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竹葉青道:「但是我可以給你保證!」
  崔老三道;「什保證!」
  竹葉青道:「你要什都行!」
  崔老三道:「我要你親筆寫一張字据,說明你要我做了些什!」
  竹葉青想也不想,立刻道:「行!」
  崔老三道:「我要你在明天中午之前,把十万兩現銀存入『利源』銀號我的帳戶里去!」
  竹葉青道:「行!」
  崔老三目光又忽落在紫鈴赤裸的肩頭上:「我還要這個女人。」
  竹葉青又笑了:「這一點更容易,你現在就可以把她帶走!」
  也忽然掀起了紫鈴身上的被,冷風從窗外吹進來,她身子又開始像蛇一般顫抖。
  崔老三忽然覺得喉頭涌起一陣熱意,這女人身上的其他部分,遠比他想像中更美好。
  她的身子顫抖時,雙腿已夾緊。他的咽喉彷佛也已被夾緊。
  就在這時,掀起的棉被下忽然有劍光一閃,一柄劍閃電般飛出,刺入了他的咽喉。
  他的雙眼立刻凸出,皚著竹葉青。
  竹葉青面不改色,佚淡道;「你一定想不到我還會用劍!」
  崔老三喉嚨里「格格」的響,卻已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能活到現在并不容易,死得卻容易极了。
  劍尖還帶著血。
  紫鈴忽又歎了口气,道;「非但他想不到,連我都想不到!」
  竹葉青道:「想不到我會用劍!」
  紫鈴道:「你非但會用劍,而且還一定是個高手!」
  竹葉青冷冷道:「現在你總該已明白了,我不但是高手,而且還是高手中的高手!」
  紫鈴目中忽然露出恐懼之色,忽然扑過抹抱住他,用赤裸的胴体緊貼他的:「可是你一定知道我絕不會泄漏你的嵇密,就好像我早就知道你絕不會把我送給別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一章 恐怖黑殺

--------------------------------------------------------------------------------



  苗子忽又舉杯,道;「喝!」
  座前有杯,杯中有酒,阿吉卻沒有喝。
  苗子板著臉,道:「這桌是特地為你准備的,酒也是特地為你准備的!」
  珂古道:「所以我一定要喝!」
  苗子道:「一定。」
  阿吉遲疑著,終于舉杯,一飲而盡:「這是竹葉青。」
  苗子道:「竹葉青是好酒!」
  阿古道:「雖然是好酒,卻不是好人!」
  苗子的臉立刻抽緊,耳上的銅環也開始在不停的抖。
  阿古道:「你已見到過竹葉青這個人!」
  苗子咬緊牙,忽然捻起個大閘蟹,拋到他面前,道:「契。」
  剛蒸透的大閘蟹,滿滿一殼蟹黃,几乎還是滾燙的。這桌酒菜顯然剛擺上來還不久。
  難道竹葉青早已算准了阿吉要來,所以就擺好了這桌酒菜在等他,阿吉忍不住問;「現在他的人在那里!」
  苗子道:「誰!」
  阿古道:「竹葉青!」
  苗子拿起了滿滿的一壺酒,道:「這就是竹葉青,竹葉青就在這里!」他的手也在抖,抖得几乎連酒壺都拿不穩。
  阿吉接下酒壺,才發現自己的手竟比這錫壺還冷。他已發現自己的判斷錯誤,因為他低估了竹葉青。
  一這錯誤雖然末必能令他致命,卻已一定害了別人。
  又滿滿的喝了一杯酒下去,他才有勇气問;「娃娃呢!」
  苗子雙拳雖握緊,還在抖得很可怕,忽然大聲道;「你還想不想見她!」
  阿古道:「想。」
  苗子道:「挪你就最后听我的,多契、多喝、少問。」
  阿吉果然連一句話都不再問。
  苗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黑衣人道:「怎樣!」
  長三道:「好,好快的劍。」
  黑衣人道:「比起那個阿吉來怎樣?」
  長三道:「阿吉!」
  黑衣人道:「听說這里出了個叫阿吉的人,時常要跟大老板過不去。」
  長三道:「你們就是來替大老板辦這件事的?」
  黑衣人道:「好貨總得賣給識貨的。」
  長三松了口气,陪笑道:「我保證大老板是個識貨的人。」
  只听一個人冷冷道:「只可惜這三位仁兄卻不是好貨。」
  囗囗長三怔住。
  一這句話并不是他的兄弟們說出來的,說話的人就在黑衣人身后。
  剛才也身后明明只有兩個踉他一起來的伙伴,現在忽然已變成了三個。誰也沒看清楚多出來的這個人是几時來的?是從那里來的?
  一這個人也穿著身黑衣服,身材卻比這黑衣人瘦小些,站在他兩個高大健壯的伙伴之間,就好像隨時郡可能被擠扁。可是他兩個高大的伙伴,卻偏偏連動也沒有動。他們本來并不是那种受了別人侮辱卻不敢出頭的人。他們都已踉隨這黑衣人多年,也曾出生入死,身經百戰。
  黑衣人听見背后的人聲,還沒有回頭,人巳竄出,厲聲道:「拿下來。」
  他的兩個伙伴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只不過臉色變了,變得很奇怪,黑衣人回過頭,臉色也變了。
  他的兩個伙伴不但臉上的顏色變了,連五官的部位都已變了,變得丑惡而扭曲,然后鮮血就從他們的耳朵.眼睛.鼻子,和嘴里同時流了出來己站在他們中間的這個瘦小的黑衣人,臉上卻連一點表情都沒有。
  他的臉很小,眼睛也很小,眼睛里卻帶著种毒蛇般惡毒的笑意。
  毒蛇不會笑,可是如果毒蛇會笑,一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二章 奇幻身法

--------------------------------------------------------------------------------



  小弟別下腰,拾起了杜力的劍,在血泊中一刺,劍尖沾血。他舐淨了,忽又反手,將自己左臂划破道血口,鮮血涌出時,他的嘴已湊上去,然后才慢慢的抬起頭。
  神色不變,淡淡道;「活人的血是咸的,死人的血就咸的發苦。」
  黑鬼的臉色卻不禁有點變了,冷冷道:「我并沒有問你這多。」
  小弟道:「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得确實地道。」
  黑鬼道:「這話是誰說的!」
  小弟道:「大老板說的。」
  黑鬼忽然大笑:「好,能夠為他這种人做事,我們這趟來得就不算冤枉了。」
  小弟躬身道:「那就請隨我來。」
  他轉身走出去時,每個人臉上都已不禁露出尊敬之色。
  只有長三的眠睛里卻充滿了羞愧与痛苦。
  他知道自己已經完了。
  上午。
  鬧市中的人聲突然安靜,只听見「踢踏踢踏」的木屐聲,由遠而近,兩個人穿著五才高的木屐,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兩個發髻蓬松,像貌獰惡的扶桑浪人,寬袍大袖,其中一個人七寸寬的純絲腰帶上,斜插著一柄八尺長刀,雙手卻縮在衣袖里。
  另一人黑袍黑屐,連臉色都是烏黑的,看來更詭秘可怖。
  江島和佐佐木也來了。
  看見了他們,每個人都閉上了嘴,雖然沒有人認得他們,可是每個人都能感覺到他們身上帶著的那种邪惡的殺气。連小孩們都能感覺到。
  一個体態丰盈的少婦,正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孩子從「瑞德翔」的后室中走出來。瑞德翔是家很大的綢布庄,這少婦就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難道這女人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大老板高高的坐在一張特地從他公館搬來的虎皮交椅上,看看他面前的七個人,面帶微笑,不住點頭,顯然覺得很滿意。
  竹葉青當然也笑容滿面,只要大老板高興,他一定也很高輿。
  白木這些人卻好像有點笑不出,看見了那和尚的慘死,大家心里都很不舒服。
  ══究竟是誰殺了他?
  是不是那個女人扮豬契了老虎?還是這附近另有高手。
  竹葉青微笑道:「据說各位一進城,就做了几件惊人的事,真是好极了。」
  白木冷冷道:「一點都不好。」
  竹葉青道:「可是現在城里的人,已沒有一個不知道各位的厲害了。」
  白木閉上嘴,他的同伴已全都閉著嘴,雖然每個人都有一肚子的苦水,卻連一口都吐不出。
  他們本來的确是想顯點威風,先給這城市一個下馬威的,想不到自己的同伴反而先糊里糊涂的死了一個,這种事若是說出來,豈非長他人的志气,滅了自己的威風?斧頭忽然大吼:「气死我了!」
  竹葉青道:「斧頭兄為何生气!」
  斧頭剛想說,看見白木.青蛇都在瞪他,土刻改口道;「我自己喜歡生气,一高興就要生气!」
  竹葉青笑道;「那更好极了!」
  斧頭瞪眠道;「那有什好!」
  竹葉青道:「就憑閣下這一股怒气,就足以令人心寒膽破!」
  丁二郎道:「可是我就從來不生气!」
  竹葉青道:「那也好!」
  丁二郎道:「有什好!」
  竹葉青道:「平時靜如處子,動時必如脫免,平時若是不發,發必定鷲人。」
  丁二郎笑了:「看來不管我們怎說,你總有法子稱贊我們几句,這倒也是本事。」
  竹葉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三章 江南慕容

--------------------------------------------------------------------------------



  白木的手還握住劍柄,額上的冷汗卻已如雨點般落下。
  大老板淡淡道:「我早就說過,門外絕沒有你們的朋友,最多只不過有一兩個要來向你們催魂買命的厲鬼而已。」
  白木握劍的手背上青筋如盤蛇般凸起,忽然道「好,很好。」
  他的聲音已嘶啞「想不到『以牙還牙,以血還血』居然也到了。」
  門外突然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冷笑。
  「你錯了!」
  白木道:「來的難道是茅大先生!」
  門外一個人道:「這次你對了。」
  白木冷笑道:「好,好功夫,『以子之弟,攻子之伯』,果妹不愧是江南慕容的親傳嫡系。」
  說到「江南慕容」這四個字,門外忽又響起一聲野獸般的怒吼。
  門外劍光一閃,白木已飛身而出,劍光如流云般護佐了全身。
  竹葉青不敢跟出去,連動都不敢動,也看不見門外的人,卻听見「格」的一聲響,一道寒光飛入,釘在牆上,竟是一截劍κ紺接著又是「格格格」三聲響,又有三截劍尖飛入,釘在牆上。
  然后白木就一步步退了回來,臉上全無人色,手里的劍已只剩下一段劍柄。
  那柄百煉精鋼長劍,竟已被人一截截拗斷。
  門外一個人冷笑道:「我不用慕容家的功力,也一樣能殺你!」
  白木想說話,又忍住,忽然張口噴出「一口鮮血,倒下去時慘白的臉已變成烏黑。
  大老板微笑道「這果然不是慕容家的功夫,這是黑砂掌!」
  門外的人道「好眼力。」
  大老板道「這一次辛苦了茅大先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他身后的人居然也沒有動。
  一這個人當然也是高手,只有身經百戰,殺人無算的高手,才能這樣的忍耐和鎮定,等不到机會,就絕不出手。
  所有的一切都完全靜止,甚至連風都已停頓。
  一粒黃豆般大的汗珠,沿著鼻梁,從大老板臉上流落。他沒有伸手去擦。
  他整個人都已如弓弦般繃緊,他想不通這兩個人為什能如此沉得住气。
  也自己已沉不住气,忽然問:「你知不知道你背后有人要殺你!」
  阿吉不听、不聞、不動。
  大老板道:「你知不知道這個人是誰?.」阿吉不知道。
  也只知道無論這個人是誰,現在都絕不敢出手的。
  大老板道:「你為什不回頭去看看,他究竟是誰!」
  阿吉沒有回頭,卻張開了眼。因為他忽然又感覺到一股殺气。
  一這次殺气竟是從他面前來的。
  他張開眼,就看見一個人遠遠的站在對面,道裝玄冠,長身玉立,蒼白的臉上眼角上挑,帶著种說不出的傲气,兩條几乎接連在一起的濃眉間,又彷佛充滿了仇恨。
  阿吉一張開眼,他就停住腳。
  他看得出這少年精气勁力,都已集聚,一触即發,一發就不可收拾。
  他也不敢動,卻在盯著阿吉的一雙手,忽然問:「閣下為什不帶你的劍來!」
  阿吉瀋默。
  大老板卻忍不住問:「你看得出他是用劍的?」
  道人點點頭,道:「他有雙很好的手。」
  大老板從末注意到阿吉的手,直到現在,才發現他的手和他很不相配。
  他的手太乾淨。
  道人道:「這是我們的習慣。」
  大老板道:「什習慣!」
  道人道:「我們絕不玷污自己的劍。」
  大老板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四章 地破天惊

--------------------------------------------------------------------------------



  這把刀的柄就有一尺五寸,扶桑的劍士們,通常都是雙手握刀的,他們的刀法和中土完全不同,和劍法更不同。
  他手里有了這把刀,就像是要鐵匠用畫筆打鐵,書生用鐵錘作畫,有了還不如沒有的好。
  可是他接住了這把刀。
  他竟似已完全失去了判斷的能力,已無法判斷這舉動是否正确。就在他的手触及刀柄的那一剎那間,劍光已閃電般破空飛來。三尺七寸長的劍,已搶入了空門,八尺長的倭刀,根本無法施展。劍光一閃,已到了珂吉咽喉。阿吉的手突然一抖,「格」的一聲響,倭刀突然斷成了兩截。
  從剛才被石子打中的地方斬成了兩截。
  石子打在刀身中間。三尺多長的刀鋒落下,還有三尺長的刀鋒突然挑起。
  仇二先生的劍鋒毒蛇般刺來,距离咽喉已不及三寸,這一劍本來絕對准确而致命。撥刀、拋出、撥劍、出手,每一個步驟,他都已算得很准。
  可惜他沒有算到這一著。
  「叮」的一聲,火星,刀已濺斷迎上他的劍,不是劍鋒,是尖劍。
  沒有人能在這一剎那間迎擊上閃電般刺來的那一點劍尖。
  沒有人的出手能有這快,這准。
  ══也許并不是絕對沒有人,也許還有一個人。
  但是仇二先生做夢也沒有想到阿吉就是這個人。
  劍尖一震,他立刻就感覺到一种奇异的震動從劍身傳入他的手,他的臂,他的肩。
  然后他彷佛又覺得有陣風吹起。
  阿吉手里的斷刀,竟似已化成了一陣風,輕輕的向他吹了過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阿古道;「他恨的就是我!」
  大老板也長長吐出口气,道;「他為什要恨你!」
  阿古道:「因為我帶著他末過門的妻子私奔了!」
  他臉上又變得全無表情,淡淡的接著道;「那次我本來是誠心去賀喜的,卻在他們訂親的第二天晚上,帶著他的女人私奔了。」
  大老板道;「因為你也愛上了那個女人!」
  阿吉沒有直接回答這句話,卻冷冷道;「就在我帶她私奔的半個月之后,我就甩了她。」
  大老板道:「你為什要做這种事!」
  阿古道:「因為我高興!」
  大老板道;「只要你高興,不管什事你都做得出。」
  阿古道:「是的!」
  大老板又長長吐出口气,道;「現在我總算明白了。」
  阿古道:「明白了什事!」
  大老板道:「他剛才不殺你,只因為他不想讓你死得太快,他要讓你也像他一樣,受盡折磨,再慢慢的死。」
  茅大先生的笑聲已停頓,忽然大吼:「放你媽的屁!」
  大老板怔住。
  茅大先生握緊雙拳,盯著阿吉,一字字道:「我一定要你看看我,只因為我一定要你明白一件事。」
  阿吉在听。
  茅大先生道:「我恨的不是你,是我自己,所以我才會將自己折磨成這樣子。」
  阿吉瀋默著,終于慢慢的點了點頭,道:「我明白。」
  茅大先生道:「你真的已明白!」
  珂古道:「真的!」
  茅大先生道:「你能原諒我!」
  阿古道;「我我早已原諒你。」
  茅大先生也長長吐出口气,好像已將肩上壓著的一副千斤掂放了下來。
  然后他就跪了下去,跪在阿吉面前,喃喃道:「謝謝你,謝謝你;」仇二先生一直在契惊的看著他,忍不住怒吼:「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五章 拾我其誰

--------------------------------------------------------------------------------



  大老板還在遲疑,竹葉青已陪著笑搬張椅子過去:「貴客尊姓?」
  獨臂人根本不理他,卻伸出了四根手指。
  竹葉青依舊陪笑,道:「貴客莫非還有三位朋友要來!」
  獨臂人道:「哼。」
  竹葉青立刻又搬過三張椅子,剛擺成一排,已有兩個人從半空中輕瓢瓢落了下來。
  一個人不但身法輕如落葉,一張臉也像枯葉般乾疳無肉,腰帶上插著恨三尺長的枯竹,整個人看來都像是根枯竹。
  可是他的衣著更華麗,神情更倨傲,屋子里的人無論是死是活,在他眼里看來都好像是死的。
  另外一個人卻是個笑口常開的胖子,一只白白胖胖的手上帶著三枚价值連城的漢王戒指,指甲留得又尖又長,看起來就是只像貴婦人的手。這樣一雙手當然不适于用劍,這樣一個人也不像是會輕功的樣子。可是他剛才從半空中飄落時,輕功絕不比那枯竹般的老者弱。
  看見這三個人,仇二已面如死灰。
  門外卻還有人在不停的咳嗽著,一面慢慢的走了進來,竟是個衣著破舊.弩腰駝背.滿臉病容的老和尚。
  看見這老和尚,仇二更面無人色,慘笑道:「好得很,想不到連你也來了。」
  老和尚歎了囗气,道:「我不來誰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他說話也是有气無力,不但像是有病,而且病了很久,病得很重,可是現在無論誰都已看得出他必定极有身分,极有來歷。
  大老板當然也有這种眼力,他已看出這和尚很可能就是他唯一的救星。不管怎樣,出家人心腸總是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