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笨女人【美人公寓1】 作者:水銀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2 1234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寶貝笨女人【美人公寓1】 作者:水銀

寶貝笨女人【美人公寓1】 作者:水銀

他明明是想去將那棟小公寓給夷為平地,
好蓋他的超豪華大樓的,
這會兒卻被住在那兒的小女人打亂了計畫──
第一次見面,她突然在他面前昏倒,
害他莫名其妙地當起了她的看護;
第二次,他這個大總裁再度「親征」買地,
卻在發現她這個笨女人被人坑錢時,
不但見義勇為的幫她討回公道,
還不知中了什麼邪的決定留下來,
用他那顆商業鉅子的超級金頭腦,
幫她打理起她那家污損連連的小咖啡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一切……
全是他向來不放在眼裡的那個「愛」字在作祟!?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尾聲

楔子

    「辛氏建築」會客室內,遠方友人來訪,身為總經理的辛皓煒特地放下所有公事,親自招待。

    「什麼風把你給吹來的?」辛皓煒笑著問。

    「辛氏颱風。」來人懶洋洋地回道,略顯低沉的男性嗓音裡,帶著一種特殊的腔調。

    「很好笑。」辛皓煒很捧場地回以一笑,然後落坐,啜了一口秘書剛送進來的熱咖啡。

    「你這個香港飯店的大亨,沒事不會來找我吧?」

    「來找你敘舊不行嗎?」

    「當然可以。」辛皓煒慢條斯理地道:「不過,我們都很清楚,對你這個『唯利是圖』的商人而言,沒有因私忘公這回事,所以你還是先把來意說一說吧。」

    他辛皓煒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霍瑞克了,哪會不知道他一向的行事習慣?該放鬆時他絕口不提公事,但那些享樂主義從來不會影響到工作的意志。

    事實上從兩人相識以來,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說起台中嗜吃下午茶的人,絕對不會錯過在美術館周圍,那一間間造型特殊、有著獨特風格的咖啡屋及茶鋪。

    在逛完充滿文藝氣息的美術館後,能進到一家特別的店,邊吃可口的下午茶,邊望著店外的景致,那是多麼輕鬆愜意的事呀!

    本著這個想望,花語很早就立志要開一家溫馨的咖啡店,並且要提供很好吃的點心和蛋糕,讓所有的客人都吃到揚起滿足和愉快的笑容,這樣她就很開心了。

    因為住在中部,又特別喜歡美術館周圍的氣息,再加上好友提供的地點,這個願望,終於在三年前實現。

    在台中美術館周圍的一角,有一棟與兩旁屋子都隔著一段距離,寫著「薰屋」的淡紫色三層樓建築物,屋頂縐以深紫色的磚瓦,面有四家店舖那麼寬,可是卻只隔成兩家店面,一家掛著「瑤」精品店的招牌:一家則是「花語」咖啡屋。

    當夕陽餘暉照上大地,霍瑞克一身西裝比挺,將車滑進停車位後,望了今天掛上休息牌的精品店門口一眼,便推門走進咖啡屋。

    「呃,先生……」在店裡的花語才出聲,立刻被打斷。

    「一杯藍山。」他經自走到落地窗前的位置坐下,不理會吧檯裡那個小女人瞠目結舌的反應。

    花語為時已晚地想起,她忘記把玻璃門上的牌子轉成「休息中」了。因為今天下午生意太好,點心早早就賣光,而她的頭從早上就開始暈,到下午已經變成痛,喉嚨也很不舒服,她才收拾好店裡,打算提早休息,結果這個客人卻突然跑了進來。

    看見他臉上不太友善的表情,花語忍住頭痛,乖乖地煮咖啡,沒膽上前告訴那位先生,她想打烊了。

    在花語努力撐住自己的同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結束,他的同意,原來只代表同意吃湯麵,不過不是回店裡讓她煮,而是在路上買了兩碗麵回去吃。

    吃完麵,他看著她仍然虛弱的面色,本想轉身離開的步伐,竟怎麼都跨不出去,反而還留下來幫她收店。

    收完店,她趴在桌上,眼睛閉著像睡著了。

    霍瑞克暗咒了聲,還是走過去──

    「花語,別在這裡睡。」他輕輕搖她。

    「喔。」她迷迷糊糊地起來,勉強張開眼,手指指著頭,「頭痛。」

    「藥吃了沒?」

    「藥?」她想了一下。「啊,在車上。」她忘了帶下來了。

    「你在這裡等,我去拿。」連藥都可以忘在車上,她這種腦袋,真的可以經營一家店嗎?

    兩分鐘後,他踅了回來。

    「花語。」他端來一杯水,然後搖醒她,「先吃藥。」

    「好。」她順從地拾起頭,也不管他拿給她的是什麼藥,就配開水全吞了進去。

    「你住哪裡?」瑞克再問。

    「樓上。」

    樓上?「從哪裡上去?」

    「小門後面有一個樓梯。」

    你把鑰匙放哪裡?」

    「吧檯底下有皮包,要帶回去。你……你可以陪我嗎?」她攀著他的手臂站起來,讓他扶著她往樓上走。

    「沒人可以照顧你嗎?」

    「她們都不在。」她搖搖頭。「我不想一個人。」生病的時候孤孤單單的,感覺好可憐。

    瑞克望了她一眼,扶她上二樓後,拿著鑰匙開門。

    「你的臥房在哪裡?」

    「那裏!」

    他就著她指的方向,將她扶上床,很不熟練地脫下她的鞋子,然後蓋上棉被。

    「好好休息。」回到床邊,他發現她一直盯著他看。

    「你要走了嗎?」她可憐兮兮地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見鬼的,這是哪門子的理論?

    他,霍瑞克,堂堂「霍氏財團」總裁,手握幾千人的生計與數百億資產——

    她卻把他當保鑣看?

    他到底該覺得榮幸還是被污辱了?

    「你看起來不太高興。」研究完霍瑞克臉上的表情後,辛皓煒作出結論。

    「是嗎?」

    「怎麼,談土地的事不順利嗎?」

    「沒有。」

    「沒有?」辛皓煒蹙眉。「那你意思是說,你說服小薰了?」

    「也沒有。」

    「可不可以講清楚一點?」要人家猜又不給一點提示,這樣很不道德耶!

    「我沒有見到你妹妹,所以土地的事根本還沒談。」瑞克懶洋洋地道。

    「既然沒見到小薰,你在台中待了兩天又是為什麼?」據他所知,瑞克在台中應該沒有認識的朋友值得他待上兩天才對。

    為了照顧一個迷糊蛋。」想到自己這兩天在台中做的事,霍瑞克的口氣立刻變差。

    「迷糊蛋?」辛皓煒端杯的手一頓,露出疑問的表情。

    「這全拜令妹的房客所賜。」瑞克沒好氣地說道。

    他本來打算昨天就回臺北的,可是放她一個在那裏沒人看著,他又放不下心,所以只好又留了下來。等他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事時,他已經照顧她兩天了,在充足的休息和規律吃藥的情況下,她的感冒也好得很快,所以,他才會回臺北。

    聽完瑞克的敘述,辛皓煒極力忍住滿腹的笑意。

    「我一直以為,不做虧本的事、不浪費時間是你的經商哲學。」

    「本來就是。」就是本著這點原則,所以霍氏財團每年的盈餘都只有增加,沒有減少。

    「可是,從你上次離開我的辦公室到現在——」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三天後,出差的、去臺北的、出國的陸續回到家,不約而同地都擠到花語的咖啡屋去。

    四個女孩子一致坐上吧檯,看著花語俐落流暢的動作。

    「飄浮小薰。」奉上飄浮冰咖啡一杯,點心是雙倍起士蛋糕。

    「卡布其諾寧淨。」卡布其諾冰沙,加一份巧克力起士蛋糕。

    「拿鐵寶兒。」一份藍莓鬆餅,再加一杯冰拿鐵,不要糖。

    「奶香瑤瑤。」鮪魚三明治加奶香冰咖啡。

    一一送上每個人愛好的餐點和飲料,就見四個女孩一臉虔誠,雙手像祈禱般交握。

    「開動了。」齊聲說完,四人開始大快朵頤。

    花語笑看著他們,替自己煮一杯熱卡布其諾,配一份厚片吐司,坐在吧檯裏和她們對望。

    「我們不在的時候,你一個人還好嗎?」寧淨在享受冰沙的空檔問道。

    「我感冒,病了兩天。」花語老實說道。

    「病了!?」四人同時停下吃食的動作,瞪著花語。

    「不過現在沒事了,你們不用擔心。」她露出燦爛的笑容,表現出很健康的模樣。

    「病了兩天,你都一個人嗎?」瑤瑤關心地問。

    「呃……不是。」

    「不是?」四人同時狐疑。

    「有人送我去醫院,還照顧了我兩天。」

    「誰?」她們警覺地問。

    「一個男人。」花語將自己病了、咖啡屋也休息了兩天的事,簡單敘述過。

    「小語,如果他是壞人,或者他有一點點什麼壞心思,你就完蛋了,你知不知道?」寧淨一臉不敢相信。

    花語縮了下肩。「我……我沒想那麼多。」

    「你……」寧淨拍拍額頭,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不該把小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好怪耶!

    從下午到店裏解決完工讀生辭職的小插曲之後,他邊喝著藍山咖啡、邊打開公事包,將好多檔拿出來看,然後又跟她借插頭,因為他要用 Note Book。

    下午的生意通常比較好,她忙不過來的時候,他就幫忙結帳。

    雖然沒有幫上多大的忙,不過,他光這樣,她就感動得快要哭了。

    「如果我跟你一樣會算帳就好了。」過了晚餐時間,客人終於比較少了,她才坐下來,然後以很崇拜的眼光看著他。

    「那只是小事。」他的眼、他的手指沒離開過鍵盤。

    要不是那些杵在她身邊等結帳的客人很討厭,他才不會替她收帳。不過,這女人幹嘛因為一點小事就對他崇拜無比?

    「對別人來說是一件小事,對一個數字白癡就不是了。」

    「什麼意思?」他抬頭望向她。

    「我常常會算錯錢呀!」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其實,開這家店,除了對吧檯裏的東西我很熟之外,對其他算帳、設計功能表、怎麼定價的事,我完全沒概念。」

    「那這個是怎麼做出來的?」他揚了揚風格獨具的Menu。

     「那是寶兒設計的,她很會畫插圖;定價就靠小薰了,她吃過很多店的東西,知道該怎麼定價;店裏的小飾品靠瑤瑤,她是隔壁精品店的老闆,很會做小東西哦;然後店面的設計和桌椅的種類、擺放方式,就靠寧淨了,她很知道什麼樣的環境最能吸引顧客。」

    「那你呢?」這間店是她的,但聽起來別人的貢獻比她還多。

    「我負責煮咖啡和做點心呀,那是我最大的興趣,所以吧檯的設計完全依照我的意思,讓我可以很自在地做任何事。」她最高興的,就是煮出一杯又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可以去住飯店。」

    「可是飯店離這裏很遠耶,來來回回很浪費時間的。」

    「你家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睡。」

     「我的臥房可以讓給你。」雖然六尺長的床對他來說可能還是小了點,不過至少比客廳那張小沙發好多了。

     「我沒睡在女人家裏的習慣,更不用說是女人的臥房。」他放下行李,雙手環胸地站在門口。

    她正在掏鑰匙開門。

    從剛剛他決定幫她管一個星期的帳後,他們的爭執就開始了。

    知道他在臺灣沒有住所,花語很願意把自己的房子分他住,可是他卻不肯去住她的小窩。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他的大男人想法,沒辦法接受自己去住女人的地方。

    「可是你上次就住過了。」她提出反證。

    「那不一樣。」也不想想,是誰求他不要丟下她一個?是誰病得讓人無法走開的?

    「可是,你還是住過了呀!」這是事實。

    瑞克瞪著她。這個迷糊蛋什麼時候變這麼精了?

    「那不重要,重點是我不打算再去住你那間小窩。」他再次聲明。

    她打開門的動作一頓,轉過身來,靜靜瞅著他。

    「你嫌棄我的家。」

    呃……

    「寧淨說,你是大老闆,住慣了大別墅,一定會看不起我的小窩。她說對了,對不對?」

    「不對。」胡說八道!

    原來她們剛剛在洗杯盤的時候交頭接耳的,就是在說這個。

    「那你為什麼不肯暫時住我家?」她低低地說:「我知道在你眼裏我很窮,我家只能算是甲級貧戶。可是……它還是我家,我最喜歡的小窩。」

    「我知道。」該死,他又開始不忍心了。

     「可是,你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淩晨六點,霍瑞克被一通手機吵醒。

「喂?」哪個不識相的傢伙居然在這種時間打電話吵人!

「嘖,你情緒很差哦。」來電的人很不怕死地說道。

「辛皓煒,你是吃飽太閒了嗎?」瑞克不悅地回道。才六點耶,他不想睡覺,別人可還要補眠。

「我只是謹遵你的交代,一有我妹妹的消息就通知你呀。」辛皓煒無辜地回道。他還以為可以得到瑞克的感激呢。

「不用了,我人已經在台中了。」要見到他妹妹,還怕沒機會嗎?真要靠辛皓煒,那他大概什麼事也不用辦了。

「可是,我妹妹不在台中呀。」辛皓煒的語氣更無辜了。

「什麼意思?」瑞克睡意全消。

「我前天通知你,說小薰回台中,可是我沒想到,小薰才回台中一天,昨天晚上就和我爸搭晚班飛機去歐洲玩了。」

「什麼?」瑞克差點吼出來。

「呃,冷靜、冷靜。」

「辛皓煒,你在整我嗎?」瑞克冷冷地問。

「當然不是。」辛皓煒語氣十足十誠懇。想整霍瑞克,他又不是瘋了想替自己找麻煩。「只是湊巧。」

「湊巧?」誰會相信那種藉口。

辛皓煒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得好好解釋了。

  「或許我應該先告訴你一件事,我父親一向很疼小薰,而有我爸的默許,她要作任何決定從來不須透過我,或者一一向我報告,就算我是哥哥,也沒有權利限制她做任何事。小薰是——很有主見的。」

  聽得出辛皓煒語氣裏的誠實,霍瑞克的火氣緩了緩。

  「抱歉,不該對你發脾氣。」

  「沒關係,是我給你錯誤的消息,讓你白跑一趟,你有生氣的理由。」在打這通電話之前,辛皓煒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一大早,兩個男人就用手機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留在這家店不出三天,他就已充分瞭解她為什麼老是入不敷出;而也才三天,他便已夠瞭解花語身邊那些好朋友到底扮演什麼角色了。

  首先,她來往的那些貨商,都會忍不住佔她一點小便宜,不過這個月他們完全被霍瑞克這塊鐵板給踢回去。

  再來,她真的很不會算帳。論煮東西,她功力一流:但光是帳務一項,就足以讓她的店永遠賺不了錢。更別提之前寧淨提過的——每個請來的助手在認定她柔弱可欺後,總是佔她的便宜。

  花語是個很單純的小女人,很容易瞭解,但愈瞭解她,霍瑞克就發現自己愈來愈擔心。

  這三天,他也認識了花語那幾個好朋友。

  那個一副母雞捍衛小雞樣的寧淨就不必說了,商場女強人一個;而隔壁的瑤瑤,則是個耐性十足的小女人,但做事慢吞吞的會讓人發瘋;寶兒是個嘴巴很利的女人,冷淡而孤傲,專門在夜間活動。這三個女人,在過去三天內一一現身,除了跟花語聊天之外,順便也來看他。

  霍瑞克深深覺得自己像是動物園裏的稀有動物,免費供人觀賞。

  這群母雞,說好聽點兒是關心花語,但說明白,根本是來監視他有沒有做出任何不軌的事。

  她們都以花語的保護者自居,這點他認同,但把他當成是匪諜一樣防範,就有點令他不高興了。

  「怎麼了?」送咖啡回來,就看他表情凶凶的,好像誰得罪了他。

  「沒什麼。」他一邊負責看顧收銀台,一邊還是以他的Notebook與外界通訊,還順便以即時通和香港公司的各部門主管開會。

  「可是你的表情不開心。」

  「有嗎?」

  「有。你看起來像在告訴那些看你的人,說:『你們欠我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一直到坐上飛機,花語才後知後覺地想通。他要帶她一起回香港?

    「我要下飛機!」花語驚恐地要解開安全帶,結果手忙腳亂的結果,是怎麼都解不開。

    「花語……」

    我要回去、要開店、要煮咖啡……」她用力扯著,就是打不開,急得眼眶都紅了。

    「花語……」

    偏偏這時候,飛機開始緩緩栘動,花語臉色一白。

    「不要——」不要開!她要下去!

    她的叫聲被堵住。他的手,堅實有力地覆在她的手背上;而他的唇——溫熱地貼吮著她冰涼柔嫩的唇辦!

    花語的腦袋轟然一響,整個人頓時呆住。

    而霍瑞克卻很清楚地感覺到,飛機行進的方向轉了個彎,然後開始加速向前衝去。

    他在飛機起飛前離開了花語的唇瓣。

    頓升的壓迫感讓花語缺氧地回神,接著馬上驚慌起來。

    「飛機飛了!」她慌張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臉色蒼白,急急地抓住他,「瑞克,你叫他們停下來,我要回去!」

    「飛機起飛了,是不能停的。」瑞克好笑地道。他還以為她會被他的吻嚇到,誰知道她還在想下飛機的事,奇怪,他的吻這麼不受重視嗎?

    幸好他們坐的是商務艙,人不多,飛機起飛後,大多數的人都戴上耳機,所以他們的行為才沒有太引人注目。不過,還是有空姐注意到他們了。

    「可是我要回去,我不要坐飛機——」

    「花語。」他低柔地喊著,手指輕蓋住她的唇,另一手將她摟向自己。「跟我回香港,等處理完公司的狀況,我就帶你回來。」他一面拍撫著她,一面向空姐做了個手勢,要空姐送兩杯白酒過來。

    「可是……我沒去過香港,也不會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2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