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新娘 作者:蘇打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5 123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惹火新娘 作者:蘇打

惹火新娘 作者:蘇打

[言情小說][長篇][蘇打]惹火新娘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嘖嘖嘖,這可是最有意思的聖誕夜奇跡了!
他那位端莊優雅、美麗嫻靜的秘書
竟然在午夜時分搖身一變為惹火妖嬈的尤物--
哎,雖然她誘惑性感的舉動完全是因為被人下了藥
可是他在嘗過「捨身救美」的銷魂滋味後
實在捨不得把她放手給別的男人收藏
只好祭出要「非禮者」賠償他精神損失的爛借口
硬是用一紙婚約把「引咎辭職」的小女人留在身邊……
!她該死的非要那麼高雅甜美有氣質不可嗎?
讓他堂堂一個名流權貴都要萬分巴結的「操盤鬼手」
在她面前卻自慚形穢、像個只會賺錢的粗魯男人
偏偏她還見鬼的真有一個溫文儒雅的「舊愛」找上門來
三言兩語就讓她心甘情願去當兩個「拖油瓶」的媽……

TOP

第一章

  「晚上六點,嘉新飯店王公子耶誕派對;七點整,五洲飯店顧夫人派對;七點半,於夫人府上派對;八點整,許議長私人遊艇派對;八點二十分……」

  「等等,」不耐煩的將視線由計算機上移開,李寄瞇起眼,瞪視著眼前這個一身端莊打扮的女人,「你的意思是不是表示,在慶祝那個由馬槽裡誕生的小孩生日前這六個小時裡,我他媽的必須將自己砍成五段?」

  「李先生,很抱歉的告訴你,不是五段,是六段。」沈海心低垂的眼眸中露出一抹淡淡笑意,但她依然不動聲色,有條不紊的將手中的行程表念完,「八點二十分是『那位』夫人的家庭聚會,而壓軸的本大樓派對則是十點。」

  「該死!」李寄低咒了一句,無意識的用手撥亂了頭髮,「你就不能漏接幾通電話嗎?」

  「我從昨天起已經把電話線拔了,李先生。」沈海心將一疊製作精美的卡片放在李寄桌上,「這幾位全是親自上門來送邀請函的。」

  「根據你的判斷,哪個派對是我不去就可能會有人要自殺或殺人的?」瞪著那堆邀請函,李寄揉了揉太陽穴,疲憊的說著。

  「根據我的判斷,只要你缺席其中之一,本大樓都很可能成為世貿第二。」

  口中吐出一長串由多國語言組成的髒話,李寄將注意力再度轉回計算機裡的曲線圖,「十點那個由你去吧。」

  「是。」簡短的回答後,沈海心轉身走向門口,在門掩上之前,她清楚聽見了那幾句絕對會讓人臉紅的國罵。

  要是可以,她真想把這些全錄下來,只可惜在這裡工作的第一條戒律,就是不得將這個辦公室中的任何一件事、一句話洩漏出去。

  畢竟,她工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沈海心是沒有失去什麼,因為李寄用手幫她紆解了體內的慾火。

  望著她橫躺在床上平靜陲去,李寄轉身走入浴室。現在,輪到他必須紓解自己的慾火了。

  這個女人實在太讓人驚艷了!用冷水沖擊著自己的身軀,李寄苦笑。

  他並非未曾碰觸過女人,但剛剛在他身下的絕對是女人中的女人──潭圓挺俏的雙乳、纖細的腰肢、修長的雙腿、濃濃的處女香、甜膩的嬌啼,還有那緊得不能再緊的花徑,簡直是所有男人的夢想……

  在這之前,他一直當她是個搪瓷娃娃秘書,美麗、端莊、優雅、嫻靜,當她在他身旁或坐或立、或笑或行時,他從不會產生任何遐想,可是今夜之後……

  甩甩頭,李寄深吸一口氣,盡力不再去想剛才的任何一個畫面。待心情平靜下來後,他才用大毛巾擦拭著頭髮上未乾的水滴,由浴室裡大踏步走出。

  然而,看到眼前的情景時,他手中的毛巾霎時掉落在地!

  「該死的!他們究竟給你吃的是什麼藥?」望著眼前的無邊春色,李寄喃喃咒罵。

  原本應該在床上沉沉睡去的沈海心,此時竟星眸半閉、紅唇微歐,低吟嬌喘的靠坐在床上!

  她上半身的禮服已落到腰際,渾固的雙乳隨著喘息來回顫動,雙手輕輕握著乳房的下緣,大拇指則怯生生的流連在挺立的乳尖上……

  她的裙擺捲至大腿,雙腿雖然緊緊夾住,但汨汨的蜜汁依然由腿根處不斷流下,將她身下的床單整個浸濕……

  李寄好不容易降下的慾火瞬間再度點燃,熾烈至極!

  「不要看我……」在發現李寄高大的身影時,沈海心的動作驀地停住了,她眼角含著淚,羞慚至極的將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幽幽的從夢中醒轉,沈海心只覺得全身又酸又疼。她想站起來,卻沒有半點力氣,只能掙扎的靠坐在床上,然後望著偌大空間中完全陌生的擺設。

  「這是哪裡……」她茫然四顧,喃喃自語。

  一張大床擺放在大廳中央,床鋪的前面是一組家庭劇院,旁邊則是通往浴室及廚房的入口。

  這間房子很大,裡面的家俱也很大,佈置的風格偏向簡單實用,而且全是冷色調,給人一種很隨意、很男性化的感覺……

  低下頭,沈海心望著地上深綠色的長毛地毯,發現自己昨夜穿的禮服、內衣、底褲及吊帶襪,全都凌亂的丟在床鋪四周,在這個男人味十足的空間中,顯得那樣的曖昧、淫亂……

  「天……」沈海心摀住嘴,不敢置信的低呼,努力回想著昨日的一切。

  她記得自己去參加大樓的聖誕派對,喝了幾杯紅酒後,突然覺得全身發熱,熱的很不對勁,因此她急急忙忙的衝回辦公室,而後……

  老天,是李寄!

  「不……」沈海心不斷的搖頭,希望說服自己這是一場夢,但就在此時,她看到床邊穿衣鏡中的自己,整個人頓時愣住!

  鏡中的她,纖細的頸項和鎖骨上佈滿了一個個紅印,而當她掀起被單時,才發現自己渾圓的雙乳、平坦的小腹,甚至大腿內側也都有相同的吻痕!那些紅印明顯又曖昧的提醒著她,有關昨夜的放蕩……

  更加刺眼的,則是她身下那片白色床單上淡淡的處女血漬。

  「不……」沈海心萬念俱灰的呻吟著。

  都怪她!要不是她一點提防能力都沒有,又怎會喝下那些摻了藥的酒,讓這一切發生?

  最要命的是,她並未像人們說的忘了一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洗好了嗎?」當沈海心在浴室中足足待了一個小時都沒有出來時,李寄的聲音突然從她身後傳了過來,「我餓了。」

  「好……」慌忙拿起毛巾遮蔽身子,沈海心一轉身,發現李寄將幾件衣服丟進洗衣籃後,人就消失了。

  「我知道你辦公室裡有衣服,給你拿來了。」

  「可是……」望著自己昨天留在辦公室裡的套裝,沈海心緊咬著下唇。

  「又怎麼了?」李寄歎了一口氣,說話的語氣卻不敢太重,就怕傷了這個搪瓷娃娃。

  「我……不能只穿這個就出去……」

  「為什麼?」李寄不耐煩的揉了揉頭髮,難不成吃頓飯還要穿晚禮服?

  「因為我的內衣……都……被你……撕碎了……」

  聽見她細若游絲的聲音,李寄轉頭望著地上的蕾絲碎片半晌後,以飛快的速度衝出門去。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他又衝進門來,將手中的紙袋往浴室內一丟。

  「拿去!」

  「這個……」拿起紙袋,沈海心望著裡頭將近一打的內衣,小臉整個紅了起來。

  「怎麼?尺寸不對?」李寄又皺起眉頭。

  不會吧,憑他一整夜用眼、用手、用唇反覆的「測量」,她絕對是的尺碼沒錯。

  「對……對……」聽出他語氣中的煩躁,沈海心不敢再多說話,連忙換上那些她一輩子也不敢去買的性感內衣,再穿上套裝,慌慌張張的走出浴室。

  「走吧。」看了她一眼,李寄回過身逕自向外走去。

  「好。」默默跟在他的身後,沈海心踏出通往外界的大門,這才發現此時所在之地,居然是同一棟辦公大樓的另一面。

  原來他住在這裡……難怪這兩年來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星期天的早上,八點十五分,沈海心接起了電話,聽見另一頭傳來熟悉的嗓音。

  「喂,是我!」

  「嗯?」沈海心眨了眨眼,因為李寄從來沒有在外出時給她打過電話,特別是在星期天的上午,這段他總是固定消失的時間。

  「幫我準備一些可以用手抓著吃的東西,還有喝的和毛巾,在中午以前送到中央體育場來。」他說話時,周圍傳來吵雜的聲音,似乎有很多人在一起呼喊。

  「好。」沈海心才回答完,電話就掛斷了。

  放下電話,沈海心急急的起身到廚房,打開冰箱努力翻找著可以「用手抓著吃」的食材。

  這是他們同居近一個月以來,他第一次讓她做工作之外的事!

  她有些高興,也有些忐忑,盡可能將冰箱裡的食物做成美味的餐點,當她滿意的將三明治和壽司放入飯盒,並將沖好的麥茶倒入水壺時,十點的鐘聲也正好敲響。

  望了望時鐘,明知道現在離中午還早,但沈海心咬了咬下唇,終於還是換上一件休閒小洋裝,提著竹籃坐上了出租車,往中央體育場開去。

  她想看看,在他固定消失的星期天,他究竟在做些什麼事……

  車子很快的到達體育場,沈海心下了車,就看見偌大的場地上有一群男人正在那裡推擠、衝撞,而場外則有一群女人帶著孩子們大喊加油。

  眨了眨眼,沈海心找了一個較遠的地方坐下,然後在那群打橄欖球的男人裡發現了李寄的身影!

  此時的他正帶著一身塵土,抱著球來回跑動,另一群男人則是不斷的追趕他,前仆後繼的想將他撲倒在地!

  他的頭髮飛揚、身形如電,黝黑的臉上滿是汗水,在陽光的照耀下,竟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或許,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愣愣的望著桌上那堆履歷表,沈海心這麼想。

  她沒有懷孕,也早就說過要辭職了,再沒有什麼理由繼續待在這裡,更何況……他似乎很討厭她。

  自從那意外的一吻後,這三天來他除了工作上的事以外,沒再跟她多說一句話,下班之後,也不再待在他的辦公室裡,有時甚至徹夜未歸……

  輕輕歎了一口氣,沈海心拿起桌上經過她審核的幾份履歷表,緩緩站起身來,敲了敲通往李寄辦公室的門。

  「進來。」

  依然是那麼冷淡的聲音。沈海心苦笑著,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推門而入,「我這裡有幾個合適的人選,想請你挑選一下。」

  「隨便!」李寄頭也沒抬的回答。「你自己看著辦。」

  「好。」沈海心沉吟了一會兒,低聲說:「還有,我等會兒想請假。」

  「請假?」李寄終於抬起頭,「為什麼?」

  「我要去參加一個同學的訂婚酒會。」沈海心低下頭,不想望見那張會擾亂她思緒的俊顏。

  「誰的?」李寄望著她低垂螓首的模樣,瞇起眼睛。

  「一個同學。」沈海心輕輕重複。

  「是誰?」他繼續追問,語氣中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威嚴。

  「尤海燕。」

  「哦,要跟關家小開訂婚的尤海燕。」李寄腦中浮出一名艷麗非凡,卻也勢利非凡的女子,「她跟你居然是同學?我怎麼沒聽你提起過?」

  「我們是大學同學,畢業後便不太聯絡了。」沈海心有些訝異李寄居然會知道尤海燕的婚事,他一向不太搭理這些上流社會的交際應酬與內幕八卦。

  「知道了,」李寄點點頭,將視線移回計算機屏幕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你好,阿寄在嗎?」

  「李先生正在開國際視訊會議。」沈海心抬起頭來,露出一貫溫婉的笑容,「如果您有急事的話……啊,雷先生,是您,請進!」

  望著由門口探了半個頭進來的人,沈海心不禁愣了下,因為她沒想到來的居然是雷霄霆──當今演藝圈最富盛名的天王巨星、李寄最好的朋友!

  「你好,是沈小姐吧?」關上門後,雷霄霆大大方方的坐到沙發上,促狹的笑了笑,「早聽說阿寄偷藏了一個漂亮又能幹的助理兼未婚妻,幾次要他介紹給我看看他都當沒聽到,所以我今天就自己來看了!」

  「沒有的事。」沈海心臉上微微泛起紅暈,為雷霄霆倒了一杯咖啡才問:「雷先生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剛好在附近拍片,想到好久沒見這小子了,就上來看看。」雷霄霆優雅的接過咖啡,在望見她無名指上的戒指時,眼神一閃,「這是阿寄送的?」

  「是。」沈海心優雅的收回手,整張臉卻都紅了,「是李先生送的,他經常會送給大家一些小禮物……」

  「不,這不一樣。」雷霄霆瞟了李寄的辦公室一眼,低咒了兩句,「這小子太不夠意思了……」

  「不,您誤會了,李先生他……」沈海心怕他誤會,連忙想解釋。

  「你為什麼叫他李先生?」雷霄霆打斷她的話,嘴角楊起促狹的微笑,「難不成他也叫你沈小姐?」

  「是的。」沈海心的嘴角有些僵硬了,但她依然保持笑容。

  望著眼前端莊脫俗的女人臉上極力掩飾的落寞,雷霄霆微微皺起眉。

  他明明記得那枚戒指是李寄嬴得「大學美式足球杯」冠軍時的紀念戒指,他寶貝得半死,從不肯輕易示人,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那個『不是東西』的李寄要我來照顧你,他有急事必須立刻趕到美國去,快的話半個月後才有可能死回來,所以這半個月內你要逃亡,還是要找人殺他,我都幫你!」

  坐在床邊的大姊嘴裡叼根煙,眼中卻有一抹狂怒與掩飾不住的擔憂。

  因為床上的沈海心已經這樣木然的躺了一天一夜,她身上的衣物是那樣的破碎,吻痕是那樣的觸目驚心,臉色是那樣的蒼白憔悴,而眼神,是那樣的空洞與絕望。

  大姊被李寄找來時,見到的就是這樣的沈海心,她二話不說立刻狠狠的賞了李寄兩巴掌,而他只是默默的承受,將沈海心托付給她後,默默的離去。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是怎麼傷害你的?心心,告訴我!」

  「他是不是對你動手了?」

  大姊問了一千個問題,但沈海心依然沒有開口說半句話,讓她只能無計可施的不斷抽煙。

  「我現在立刻打電話報警,」最後,大姊拿起了電話,「告訴他們那個混蛋在聖誕夜強暴了你,之後還把你軟禁在這裡!」

  明知道不是這樣,她還是狠下心冷冷的說著。她心裡清楚,若是李寄強暴了沈海心,那天回家整理行李時,沈海心臉上不可能有那抹嬌羞的嫣紅。

  「不,不要!」聽到這番話,沈海心終於有了動靜,她慌亂的坐起身,試圖阻止。

  「怕什麼?做壞事的又不是你!」大姊繼續按著電話鍵,然後將話筒移至耳邊,「喂……」

  「不要!」沈海心急得一把將電話線扯掉,「他沒有……」

  「他沒有,難道是你強暴了他?」大姊佯裝沒好氣的問道。

  「是……這樣的……」沈海心含淚低語。

  「什麼?!」聽到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知道這麼做真的很傻,但沈海心還是默默放任自己的傻氣,每日按時上班,像以前一樣幫李寄整理文件、窗體,接聽電話,定時把他可能需要的資料發送到電子信箱,在下班後回到空無一人的屋子,縮成一團躺在他的床上……

  他幾乎沒有主動與她聯絡,唯一的一次還是為了公事,但在結束通話前,她聽到他沉吟許久,緊繃著聲音說了句「對不起」,然後才掛了電話。

  這樣簡單的三個字,卻讓她的眼眶瞬間熱了起來,她緊緊握著話筒,直到嘟嘟聲刺耳的響起,才放下話筒。

  而今天,是他的生日!

  明知他不會回來,但她還是買了禮物、蛋糕,還做了他最喜歡的被薩和菜餚,擺好兩個人的餐具及酒杯後,靜靜的趴在沙發上,睡去……

  李寄回來時,看到的就是這幅景象。

  昏黃燈光籠罩的餐桌上,擺放著一口也沒動過的食物、蛋糕,以及一個繫著紅絲帶的小盒子,而他的女人頭靠著沙發、雙腿併攏的坐在地毯上,她的小手揪著一件他的襯衫,險上掛著未干的淚滴。

  他的女人……

  當這四個字在李寄腦中浮現時,他的眼眸整個溫柔了。

  他將行李輕輕放下,走到餐桌旁拆開那個綁著紅絲帶的小盒子,望著裡頭一隻鉑金的男戒。

  將戒指拿到燈光下照看著,李寄發現成指內部刻著兩個很小很小的字:寄心 。

  一股強烈的情感湧上心頭,他將戒指戴到無名指上,轉頭走到沙發旁,深情凝視著那道小小身影。

  「哭什麼呢?」蹲到她的身旁,李寄輕柔至極的拭去她頰上淚滴,「女人就是愛哭……」

  「嗯……」他的碰觸讓沈海心由夢中驚醒,她揉了揉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5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