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第十三章 青衣軍師

--------------------------------------------------------------------------------



  後園中的楓葉已紅了,秋菊卻燦爛如黃金。
  大老板背負著雙手,站在菊花前,喃喃自語︰“等到洋澄湖的那批大螃蟹送來,說不定也就恰巧是這些菊花開得最好的時候。”
  也舒舒服服的歎了口气,又喃喃道︰“那真是好极了,好极了。”
  他身後站著一群人,一個穿著藍布長衫,看來好像是個落第秀才的中年人距离他最近,手上纏著布的鐵拳阿勇,站得最遠。
  不管站得近也好,站得遠也好,大老板在賞花的時候,絕沒有一個人敢出聲的。
  大老板彎下腰,彷佛想去嗅嗅花香,卻突然出手,用兩根手指捏住只飛虫,然後才慢慢的問道︰“你們說那個人呻什麼名字?”
  青衫人看看鐵拳阿勇。
  珂勇道︰“他叫阿吉,沒有用的阿吉。”
  大老板道︰“阿吉?沒有用的阿吉干.”他用兩根手指一捏,捏死了那只飛虫,忽然轉身,盯著阿勇,道,“他叫沒有用的阿吉,你叫鐵拳阿勇?”
  阿勇道︰“是。”
  大老板道︰“是你的拳頭硬,還是他的?”鐵拳珂勇垂下頭,看著那只包著白布的拳頭,只有承認︰“是他的拳頭硬。”
  大老板道︰“是你勇敢?還是他?”鐵拳珂勇道︰“是他。”
  大老板道︰“是你沒有用?還是他?”鐵拳珂勇道︰“是我。”大老板歎了口气,道︰“這麼樣看來,好像是你的名字叫錯了。”
  鐵拳阿勇道︰“是。”
  大老板道︰“那麼你為什麼不改個名字,叫廢物阿狗?”
  鐵拳阿勇慘白的臉色已經開始扭曲變形。
  一直默默的站在旁邊的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四章 有恃無恐

--------------------------------------------------------------------------------



  鐵頭大剛瞪眼道︰“剛才是不是你在放屁?”
  這人的樣子雖然不中看,態度卻很冷靜,淡淡道︰“我不是放屁,是在說公道話!”
  鐵頭大剛道︰“你說我吃不得?憑什麼吃不得?”
  這人道︰“你憑什麼要通吃?”
  鐵頭大剛道︰“就憑這對猴王!.”這人道︰“只可惜這副牌到你手里,就不叫猴王了。”
  鐵頭大剛忍住怒火,道;“叫什麼?”
  這人道;“叫剃光了腦袋的豬八戒,通賠!”
  鐵頭大剛的臉色變了。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每個人都已看出這小子是特地來找麻煩的。
  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來找鐵頭大哥的麻煩。
  兄弟們全都跳了起來,紛紛大喝︰“你這小王八蛋,你姓什麼?叫什麼?”
  這人道︰“我叫珂吉,沒有用的阿吉。”
  所有的聲音立刻全都停頓,城里的兄弟們,當然已全都听過“阿吉”這名字。
  鐵頭大剛忽大笑,道;“好,好小子,你真有种,居然敢找上門來!”
  阿古道︰“我只不過想來看看。”
  鐵頭大剛道;“看什麼?”
  珂古道︰“看看你的頭,是不是真的鐵頭!”
  鐵頭大剛又大笑,道;“好,老子就讓你開開眼界。”
  一張舖著整塊大理石的桌子,居然一下子就被他端了起來。至少有七八十斤的桌子,在他手里,竟好像是紙扎的。
  石頭也有很多种,大理石不但是最名貴的一种,也可能是最堅硬的一种,他卻用自已的腦袋撞了上去。
  只听“扑”的一聲響,這塊比年糕還厚的大理石,竟讓他一頭撞得粉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五章 人事無常

--------------------------------------------------------------------------------



  鐵頭的尸体已被收走,他最後拿的那副「至尊寶」卻還留在桌上。
  竹葉青就坐在桌子邊,用手輕撫著這副牌,微笑著道︰「据說一個人能拿到這副牌的机會只有万分之一,那意思就是說,就算你賭了五十年牌九,每天都在賭,能拿到這副牌的机會,最多也不會超過三十次!」
  他并不是自言自語,他知道阿吉已走出來,正在靜靜的看著他。
  他微笑回頭,又道︰「所以無論誰能拿到這副牌,運气都一定很不錯!」
  阿古道;「昨天晚上拿到這副牌的人,運气并不好。」
  竹葉青歎了口气,道;「這也正是我想說的,人事無常,又有誰能一直保持住自己的好運气!」
  他抬起頭,凝視著阿吉,緩緩道:「所以一個人若是有了机會時,就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不可放棄!」
  珂古道「你還想說什麼!」
  竹葉青道「現在閣下的机會已來了!」
  阿古道「什麼机會!」
  竹葉青道「世人操勞奔走一生,所尋求的是什麼十也只不過是名利二字而已。」
  他微笑又道「現在閣下已經有了這种机會,實在可賀可喜!」
  阿吉盯著他,就好像釘子釘在牆里一樣,忽然問:「你就是竹葉青!」
  竹葉青仍在微笑,道「我姓葉,叫葉青竹,可是別人都喜歡叫我竹葉青!」
  他仍在微笑,笑得有點奇怪。
  阿古道「是不是大老板叫你來的!」
  竹葉青承認。
  阿古道「那麼我也想告訴你一件事!」
  竹葉青道「什麼事!」
  珂古道「一個人掙扎奮斗一生,有時侯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七章 深藏不露

--------------------------------------------------------------------------------



  一個男人如果有了權力,還有什得不到的?大老板道:「他什都不要,也許只因為他要的是我這個位子!」
  鐵虎眼睛里發出了光:「只要大老板說一句話,我隨時都可以做掉了他!」
  大老板道:「你有把握?」
  鐵虎道:「我」大老板道:「我知道你的功夫,也知道你從前做掉多少有名的人!」
  鐵虎不否認,也沒有謙虛。
  大老板道:「這六年,我從末要小葉參加過一次行動,因為連我都一直認為他沒有功夫!」
  鐵虎道:「他本來就沒有!」
  大老板道:「你錯了,我也錯了。」
  鐵虎道:「哦!」
  大老板道:「直到今天,我也才知他也是個高手。」
  鐵虎忍不住道:「什高手!」
  大老板道:「用刀的高手。」
  鐵虎道:「大老板看見過他用刀!」
  大老板道:「今天我才見到,他用刀的手法,遠此我見過的任何人都好。」
  刀光一閃,就削落了金蘭花的半邊耳朵。
  大老板道:「他出刀不但快,而且准确,可是他一直都深藏不露,也許直到現在他還以為我沒有看出來。」
  他微笑,又道:「可是他也錯了,我就算沒有契過豬肉,至少總看過豬走路。」
  他笑得還是很和平,鐵虎卻已開始憤怒「會用刀的人,我也不是沒有見過。」
  大老閭道「我知道,五虎斷門刀,万胜刀,七巧刀,和太行快刀門下的高手,栽在你手下的,最少也有二三十個。」
  鐵虎道「連今天的「飛狼刀」江中,整整是三十個。」
  大老板道:「我也知道你一定可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珂勇陪笑道:「我們本來就是朋友。」
  鐵虎道:「所以你放心,這件事我絕不會說出去的。」
  珂勇笑得很勉強:「什事!」
  鐵虎道:「你這只手已從此廢了。」
  阿勇的笑容凍結,瞳孔收縮。
  鐵虎道:「只不過我就算替你保守這秘密,大老板還是遲早總會知道的,所以你最好還是赶快給自己作個打算。」
  阿勇垂下頭,忽又大聲道;「找用另外一只手,還是一樣能為大老板殺人!」
  鐵虎冷笑,道:「殺什樣的人?殺比你還沒有用的廢物!」
  他忽然從身上取出疊銀票,看也不看,就全都甩給了阿勇:「這些銀子你遲早總有一天會用得著的,你好好的收著,不要一下子就花光。」
  說完這句話,他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竹葉青進來的時候,銀票還攤在床上。
  阿勇正在看著他發怔。
  竹葉青柔聲道:「我特地來探你的病,剛巧听見你們說的話。」
  珂勇道:「你也听見了,听見最好。」
  竹葉青道:「不管怎樣,他對你總算不錯。」
  珂勇道:「他對我不錯,他對我簡直好极了,所以叫我把這些錢好好收著。」
  他忽然大笑:「收著干什?難道要我用他這點臭錢去做個小本生意?去開個小店賣牛肉面去!」
  他瘋狂般大笑,用另一只手抓起銀票,用力摔了出去。然后他就倒在床上,失聲痛哭了起來。
  竹葉青了解他這种心情,讓他哭了很久,才柔聲道:「你只管放心,好好的養傷,無論出了什事,我郡會想法子替你應付的!」
  大老板閉著眼,從一只溫柔的手里,接過碗參湯飲了。
  他慢慢的啜了兩口,才問;「紫鈴呢!」
  「已經到葉先生那里去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八章 判若兩人

--------------------------------------------------------------------------------



  韓大奶奶道:「沒有好處。」
  鐵虎道:「因為他不為你挨那几刀,你還是一樣對他的!」
  韓大奶奶道:「我怎樣對他,他根本也不太在乎。」
  鐵虎道:「他不惜為了苗子兄妹跟大老板拚命,對他又有什好處!」
  韓大奶奶道:「沒有好處!」
  鐵虎道;「像也這樣的人,怎會做出見不得人的事!」
  韓大奶奶不說話了,因為她已經知道自己的判斷錯誤。
  鐵虎道:「他這樣做,一定是受了某种打擊,忽然間對一切事都變得心灰意冷,他不惜忍受痛苦和羞辱,一定是因為他的家世和聲名太顯赫,現在他既然已變成這樣子,就絕不能再讓別人知道他的過去。」
  一這些話他并不是對韓大奶奶說的,只不過是自己在對自己分析阿吉這個人。
  可是韓大奶奶每個字都听得很清楚。她一直認為鐵虎是凶橫而魯莽的人,從末見到他如此冷靜,更從末想到他的思慮如此周密。
  她認識鐵虎已有多年,直到現在才發現他還有另一面。他的凶橫和魯莽,也許都只不過是种掩護,讓別人看不出他的机智和深沉,讓別人不去提防他。
  看到他冷靜的臉和銳利的眼,韓大奶奶心里忽然有了种說不出的恐懼。直到現在,她才真正發現這個人的可怕。
  她甚至已經在暗暗地為阿吉擔心。不管阿吉究竟是什樣的人,這一次遇到的對手一定遠比他自己意料中的更可怕。
  這一次很可能就是他最后一戰,他以前的聲名和光榮,都可能從此隨著他永遠埋于地下。
  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韓大奶奶叫不出來了。
  對這樣一個人,她實在連一點法子都沒有,只有歎气:「其實鐵虎自己也承認,如果你真的就是那個人,他也不是你的對手,可是你卻偏偏要自己毀自己,偏偏要喝酒!」
  說著說著,她的火气又上來了,重重的將酒瓶摔在地上:「喝的又是這种可以叫人把老命都喝掉的燒刀子。」
  阿吉臉上還是全無表情,只冷冷的說了兩個字:「出去!」
  韓大奶奶跳了起來;「你知道我是這里的什人?你叫我出去!」
  阿古道:「我不管你是這里什人,我只知道這是朋友的家,不管誰在我朋友家里大吵大鬧,我都要請他出去。」
  韓大奶奶道;「你知不知道這個家是誰給他的!」
  阿吉慢慢的站起來,面對著她:「我知道我要你出去,你就得出去!」
  韓大奶奶契惊的看著他,一步步往后退。就在這一瞬間,她才發現這個沒有用的阿吉已變成了另一個人,變得說不出的冷醋無情。他說出來的話,也變成了命令,無論誰都不敢抗拒的命令。因為現在無論誰都已應該看得出,如果違抗了他的命令,就立刻會后悔的。
  一個人絕不會變得這快的,只有久已習慣于發號施令的人,才會有這种懾人的威嚴。
  直退到門外,韓大奶奶才敢說出心里想說的話:「你一定就是那個人,一定是!」
  只听身后一個人冷冷道:「不是!」
  韓大奶奶轉過身,就看見鐵虎。
  他的臉看來就像是風化了的岩石,粗糙,冷酷.堅定。
  韓大奶奶的臉卻已因恐懼而扭曲發抖:「你你說他不是!」
  鐵虎道:「不管他以前是什人,現在都已變了,變成了個沒有用的酒鬼7.」韓大奶奶道;「他不是,不是酒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九章 管鮑之交

--------------------------------------------------------------------------------



  他仰面狂笑:「我知道你自己也曾說過,要做天下無敵的劍客,就一定要無情,現在呢?現在你已經變了,你已不再是那天下無敵的劍客,這一戰你必敗無疑。」
  阿吉的雙拳突然握緊,瞳孔也在收縮。
  鐵虎道;「其實你是否去殺他們,我根本不在乎,只要能殺了你,他們能往那里走!」
  阿吉沉默。
  鐵虎道:「你的人雖然變了,可是你的人仍在,你的劍呢!」
  珂吉默默的俯下身,拾起了一段枯枝。
  鐵虎道「這就是你的劍!」
  阿吉淡淡道:「我的人變了,我的劍也變了!」
  鐵虎道;「好!」
  「好」字說出口,他全身骨節突又響起。他用的功夫就是外功中登峰造极,天下無雙的絕技。
  他的人就是縱橫江湖從無敵手的雷震天。他心里充滿了信心,對這一戰,他几乎已有絕對的把握。
  夕陽紅如止。
  血尚末流出。
  阿吉的劍仍在手。雖然這并不是一把長的劍,只不遇是彷佛柴捆中漏出的枯枝,可是一到他手里就變了,變成不可思議的殺人利器。
  就在雷震天一串鞭的神功剛剛開始發動,全身都充滿勁力和信心時,阿吉的劍已刺出,點在剛剛響起的一處骨節上。
  他的出手很輕,輕飄飄的點下去,這段枯枝就隨著骨節的□聲震動,從左手無名指的第二個骨節一路跳躍過去,跳過左肘,肩井,脊椎一串鞭的神功一發,就正如蟄雷惊起,一發便不可收拾。
  鐵虎的人卻似被這段枯枝黏住,連動都已不能動。枯枝跳過他左肩時,他臉上已無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竹葉青不敢反駁。
  沒有人敢怀疑大老板的眼力,經過大老板法眼□定的事,當然絕不會錯。
  大老板道:「可是現在你居然說那個沒有用的阿吉只憑一根木棍就能將他的全身骨節打碎!」
  竹葉青不敢開口。
  大老板用力握緊拳頭,又問道:「也的尸身是在那里找到的!」
  竹葉青道:「是在韓大奶奶那里。」
  大老板道:「那里又不是墳場,總有几個人看見他們交手的。」
  竹葉青道;「也們交手的地方,是在廚房悛面一個堆垃圾和木柴的小院子里,姑娘們都很少到那里去,所以當時在場的,除了阿吉和鐵虎外,最多只有三個人。」大老板道:「那三個!」
  竹葉青道;「韓大奶奶,和一對燒飯的啞巴廚子夫妻。」
  大老板道:「現在你是不是已經把也們的人帶了回來!」
  竹葉青道;「沒有。」
  大老板怒道:「為什!」
  竹葉青道;「因為他們已經被阿吉殺了滅口!」
  大老板額上的青筋凸起,咬著牙道:「好,好,我養了你們這多人,養了你們這多年,你們竟連一個挑糞的小子都對付不了。」
  也忽又跳起來大吼:「你們卻為什還不卷起舖蓋來走路。」等他的火气稍平,竹葉青才壓低聲音,道:「因為我們還要等几個人。」
  大老板道:「等誰!」
  竹葉青的聲音更低;「等几個可以去對付阿吉的人。」
  大老板眼睛里立刻發出了光,也壓低聲音,道:「你有把握?」
  竹葉青道:「有。」大老板道:「先說一個人的名字給我听。」
  竹葉青彎過腰,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兩個字。
  大老板的眼睛更亮了。
  竹葉青又從衣袖中拿出紙卷,道:「這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章 不祥預兆

--------------------------------------------------------------------------------



  竹葉青道:「因為像你這樣的女人,我是死也舍不得送給別人的。」
  紫鈴笑了,用春蔥般的指尖,輕戳他的鼻子:「不管怎樣,灌米場的本事,你總可以算天下第一。」
  竹葉青道:「別的本事難道我就比別人差了!」
  紫鈴媚笑道:「你若不比別人強,我怎會死心塌地的踉著你!」
  她的笑聲如鈴:「我笑那個老烏龜,居然叫我到你這里來做奸細,他若知道我們的事,不气得跳樓才怪!」
  竹葉青也笑了:「那也只因為你實在太會做戲,居然能讓他以為你最討厭我,居然能讓他做了活王八還在自鳴得意。」
  紫鈴的指尖已落在他胸膛上,輕輕的划著圈子:「可是我也弄不懂你究竟在搞什?」
  竹葉青道:「我搞了什鬼?.」紫鈴道;「你是不是又替那老烏龜約了一批幫手來!」
  竹葉青道;「嗯!」
  紫鈴道:「你約的是些什人!」
  竹葉青道:「你有沒有听說『黑殺』兩個字?」
  紫鈴搖搖頭,反問道:「黑殺是一個人!」
  竹葉青道:「不是一個人,是一群人!」.紫鈴道;「他們為什要替自己取這不吉祥的名字?」
  竹葉青道:「因為他們本來就像是瘟疫一樣,無論誰遇著他們,都很難保住性命!」
  紫鈴道:「他們是些什樣的人!」
  竹葉青道:「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的出身下五門,也有些是從武當.少林這些名門正派中被逐出的弟子,甚至有些是從東海扶桑島上,流落到中土來的浪人!」
  紫鈴道;「難道他們每個人都有一身好功夫!」
  竹葉青點點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