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阿古道:「你說的是」老和尚道:「我說的是三少爺。」
  阿古道:「那一位三少爺。」
  老和尚道:「翠云峰,綠水湖,神劍山庄的謝家三少爺謝曉峰。」
  阿吉臉上忽然也露出种奇怪的表情,心神也彷佛到了遠方,過了很久,才一字字道:「我就是謝曉峰!」
  天上地下,只有這樣一個人。他不但是天下無雙的劍客,也是位才子,自從他生下來,他得到的光榮和寵愛,就沒有人能比得上。他聰明英俊,健康強壯,就算恨他的人,也不能不佩服他。無論誰都知道謝曉峰就是這樣一個人,可是又有誰能真正了解他?
  是不是有人了解他都無妨。有些人生下來本就不是為了要讓人了解的,就像是神一樣。
  就因為沒有人能了解神,所以他才能受到世人的膜拜和尊敬。
  在世人心目中,謝曉峰几乎已接近神。
  阿吉呢?
  阿吉只不過是個落拓江湖的浪子,是個沒有用的阿吉。
  謝曉峰怎會變成阿吉這樣一個人,可是現在他卻偏偏要說:「我就是謝曉峰!」
  他真的是?
  老和尚笑了,大笑:「你就是謝家的三少爺謝嘵峰!」
  阿古道「我就是。」
  他沒有笑。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的痛苦,他本來宁死也不愿說的,可是現在他說了。因為他不能讓小弟死,絕不能。
  老和尚的笑聲終于停住,冷冷道:「可是江湖中每個人都知道他已死了。」
  阿古道:「他沒有。」
  他的眼睛里充滿了悲傷和痛苦:「他許他的心已死了,可是他的人并沒有死。」
  老和尚盯著他,道:「就因為他的心已死了,所以才會變成阿吉!」
  阿吉慢慢的點了點頭,黯然道:「只可惜珂吉的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六章 久別重逢

--------------------------------------------------------------------------------



  老和尚瀋默了很久,又長長歎了口气,道:「不錯,燕十三,當然是燕十三。」
  竹葉青道:「普天之下,除了夫人外,只有他知道謝曉峰劍法中的破綻。」
  老和尚道:「可是他自從在綠水湖中刻舟瀋劍后,江湖中就再也沒有人見到過他的行蹤,他怎會替人去找謝曉峰!」
  竹葉青:「他不會。」
  老和尚道:「謝曉峰會去找他!」
  竹葉青道:「也不會。」
  他微笑,又道:「可是我保證他們一定會在無意中相見。」
  老和尚道:「真的無意!」
  竹葉青拂衣而起,淡淡道;「是有情?還是無情?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些享有誰能分得清!」
  夜。
  院子里黑暗而幽靜,謝曉峰卻走得很快,用不著一點燈光,他也能找到這里的。
  就在這個院子,就在這同樣安靜的晚上,他也不如有多少次曾經披衣而起,來靜靜的体味這中宵的風露和寂寞。
  今夜星辰非昨夜,今日的謝曉峰,也已不再是昔日那個沒有用的阿吉。
  世事如棋,變幻無常,又有誰能預測到他明日的遭遇?
  現在他唯一關心的,只是他身邊的這個人。
  小弟慢慢的走在他身邊,穿過黑暗的庭院,忽然停下來,道:「你走吧!」、謝曉峰道:「你不走?」.小弟搖搖頭,臉色在黑暗中看來慘白如紙,過了很久,才徐徐道:「我們走的本就不是一條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謝曉峰看看他慘白的臉,心里又是一陣刺痛,也過了很久才輕輕的問;「你不能換一條路走!」
  小弟握緊雙拳,大聲道:「不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一這一劍不但迅速.毒辣.准确,而且是在對方最想不到的時候和方向出手的刺,正是對方最想不到的部位。
  一這一劍不但是劍法中的精粹,也已將兵法中的精義完全發揮。
  這本是必殺必中的一劍,可是這一劍,可是這一劍沒有中。
  除了謝曉峰外,世上絕沒有第二個人能避開這一劍,因為世上也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慕容秋荻。
  他能避開這一劍,并不是他算准了這一劍出手的時間和部位,而是因為他算准了慕容秋荻這個人。
  他了解她的,也許比她自己還多。
  他知道她不是潑婦,也知道她絕不會有無法控制自己的時候。
  劍鋒從他脅下刊過時,他已擒住她的腕脈,他的出手時間也絕對准确。
  短劍落下,她的人也軟了,整個人都軟軟的倒在他攘里。她的身子輕盈.溫暖而柔軟。他的手卻冰冷。
  長夜已將盡,晨曦正好在這時從窗外照進來,照在她臉上。
  她臉上已有淚光。一雙朦朦朧朧的眼睛,又在痴痴迷迷的看著他。
  他看不見。
  她忽然問:「你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相見的時候,我也要殺你,你也奪過了我的劍,就像這樣抱著我!」
  他听不見,可是他忘不了那一天══是春天。
  綠草如茵的山坡上,濃蔭如蓋的大樹下,站著個清清佚淡的大女孩。
  他看見了她對他笑了笑,笑容就像春風般美麗瓢忽。
  他也對她笑笑。
  看見她笑得更甜,他就走過去,采下一朵山茶送給她。她卻給了他一劍。
  劍鋒從他咽喉旁划過時,他就抓住了她的手,她契惊的看著他,問他:「你就是謝家的三少爺!」
  「你怎知道我是」他反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七章 聚短离長

--------------------------------------------------------------------------------



  她不停的笑:「現在你居然要我做這些事,你不是呆子誰是呆子!」
  謝曉峰真的是個呆子?
  他五歲學劍,六歲解劍譜,七歲時已可將唐詩讀得朗朗上口,大多數像他那种年紀的孩子,還在穿開襠褲。可是他在慕容秋荻面前,卻好像真的變成了個不折不扣的呆子。
  無論誰在某一個人面前都會變成呆子的,就好像上輩子欠這個人的債。
  他幔慢的站起,看著她,道:「你說完了沒有!」
  慕容秋荻道:「說完了又怎樣?難道你想殺了我!」
  她的笑聲忽然變成悲哭,大哭道;「好,你殺了我吧,你這對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她哭得傷心极了,臉上卻連一點悲傷之色都沒有,忽又壓低聲音,道:「喜歡你的女人太多,我知道你漸漸就會忘了我的,所以我每隔几年就要修理你一次,好讓你永遠忘不了我。」
  這句話說完,她哭的聲音更大,忽然伸手在自己臉上用力摑了兩巴掌,打得臉都紫了,又大叫道:「你為什不索性痛痛央央的殺了我?為什要這樣打我?折磨我。」
  她捂著臉,痛哭著奔下山坡,就好像他真在后面追著要痛打她。
  謝曉峰連指尖都沒有動,山坡下卻忽然出現了几個人。
  一個滿頭珠翠的華服貴婦,第一個迎上來,將她摟在怀里。
  后面跟著的三個人,一個是白發蒼蒼的老者,腰肢也還是筆直的,手里提著個長長的黃布袋。
  另一個人雖然才過中年,卻已顯得老態龍鍾,滿瞼都是風塵之色,彷佛剛赶過遠路。
  走在最后面的,卻是個身材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一這一招用得簡單、乾淨、迅速、准确,其中的變化巧妙,更難以形容。
  謝曉峰出手奪柳枯竹的劍,用的正是這一招。
  謝鳳凰整個人都已僵住,臉色已气得發青,厲聲道:「你是從那里學會這一招的!」
  謝掌柜陪笑道:「華夫人既然也認出了這一招,那就最好了。」
  他慢慢的接著道:「這是老爺子的親傳,他老人家再三囑咐我,學會了這一招后,千万不可亂用,可是只要看見謝家的劍在外姓人的手捏,就一定要用這一招去奪叵來。」
  他又笑了笑:「老爺子說出來的話,我當然不敢不听。」謝鳳凰气得連話都說不出了,滿頭珠翠環佩,卻在不停的響。
  她也知道這一招的确是謝家的獨門絕技,而且一向傳子不傳婿,傳媳不傳女。
  剛才她的劍正一瞬間就已被人奪走,就因為她也不懂這一招中的奧秘。
  華少坤忽然道:「閣下是謝家的什人?」
  他的人看來雖然高大威猛,說話的聲音卻是細聲細气,斯文得很。他本來不是這樣子,自從敗在三少爺的劍下之后,這些年來想必在求精養神,已經將涵養功夫練得很到家了,所以剛才一直都很瀋得住气。
  謝掌恒道:「算起來,小人只不過是老太爺的一個遠房堂侄而已。」
  華少坤道:「你知道這把劍是什劍?」
  謝掌柩道:「這就是謝家的祖宗劍,傳下來的四把賓劍之一。」
  劍光一閃,劍气就已逼人眉睫。
  華少坤長長歎了口气,道:「好劍!」
  謝掌柜道:「的确是好劍!」
  華少坤道:「閣下配不配用這把劍!」
  謝掌柜道:「不配。」
  華少坤道:「那閣下為何還不將這把劍送還給三少爺!」
  謝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八章 身經百戰

--------------------------------------------------------------------------------



  慕容秋荻也是個聰明絕頂的人,也很快就想通了這道理。可是她還有一點不懂。
  她不懂華少坤為什不用金棍、銀棍、鐵棍,卻偏偏要選擇一削就斷的木棍?
  太陽升起,劍鋒在太陽下閃著光,看來甚至比陽光還亮。
  華少坤已站起來,只看了他妻子最后一眼,就大步走向謝曉峰。
  謝曉峰一直靜靜的站在那里,等著他,臉上完全沒有表情,對剛才所有的事都完全無動于衷。要成為一個优秀的劍客,第一個條件就是要冷酷、無情。
  尤其是在決戰之前,更不能讓任何事影窖到自己的情緒。
  ══就算你老婆就在你身旁和別的男人睡覺,你也要裝作沒看見。
  這是句在劍客們之間流傳很廣的名言,誰也不知道是什人說出來的,可是大家都承認它很有道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才能活得比別人長些。
  謝曉峰彷佛已做到了這一點。華少坤看著他,目中流露出尊敬之色。
  謝曉峰卻在看著他手里的木棍,忽然道:「這是件好武器。」
  華少坤道:「是的。」
  謝曉峰道;「請。」
  華少坤點點頭,手里的木棍已揮出,剎那間就已攻出三招。
  這三招連魂,變化迅速而巧妙,卻沒有用一著劍招。
  慕容秋荻在心里歎了口气,她看得出謝曉峰只要用一招就可將木棍削斷。
  想不到卻沒有用她想像中的那一招,卻用劍脊去招華少坤的手。
  慕容秋荻眼睛亮了,直到現在,她才知道華少坤為什要用木棍。
  因為他知道謝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謝掌悒還沒有開口,楓林外已有個人道:「是我告訴他的。」
  人在楓林,聲音還很遠,謝曉峰已箭一般竄出去,扣住了這個人的手。
  冰冷的手,就像是毒蛇══竹葉青是不是毒蛇中最毒的一种?謝曉峰冷道:「你還沒有死?」
  竹葉青微笑,道:「好人才不長命,我不是好人。」
  謝曉峰道:「你想死?,」竹葉青道:「不想。」
  謝曉峰道:「那你就最好赶快走得遠遠的,永遠莫要再讓我看見你。」
  竹葉青道:「我本來就要走了,有份禮我非得赶快去送不可!」
  謝曉峰的瞳孔又在收縮:「什禮!」
  竹葉青道:「當然是那位苗子姑娘和小弟的婚禮,既然有慕容夫人作主婚,游龍劍客夫婦為媒證,我這份禮是重要不可不送的。」
  他微笑著,又問道:「三少爺是不是也有意思送一份禮去!」
  謝曉峰的手也已變得冰冷。
  竹葉青道:「夫人怜惜那位苗子姑娘的身世孤苦,又知道她也是三少爺欣賞怜惜的人,所以才作主將她許配給小弟。」
  謝境峰的手突然握緊,竹葉青臉上立刻泌出冷汗,立刻改口道:「可是我卻知道三少爺一定不會同意這件婚事。」
  他壓低聲音:「只不過小弟也是天生的拗脾气,若有人一定不許他做一件事,他也許反而偏偏非去做不可,所以三少爺如果想解決這問題,最好的法子就是釜底抽薪。」
  有种人好像天生就會替人解決難題,竹葉青無疑正是這种人。
  沒有薪火,釜中無論煮的是什都不會熟,沒有新娘子,當然也就不會有婚事。
  握緊的手已放松,謝曉峰已在問:「他們的人在那里!」
  竹葉青吐出口气,道:「大家雖然都知道城里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九章 患難相共

--------------------------------------------------------------------------------



  華少坤撿色果然變了,厲聲道:「我為什睡不著?為什要消愁解悶!」
  竹葉青道:「因為華先生是個君子。」
  他的笑忽然變得充滿譏誚:「只可惜又不是真正的君子。」
  華少坤的手已抖,顯然在強忍著怒气。
  竹葉青道:「今晨那一戰,是誰胜誰負,你知道得當然比誰都清楚。」
  華少坤的手抖得更厲害,忽然拿起了桌上的半樽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竹葉青道:「你若是真正的君子,就該當著你妻子的面承認你自己輸了。」
  他冷笑:「可是你不敢。」
  華少坤用力握緊雙拳,道:「說下去。」
  竹葉青道:「你若也像我一樣,也是個不折不扎的小人,就不會將這种事放在心上了,只可惜你又不是真正的小人,所以你心里才會覺得羞愧痛苦,覺得自己對不起謝曉峰。」
  他冷冷的接著道:「所以現在若有人問你,究竟是個什樣的人,你就不妨告訴他,你不但是個偽君子,還是個懦夫。」
  華少坤盯著他,一步步走過來:「不錯,我是個懦夫,但是我一樣可以殺人」他的聲音忽然變得含糊嘶啞,收縮的瞳孔忽然擴散。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仇二契惊的看著他,想動,卻沒有動。
  竹葉青道:「你想不通他為什會倒下?」
  仇二道:「他醉了?」
  竹葉青道:「他已是個老人,体力已衰弱,又喝得太快,可是酒里若沒有迷藥,還是醉不倒他的。」
  仇二變色道:「迷藥?」
  竹葉青淡淡道:「這里的迷藥雖然又濃又苦,但若混在陳年的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她已痛哭般扑倒在他怀里。
  對她說來,能夠被他抱在怀里,就已經是她最大的安慰。
  他也知道,他怎忍心將她推開。.忽然間,「砰」的一聲響,門被用力撞開,一個臉色慘白的少年,忽然出現在門外,眼睛里充滿了悲傷和痛苦,充滿了恨。
  誰知道仇恨有多大的力量,可以讓人做出多可怕的事來?誰知道真正的悲傷是什滋味?
  也許小弟已知道。也許謝鳳凰也知道。
  華少坤的尸体,是一個時辰前在六角亭里被人發現的。他的咽喉已被割斷,衣服上、手上.蒼白的須發上都是血。他身旁還有把血刀。
  沒有人能形容出謝鳳凰看到她丈夫尸身時的悲傷,痛苦,和憤怒。
  在那一瞬間,她就像是忽然叟成了只瘋狂的野獸,得把自己整個人都撕裂,裂成片片,再用火燒,再用刀切,燒成粉末,切成濃血。七、八只有力的手按住了她,直到一個時辰后,她才總算漸潮平靜。
  可是她還在不停的流淚。
  二十年患難相共的夫妻,二十年休戚相關,深入骨髓的感情。
  ══現在他已是個老人,你們為什還要他死?
  死得這慘!她的悲傷忽然變作仇恨,忽然冷冷道;「你們放開我,讓我坐起來。」
  天雖然已快亮了,桌上還燃著燈,燈光照在慕容秋荻臉上,她的臉色也是慘白的。
  謝鳳凰已在她對面坐下,淚已乾了,眼睛里只剩下仇恨。
  真正的悲傷可以令人瘋狂,真正的仇恨卻能令人冷靜。
  她冷冷的看著跳躍的燈火,忽然道:「我錯了,你也錯了!」
  慕容秋荻道:「你為什錯了?,」謝鳳凰道;「因為我們都已看出,今晨那一戰,敗的并不是謝曉峰,而是華少坤,可是我們都沒有說出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章 千紅劍客

--------------------------------------------------------------------------------



  胖掌柜不敢再開口,鞠躬而退。別的桌上卻有人在冷笑:「這小子也不知是暴發戶,還是餓瘋了!」
  小弟好像根本沒听見,喃喃道;「這些菜都是我喜歡契的,只可惜平時很難契得到!」
  謝曉峰道;「只要你高興,能契多少,就契多少。」
  沒有人能契得下這樣一桌菜,小弟每樣只契了一口,就放下筷子:「我飽了。」
  謝曉峰道:「你契得不多!」
  小弟道「若是契一口就已嘗出滋味,又何必契得太多!」
  他長長吐出口气,拍了拍桌子,道「看賬來。」
  像他這樣的客人并不多,胖掌柜早就在旁邊等著,陪笑道:「這是八兩銀子一桌的,外加酒水,一共是十兩四錢。」
  小弟道「不貴。」
  胖掌恒道「小號做生意一向規矩。連半分錢都不會多算客官的。」
  小弟看了看謝曉峰,道「加上小賬賞錢。我們就給他十二兩怎樣.」謝曉峰道「不多。」
  小弟道「你要照顧我,我契飯當然該你付錢。」
  謝曉峰道「不錯。」
  小弟道「你為什還不付!」
  謝曉峰道「因為我連一兩銀子都沒有。」
  小弟笑了,大笑,忽然站起來,向剛才有人冷笑的桌子走過去。
  這一桌的客人有四位,除了一個酒喝最少,話也說得最少,看起來好像有點笨頭笨腦的布衣少年外,其余三個人,都是气概軒昂,意气風發的英俊男儿,年紀也都在二十左右。
  桌上擺著三柄劍,形式都很古雅,縱末出鞘,也看得出卻是利器。
  剛才在冷笑的一個人,衣著最華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