的狹長,有的彎曲。這十三把刀只有一樣共同的特點刀鋒都很薄,薄而銳利。老人凝視這十三把刀鋒,衰老的眼睛里忽然露出比刀鋒更銳利的光芒。
  「然后我就要用它們來對付你。」
  老人終于回答了謝曉峰的話:「用這十三把刀。」
  謝曉峰又坐了下去。那种可怕的麻木,几乎已蔓延到他全身,只有眼睛還能看得見。
  他也在看這十三把刀。他不能不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三章 了若指掌

--------------------------------------------------------------------------------



  簡傳學一定錯了。他絕沒有任何理由要殺這老人,就算有理由,他也絕不會出手。
  簡傳學說的一定是另外一個人,也許他根本不知道世上還有這么樣一個老人存在,更不知道華佗的秘方已留傳下來。
  謝曉峰松了口气,對自己這解釋很滿意。
  老人道:「有种人好像天生就比別人走運些,連老天爺都總是會特別照顧他。」
  他看著謝曉峰:「你就是這种人,你复原得遠比我想像中快得多。」
  謝燒峰不能否認這一點,任何人都不能否認,他的体力确實比別人強得多。
  有些事若是發生在別人身上就是奇跡,卻隨時可以在他身上發現。
  老人道:「只要再過兩三天,你就可以完全复原。」
  謝曉峰道:「然后我就要替你去殺那個人!」
  老人道:「這是我用你的一條命換來的條件。」
  謝曉峰道:「所以我一定要去!」
  老人道:「一定。」
  謝曉峰苦笑,道;「我殺過人,我并不在乎多殺一個。」
  老人道;「我知道。」
  謝曉峰道:「可是這個人我連他的面都沒有見過。」
  老人道:「我會讓你見到他的。」
  他忽然笑了笑,笑得很詭秘:「只要見到他,你也非殺他不可。」
  謝曉峰道:「為什么!」
  老人道;「因為他該死!」他的笑容已消失,眼睛里又露出悲傷和仇恨。
  謝曉峰道:「你真的這么恨他!」
  老人道:「我恨他,遠比任何人想像中都恨得厲害。」
  他握緊只手,慢慢的接著道:「因為我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黃昏時,她捧著四樣小菜和一鍋執粥,親自送到謝曉峰房里去。平時她從來不做這种事,也不知為了什么,今天居然特別破例。
  謝曉峰看著她將飯菜一樣樣放到桌子上。
  雖然終年坐在柜台后,她的腰肢還是很致細,柔軟的衣裳,在她細腰以下的部份突然蹦緊,便得她每個部份的曲線都凸起在謝曉峰跟前,甚至連女人身上最神秘的那一部份都不例外。
  謝曉峰好像背對著她的,他可以毫無顧忌的看到這一點。
  她是有心這樣的?還是無心?不管怎么樣,謝曉峰的心都已經開始跳了起來,跳得很快。
  他實在已經太久沒有接近過女人,尤其是這樣的女人。
  開始時他并沒有注意到,直到現在他還是不太能相信。
  可是這個庸俗的、懶散的,看起來甚至還有點髒的女人,實在是個真正的女人,身上每一個部份都散發出一种原始的,足以誘人犯罪的熱力。他遠記得她的丈夫曾經叫過她的名字。
  也叫她:「青青!」
  究竟是「青青」?
  還是「親親!」
  想到那遲鈍臃腫的老人,壓在她年輕的軀体上,不停的叫著她「親親」時的樣子,謝曉峰竟忽然覺得心里有點難受。不知道什么時候她已回過頭,正在用那雙大而迷茫的眼睛看著他。
  謝曉峰已不是個小孩子,并沒有逃避她的目光。一個像他這樣的男人,通常都不會掩飾自己對一個女人的欲望。
  他只淡淡的笑了笑,道:「下次你到客人房里去的時候,最好穿上件比較厚的衣裳。」
  她沒有笑,也沒有臉紅。
  她的目光往下移動,停留在他身上某一點已起了變化的地方,忽然道:「你不是個好人。」
  謝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四章 奪命之劍

--------------------------------------------------------------------------------



  慕容秋荻道:「我看不出,可是我知道,你若不緊張,怎么會看上那個眼睛像死魚一樣的女人!」
  她又在他身旁坐了下來「可是我想不到你為什么會如此緊張。」
  謝曉峰道「你也有想不到的事!」
  慕容秋荻輕輕歎了口气,道「也許我已經想到了,只不過不愿意相信而已。」
  謝曉峰道「哦!」
  慕容秋荻道「我一向很了解你,只有害怕才會讓你緊張。」
  謝曉峰道「我怕什么!」
  慕容秋荻道:「你怕敗在別人的劍下。」
  她的聲音里帶著譏誚:「因為謝家的三少爺是永遠不能敗的。」
  雖然墊著被褥,地上還是又冷又硬。
  她移動了一下坐的姿勢,將身子的重量放在謝曉峰的腿上,然后才接著道:「可是這世上龍威脅到你的人并不多,也許只有一個。」
  謝曉峰道:「誰!」
  慕容秋荻道:「燕十三。」
  謝曉峰道:「你怎么知道這次就是他!」
  慕容秋荻道:「我當然知道,就因為你是謝曉峰,他是燕十三,你們兩個人就遲早總有相見的一天,遲早總有一個人要死在對方的劍下。」
  她歎了囗气:「這就是你們的命運,誰都沒法子改變的,連我都沒法子改變。」
  謝曉峰道:「你十.」慕容秋荻道:「我本來很想要你死在我手里,想不到還是有個人救了你。」
  謝曉峰道:「你知道那個人是誰?」
  慕容秋荻苦笑道:「如果我早就知道世上有他這么樣一個人,我早就殺了他。」
  她又歎了口气:「現在我雖然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燕十三的第十四劍,本來的确是無堅不摧,無懈可擊的,可是被這閃電一擊,立刻就變了,變得很可笑。這是那天他對鐵開誠說的話,他并沒有吹噓,也沒有夸大。
  一個人在臨死前的那一瞬間,想的是什么事亍.是不是會想起他這一生中所有的親人和朋友,所有的歡樂和痛苦?他想到的不是這些。
  他在臨死前的那一瞬間,還在想著燕十三的第十四劍。
  他的這一生都已為劍而犧牲,臨死前又怎么會去想別的事?
  就在那一瞬間,他心里好像忽然有道閃電擊過!那就是靈机。
  詩人們在吟出一首千古不朽的名句時,心里也一定有這一道閃電擊過。
  只不過這种靈机并不是僥幸得來,你一定要先將畢生的心血全都奉獻出來,心里才會有這一道閃電般的靈机出現!
  看到謝曉峰臉上的神色,慕容秋荻顯得很愉快:「我想你現在就已有了破他這十四劍的方法。」
  她看著他,微笑道:「你用不著瞞我,你瞞不過我的。」
  謝曉峰道;「不錯,我可以破他這一劍,只可惜……」慕容秋荻道:「還可惜什么!」
  謝曉峰道:「可惜這一劍還不是他劍法中真正的精粹。」
  他的表情嚴肅而沈重,慕容秋荻也不禁動容:「這一劍還不是!」
  謝曉峰道:「絕不是。」
  慕容秋荻道;「那么他劍法中真正的精粹是什么!」
  謝曉峰道:「是第十五劍!」
  慕容秋荻道:「明明是奪命十三劍,怎么會又有第十五劍!」
  謝曉峰道;「他這套劍法精深微妙,絕對還應該有第十五种變化,那就像是.…:像是……」慕容秋荻道:「像是什么!」
  謝曉峰道:「就像是一株花。」
  他的眼睛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五章 相逢對手

--------------------------------------------------------------------------------



  河水又复流動,輕舟又复漂湯。他卻還是動也不動的站在那里,滿身大汗如雨,已濕透了衣裳。
  他臉上帶著奇怪之极的表情,也不如是惊?是喜?還是恐懼!一种人類對自己無法預知,也無法控制的力量,所生出的恐懼!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一劍并不是他創出來的。
  根本沒有人能創出這一劍,沒有人能了解這一劍的變化的出現,就好像「死亡」本身一樣,沒有人能了解,沒有人能預測。這种變化的力量,也沒有人能控制。
  大地一片黑暗。他木立在黑暗中,整個人都好像在發抖,怕得發抖。
  他為什么害怕?是不是他知道就連自己都已無法控制這一劍?
  河水上忽然傳來一聲長長的歎息,一個人歎息著道:「鬼為什么還沒有哭亍神為什么還沒有流淚!」
  河水上又出現了一條船,看來就像是煙雨湖上的晝舫。船上燈火明亮,有一局棋.一壺酒.一張琴.一卷書,燈下遠有塊烏石。
  磨劍石!。
  一個人站在船頭,看著這老人,看著這老人手里的斷劍。他眼睛里也帶躇种說不出的悲傷和恐懼。老人慢慢的抬起頭,看著他。「你還認不認得我?」
  「我當然認得你。」
  --翠云峰,綠水湖上的晝舫,晝舫上有去無歸的渡人。
  這些都是老人永遠忘不了的。就在這條晝舫上,他沉下了他的名劍,也沉下了他的英雄歲月。就是這個人,曾經歎息過他的愚蠢,也曾經佩服他的智慧。他那么樣做,究竟是聰明?還是愚蠢?
  「謝掌柜。」
  「燕十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她歎了口气,又道:「所以一個人要選擇一把劍,就好像是在選擇一個朋友,絕不能馬虎,更不能隨便。」
  謝曉峰當然也明白這道理。高手相爭,連一點都不能差錯,他們用的劍,往往就是決定他們胜負的因素。
  慕容秋秋忽又笑了,很得意的笑了:「幸好你就算不說,我也知道你心里最想要的是那柄劍。」
  謝曉峰道:「你知道!」
  慕容秋妖道:「我不但知道,而且已經替你拿來了。」
  她真的已經替他拿來了。烏黑陳舊的劍銷,形式古雅的劍銬,甚至連劍柄上那一道道已因時常摩擦而發的光黑綢子,都是謝曉室永遠忘不了的。
  對他來說,這柄劍就像是一個曾經与他同過生死患難,卻又遠离了他的朋友。雖然他永遠難以忘怀,卻從未想到他們還有相見的時候。客棧里那個年輕的伙計,輕輕的將這把劍放在一塊青石上,軌悄悄的走了。
  謝曉峰忍不住伸出手,輕触劍鞠。他的手本來一直在抖可是只要一握住這柄劍,就會立刻恢复穩定。他緊緊握住了這柄劍,就像是一個多情的少年,緊抱住了他初戀的情人。
  慕容秋秋道:「你用不著問我這柄劍怎么會在我手里的你問了我也不會告訴你,因為我不想讓你的心亂。」
  謝曉峰沒有問。
  慕容秋秋道:「我也知道如果我留在這里,你也會心亂所以我就要走了。」
  她輕輕一握他的手,柔聲道:「可是我一定會在客棧等你,我相信你一定很快就會回來。」
  她真的走了,走路的樣子還是那么好看。謝曉室看著她苗條的背影,卻忍不住要在心里問自「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看見她!」
  在這一瞬間,他對她忽然有了种說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六章 大惑不解

--------------------------------------------------------------------------------



  謝曉峰道:「所以……」燕十三道:「所以你只要知道我就是燕十三,也已足夠了。」
  謝曉峰又盯著他看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其實我只要能看到你的劍,就已足夠了。」
  他看見過「奪命十三劍」。對這套劍法中的每一個細節和變化,他几乎都已完全了解。但是這并不足以影響他們這一戰的胜負。因為這套劍法在鐵開誠手里使出來,無論气勢、力量、和适度,都一定不會用完全。所以他希望能看到燕十三手里使出來的奪命十三劍。
  可是他也知道,真正最重要的一劍,是永遠看不到的。
  最重要的一劍,必定就是決生死、分胜負的一劍,也就是致命的一劍。如果奪命十三劍已經有了第十五种變化,第十五劍就是這致命的一劍。
  他當然看不到。
  因為這一劍使出時,他已經死了!只要有這一劍,他就必死無疑。所以他這一生中最希望能看到的一劍,竟是他這一生中永遠看不到的。
  難道這就是他的命運?
  造化弄人,為什么總是如此無情亍,他不愿再想下去,忽然又道;「現在我們手里都有劍,隨時都可以出手。」
  燕十三道;「不錯。」
  謝曉峰道:「可是你一定不會輕易出手的。」
  燕十三道;「哦!」
  謝曉峰道:「因為你一定要等,等我的疏忽,等你的机會。」
  燕十三道;「你是不是也一樣會等?」
  謝曉峰道:「是的。」
  他歎了口气,又道;「只可惜這种机會絕不是很快就能等得到的。」
  燕十三承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