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分享] 茶與詩詞

茶與詩詞





茶與詩詞

千百年來,我們的祖先為後代留下的茶詩、茶詞,不下數千首。中國歷代詠茶詩詞具有數量豐富題材廣泛和體裁多樣的特徵,是中國文學寶庫中的一支奇葩。

   西晉左思的《嬌女》詩也許是中國最早的茶詩了「心為茶荈劇。吹噓對鼎」。寫的左思的兩位嬌女,因急著要品香茗,就用嘴對著燒水的「鼎」吹氣。與左思此詩差不多年代的還有兩首詠茶詩: 一首是張載的《登成都樓》,用「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區」的詩句,贊成都的茶;一首是孫楚的《孫楚歌》,用「姜、桂、茶出巴蜀,椒、橘、木蘭出高山」的詩句,點明了茶的原產地。到唐宋以後,茶的詩詞驟然增多,這些茶詩茶詞既反映了詩人們對茶的寶愛,也反映出茶葉在人們文化生活中的地位。

   唐代,隨著茶葉生產與貿易的發展,湧現了大批以茶為題材的詩篇。如李白的《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 「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杜甫的《重過何氏五首之三》: 「落日平台上,春風啜茗時」;白居易的《夜聞賈常州、崔湖州茶山境會亭歡宴》:「遙聞境會茶山夜, 珠翠歌鍾俱繞身」;盧仝的《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 「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 等等, 有的讚美茶的功效,有的以茶寄托詩人的感遇,而廣為後人傳誦。詩人袁高的《茶山詩》:「黎甿輟農桑,採摘實苦辛。一夫旦當役,盡室皆同臻。捫葛上欹壁,蓬頭入荒榛。終朝不盈掬,手足皆鱗皴……選納無晝夜,搗聲昏繼晨」,則表現了作者對顧渚山人民蒙受貢茶之苦的同情。李郢的《茶山貢焙歌》,描寫官府催迫貢茶的情景,也表現了詩人同情黎民疾苦和內心的苦悶。此外,還有杜牧的《題茶山》、《題禪院》等,齊己的《謝湖茶》、《詠茶十二韻》等, 以及元稹的《一字至七字詩·茶》、顏真卿等六人合作的《五言月夜啜茶聯句》等等,都顯示了唐代茶詩的興盛與繁榮。

   北宋由於在「靖康之變」前的近百年中,中原有過一個經濟繁榮時期,加之當時斗茶和茶宴的盛行,所以茶詩、茶詞大多表現以茶會友,相互唱和,以及觸景生情、抒懷寄興的內容。最有代表性的是歐陽修的《雙井茶》詩:
西江水清江石老,石上生茶如鳳爪。
窮臘不寒春氣早,雙井茅生先百草。
白毛囊以紅碧紗,十斛茶養一兩芽。
長安富貴五侯家,一啜尤須三日誇。


   蘇軾的《次韻曹輔壑源試焙新茶》詩中「從來佳茗似佳人」和他另一首詩《飲湖上初晴後雨》中「欲把西湖比西子」兩句構成了一副極妙的對聯。范仲淹的《斗茶歌》、蔡襄的《北苑茶》,更為後世文人學士稱道。

   南宋由於苟安江南,所以茶詩、茶詞中出現了不少憂國憂民、傷事感懷的內容,最有代表性的是陸游和楊萬里的詠茶詩。陸游在他的《晚秋雜興十二首》詩中談到:
置酒何由辦咄嗟,清言深愧談生涯。
聊將橫浦紅絲碨,自作蒙山紫筍茶。


  反映了作者晚年生活清貧,無錢置酒,只得以茶代酒,自己親自碾茶的情景。而在楊萬里的《以六一泉煮雙井茶》中,則吟到:
日鑄建溪當近捨,落霞秋水夢還鄉。
何時歸上滕王閣,自看風爐自煮嘗。


  抒發了詩人思念家鄉,希望有一天能在滕王閣親自煎飲雙井茶的心情。

  元代,也有許多詠茶的詩文。著名的有耶津楚材的《西域從王君玉乞茶,因其韻七首》、洪希文的《煮土茶歌》、謝宗可的《茶筅》謝應芳的《陽羨茶》等等。元代的茶詩以反映飲茶的意境和感受的居多。

  明代的詠茶詩比元代為多,著名的有黃宗羲的《余姚瀑布茶》、文征明的《煎茶》、陳繼儒的《失題》、陸容的《送茶僧》等。此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明代還有不少反映人民疾苦、譏諷時政的詠茶詩。如高啟的《採茶詞》:
雷過溪山碧雲暖,幽叢半吐槍旗短。
銀釵女兒相應歌,筐中採得誰最多?
歸來清香猶在手,高品先將呈太守。
竹爐新焙未得嘗,籠盛販與湖南商。
山家不解種禾黍,衣食年年在春雨。

詩中描寫了茶農把茶葉供官後,其餘全部賣給商人,自己卻捨不得嘗新的痛苦,表現了詩人對人民生活極大的同情與關懷。又如明代正德年間身居浙江按察僉事的韓邦奇,根據民謠加工潤色而寫成的《富陽民謠》,揭露了當時浙江富陽貢茶和貢魚擾民害民的苛政。這兩位同情民間疾苦的詩人,後來都因賦詩而慘遭迫害,高啟腰斬於市,韓邦奇罷官下獄,幾乎送掉性命。但這些詩篇,卻長留在人民心中。

  清代也有許多詩人如鄭燮、金田、陳章、曹廷棟、張日熙等的詠茶詩,亦為著名詩篇。特別值得提出的是清代愛新覺羅·弘歷,即乾隆皇帝,他六下江南,曾五次為杭州西湖龍井茶作詩,其中最為後人傳誦的是《觀採茶作歌》詩:
火前嫩,火後老,惟有騎火品最好。
西湖龍井舊擅名,適來試一觀其道。
村男接踵下層椒,傾筐雀舌還鷹爪。
地爐文火續續添,干釜柔風旋旋炒。
慢炒細焙有次第,辛苦工夫殊不少。
王肅酪奴惜不知,陸羽茶經太精討。
我雖貢茗未求佳,防微猶恐開奇巧。



  由於茶能益思,所以詩人飲茶成習,對此體會更深。盧仝在他的《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詩中,除寫謝孟諫議寄新茶,和對辛勤采制茶葉的勞動人民的深切同情外,其餘寫的是煮茶和飲茶的體會。詩中說由於茶味好,詩人連飲數碗,每飲一碗,都有一種新的感受:
……
一碗喉吻潤。
二碗破孤悶。
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
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
……

盧仝描述的各種不同的飲茶感受,對提倡飲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所以在唐以後,盧仝連同他的七碗茶詩一起,每每為後人所傳誦,盧仝亦從此被後人稱之為愛茶詩人。  

  在我國數以千計的茶詩、茶詞中,各種詩詞體裁一應俱全,有五古、七古;有五律、七律、排律;有五絕、六絕、七絕,還有不少在詩海中所見甚少的體裁,在茶詩中同樣可以找到。


寓言詩
  採用寓言形式寫詩,讀來引人聯想,發人深思。這首茶寓言詩,記載在一本清代的筆記小說上,寫的是茶、酒、水的「對陣」,詩一開頭,由茶對酒發話: 「戰退睡魔功不少,助戰吟興更堪誇。亡國敗家皆因酒,待客如何只飲茶?」 酒針鋒相對答曰: 「搖台紫府薦瓊漿,息訟和親意味長。祭禮筵席先用我,可曾說著談黃湯。」這裡說的黃湯,實則是貶指茶水。水聽了茶與酒的對話,就插嘴道: 「汲井烹茶歸石鼎,引泉釀酒注銀瓶。兩家且莫爭閒氣,無我調和總不成!」

寶塔詩
  唐代詩人元稹,官居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與白居易交好,常常以詩唱和,所以人稱「元白」。元稹有一首寶塔詩,題名《一字至七字詩·茶》,此種體裁,不但在茶詩中頗為少見,就是在其它詩中也是不可多得的。詩曰:

         茶,
       香葉,嫩芽,
      慕詩客,愛僧家。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
    銚煎黃蕊色,碗轉曲塵花。
   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
  洗盡古今人不倦,將至醉後豈堪誇。


  寶塔詩是一種雜體詩,原稱一字至七字詩,從一字句到七字句,或選兩句為一韻。後又增至十字句或十五字句,每句或每兩句字數依次遞增一個字。元稹在他的寶塔茶詩自注中說: 一至七字詩,「以題為韻,同王起諸公送分司東郡作。」全詩一開頭,就點出了主題是茶。接著寫了茶的本性,即味香和形美。第三句,顯然是倒裝句,說茶深受「詩客」和「僧家」的愛慕,茶與詩,總是相得益彰的。第四句寫的是烹茶,因為古代飲的是餅茶,所以先要用白玉雕成的碾把茶葉碾碎,再用紅紗製成的茶羅把茶篩分。第五句寫烹茶先要在銚中煎成「黃蕊色」,爾後盛在碗中浮餑沫。第六句談到飲茶,不但夜晚要喝, 而且早上也要飲 。結尾時,指出茶的妙用,不論古人或今人,飲茶都會感到精神飽滿,特別是酒後喝茶有助醒酒。所以,元稹的這首寶塔茶詩,先後表達了三層意思: 一是從茶的本性說到了人們對茶的喜愛;二是從茶的煎煮說到了人們的飲茶習俗;三是就茶的功用說到了茶能提神醒酒。

迴文詩
  迴文詩中的字句迴環往復,讀之都成篇章,而且意義相同。北宋文學家、書畫家蘇軾,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他一生寫過茶詩幾十首,而用回文寫茶詩,也算是蘇氏的一絕。在題名為《記夢迴文二首並敘》詩的敘中,蘇軾寫道: 「十二月十五日,大雪始晴,夢人以雪水烹小團茶,使美人歌以飲余,夢中為作迴文詩,覺而記其一句云:'亂點余花睡碧衫',意用飛燕唾花故事也。乃續之,為二絕句雲。」從「敘」中可知蘇東坡真是一位茶迷,意連作夢也在飲茶,怪不得他自稱「愛茶人」,此事一直成為後人的趣談。詩曰:
  酡顏玉碗捧纖纖,亂點余花睡碧衫。
歌咽水雲凝靜院,夢驚松雪落空巖。
  空花落盡酒傾缸,日上山融雪漲江。
紅焙淺甌新火活,龍團小碾斗晴窗。
  詩中字句,順讀倒讀,都成篇章,而且意義相同。蘇軾用迴文詩詠茶,這在數以千計的茶詩中,實屬罕見。

聯句詩
  聯句是舊時作詩的一種方式,幾個人共作一首詩,但需意思聯貫,相連成章。在唐代茶詩中,有一首題為《五言月夜啜茶聯句》,是由六位作者共同作成的。他們是: 顏真卿,著名書畫家,京兆萬年(陝西西安)人,官居吏部尚書,封為魯國公,人稱「顏魯公」;陸士修,嘉興(今屬浙江省)縣尉; 張薦,深州陸澤(今河北深縣)人,工文辭,任吏官修撰;李萼,趙人,官居廬州刺史;崔萬,生平不詳;晝,即僧皎然。詩曰: 
泛花邀坐客,代飲引情言(士修)。
醒酒宜華席,留僧想獨園(薦),
不須攀月桂,何假樹庭萱(萼)。
御史秋風勁,尚書北斗尊(崔萬)。
流華淨肌骨,疏瀹滌心原(真卿)。
不似春醪醉,何辭綠菽繁(晝)。
素瓷傳靜夜,芳氣滿閒軒(士修)。
  這首啜茶聯句,由六人共作,其中陸士修作首尾兩句,這樣總共七句。作者為了別出心裁,用了許多與啜茶有關的代名詞。如陸士修用「代飲」比喻以飲茶代飲酒;張薦用的「華宴」借指茶宴;顏真卿用「流華」借指飲茶。因為詩中說的是月夜啜茶,所以還用了「月桂」這個詞。用聯句來詠茶,這在茶詩中也是少見的。

唱和詩
  在數以千計的茶詩中,皮日休和陸龜蒙的唱和詩,可謂別具一格,在詠茶詩中也屬少見。
  皮日休,唐代文學家,襄陽(今湖北襄樊市)人,曾任翰林學士。陸龜蒙,唐代文學家,長洲(今江蘇吳縣)人,曾任蘇湖兩都從事。兩人十分知己,都有愛茶雅好,經常作文和詩,因此,人稱「皮陸」。他們寫有《茶中雜詠》唱和詩各十首,內容包括《茶塢》、《茶人》、《茶筍》、《茶籯》、 《茶舍》、 《茶灶》、《茶焙》、《茶鼎》、《茶甌》和《煮茶》等,對茶的史料,茶鄉風情,茶農疾苦,直至茶具和煮茶都有具體的描述,可謂一份珍貴的茶葉文獻。



除詩之外 ,詞也是重要的一部分,如下是歷代茶詞;

西江月·茶
(宋·黃庭堅)
龍焙頭綱春早,谷簾第一泉香,已醺浮蟻嫩鵝黃,想見翻成雪浪。
兔褐金絲寶碗,松風蟹眼新湯,無因更發次公狂,甘露來從仙掌。

行香子·茶詞
(宋·蘇軾)
綺席才終,歡意猶濃,酒闌時、高興無窮,共誇君賜,初拆臣封,看分香餅,黃金縷,密雲龍。
鬥贏一水,功敵千鐘,覺涼生、兩腋清風,暫留紅袖,少卻紗籠,放笙歌散,庭館靜,略從容。

滿庭芳·茶詞
(宋·秦觀)
雅燕飛觴,清談揮座,使君高會群賢,密雲雙鳳,初破縷金團,窗外爐煙似動,開瓶試、一品香泉,輕淘起,香生玉塵,雪濺紫甌圓。
嬌鬟宜美盼,雙擎翠袖,穩步紅蓮,坐中客翻愁,酒醒歌闌,點上紗籠畫燭,花總弄、月影當軒,頻相顧,余歡未盡,欲去且流連。

水調歌頭·詠茶
(宋·葛長庚)
已過幾番雨,昨夜一聲雷,旗槍爭戰建溪,春色佔先魁,採取枝頭雀舌,帶露和煙搗碎,結就紫雲堆,輕動黃金碾,飛起綠塵埃。
老龍團,真鳳髓,點將來,兔毫盞裡,霎時滋味舌頭回,喚醒青州從事,戰退睡魔百萬,夢不到陽台,兩腋清風起,我欲上蓬萊。

臨江仙·茶詞
(宋·劉過)
紅袖扶來聊促膝,龍團共破春溫,高標終是絕塵氛,兩箱留燭影,一水試雲痕。
飲罷清風生兩腋,餘香齒頰猶存,離情淒咽更休論,銀鞍和月載,金碾為誰分?

望江南·茶
(宋·吳文英)
松風遠,鶯燕靜幽坊,妝褪宮梅人倦繡,夢迴春草日初長,瓷碗試新湯。
笙歌斷,情與絮悠颺,石乳飛時離鳳怨,玉纖分處露花香,人去月侵廊。

瑞鷓鴣·詠茶
(金·馬鈺)
盧仝七碗已升天,撥雪黃芽傲睡仙,雖是旗槍為絕品,亦憑水火結良緣。
兔毫盞熱鋪金蕊,蟹眼湯煎瀉玉泉,昨日一杯醒宿酒,至今神爽不能眠。

鷓鴣天·竹爐湯沸火初紅
(明·徐渭)
客來寒夜話頭頻,路滑難沽曲米春,點檢松風湯老嫩,退添柴葉火新陳。
傾七碗,對三人,須臾梅影上冰輪,他年若更為圖畫,添我爐頭倒角巾。

巫山一段雲·游小武當
(清·鄭熙績)
石徑穿雲入,溪流映日斜,翠微深處訪煙霞,犬吠到仙家,樹積千年蘚,籐懸百丈花,山僧汲水漱壺沙,留試雨前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ska110169 經驗 +5 感謝您對論壇貢獻精品文章 2007-3-31 13:36
  • aska110169 金幣 +10 感謝您對論壇貢獻精品文章 2007-3-31 13:36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