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古龍系列~三少爺的劍(全)

第七章 禍上身來

--------------------------------------------------------------------------------



  酒瓶就在他對面,他很快就找到了,卻已不能用酒瓶塞住自己的嘴。
  因為他的嘴已經被另外一樣東西塞住,一樣又香又軟的東西。
  大多數男人的嘴被這樣東西塞住時,通常都只會有一种反應。
  一种嬰儿的反應。
  可是燕十三的反應卻不同。他的反應就好像嘴里忽然鑽入條毒蛇。
  很毒很毒的毒蛇。
  一這种反應并不太正常,也不會太令人愉快。
  薛可人几乎要生气了,噘起嘴道︰”我有毒?”
  燕十三道︰”好像沒有。”
  薛可人道;”你有?”
  燕十三道︰”大概也沒有。”
  薛可人道;”你怕什麼?”
  燕十三道︰”我只不過知道一件事。”
  薛可人道;”什麼事?”
  燕十三道︰”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想要我干什麼?”
  薛可人道︰”你以為我這麼樣對你,只因為我想要你做件事?”
  燕十三笑笑。
  笑笑昀意思,就是承認昀意思。薛可人生气了,真的生气了,自己一仰人生了半天气,還想繼續生下去。
  只可惜一個人生气也沒什麼太大的意思,所以她終於說了老實話。
  她說︰”其實這并不是我第一次溜走,我已經溜過七次。”
  燕十三道︰”哦。”
  薛可人道︰”你猜我被抓回去几次?”
  燕十王道︰”七次。”
  薛可人歎了口气,道︰”夏侯星這個人別的本事沒有,只有一樣最大的本事!”
  燕十三道︰”哦?”
  薛可人道︰”不管我溜到那里,他都有本事把我抓回去。”
  燕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她笑得真甜。
  “想不到你的劍法比我想像中還要高得多。”
  燕十三歎息著笑道:”我也想不到。”
  他的歎息并不假,笑卻是苦的。他自己知道,若是用自己的奪命十三劍,隨便用那一招,都絕不會有這樣的威力。
  ——如果沒有慕容秋荻的指點,他怎麼能抵擋這一劍?
  ——現在他就算能擊敗三少爺,那种胜利又是什麼滋味?
  燕十三的心里也有點發苦,手腕一轉,利劍入鞘。他根本沒有再去注意夏侯星,他已不再將這個人放在心上。想不到等他抬起頭來時,夏侯星又已站在他面前,冷冷的看著他。
  燕十三歎了口气,道:”你還想干什麼?”
  夏侯星道;”請。”
  燕十三道︰”還想請我去死?”
  夏侯星這次居然沈住了气,冷冷道︰”閣下剛才用的那一劍,的确是天下無只的劍法!”
  燕十三不能否認。這不但是句真話,也是句恭維話,可是他听了心里并不舒股。因為那并不是他的劍法。
  夏侯星又道︰”在下此來,就因還想領教領教閣下剛才那一劍。”
  燕十三道;”你還想再接那一劍?”
  夏侯星道︰”是的。”
  燕十三笑了。
  這當然并不是真笑,也不是冷笑,更不是苦笑。
  這种笑只不過是种掩飾。掩飾他的思想。
  這小子居然敢再來嘗試那一劍,若不是發了瘋,就一定是有了把握。
  他看來并不像發了瘋的樣子。
  難道他也已想出了那一劍的破法?
  而且自覺很有把握。燕十三的心動了。他實在也很想看看世上還有什麼別的法子能破這一夏侯星還在等著他答复。
  燕十三只說了一個字︰”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醉意如泥

--------------------------------------------------------------------------------



  他又解釋︰二十年前,華山絕岭,你和我先父那一戰,別人不知道,我知道。
  老車夫的手握累。
  燕十三道︰“那一戰你敗在先父劍下,這二十年來,你對奪命十三劍一定研究得很透徹,因為你一直都想找机會复仇!”老車夫忽然歎了口气,道“只可惜他死得太早了些。”
  茄十三道“就因為你對奪命十三劍研究得很透徹,所以你才知道,十三劍外,還有第十四劍,所以你才能想得出剛才那一招破法。”
  他歎了口气,道:“除了你之外,世上只怕再也沒有第二個人。”
  老車夫并不否認。
  茄十三道“薛可人無論逃到那里,都逃不過夏侯星的手掌,當然也是因為你。”
  老車夫道“哦!”
  燕十三道“火焰神鷹夏侯飛山追捕搜索的本事,二十年前,江湖中就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老車夫淡淡道:“你知道的事好像真不少。”
  茄十三道:“的确不少!”
  老車夫眼睛里忽又射出如劍般的寒光,道:“你也知道我為什麼要忽然失蹤的?失蹤後為什麼還要屈身為奴,做夏侯星的車夫?”
  燕十三淡淡道:“這些事我不必知道。”
  這些事他的确不必知道,因為這是別人的秘密,別人的隱私。可是他也并不是不知道。
  兄弟間的斗爭,叔嫂間的私情,一時的失足,百年的遺恨。
  這本就是一些巨大家族中常有的悲劇,并不止發生在夏侯世家。只不過他們輝煌的聲名和光彩,足以眩亂世人的眼睛,讓別人看不見這些丑陋而悲慘的事。
  夏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深藏不露

--------------------------------------------------------------------------------



  謝掌框也看見了這個人,卻顯得很惊訝,甚至還有點恐懼。
  燕十三忍不住問︰“這個人是誰?”
  謝掌杠反問道︰“你知不知道神劍山庄,這一代的庄主是誰?”
  燕十三當然知道︰“是謝王孫。”
  謝掌柜道︰“你現在看見的這個人,就是謝庄主,謝王孫。”
  謝王孫并不是那种叱吃江湖,威震武林的名俠。他名聞天下,只因為他是神劍山庄的庄主。
  燕十三知道這一點,卻還是想不到這位名聞天下的謝庄主,竟是這麼隨和,這麼平易的人。
  看起來他雖然并不太老,可是他的生命卻已到了黃昏,就正如這殘秋的黃昏般平和宁靜,這世上已不再有什麼今他動心的事。
  他的手也是乾燥而溫暖的。現在他正握起了燕十三的手,微笑道︰“你用不著介紹自己,我知道你。”
  燕十三道︰“可是前輩你……”謝王孫道︰“千万不要稱我前輩,到了這里,你就是我的客人。”
  燕十三沒有再爭辯,也沒有再客气。
  被這只手握著,他心里忽然也有了种很溫暖的感覺。
  可是他另一只手還是在緊緊握著他的劍。
  謝王孫道︰“我的家就在前面不遠,我們可以慢慢的走過去。”
  他微笑著,又道︰“能夠在這麼好的天气里,和一個像你這樣的人散散步,聊聊天,寅在是件很偷快的事。”
  夕陽雖已消失,山坡上的楓葉卻還是艷麗的。
  晚風中充滿了乾燥木葉的清香,和一种從遠山傳來的芬芳。
  夾道的楓林中,有一條小小的石徑。燕十三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燕十三道︰“也許他并不想殺人,他殺人,是因為他沒有選擇的餘地。”
  你不殺我,我殺你。
  燕十三也在歎息,道︰“一個人到了江湖,有時做很多事都是身不由主的,殺人也一樣!”
  謝王孫看著旭,看了很久,緩緩道︰“想不到你居然很了解他。”
  燕十三道;“因為我也殺人!”
  謝王孫道︰“你是不是也很想殺了他?”
  燕十三道︰“是!”
  謝王孫道︰“你很誠實。”
  燕十三道︰“殺人的人,一定要誠實,不誠實的人,通常都要死於別人劍下。”
  學劍的人,就得誠心正意,這道理本是一樣的。
  謝王孫看著他,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忽然道︰“好,你踉我來。”
  燕十三道:“謝謝你!”
  謝謝你,這本是很平常的一句話。此時此刻,他居然會說出這句話來,就變得很奇怪了。
  他為什麼要謝亍是因為這老人對他的了解,還是因為這老人肯帶他去送死?
  他本來就是送死來的。
  夜。
  夜色初臨,神劍山庄中已有燈火次第亮起。
  他們走入了大廳旁的一間屋子。大廳里燈火輝煌,這間屋子里燈光都是昏黃黯淡的。
  屋子里每樣東西,都蒙著塊黑市,顯得更陰森冷寂。
  謝王孫為什麼不在大廳中接待賓客?為什麼將他帶到這里來十茄十三沒有問,也不必間。
  謝王孫已掀開一塊里市,露出一塊匾,和五個金光燦燎的字“天下第一劍”。
  謝王孫道“這是自古以來,江湖中從來沒有人得到過的榮譽,謝家的子孫,一直都對它很珍惜,也很慚愧。”
  燕十三道;“慚愧?”
  謝王孫道︰“因為自從他老人家仙去後,謝家的子孫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劍在人在

--------------------------------------------------------------------------------



  所以他走了。
  夜色更深,謝玉孫慢慢的穿過黑暗的庭院,走土後院中的小樓。
  小栖上燈火凄涼,一個衰老而憔悴的婦人,默默的坐在孤燈畔。彷佛在等待。
  她等的是什麼人?
  謝玉孫看見她,目中立刻充滿怜惜,無論誰都應該看得出他的情感。
  他們是相依為命的夫妻,已歷盡了人世間一切悲歡和苦難。
  她忽然問︰“阿吉還沒有回來?”
  謝玉孫默默的搖了搖頭。
  她衰老疲倦的眼睛里已有了淚光,聲音里卻充滿了信心。
  她說︰“我知道他遲早一定會回來的,你說是不是?”謝玉孫道︰“是的。”
  口一個人只要還有一點希望,生命就是可貴的。
  希望永遠在人間。
  夜色深沖。黑暗的湖水畔,只有一點燈光。
  燈光是從一條快船的窗戶下透出來的,謝掌柜正坐在燈下獨酌。
  燕十三默默的走上船,默默的在他對面坐下,倒了杯酒。
  謝掌柜看見他,眼睛里就有了笑意。
  船离岸了慢慢的駛入凄涼的夜色中,靜靜的湖水間。
  燕十三已喝了三杯,忽然問道︰“你知道我會回來?”
  謝掌框笑了笑,道︰“否則我為何等你!”
  燕十三抬起頭,盯著他,道︰“你還知道什麼?”
  謝掌柜舉杯,道;“我還知道這酒很不錯,不妨多喝一點。”
  燕十三也笑了,道︰“有理。”
  輕舟已在湖心。
  謝掌柜彷佛已有了酒意,忽然問道;“你看見了那柄劍?”
  燕十三點點頭。
  謝掌柜道︰“只要那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阿吉站起來,看著那張皮官繃緊的圓臉。他听得見女人們都在吃吃的笑,可是聲音卻彷佛很遙遠。
  他也听見大象在大聲說︰“你把我的腳打濕了,快擦乾。”
  阿吉什麼話都沒有說。他默默的蹲下來,用啞巴給他的洗腳布,擦乾了她的肥腳。
  大象也笑了︰“你是個乖孩子,晚上我房里若是沒客人,你可以偷偷溜進去,我免費。”
  阿古道;“我不敢。”
  大象道︰“你連這點膽子都沒有?”
  阿古道;“我是個沒用的男人,我需要這份差事來賺錢還債。”
  於是他從此就多了個外號,叫“沒用的阿吉”,可是他自己一點都不在乎。
  華燈初上時,女人們就換上了發亮的花格子衣服,臉上也抹了濃濃的脂粉。
  “沒用的珂吉,快替客人倒茶。
  沒用的阿吉,到街上去打几斤酒來。”
  一直要等到深夜,他才能躲到廚房的角落里去休息片刻。
  這時啞巴總會滿滿的裝了一大碗蓋紅燒肉的白飯,看著他吃,眼睛里總是帶著同情之色。
  阿吉卻從來不去看他。有些人好像從來都不愿對別人表示感激,阿吉就是這种人。
  因為他既沒膽子,也沒有用。直到那一天有兩個帶著刀的小伙子想白吃白嫖時,大家才發現他原來還有另一面,他不怕痛。
  帶著刀的小伙子想揚長而去時,居然只有這個沒用的阿吉攔住了他們。
  小伙子們冷笑“你想死.”阿古道“我不想死,也不想被餓死,你們若是不付帳就走了,就等於敲破了我的飯碗。”
  這句話剛剛說完,兩把刀就刺入了他身子,他連動都沒有動,連眉頭都沒有皺,就這麼樣站在那里,挨了七八刀。
  小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一章 落魄浪子

--------------------------------------------------------------------------------



  凌晨。
  茶館里已擠滿了人,各式各樣的人,在等待著各式各樣的工作。
  阿吉用兩只手捧著碗熱茶在喝。
  一這里有湯包和油炸儿,他很餓,可是他只能喝茶。他只有二十三個銅錢,他希望有份工作可做。
  他想活下去。
  近來他才知道,一個人要活著并不是件容易事。謀生的艱苦,更不是他以前所能想像得到的,一個人要出賣自己誠賈和勞力,也得要有路子。
  而他沒有路子。泥水匠有自己的一幫人,木匠有自己的一幫人,甚至連挑夫苦力都有自己的一幫人,不是他們自己幫里的人,休想找到工作。
  他餓了兩天。第三天他已連七枚銅板的茶錢都沒有了,只能站在茶館外喝風。
  他已經快倒下去時,忽然有個人來拍他的肩,問他︰“挑糞你干不干?”
  五分錢一天.”阿吉看著這個人,連一個字都說不出,因為他的喉嚨已被塞住。
  他只能點頭,不停的點頭。直到很久很久之後,他才能說出他此時此刻心里的感激。
  那是真心的感激。因為這個人給的,并不僅是一份挑糞的差使,而是一個生存的机會。他總算已能活下去。
  一這個人叫老苗子。
  老苗子真是個苗子。
  他高大.強壯、丑陋.結買,笑的時候就露出滿口白牙。他的左耳垂得很長,上面還有戴過耳環的痕跡。
  他一直在注意著阿吉。
  中午休息時,他忽然問︰“你已餓了几天?”.”阿吉反問︰“你看得出我挨餓?”,”老苗子道︰“今天你已几乎摔倒三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今天我們的公主回家吃飯,我們大家都有肉吃。”
  她笑得像是個孩子;“每個人都可以分到一塊,好大好大的一塊。”
  老婆婆的笑聲總是能令阿吉從心底覺得愉快溫暖,但這一次卻是例外。因為他看見了公主。
  狹小的廚房里,放不下很多張椅子,大家吃飯時,都坐得很擠,卻總有一張椅子空著。那就是他們特地為公主留下的,現在她就坐在這張椅子上,面對著阿吉。
  她有雙大大的眼睛,遠有雙纖巧的手,她的頭發烏黑柔軟如絲緞,態度高貴而溫柔,看來就像是一位真的公主。如果這是珂吉第一次看見她,一定也會像別人一樣對她尊敬寵愛。
  可惜這已不是第一次。
  他第一次看見她,是在韓大奶奶的廚房里,也就是在大象身旁,把一雙腿高高蹺在桌上,露出一只纖巧的腳。他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她卻一直都在偷偷的注意著他。後來他知道,她就是韓大奶奶手下的女人中,最年輕的一個,也是生意最好的一個。
  她在那里的名字叫“小麗”,可是別人卻都喜歡叫她小妖精。
  第二次他面對她,就是他挨刀的那天晚上,在他的小屋里。
  他一直都不能忘記她薄綢衣服下光滑柔軟的胴体。
  他費了很大力气控制住自己,才能說出那個字。
  “滾。”
  他本來以為,那已是他們之間最後一次見面,想不到現在居然又見到了她。
  望。
  那個放蕩而變態的小妖精,居然就是他們的娃娃,高貴如公主,而且是他們全家唯一的希他們都是他的朋友,給他吃,給他住,將他當做自己的兄弟手足。
  阿吉垂下頭。他的心里在刺痛,一直痛入骨髓里。
  老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他居然真的將菜刀遞了過去︰“只要你有膽子殺人,我就服了你!算你有种。”
  阿吉沒有接過這把刀。
  他的手在抖,全身都在抖,不停的抖。
  三角眼大笑,一把揪住娃娃的頭發,厲聲道︰“走!”
  娃娃沒有跟他走。他的手忽然被另一只握住,一雙堅強有力的手,他只覺得自己几乎被握碎。
  這只手竟是阿吉的手。
  三角眼抬起眼,吃惊的看著他,道︰“你……你敢動我?”
  阿古道︰“我不敢,我沒有种,我不敢殺人,也不想殺人。”
  他的手又慢慢松開。
  三角眼立刻狂吼,道︰“那麼我就殺了你!”他順手又是一刀劈向阿吉的咽喉。
  阿吉連動都沒有動,更沒有閃避,只不過輕輕揮拳,一拳擊出。
  三角眼本來是先出手的,可是這一刀還沒有砍下去,阿吉的拳頭已打在他下巴上。
  他這個人忽然就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破了窗戶,遠遠的飛了出去,又“咚”的一聲,撞在矮牆上,才落下來。他整個人都已軟癱,就像是一灘泥!
  每個人都怔住,吃惊的看著阿吉。阿吉沒有看他們,一雙眼睛空空洞洞的,彷佛完全沒有表情,又彷佛充滿了痛苦。
  一直手叉著腰站在門口的車夫忽然跳起來,大喝道;“挂了他!”
  一這是句市井好漢們說的“唇典”,意思就是要人殺了他!
  帶刀的小伙子遲疑著,終於還是拔出了刀。這兩把刀曾經在阿吉身上刺了八刀,現在又同時往他脅下的要害刺過去。可是每一次都刺空了。
  兩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忽然倒了下去,也像是一灘泥般倒了下去。
  因為阿吉的只手一切,就切在他們的咽喉上,他們倒下去時,連叫都叫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