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鬼話]回魂 - 靈異,鬼故事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分享] [靈異鬼話]回魂

[靈異鬼話]回魂

當我手持香柱祭拜天地之時,眼前所出現的事實頓時讓我無法接受。
即使緊閡眼睛,腦海依舊拭不去如此驚嚇的景象。
我再一次的揉洗雙眼,慢慢微張眼睛,使其畫面清析。這次我敢肯定眼前所出現,
的確是剛過世不久的林伯伯。記得孩堤,最喜歡聽林伯伯講故事。
而他為人是鄉里所肯定、視助人為平常、總是無怨無悔不遺餘力。
出殯當天,幾乎出動全部鄉民為他舉行哀悼儀式,只是,當時辰已到封棺之時,
棺木前林伯伯的長子連求九杯問候可否封棺,竟全然哭杯.只好叫林伯伯最心疼的長孫,
前來數次求杯,但亦難擲笑杯.最後家人紛紛前來輪流求杯,一刻一刻過了,
里長及其好友也前來訴說些讓林伯伯安息的語詞,油然無法得到一次笑杯.尷尬場面夾帶家人哀聲,
聲嘶力竭淚聲澽下。時辰將過封棺之時,破在眉髾。有人提議不管是否笑杯一定得趕快封棺才是。
此時長子卻無意間跰出「爸!是不是今天你不想出殯?」,怪的是果然出現了「笑杯」,
全場忽然鴉雀無聲僅聽到幾個女人家的哽氣聲息,大夥目光都停留在笑杯,連長子也難做出決定。
經過一番躑躅,與請來道士協調後確定延期四天。因為四天後的天時的確比今天要好。
三天後的早上。也是我手持香柱祭拜天地之時,竟發現林伯伯一如往常在街頭掃地,
當時整個人愣住了連話都說不出來。心裡只覺得我見鬼了?數秒後!又傳來一聲尖叫,才把我震醒,
卻不知手中香柱早已落地了。當林伯伯抬起頭來看到我時,竟向我點點頭直讓我快二次驚嚇暈倒。
當我完全清醒時,才聽到原來林伯伯復活了。此事過後!我就去找林伯伯問他經過的始終,
只是這一次所說的不是別人的故事而是林伯伯本人的現身說法:
就在出事的前七天,林伯伯曾探望一位多年未逢致友。
但因前往朋友住宅途中必經一座墓地,當時日正當中,林伯伯卻看到路旁有一座極為奇特的墳墓,
此墳墓四週擺設八種物品且陳列均勻,遠遠望去恰似九宮格,物品上各標明不同的數字,
從一到九,但卻不見五。墳墓正上方插有一支三角黃旗,旗上寫有「一兮坎來二兮坤;三震四巽數中分,
五寄中宮六乾是;七兌八艮九離門。」墓碑上有貼相片,大約一支年的歲數。
林伯伯不襟的嘆息說:「年級輕輕就這樣走了,實在可惜」。言至此,忽然間三角黃旗,竟倒下去。
害林伯伯拔腿就跑,口中直念"阿彌陀佛"。回家後立刻重病,病情與日劇增每況越下,如此經過四日,
原本肥胖的身體以成瘦弱的身軀,四肢動彈不得一切瑣事均需求助他人。隔日卻有人見他在街頭打掃,
似乎病情完全好轉,但事實上卻是「迴光返照」,的確三天後林伯伯就去世了。
當林伯伯魂魄出竅那一剎那,林伯伯本人並不知道他已經離開人事間了,
只是在那瞬間彷彿有一股力量牽引著他,讓他看盡了人世間想看的事、完成了一生中未完成的夢,
無論眼睛所看耳朵所聽,皆是活大半輩子從未有過的經驗。
很快的已過了三天,林伯伯才漸漸感到飢渴。在挨饑受凍中卻到處找不到糧食可以充飢,
只見前方有一桶清水。林伯伯立刻以雙手合攏榣水,當雙手捧著水之時,手指漸變焦黑延續至整個手掌,
此時林伯伯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過世了,屯時無法接受如此的事實,
傷心過度喝也喝不下(據說喝下那口水就永遠不得回魂)。
林伯伯在原地靜置了滿久的時刻整個腦海裡試圖去找尋一此理由來反對,老天爺對他的不公平。
但是終究還是得接受如此的事實。當林伯伯想到回家的時後已經第六天了,衝衝忙忙趕回家時,
卻被門神擋在門外因為門神已經不認識林伯伯了。當隔日的卯時正好過世第七天,
門神才答應林伯伯入門內,剛入門時只發現門口附近有一些白米飯及一顆白蛋。林伯伯實在太飢渴了,
當場把這些東西吃光光。又見到了兒孫哭哭啼啼,便向前問後安慰一番。
可惜怎麼訴說家人也都聽不到,如此場面使的林伯伯一刻也待不得,當他走出門崁之後,
突然一道光茫迎面而來,彷彿在招喚著,林伯伯不由自主的步步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前方的光線就越明亮,
但視野卻越模糊,相對的內心就越好奇。在加緊腳步想探其究竟,卻聽到有人在後面呼喚他的名字,
但回過頭怎麼瞧也沒看到。聲音越來越清析,仔細分析才發現是上個月才往生的好友陳伯伯,
陳伯伯即時出現帶他離開了光線的路徑,轉往另一方向,沿途告訴他很多陰間的事情。
就在這時林伯伯冥冥中又聽到很多人在叫他安惜,可是內心中依舊不甘心,怎也不想死。
陳伯伯見他如此傷心,帶他去找一位陰差,才知原來被冤魂所纏。至雙方談好條件後,
陰差便偷帶林伯伯到回生崖,叫林伯伯往下一跳,不知不覺就復活了。
此後林伯伯就案照約定,且與道士一併到奇特墳前誠心道歉,但是到底與陰差談了什麼條件或陰差住那,
他卻支字不提。




她...回來了嗎?

這是一篇有關我阿姨-娟的故事...
那年..她十五歲,一百八十多公分,外型和個性都不錯,一個很突出的女孩,國中畢業後,
回到台東老家,在一家服飾店工作,準備一年後重高。故事發生在她準備重考的那年。
八十四年六月的某一晚,娟下班後打電話告知姨婆要回家。到了1點多,等到的不是阿姨回來,
而是等到了警方的電話,說娟受重傷,目前正在xx醫院急救。根據海防的說法是:
他們在岸邊堤防下的平台發現娟,當時她還有一點意識,但身上己受重傷。
當姨婆趕到醫院時,見到的是臉上淤青,浮腫,傷痕纍纍,處於昏迷狀態的阿姨,醫生說由於腦部受創,
就算救回來也是植物人了。由於照顧植物人必須付出一筆不小的費用及人力來照顧,
這對他們這樣一個家庭來說,實在負擔太重,於是決定將娟送回家,就讓她自然的走。
將一切手續處理過後,醫護車載著昏迷的娟從慈濟醫院回到家中,一路上,娟的雙手一直都緊緊的交握著,
就像是在強忍著最後一口氣似的。當醫護車送到家,拿下氧氣罩後,娟才真正的嚥下最後一口氣。
所有的人在知道這惡耗後,都趕回去處理後事。從這之後....發生了幾件令人百思不解的事情.....
在這件不幸後,發生了幾件事情,也許並不可怕,但直到現在仍不知這些只是巧合還是...她真的回來了﹖
在守靈的這幾天,由於三餐皆由喪家所供應,自然會剩下待洗的鍋碗瓢盤的,可是當姨婆準備去清洗時,
卻發現水龍頭沒水!叫其它人來試時,這水竟然又有了!試了好幾次皆是如此,
也許..是因為娟不想讓姨婆操勞吧!
在娟生日時,大舅曾送她一台音響。娟將它放在二樓房裡,傍晚,二舅上樓去隨手放了張學友的錄音帶,
剛開始,並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鐘之後,二舅發現那張專輯一直重複著同一首歌!
問了其它人後,都沒人上樓過,那就表示沒人動過,但也沒人在二樓啊!
所以不可能是有人在重複倒帶PLAY。
這時三舅上樓將錄音帶換面,但是..那張專輯卻仍然重複著那首歌!!這..怎可能呢﹖
照理來說,錄音帶是會一直照順序放下去的,怎換面了仍然....﹖這時和娟要好的阿姨正好走來,
知道這情形,說了一句「這首歌是娟最喜歡聽的...」!!
哇!!這時大家聽了心裡都毛毛的,誰還管聽不聽歌了,先跑為妙!!
當然那台音響現在還在姨婆家中,不過,在娟下葬後,那台音響仍然..怪怪的!
在今年過年,我想聽音樂,但我怎麼用它就是沒任何動靜!我想,也許是故障了,既然不能聽就別聽啦!
這時正好小阿姨也來用這台音響,因為小表妹習慣在睡前聽音樂,我剛怎用都沒聲音,
當然小阿姨來按也不會有聲音啦!也不知怎的,
小阿姨突然對著那台音響說「娟,妹妹要睡覺了,音響借妹妹聽一下。」
說也奇怪,再按一次PLAY鍵,居然可以聽了!這..怎會這樣﹖
之後我當然是不敢再去動那台音響啦!我想..娟一直很寶貝那台音響,也許是不想要其它人動吧!
在娟下葬後,也發生了些事,讓我們又不禁懷疑....她...是不是一直在我們身邊....
在某些特定時候,或家族的聚會時,都會發現一隻似蝶似蛾,從未在此出現過的昆蟲飛來,
大小比兩手掌合併還要大,在夜晚時飛來,停在旁邊,趕也趕不走,有次姨婆有要事北上,
它又出現了,就這樣一直環繞著姨婆飛,直到姨婆出門。
我們深信人死後會藉著某種形體出現在家中,因此我們猜想..它會不會就是娟﹖
當然不會有人告訴我們是真是假﹖而它當然也不可能會說話啦!
而我們這一家族的人要拍照的話,更是常出現沒人像的照片。在娟死後,
曾整理出幾捲她生前所照而未洗的底片,當照片洗出來之後,所有娟的照片都沒法洗出來。
這並不是沖洗店或任何人為因素所造成的,因為除了娟的照片之外,其它的照片都沒差錯。
是她不想讓我們看到她生前的樣子嗎﹖還是.....﹖有關娟去世後不太能理解的巧合到這算是結束了,
下次再說說她發生意外前幾天所發生的事,而這些事,似乎也成為這不幸的預兆....




有鬼啊!!

話說為在臺南永康市某個工專叫做崑山,現在可跩起來了,搖身一變,升格為技術學院,靠,
要不是我們的血汗錢,拿有現在的它.......吐口水暫且不表.
當年傻呼呼的給他騙去住宿,不,應該說是強迫住宿,住在二捨四樓,只知道進去住後才發覺有異樣,有貼符啦!
結果還是一群人住的很快樂,只是有一些同學住在走廊要到浴室的轉角處,他們的房間曬不到陽光,採光也不好,
最嚴重的是有個同學天天被壓床,他叫小羅,本來大家都不知道的,直到有一天的十一點多.......
我們宿舍十點半熄燈,十一點後除了走廊.廁所.浴室,其餘的地方都是暗的,十一點多有些人還沒睡,
在寢室聊天, 忽然小羅的寢室傳來很大的一聲....有鬼啊.......
根據小羅說:每天他都得要接受被壓的驚慌,帶符咒也沒什效,直到那一天他才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小羅是一個很瘦,黑黑的鄉下小孩,個性很溫和,事情傳開後,有的人很同情他,有的人就捉弄他,
很多人就毛毛的....不敢出去尿尿了.楊仔就很壞,他就在熄燈後拿著拖把.手電筒,伴鬼嚇人啦!!
宿舍的們上有個透明的玻璃,是教官要監視我們的,楊仔卻用手電筒照自己的臉嚇人!!!
上床鋪的氣窗被他用拖把..飄..阿飄的嚇人.有一天,妖龍要去尿尿,走到門前,顯現出一附鬼臉,
妖龍一時情急就用左手(左撇子)揍出去,玻璃破了,那個伴鬼的楊仔..............
流鼻血...又掉了一隻門牙...慘不忍睹.妖龍卻一點傷也沒有.那一隻門牙值一萬多塊....
雖然傳出醬的笑話,不過大家還是戰戰兢兢的,牆壁上原來的齊籐由貴海報對面貼了一張觀音騎龍的照片,
旁邊吊了一串大悲咒........倒是隔壁寢室的小炳,晚上三點時在浴室刷牙,
被要去洗手的我嚇了一跳,把牙膏吞下去了.

TOP

不好意思  
上頁 放不下


死亡夢!

是一個令我印象相當深刻的夢。
夢中,首先我看到自己倘在房間床上,跟平常睡覺一樣。我突然覺得奇怪,怎麼自己沒有軀殼?
然後,我發現我站在一個很美麗的公園的草皮上,我不知道是怎麼到達的,只驚覺一轉眼的時間,
空間就變了。公園的景色十分美,碧草如茵,天氣也很晴朗。
可是四周不見一個人,正當我好奇不已之際,有個人走過來對我說:【你死了!】我起先哈哈大笑,
罵他胡說八道,然而當他以堅定的口吻再次重複相同話,我開始懷疑起來。接著那人說了一堆話,
告訴我已經死亡的事實,我的眼淚開始滾滾而下,他勸我要認命,我說我不甘心,絕對不甘心,
還有好多想做的事都沒做。後來,我看到一位好像是菩薩之類的人走過來(他的身旁圍繞了一些人),
我趕緊跑過去向他求情,希望能回到陽世。他(她)告訴我要接受事實,我聽了哭得更加大聲,
就在這個時候,我懇求她說:【我並不怕死,但是父母對我的恩情,我生前連說一句謝謝都沒有,
請讓我回去跟他們說謝謝。】話一講完,我就驚醒了,坐在床上,我的心情難以平靜........
這個夢是去年八月做的。不知是否有人跟我一樣,有過這樣的夢?
而這冥冥之中有暗示我什麼嗎?我在一棟空寂的大樓往下跑(好像是醫院一般),身旁有一男子與我一起跑,
此外空無一人.跑著跑著,我想偷懶,想搭電梯,就拐至一旁按鈕等電梯.那位一道跑的同伴沒停下來,
於是乎便只剩我一人了.但電梯似乎故障,按鈕一直不亮,我只好獨自繼續往下跑.不知跑到那層樓了.
此樓情景大不相同,煙霧繚繞,看都看不清,只感覺像到了夜市一般.有許多人影晃動.此時聽到一攤販在叫賣.
叫道:"來呀!不管你是死是活都得先吃飽啊!"我心想:"對啊!總得吃個飽."於是便信步走到一攤子.
這一攤賣的是一些麵點,小菜.我叫了一碗麵,切了一盤小菜.老闆說:"35元."我拿了一張五十元鈔給他.
但心裡亦覺得不對頭,便將找錢放在碗旁,沒放入口袋內,以免與自己的錢搞混.
(想看看待會會不會變冥紙)這家麵攤人很多,簡直是客滿.我坐再兩個人中間.
左首那人似乎與再過去一群人很熟,聊個不停.右首那位仁兄則一直默默不語.
過一會,右首那人跟我說:"你可知道如今在哪?你不擔心回不去?"我愣了一愣.甚麼叫做回不去?
我現在又在哪兒?這時那位仁兄拿出一個小冊子,很像一本護照一般.他打開給我看,裡頭有數字在跳動著.
我一看,數字超過12.我大笑說:"哪有超過12個月的?"他叫我再仔細看,我看到數字停了,那數字變成一個日期.
他示意我拿出我的冊子.我一看,我的時間與他隔了幾分鐘,但他在午夜12點之前,我之後.故我日期比他多一天.
此時突然對他產生一股親切感,似乎對他很熟悉,但我看不清他長相,只是感覺很好.
此時我在夢中醒來,身旁室友亦同時醒來.我對她說:"我剛剛夢到...""我們死了."我室友接著說.
此時我方自夢境中真正醒來.便趕忙將所夢到的日期記下,再算一算,我會在33歲那年死去.至於日期,
因沒帶在身邊,故沒法奉告.雖然夢到自己死亡,但不會感到害怕,我想是因為那位仁兄所致吧!
他給我的感覺真的很好,沒能看清他的臉,真可惜!這比我以前夢到死神感覺好多了.所以!別害怕!


竹南的蔭屍故事

這不應該說是故事,因為這是真的事, 所以啦!可能不夠恐怖大約在民國五十幾年時
(我還沒出生,所以不知道正確年份),竹南中港地方有一世家的墳墓要撿骨,
這個墳墓埋的人是這家族裡的紈褲子弟,年約三四十(我不清處他卒年),已經下葬十年了,
準備撿金後再選擇一處風水佳的龍穴安葬,好庇佑後代子孫.家族選好一處在獅頭山的龍穴,且看好時辰了,
就雇撿骨師挖開位於黃寮公墓的墳撿骨..不料竟然屍身未腐,而且鬍鬚指甲頭髮都長長了,
事情一傳開馬上傳遍了地方....我的大堂哥那時國小六年集,每天忙著準備升學考試,
中午回家吃飯時聞訊也趕到墓地去湊熱鬧,我後來有部份是問他才知道的,他說墓地搭起一個棚子,放著屍身,
聚集兩三百人圍觀. 據說如果曾看過生前的這位世家子弟的人,再看蔭屍容貌時都可以認出來是同一個人來.
當然這是真的事情,所以蔭屍的眼睛不會繞著周圍的人轉,也不會發出吼聲(聽說本版以前的白河蔭屍會)
現在問題來了,本來是要把撿好的骨頭葬再龍穴,屍身未腐怎麼辦?這家族已選好時辰安葬就只剩幾個小時而以,
錯過這良辰吉時可不好! 於是馬上做決定請來兩位膽大的以抬棺材為業的人,其中一位剛好是我家鄰居,
綽號囉唆,(另一位我不知其名),請他們做什麼? 請他們把未腐的肉身劈開,把肉刮掉,取出一根一根骨頭,
把骨頭上黏的肉刮乾淨,因為骨頭還要再下葬且要乾淨的骨頭且不能有肉塊黏著, 切割下來的肉就地燒掉...
兩個人拿起刀就忙了起來...圍觀的人膽大的就站離棚子近些看,膽中的就遠點看膽小的就躲回家,
聽說敢看的大部份站的遠遠的,沒幾人敢站近的,因為時值午後,剛吃飽,且在他們"處理"屍身時散出味道很重,
聞之欲嘔.不,是聞之必嘔,因為現場已經吐滿地了! (至於是什麼味道我沒聞過,會不會 是醃肉的味道?
不過醃了十年的味道我也沒聞過 ,所以你們自行想像吧!)
大約幾個小時後這兩人終於忙完了,家屬們也高高興興的把骨頭葬於龍穴......沒幾年後,
囉唆在一次抬棺材時,棺材掉落砸到腳受傷,且一直沒好,且越來越嚴重腳爛到生蛆,
(我堂哥到他家找他兒子玩時有看到蛆在爛掉的腳上爬來爬去...),沒多久就死了!
於是有人就說他是那次劈屍括骨帶來的厄運造成的,
但我堂哥覺得是他本來就有糖尿病且生活環境不衛生才會造成末肢傷口潰爛. 至於而另一位則至今扔健在.
而這個家族不久也中落了.有人說是蔭屍造成的,我堂哥認為是坐吃山空所致.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