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 六指琴魔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 六指琴魔

[長篇] 六指琴魔

[glow]

六指琴魔

[/glow]


倪匡


第01章 撲朔迷離,鏢局來怪客
第02章 荊棘滿途,客邸逢二鬼
第03章 鷸蚌相爭,逃脫絆羈   
第04章 焰身魔窟,夫妻齊中毒
第05章 越說越僵,冤仇深似海
第06章 辣手頻施,小俠遭凌辱
第07章 事多詭異,天虎結深仇
第08章 仙人峰上,邪正起風雲
第09章 強弱懸殊,雛鳳犯虎威
第10章 怪客施威,掌教息爭瑞
第11章 不分皂白,火並鐵尖樁
第12章 互較內勁,祖師顯神功
第13章 雨聲浙瀝,嬌娃臨危機
第14章 石洞療傷,鬼奴獻石泉
第15章 智破兩關,硬闖無音界
第16章 爭愛逞兇,鬼宮傷手足
第17章 一片癡心,鬼奴援俠女
第18章 火礁島主,受制八龍琴
第19章 認輸一陣,少女弄玄虛
第20章 有意收徒,怪人露真面
第21章 突現琴魔,武林相劫殺
第22章 誤會成仇,纏鬥幾日夜
第23章 惡門石樑,救危消積恨
第24章 婚訊傳來,呂麟悲失戀
第25章 峨嵋山上,相見斷腸人
第26章 滿懷恨事,巧遇端木紅
第27章 神君娶婦,羅剎扮新娘
第28章 誤會叢生,赫青花鬥掌
第29章 有心除害,聯掌劈琴魔
第30章 鬼奴騙父,挽救武林人
第31章 雪嶺荒山,追尋火羽箭  

[glow]六指琴魔續集[/glow]
第01章 懸崖搏斗 死生系一發
第02章 因禍得福 巧服靈芝草
第03章 險象環生 神君施棘手
第04章 步步惊魂 魔宮惊魅影
第05章 見利忘義 祖師遭戲侮
第06章 詭譎絕倫 狠心施棘手
第07章 琴音錚錚 險遭天音困
第08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endoh96 金幣 +100 精品文章 2007-6-11 19:31
  • sendoh96 威望 +1 精品文章 2007-6-11 19:31
  • sendoh96 經驗 +100 精品文章 2007-6-11 19:31

TOP

第一章 撲朔迷離,鏢局來怪客

--------------------------------------------------------------------------------

  風吹在那面大旗上,刮辣辣地作響,旗是藍底,上面繡著一隻作勢欲撲,栩栩如生的老虎,虎下面,又繡著「天虎鏢局」四字。旗子正是擂在天虎鏢局的屋脊上。
  天虎鏢局可以說得上是南五省最大的鏢局,所保的貨物,動輒就是數萬兩銀子,但是卻從來也未曾失過手。並不是黑道上的人物不眼紅,而是惹不起天虎鏢局的兩位主人,天虎呂騰空,和他的妻子西門一娘。
  天虎呂騰空是峨嵋俗家弟子中的傑出人物,內外功均已臻上乘,尋常武林人物,到了像他那樣的年齡和武功,早已隱居山林之中,成為世外高人了,但是呂騰空卻還在南昌開設天虎鏢局。
  呂騰空為人也夠義氣的,但卻有一個小毛病,有點貪財。其實這也不算是什麼毛病,「富若可求,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這是孔聖人說的。
  以天虎呂騰空的名望而論,不論是什麼價值鉅萬的紅貨,他根本不用親自出馬,派上一個鏢師,在鏢車上插著天虎鏢旗。就算有人惹得起天虎呂騰空,惹得起峨嵋僧俗兩門的無敵高手,只怕也惹不起西門一娘,惹不起點蒼派群雄,因為西門一娘雖然住在南昌,卻是雲南點蒼派掌門人,凌宵雁屈六奇的師姐,一柄長劍,出神入化,在武林中的名頭,絕不在天虎呂騰空之下。
  因此呂騰空除了練功外,只是在家中逗子為樂,以及和往來的朋友,談論些江湖上的軼聞。
  呂騰空五十歲那一年,才生了一個兒子,取了個單名,叫呂麟。呂麟今年剛好十二歲,呂騰空夫婦自呂麟幼時,便千方百計,尋覓對習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荊棘滿途,客邸逢二鬼

--------------------------------------------------------------------------------

  武林之中,師傅揀徒弟,徒弟擇良師,原是很普通的事情。
  而且,就算父母均是武功極高的人物,兒女再另拜高人為師,也是毫不足奇。以六指先生的武功名望而論,也絕不會辱沒了呂騰空和西門一娘,更不會教壞了呂麟。若是也們未曾發現石庫之中的那具無頭童屍,和大石上的那隻手印,這時候,可能下馬,欣然相見。
  但如今既然事實如此,也們兩人,心中立即想到:是了,我與他們,本就無怨無仇,而麟兒當然更不會惹下這樣的強敵:必是他們要強收麟兒為徒,但麟兒卻不肯答應,是以他們才殺以洩憤。呂騰空只是想到這一層為止,而西門一娘,卻想得更深了一層,暗忖也們如今還要這樣說法,分明是想探明自已可曾發現麟兒的屍體,自己正好藉此將他們穩住,以待有必勝把幄之際,向也們算一算舊賬,陰惻惻一笑,道:「六指先生肯抬舉小兒,實是感激不盡,愚夫婦只怕小兒愚頑,不堪造就!」
  六指先生哈哈笑道:「呂夫人何必客氣?」
  西門一娘道:「只是此刻,我們有要事在身,需到蘇州一行。不日將回,定將小兒帶到武夷仙人峰來,請先生上人,以及其它朋友,在仙人峰上相侯如何?」
  六指先生略一沈吟,道:「也好,那我們告辭了!」重又低頭弄琴,蹄聲得得,鐵鐸先生大踏步地跟在旁邊,不一會,便穿過大路,隱沒在林中。
  西門一娘等他們走得看不見了,才狠狠地說道:「一個月之後,叫你們全皆死無葬身之地!」
  呂騰空道:「夫人,看他們情形,似是全然不知情一樣!」
  西門一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鷸蚌相爭,逃脫絆羈

--------------------------------------------------------------------------------

  兩人心中,其實都亟想將那柄緬刀,取了下來,但是他們心中,卻又怕睹物思人,更為傷情,因此竟然提不起勇氣來,只是講些無關緊要的話。
  西門一娘又「嘿嘿」笑道:「看來纏上我們的人物,正邪各派都有,我看我們索性不將那木盒送到蘇州,就在此地等著他們,請他們互相比武,技勝者得,倒是一場大的熱鬧,只怕連飛燕門和太極門交往如此密切的門派,也必然要自相殘殺!」
  呂騰空半晌不語,方道:「夫人……我們……將這把緬刀,取了下來如何?」
  西門一娘盡量將語氣放得平淡,道:「你去取吧!」兩老心中俱都難過之極,但是他們數十年夫妻,感情極濃,又怕對方傷心,所以竭力地抑制著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悲痛。
  呂騰空「刷刷刷」地竄上了忪樹,只見那柄緬刀,刺在樹幹上,刀尖上,還刺著一張紙條。
  呂騰空心中不禁一奇,將刀拔起,又伸指一夾,將那張紙條夾住,才一躍而下,道:「夫人,刀上竟然還有一張紙!」
  西門一娘湊過來一看,只見紙上,只是塗著十幾個墨團,並無字跡!
  而那十幾個墨團,雖然有大有小,但是大小卻也相差不多,而且排列齊整,分明是那紙上原來是寫了兩行字,但是卻又被人以墨塗去的一般。
  將紙翻了過來,卻又是空白無字。
  兩人又不由得呆了半晌,這張紙,和一連串難以解釋的怪事一樣,又是一個謎!
  呂騰空翻來覆去地將那柄緬刀,把玩了好一會,眼前又浮起呂麟天真活潑的情景來,更想起自己在練武廳中,授他刀法情形,不知不覺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焰身魔窟,夫妻齊中毒

--------------------------------------------------------------------------------

  因為呂騰空既然在那荊棘叢中,傷了華山派的地香堂主。可知華山派必然已經派出不少高才,前來攔截自己。這五人一定是在林中商議,如何下手劫鏢,被譚月華遇上聽到,她又感到自己相救之恩,因此才和他們動起手來的。
  照這樣看,譚月華至少知恩報德,甚具俠心,但是她下手竟然不留活口,一擊中便令對方死亡,手段也未免太狠了些!
  兩人想了一想,西門一娘低聲回道:「你可看出她那套掌法,是什麼家數?」
  呂騰空道:「慚愧,竟然認不出來!」
  西門一娘道:「我也認不出,但細細一看,那掌法之神奇,實是鬼神莫測!」
  呂騰空道:「的確不錯,但這樣的掌法,理應在武林中極享盛譽,我們竟認不出來,倒是奇事。兩人說話之間,只聽得華山派老者道:「既然如此,姑娘也該留下名字來!」
  譚月華笑道:「我姓譚,叫月華,我爹叫譚升,可記住了?」
  那老者「哼」地一聲,道:「青山不改,細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
  一聲呼嘯,便帶著其餘兩人,離了開去,想是心中駭極,竟連同伴的屍首,都顧不得料理。譚月華見三人離去,滿面得意之色,口中哼著歌兒,一步三躍,向林外走來,看她的情形,實在是一個天真未泯的少女,誰會想到,剛才就有華山派的兩個堂主,死在她的手下?
  昌騰空想要現身與她相見,但是卻被西門一娘止住,等譚月華走得看不見了,西門一娘才道:「這女娃子年紀如此之輕,但武功竟已與我們,相去不遠,未明來歷之前,還是不要多去招惹的好!」
  呂騰空道:「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越說越僵,冤仇深似海

--------------------------------------------------------------------------------

  呂騰空的心中,也是一樣,想了一想,道:「必定是有什麼人,想令我們之間,結成深怨,因此才使出了這一毒計。不知令郎如何遇害的?」
  韓遜以手支頭,道:「約在半個月前,小兒便突然失蹤,我四出尋找,了無音訊,三天之後,突然有人送信前來,道小兒已然遇害。那信來得也極是奇怪,我心知事情有異,而且絕無頭緒,亦無法查知敵人是誰,是以連日來心緒不寧,無心見客,直到兩位來此,我本當不見,怎知小兒當真遇害!我妻子臨死之際,千叫萬囑要我善視一雙兒女,怎料天不永年,虎兒竟然夭折了!」講到此處,「砰」地一拳,打在几上,竟將一張茶几擊穿!
  西門一娘聽韓遜講到後來,想起自己的兒子呂麟,也同樣遇害,早已眼眶潤濕,道:「韓大俠,找們兩人的遭遇,也正與你……」
  只講到此處,下面「相同」兩字,尚未講出,心中猛地一動,急急問道:「韓大俠,令郎遇害,屍體可曾經發現了麼?」
  呂騰空望了西門一娘一眼,似乎怪她不應該在這種情形之下,反向韓遜問這樣的話,但西門一娘卻全然不加理會。
  韓遜歎了一聲,道:「我直到今天,才知道他的確已死!當然未見他的屍體。」
  呂騰空此際,心中也已明白,道:「夫人,你可是說,在我們石庫中的那具童屍,乃是韓公子?」西門一娘尚未回答,韓遜已然大是疑惑,道:「呂總鏢頭,你說什麼?」
  呂騰空道:「我們接此木盒時,便奇事百出!」接著,便將當時的經過,以及如何在石庫之中,發現無頭童屍一事,詳細說了一遍。
  金鞭韓遜越聽,面色越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辣手頻施,小俠遭凌辱

--------------------------------------------------------------------------------

  韓玉霞屏氣靜息坩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又過了不多久,只廳得西北角上,響起了一聲清嘯,接著一個清越無此的聲音吟道:
      「平林漠漠姻如織,
       寒山一帶傷心碧,
       暝色入高僂,
       有人樓上愁,
       玉階空佇立,
       宿鳥歸飛急。
       何處是歸程,
       長亭連短亭。」
  一首李太白的「菩薩蠻」,才一吟畢,人也已然到了近前!
  身法之快,實是罕見,而且來時,無聲無息,若不是他吟哦之聲不絕,就算是他到了身邊,只怕也是難以發現!韓玉霞向來人看去,一顆芳心,又不禁莫名其妙地怦怦亂跳起來。
  來的那個,正是那半個月來,每晚可以見到的年輕人,瘦削,英俊,青衫飄飄,那樣地瀟灑,那樣地易於撩動一個少女的遐思!
  那年輕人一來到了面前,譚月華就迎了上去叫道:「哥哥!」
  韓玉霞心中又是一怔,暗忖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那年輕人正是譚月華的哥哥!
  但是父親和師傅心中所忌憚的,也一定不會是他們兩人,而是他們兩人的父親,呂麟口中的那個「譚伯伯」!因此韓玉霞仍然一聲不出,靜靜地聽了下去。
  只見那年輕人微微一笑,道:「咦,妹子,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譚月華歎了一口氣,道:「呂總鏢頭走了!」
  那年輕人道:「難道他們仍要上點蒼峨嵋,去搬請高手,尋六指先生的晦氣?」
  譚月華奇道:「當然哪,為什麼不。」
  那年輕人「啊」地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事多詭異天虎結深仇

--------------------------------------------------------------------------------

  呂麟心中,不由得大喜。只見那書生身形幌動,筆下如雨,點完了他頭部的穴道,便繼而胸腹四肢,將也全身奇經八脈的穴道,一一點遍。
  前後總共才不過半盞茶時,呂麟只覺得苦痛全消,只不過身子仍是軟綿綿地沒有力道,站不起來,只見那書生已經倏地站定,身上熱氣蒸騰,汗出加漿,一身衣衫,盡皆濕透。
  呂麟心知在那麼短的時間之中,那書生斫出的力道,一定驚人,否則也又何至於如此狼狽?又聽得其餘眾人,齊聲喝采,道:「老三,想不到你這一路「紫毫拂穴」的功夫,竟已到了這等地步!」
  又有一人,高聲道:「三哥,剛才你這一路「紫毫拂穴」的功夫之中,已然隱有王右軍草書的神韻在內,可喜可賀!」
  那書生淡然一笑,道:「與各位弟兄相較,我這些末技,算得什麼?」
  呂麟聽在耳中,還是不知道他們在講些什麼,只見人影一幌,又有一個短小精悍,一臉英氣的人,自岸上躍上了船來。
  一到船上,便來到了呂麟的身旁,道:「小娃子,剛才三哥將你摔了兩下,令你全身骨節鬆散,又露了他輕易不便的一套「紫毫拂穴」功夫,將你全身穴道,全皆以他本身至柔的內家之力,調勻真氣,你如今雖是軟弱無力,但是獲益已然極多!既然三哥有此豪興,我也索性助你一助?」
  呂麟大喜道:「多謝前輩!」
  那人一揮衣袖,「錚」地一聲響,自他衣袖之中,跌出一本書來。
  那本書並不甚厚,但是卻並非紙張訂成,而是一片一片,極薄極薄的鐵片,晶光耀目,那人將書抓起,「拍拍拍拍」,在呂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仙人峰上,邪正起風雲

--------------------------------------------------------------------------------

  徐留本和竹林七仙,八人已全是武林之中,第一流的人物。身形既經展開入行動何等快疾!
  但是,他們八人的行動雖快,那闖進馬群來的人,行動更快。
  只見黑影起伏飛舞,馬嘶聲,人的慘叫聲,夾雜在一起,眨眼之間,五個太極門中的得意弟子,已然一齊栽下馬來。
  而那條黑影,順手抄起呂麟,躍上一匹駿馬,已然絕塵而去。
  等到八人趕到出事的地點時,那匹馬已然跑得只剩下了一個黑點。
  八人俱知道已然追趕不上,鐵書焦通,心中大怒,道:「好不要臉的徐胖子,空自害了人,可看你得了什麼好處去?」
  胖仙徐留本其時也無暇與之鬥口,只是去看視他那五個得意弟子。
  只見五人,俱然已經骨折筋裂而死!
  徐留本知道自己這五個弟子,雖然武功不算第一流,但是也還過得去,如今竟在片刻之間,全皆身亡,心中也不禁駭然。
  站了起來,怔怔地無話可說。
  竹林七仙,此時也已然看到,太極門中的那幾個弟子,已然身亡。
  神筆史聚一俯身,提起了一具屍體來,仔細地看了一看,「拍」地一聲,又將屍體拋了出去,道:「各位弟兄,我們快去追!」
  焦信道:「如今還追得上麼?」
  史栗道:「有名有姓,為什麼會追不上?」
  胖仙徐留本一聽,忙道:「史老三,那人是誰,你已然認出來了麼。」
  神筆史聚打從鼻子眼中,「哼」地三聲,道:「當然看出來了,你也想去追麼?」
  胖仙徐留木這時候,心中又怒又悔。在他當初行事之際,萬萬想不到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強弱懸殊,雛鳳犯虎威

--------------------------------------------------------------------------------

  這一下,那堂主當真是跌得狼狽不堪,和他剛才走出來時,那種耀武揚威,趾高氣揚的情形相較,更是叫人忍俊不住。
  譚月華也不禁抿嘴笑道:「哥哥,你手下也該輕些,人家有祖師在這裡,可不是鬧著玩的。」她哥哥淡然一笑,道:「譙又料到他,剛才如此神氣活現,竟然這樣不濟事!」
  兩兄妹一言一答,俱都根本沒有將華山派的人物,放在眼中!
  華山派的人物,近年來,在武林中,妄自尊大,巳然為人所不齒,如今當眾出醜,眾人心中,俱皆感到了一陣快意。
  但是,另一方面,卻也隱隱為這兩兄妹的安危而耽心。
  因為華山列火祖師,豈是等閒人物,眼看門下吃虧,焉有不出手之理?
  而列火祖師之能力,卻又是眾所周知,只怕那兩兄妹,結果仍不免要吃虧!碧玉生對譚月華兄妹兩人,早已起了愛才之感,忙道:「你們來咱們處坐坐,等一會再看熱鬧如何?」
  譚月華卻向碧玉生躬身行了一禮,道:「多謝前輩厚愛。」
  竟然不肯領碧玉生的這份好意。
  那一旁,鐵書焦通又叫道:「小娃兒,你們敢是想在老虎頭上拔須?」
  譚月華兄妹,笑而不答。
  說話之間,華山派中,又搶出三個堂主來。那被推倒在地的一個,已然滿面羞慚,爬起身來。那三人身形一閃,步伐一致,一轉眼間,已然來到了譚氏兄妹的面前,向譚月華陰惻惻一笑,道:「姑娘手段不錯哇?前一月,咱們有幾個堂主,傷在浙東一帶,可是姑娘你下的手,倒要請教!」
  譚月華心中,早已知道,華山派中的人物,忽然會找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