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鬼話]棄生 - 靈異,鬼故事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分享] [靈異鬼話]棄生

[靈異鬼話]棄生

幽幽的月色下,他牽著臉色蒼白的少年公子在竹林裡漫步,他指著一株株的竹子隨口道。

這竹身彷彿灑了斑斑淚痕的是湘妃竹,那竹竿堅韌,即使我兩爬上去也不會斷裂的是石竹,前邊莖幹稍帶紫黑色的是紫竹,一旁葉緣一環白的是山白竹,那黃的桿莖上分佈著一條條深綠的線紋,宛如一根根繃得筆直的琴絲的是小琴絲竹,而那葉子狹窄得只及……

忽然停口,偏首看著含笑望著自己的少年。是不是很無聊啊?

怎會?我從不知道青碧秀耿的竹子還分了這麼多種,但你為什麼這麼喜歡竹呢?

也許是因為十歲那年,我家因貧困養不起小孩,我被遺棄在一片竹林裡。

淡淡地說著。不是刻意偽裝成漫不在乎,他是真的沒有怨也沒有恨。



那天,他在竹林裡等著說好去辦點事,日落便回來接自己的父親,他耐心地在原地等候著,從日落直至月光篩過竹葉灑了一地碎亮,他才起身離開。

雖然前一晚,父母含淚所作的決定他聽得一清二楚,他還是聽話地跟著父親出門。
雖然知道父親說的是謊言,他還是天真地笑著說自己會乖乖地等不會亂跑。
雖然拐了幾個彎才來到這竹林深處他仍記得一清二楚,可是他已經不能回家了。

如果少了他,父母弟妹可以生活得好些,那麼,他就不會在回去打擾他們。



你的童年……一定很辛苦……少年感傷地望著他。

倒也不會。他笑道。



後來,他漫無目的地繞著,從另一端出了竹林,林外是一大片的荒堙漫塚。

淒淒月色下,森森碑林間,他見到一個人拖出一隻棺木,撬開了棺蓋。

他走了過去,探身問道。大叔,你在找什麼啊?

那人先是嚇了一跳,雙手合十猛念阿彌陀佛,後來發現是個小孩才惡聲道。你這小鬼,三更半夜在墳墓堆裡做什麼?

我被丟棄了。他可憐兮兮地道。

這樣啊……那人聲調軟了下來,打量了他半晌後道。看你模樣還艇機靈的,以後就跟著我學點謀生的本事吧。

於是此後,他便跟著那人大江南北地盜墓去了。



少年忍不住問道。那名大叔似乎是很有趣的人啊,我能不能也見見他?

他詭異地一笑。我也很想念他,本來還打算麻煩你的。

少年先是一愕但也隨即明瞭了。他……過世了?

他點點頭。七年前的事了。

你打算和大叔一樣,一生以盜墓為業?

有何不可?他聳了聳肩。若非盜墓,我又怎會和你邂逅?



那回,他盜進了一座漢室王侯的墳墓,那座墓倚著山壁,山壁被鑿空建成了大大小小近十間的墓室,停放了家族老少的棺柩,而除了棺柩,自然也該存放了數甚多價值不菲地陪葬品。

但是,那座漢墓已有人捷足先登,珍寶被盜一空,更過分的是,連棺木也被翻倒,屍骨散落一地。

生時慕榮華,死後亦不捨放手的下場便是如此。

他扶正了棺木,將屍骨一一揀放回。

從老太爺、太夫人、老爺、夫人、姬妾、公子、小姐……終於到了最後一間墓室,看著棺旁石板上刻著的記載,那是他們少年早逝的長子。

當他揀放好那名長公子的屍骨,準備合上棺蓋時,忽然瞥見棺中一角閃著微亮。

拾起細看,是一枚雕成蟬形的墨紋白玉。

將玉放入懷中,他對著棺中屍骨道。幫你們收拾了大半天,取走一枚琀蟬不為過吧?



返家後,隨意將玉擺在前廳几上,回房累倒在床,頃刻即入睡。

直至夜半因口乾醒來,睡眼惺忪地到前廳找水喝,竟見一名身著青墨絲紋白衫的少年立在廳中,衝著他笑。

他一時睡意全消,問道。你再我房裡做什麼?

是你帶我回來的。少年一臉無辜地道。

胡說。他斥道。你究竟是何人?

你把我的琀蟬從墓中帶走,那是我最喜歡的東西,所以只好跟來了。

瘋子啦。他聽得頭痛了起來,但回念一想,不對,少年怎知他盜墓得玉之事?

你不信?你可以摸我的頸子,沒有脈動的。少年撩開長髮,偏首露出弧度勻美地項頸,

他遲疑地伸出手指輕碰少年的頸側,只覺指腹所沾之處冰涼潤滑如玉,他情不自禁地貼上了手掌,輕輕地揉撫著,纖柔的頸子……尖巧的下頷……清瘦的臉頰……

少年忽然拍開他的手,有點不知所措地問道。現在你信了?

手心指上還餘留著潤涼,他點了點頭。



  此後,少年每晚都會出來找他,逗留的時間從起初的子夜後半個時辰、漸漸延長到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到後來的月升直至曉色乍現。

  說來也是奇怪,他從來沒有怕過這鬼少年,也許是那一派純真的模樣讓人輕易地便卸下了戒心。

  也許是因為……他很寂寞……



一日黃昏,他在返家的路上被叫住。這位公子請留步。

一回身,叫住自己的是名道人。

公子的身上沾有鬼氣。道人凝重地道。

這道人還真有點本領。他在心裡暗暗驚嘆,表面上則裝作惶恐不安的模樣道。那我會怎麼樣嗎?

你已吸取了不少鬼氣,相對的,鬼也吸收了你的人氣,若再糾纏不清下去,最後,你們角色互換,鬼成人,而你成鬼。

他只覺近日來在陽光下易覺暈眩,想不到情況會如此嚴重。

  少年知道嗎?他相信少年接近他是不懷任何惡念的。

道人見他沉吟著,從懷中掏出數張符紙。你回去張貼在房門口,鬼便無法進屋,若他仍死心糾纏不肯離去,你再來找我。

他謝過了道人,收下符祇。



暮色漸濃,鬼將現身。

他點亮了一盞燭,拎起日間偶得的符紙,在燭焰上方緩緩旋繞而下,紙的一角陷入了火光。

瞬間狂燃的青藍色符火中,隱隱可見,他的唇勾起了難以度測的笑意。



若終究是人鬼殊途,那麼誰生誰死又何妨?

重要的是我們曾相識一場。



你是誰?

鬼初成人,前塵竟皆忘,見他腳步空浮,形體半透光,疑懼地問道。

原來……活過來的會是一個嶄新的人生,不是他的,也不是鬼少年的。

他笑了,也許因為已是鬼,原本淒涼的笑竟似不懷好意的陰冷。

我是鬼。

那……我又是誰?想不起,腦中一片空白,什麼人事都模糊不清。

你是誤買了我所寄身的琀蟬的公子……



他說一個很長的故事之後離去。

故事裡有他,他的身份,一直是鬼……

TOP

回覆 1樓 寫樂 的帖子

哎喲,有點看不懂也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