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鐵中奇雖然不是他親生的父親,可是為了保全鐵中奇的一世英名,他宁可死,宁原承擔一切罪過,因為他們已有了父子的感情。
  謝曉峰沒有笑。想到這一點,他怎能笑得出。他又喝完了最后的酒,卻已辨不出酒的滋味是甘?是苦?
  無論是甘是苦,總是活,既不是水,也不是血,絕沒有人能反駁。那豈非也正像是父子間的感情一樣?
  天亮了。車馬仍在,小弟也在。謝曉峰走回去的時侯,雖然已將醉了,身上的血腥卻比酒味更重。
  小弟看著他上車,看著他倒下,什話都沒有說。
  謝曉峰忽然道:「可惜你沒有跟我們一起去喝酒,那真是好酒。」
  小弟道:「偷來的酒,通常都是好酒。」這正是謝曉峰剛說過的話。
  謝曉峰大笑。小弟道:「只可惜不管多好的酒,也治不了你的傷。」
  不管是身上的傷?還是心里的傷?都一樣冶不了。
  謝曉峰卻還在笑:「幸好有些是根本就不必去治的。」
  小弟道:「什傷?」謝曉峰道:「根本就治不好的傷。」
  小弟看著他,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你醉了。」
  謝曉峰道:「你也醉了。」
  小弟道:「哦!」
  謝曉峰道:「你應該知道,天下最容易擺脫的是那种人!」
  小弟道:「當然是死人。」
  謝曉峰道:「你若沒有醉,那你一心要擺脫我,為什偏偏又要來救我!」
  小弟又閉上了嘴,卻忽然出手,點了他身上十一處穴道。
  他最后看見的,是小弟的一雙眼睛,眼睛里充滿了一种誰都無法了解的表情。
  這時陽光正從窗外照進來,照著他的眼睛。
  謝曉峰醒來時,最先看見的也是眼睛,卻不是小弟的眼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七章 看破生死

--------------------------------------------------------------------------------



  他旁邊卻有個華服少年挺身而出,抗聲道:「這絕不是一點輕傷,那位先生傷勢之重,學生至今還沒有看見過。」
  小弟瞪著他,道:「你是什東西!」
  少年道:「學生不是東西,學生是人,叫簡傳學。」
  小弟道:「你就是簡复生的儿子!」
  簡傳學道:「是的。」
  小弟道:「你既叫簡傳學,想必已傳了他的醫學,學問想必也不小。」
  簡傳學道:「學生雖然才疏學淺,有關刀圭金創這方面的醫理,倒也還知道一點。」
  他指著后面的人,又道:「這些叔叔伯伯,也都是個中的靳輪好手,我等冶不好的傷,別人想必也治不好。」
  小弟怒道:「你怎知道別人也治不好!」
  簡傳學道:「那位先生身上的傷,一共有五處,兩處是舊創,三處是這兩天才被人用利劍刺傷的,雖然不在要害上,可是每一劍都刺得很深,已傷及關節虛的筋骨。」
  他歇了口气,又按著道:「病人受了傷之后,若是立刻求醫療養,也許還有救,可惜他受傷后又勞動過度,而且還喝了酒,喝的又太多,傷口已經開始在潰爛。」
  他說的話确實句句都切中要處,小弟也只有在旁听著。
  簡傳學道:「可是嚴重的,還是那兩處舊創,就算我們能把新傷治好,他也只能再活七天。」
  小弟臉色變了:「七天!」
  簡傳學道:「最多七天。」
  小弟道:「可是那兩處舊創看起來豈非早已收了口!」
  簡傳學道:「就因為創痕已經收了口,所以最多只能再活七天。」
  小弟道:「我不懂:」簡傳學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謝曉峰道:「真的!」
  他目光如利刃,彷佛已利入他心里:「你說的全是真話!」
  簡傳學點下頭,忽又抬起,大聲道:「不是真話,完全不是。」他一口气喝了三杯酒,可大聲道:「如果我只能再活三天,我會去大契大喝,狂嫖爛賭,把全城的姨子都找來,脫光了跟她們捉迷藏?」,他父親契惊的看著他,道:「你你怎會想到要做這种事!」
  謝曉峰道:「這种事本來就很有趣,如果你只能活三天,你說不定也會去做的!」
  簡傳學道:「我我」謝曉峰道:「只可惜你們都還要活很久,所以你們心里就算想得要命,也只能偷偷的在心里想想而已。」
  簡傳學終于歎了口气,苦笑道:「老實說,我簡直連想都不敢想。」
  一個二十八、九歲的俏娘姨,正捧著一大碗熱气騰騰的紅燜鴨子走進來。
  謝曉峰忽然問她:「如果你只能活三天了,你想干什!」
  這娘姨也被問得契了一惊,遲遲的說不出話。
  小弟沉著臉,道:「謝先生既然在問你,你就要說老實話。」
  這娘姨又害羞,又害怕,終于紅著臉道:「我想嫁人。」
  謝曉峰道:「你一直都沒有嫁!」
  這娘姨道:「沒有。」
  謝曉峰道:「為什不嫁!」
  這娘姨道:「我從小就被賣給人家做丫環,能嫁給什樣的男人,有什樣的男人肯娶我!」
  謝曉峰道:「可是你若只能活三天,就不管什樣的人都要嫁!」
  這娘姨道:「只要男人就行,只要是活男人就行。」
  她臉上因此已發興奮的光,忽然又大笑:「然后我就殺了他。」
  二十七、八的大姑娘,要嫁人并不奇怪,后面這句話,卻叫人想不通了。
  大家又契了一惊:「你既然已經嫁給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八章 口誅筆伐

--------------------------------------------------------------------------------



  施經墨道:「用筆也能殺人!」
  謝曉峰道:「你不信!」
  施經墨道:「我」謝曉峰道:「那邊桌上有筆墨,你為什不過去試試!」
  施經墨道:「怎試:」謝曉峰道:「只要你去寫三個字,就可以將一個人置之于死地。」
  施經墨道:「那三個字!」
  謝曉峰道.「那個人的名字。」
  施經墨抬起頭,契惊的看著他。直到現在,他才發現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垂死的人,全身都帶著种神秘而可怕的力量,隨時都能做出別人做不到的事。
  謝曉峰道:「快去寫,寫好了不妨密封藏起,再交給我,我保證這里絕沒有人會泄露你的秘密。」
  施經墨終于站起來,走過去,提起了筆。
  這個人的力量,實在令他不能抗拒,也不敢抗拒,這個人說的話,他也不能不信。
  密封起的信封,已在謝曉峰手里,里面只有一張紙,一個名字。
  謝曉峰道:「除了你自己外,我保證現在絕沒有人知道這里面寫的是誰的名字。」
  施經墨點點頭,蒼白的臉已因興奮緊張而扭曲,忍不住問:「以后呢!」
  謝曉峰道:「以后也只有一個人能看到這名字!」
  施經墨道:「什人!」
  謝曉峰道:「一個絕對能為你保守秘密的人。」
  他轉過身,面對小弟:「你當然已猜出這個人就是你!」
  小弟道:「是。」
  謝曉峰道:「你看到這名字后,這個人當然就活不長的。」
  小弟道:「是。」
  謝曉峰道:「他當然是死于意外的。」
  小弟道:「是。」
  他伸出手,接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雜貨舖里只有個老眼昏花、半聾半瞎的老頭子,隨便怎看,都絕不像是個有錢的人。
  簡傳學心里奇怪!
  ══我們既不想買油,也不想買醋,到這里來干什?
  謝曉峰已走過去,附在老頭子耳朵邊,低低的說了几句話。
  老頭子的表情,立刻變得好像只忽然被八只貓圍住了的老鼠。
  然后他就帶著謝曉峰,走進了后面挂著破布廉子的一扇小門。
  簡傳學只有在外面等著。
  幸好謝曉峰很快就出來了,一出來就問他:「三万兩銀子夠我們花的!」
  三万兩銀子?
  那里來的三万兩銀子?
  在這小破雜貨舖里,能一下子找到三万兩銀子?
  簡傳學簡直沒法子相信。可是謝曉峰的确已有了三万兩銀子。
  老頭子還沒有出來,簡傳學忍不住悄悄的問:「這里究竟是什地方!」
  謝曉峰道:「當然是個好地方。」
  他微笑著補充:「有錢的地力,通常都是好地方。」
  簡傳學道:「這种地方怎會有錢!」
  謝曉峰道:「包子的肉不在摺上,一個人有錢沒錢,往外表也是看不出來的。」
  簡傳學道:「那老頭有錢!」
  謝曉峰道:「不但有錢,很可能還是附近八百里內最有錢的一個。」
  簡傳學道:「那他為什還要過這种日子!」
  謝曉峰道:「就因為他肯過這种日子,所以才有錢。」
  簡傳學道:「既然他運自己都舍不得花錢,怎會平白送三万兩銀子給你。」
  謝曉峰道:「我當然有我的法子。」
  簡傳學眨了眨眼,壓低聲音,道:「什法子?是不是黑契黑!」
  謝曉峰笑了,只笑,不說話。
  簡傳學更好奇,忍不住又問:「難道這老頭子是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九章 賭劍決胜

--------------------------------------------------------------------------------



  謝曉峰道:「我捏住了鼻子。」
  簡傳學道:「為什要捏住鼻子。」
  謝曉峰道:「因為我早就知道那是什95。」
  簡傳學道:「那是什95!」
  謝曉峰道:「迷95。」
  簡傳學道:「為什要用迷95迷倒我!」
  謝曉峰道:「因為這樣才神秘。
  他微笑:「越神秘豈非就越有趣。」
  簡傳學看看他,再看看這些女孩子,忍不住歎了口气:「看起來你果然是專家,不折不扣的專家。」
  「為什大家總是說「契、喝、嫖、賭」,為什不說「賭、嫖、喝、契」!」
  「不知道。」
  「我知道。」
  「你說是為什!」
  「因為賭最厲害,不管你怎契,怎喝,怎嫖,一下子都不會光的,可是一睹起來,很可能一下子就輸光了。」
  「一輸光了,就契也沒得契了,喝也沒得喝了,嫖也沒得嫖了。」
  「一點都不錯。」
  「所以賭才要留到最后。」
  「一點都不錯。」
  「現在我們是不是已經應該輪到賭了!」
  「好像是的。」
  「你准備帶我到那里去賭!」
  謝曉峰還沒有開口,那老頭子忽然又從門后面探出頭,道:「就在這里,這里什都有!」
  這里當然不再是那小破雜貨舖。
  這里是間很漂亮的屋子,有很漂亮的擺設,很漂亮的女人,也有很好的菜,很好的酒。
  這里的确几乎已什都有了。可是這里沒有賭。
  賭就要賭得痛快,如果你已經和一個女孩子做過某些別种很痛快的事,你能不能夠再跟她痛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她忽然笑了。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
  她說:「你一定想知道我是不是經常陪男人上床!」
  這就是她說的第一句話。
  有些人好像天生就是与眾不同的,無論在什時侯,什地方,總喜歡說些惊人的話,做些惊人的事。
  厲真真無疑就是這种人。
  謝曉峰了解這种人,因為他以前也曾經是這种人,也喜歡讓別人契惊。
  他知道厲真真很想看看他契惊時是什樣子。
  所以他連一點契惊的樣子都沒有,只淡淡的問道:「你是不是想听我說老實話!」
  厲真真道:「我當然想。」
  謝曉峰道:「那我告訴你,我只想知道要用什法子才能讓你陪我上床去。」
  厲真真道:「你只有一种法子。」
  謝曉峰道:「什法子。」
  厲真真道:「賭。」
  謝曉峰道:「賭!」
  厲真真道:「只要你能贏了我,隨便你要我干什都行。」
  謝曉峰道:「我若輸了,隨便你要我干什,我都得答應!」
  厲真真道:「對了。」
  謝曉峰道:「這賭注倒真不小。」
  厲真真道:「要賭,就要賭得大些,越大越有趣。」
  謝曉峰道:「你想賭什!」
  厲真真道:「賭劍!」
  謝曉峰笑了:「你真的要跟我賭劍!」
  厲真真道:「你是謝曉峰,天下無雙的劍客謝曉峰,我不跟你賭劍賭什?難道要我像小孩子一樣跟你蹲在地上挪骰子!」
  她仰著頭:「要跟酒鬼賭,就要賭酒,要跟謝曉峰賭,就要賭劍,若是賭別的,贏了也沒意思。」
  謝曉峰大笑,道:「好:厲真真果然不愧是厲真真。」
  厲真真又笑了,道:「想不到名滿天下的三少爺,居然也知道我。」
  這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章 頇謀在先

--------------------------------------------------------------------------------



  吳濤慢慢的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們的約會,我絕不會忘記。」
  厲真真道:「我相信。」
  吳濤面對謝曉峰,彷佛想說什,卻連一個字都沒有說,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謝曉峰道:「好,胜就是胜,敗就是敗,點蒼門下,果然是君子。」
  黎平子忽然冷冷道:「幸好我不是君子。」
  謝曉峰道:「不是君子有什好!」
  黎平子道:「就因為我不是君子,所以絕不會搶著出手」他的獨眼閃閃發光,丑陋的臉上露出了詭笑:「最后一個出手的人,不但以逸待勞,而且也已將你的劍法摸清了,就算不能將你刺殺于劍下,至少總能接住你三招。」
  謝曉峰道:「你的确不是君子,你是個小人。」
  他居然在微笑:「可是真小人至少總比偽君子好,真小人還肯說老實話。」
  梅長華忽然冷笑,道:「那最契虧的就是我這种人了。」
  謝曉峰道:「為什!」
  梅長華道:「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雖不愿爭先,也不愿落后。」
  他慢慢的走出來,盯著謝曉峰:「這次你准備借誰的劍.」謝曉峰道:「你的。」
  對某些人來說,劍只不過是一把劍,是一种用鋼鐵鑄成的,可以防身,也可以殺人的利器。
  可是對另外一些人來說,劍的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他們已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他們的劍,他們的生命已与他們的劍融為一体。
  因為只有劍,才能帶給他們聲名、財富、榮耀,也只有劍,才能帶給他們恥辱和死亡。
  劍在人在,劍亡人亡。對他們來說,劍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黎平子道:「我沒有。」
  他冷笑,按著道:「就因為我沒有把握,所以早已准備對這次賭約當放屁。」
  厲真真歎了口气,道:「其實我也早就知道你是個言而無信的小人,幸好別人都不是的。」
  歐陽云鶴忽然道:「我也是的。」
  厲真真這才真的吃了一鷲,失聲道:「你?你也像他一樣!」
  歐陽云鶴臉色更沉重,道:「我不能不這么做,江湖中已不能再出現第二個天尊。」
  他慢慢的走過去走到黎平子身旁。
  黎平子大笑,拍他的肩,道:「現在你雖然已不能算是真正的君子,卻是個真正的男子漢了。」
  歐陽云鶴歎了口气,喃喃道:「也許我本來就不是君子。」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已出手,一個肘拳打在黎平子右肋上。
  肋骨碎裂的聲音剛響起,利劍已出鞘。
  劍光一閃,鮮血四濺。黎平子獨眼中的眼珠子都似已凸了出來,瞪著歐陽云鶴。到現在他才知道歐陽云鶴和厲真真站在一邊的。到現在他才知道誰是真正的小人。
  可是現在已太遲了。
  劍尖還在滴著血。
  秦獨秀、梅長華、田在龍,臉上卻已完全沒有血色。
  歐陽云鶴冷冷的看著他們,緩緩道:「我歐陽云鶴平生最恨的,就是這种言而無信的小人,只恨不得要他們一個個全都死在我的劍下,各位若認為我殺錯了,我也不妨以死謝罪。
  」厲真真柔聲道:「他們都知道你的為人,絕不會這么想的。」
  歐陽云鶴道:「胜就是胜,敗就是敗,各位都是君子,當然絕不會食言背信。」
  田在龍忽然大聲道:「我不是君子,現在我只要一听到這兩個字,就覺得說不出的惡心。」
  歐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笫四十一章 看輕生死

--------------------------------------------------------------------------------



  他在笑,可是任何人卻不會認為他是真的在笑。
  他在看著簡傳學。
  簡傳學垂下了頭。
  「是的,是我說的。」
  「我是天尊的人,田在龍也是。」
  「是我告訴田在龍的,所以他們才會知道。」
  這些話他沒有說出來,也不必說出來。
  「我看錯了你。」
  「我把你當做朋友,就是看錯了。」
  這些話謝曉峰也沒有說出來,更不必說出來。謝曉峰只說了四個字。
  「我不怪你。」
  簡傳學也只問了他一句話:「你真的不怪我!」
  謝曉峰道:「我不怪你,只因為你本來并不認得我。」
  簡傳學沈默了很久,才慢慢的說:「是的,我本來不認得你,一點都不認得。」
  這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卻有很复雜的意思。
  ──不認得的意思,就是不認識。
  ──不認識的意思,就是根本不知道你是個什么樣的人。
  謝曉峰了解他的意思,也了解他的心情。
  所以謝曉峰只說了三個字!
  「你走吧。」
  簡傳學走了,垂著頭走了。
  他走了很久,歐陽云鶴才長長歎了口气,道:「謝曉峰果然不愧是謝曉峰。」這也是很簡單的一句話,而且很俗。
  可是其中包含的意思既不太簡單。也不太俗。
  厲真真也歎了口气,輕輕的、長長的歎了口气,道:「如果我是你,絕不會放他走的。」謝曉峰道:「你不是我。」
  厲真真道:「你也不是我,也不是歐陽云鶴、梅長華、秦獨秀。」
  謝曉峰當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