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鬼話] [轉貼] 酒鬼 作者:麻小葉 - 靈異,鬼故事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分享] [靈異鬼話] [轉貼] 酒鬼 作者:麻小葉

[靈異鬼話] [轉貼] 酒鬼 作者:麻小葉

酒鬼 作者:麻小葉


男子嘴裡愉悅的哼著曲調,一輛車從男子身邊急駛而過,男子下意識的回頭一看,恰巧和駕駛四目相交,因為天色太暗,男子看的不是很真切,隱約中,駕駛好像朝自己微微一笑,男子並沒多想,只是回以一笑,然後轉身繼續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10號、12號、14號、18號...
『奇怪...怎麼就是沒看見16號。』男子延著門牌,來回走了三次,自己家的門牌好像憑空消失般,遍尋不著。
難道是我喝醉了,男子在心中想著。
『脖子最近很不舒服,一定沒睡好。』男子邊轉動脖子邊說。

十二月的夜,來的又早又冷,男子手中拿著門的鑰匙,嘴裡不停嘀咕『這附近最近怎麼都怪怪的。』心中一陣傳來涼意。
在14號和18號相鄰的對面找了一台摩托車坐了下來,昏暗的月光下,男子沒注意到地上並沒有屬於他的影子。
『奇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撞鬼了,14號接下來應該是16號啊,為什麼怎麼看都是18號。』男子搔了一下頭髮。

巷口的狗吠聲,不絕於耳,一股奇異的感覺在男子逐漸心裡昇起。
此時鄰居房裡的燈亮了起來,可能是習慣了黑暗,對這突來的燈光男子覺得有些刺眼,下意識的用手在眼前擋了一下。
然後搖了搖自己略帶醉意的腦袋,希望能藉由這個動作,讓頭腦清醒一點。

男子突然發現,月光下,有摩托車的影子,有電線桿的影子,唯獨就是不見自己的。
男子難以置信的揉一揉眼睛。
果然這一揉男子看見了自己家的門牌了,高高的、大大的、16號門牌安穩的掛著,自己就坐在它的正對面。
『我就說嘛,一定是我喝醉了,不然怎麼可能找不到。』男子提高分貝的說,好像在為自己壯膽一樣。
男子拖著搖晃的身軀朝自己家走了過去,手裡的鑰匙往鑰匙孔連續插了好幾次,就是插不進去。
『馬的,連門都欺負我。』男子憤憤的踹了門一下。
怎麼不痛,男子想可能是酒喝太多了,知覺都遲緩了。
『自己一個人住真慘,回到家也沒有個人陪伴,真不知回家幹嗎?。』男子想著自己這十幾年來的生活,不禁感嘆了起來。

男子決定爬牆,手一捉,腳一蹬,翻過了牆,整個人跌坐在地上,還是不覺得痛。
黑暗中,進了門,男子穿過客廳,玄關。走到房間時看到了散落一地的黃色書刊,心裡又是一陣悲哀。
走到廁所,燈也沒開,摸著黑,男子用毛巾往自己臉上隨便擦了幾下,一股睡意襲捲而來,男子也顧不得,髒亂的外衣,往房間走去,朝床上一躺,便沈沈睡去。

良久......
睡夢中,一陣陣翻箱倒櫃的聲音,把男子驚醒,人醒了,酒也醒了大半。
『鬼?』男子心裡第一時間想著,因為最近這附近一直發生奇怪的事,前幾天好像有聽人說曾經看到鬼。隨即男子心中又有了第二個想法『小偷?不過他也太倒楣了,跑到我這窮光蛋家裡偷東西。』

男子摸了摸口袋裡的硬幣,想說偷兒如果找不到值錢的東西,要不要把口袋裡僅剩的五十元給他,以免讓他空手而回。
想歸想,男子當然不可能真的把錢給了偷兒。
『對了,先報警。』有社會褔利真好,男子想著。
男子撇見壓在電話下一疊厚厚的電話繳費通知,皺了一下眉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起身,順手拿起放在床邊一支鋁棒『想不到也有用到的一天。』男子對著自己說,接著又是一陣苦笑,穿過玄關,門是開著的,站在門後,手持球棒靠在牆上,動也不動的盯著正在搜括抽屜的偷兒看。

或許是已經習慣黑暗了,男子視力異常清晰,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兩個偷兒,甚至還一眼認出,是住在巷口的兩個不良少年,一個身材瘦小,一個體型稍胖。
胖的好像名喚阿虎,瘦的名為猴子。
男子突然覺得好笑,兩個不知情的偷兒,當著主人的面翻箱倒櫃的,主人卻早知道不會翻到什麼好東西,不然自己早拿去換酒喝了。
男子手持球棒其實並無惡意,只為自保,如果兩名偷兒找不到值錢的東西後,能死心離去那是最好。

隱約中聽到兩個偷兒的對話......
「馬的,真是窮鬼。」搜括了一陣子後換來阿虎一陣咒罵。
「真倒楣,三更半夜的出門,還找不到值錢的東西,今天真是白忙了。
「小聲一點啦!吵到鄰居怎麼辦?」阿虎說。
男子心裡想『不怕吵到主人,卻怕吵到鄰居,真不把我放在眼裡。』
「鏘」的一聲。
男子手中那根靠在牆上的球棒,忽然倒了下來。
男子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心想我明明拿好好的怎麼會掉了下來。
兩名偷兒,同時轉過頭往玄關的方向看去,黑暗中隱隱看到一根銀白的棒子靜靜的躺在地上。
「阿虎,剛才進來時,我看了一下玄關,並沒有看見那根棒子,現在怎麼會有,是不是有人啊。」猴子擦了擦額頭的汗說。
「有人?你還不如說有鬼。」阿虎說。
「不要亂說話。」猴子看了阿虎一眼說。
「我沒亂說啊,你不知道,這家的主人前幾天晚上喝醉酒被車給撞死了。」阿虎說完回頭繼續翻另一個抽屜。
「當然不知道,知道了誰還敢來。」
「聽這附近的住戶說前幾天晚上,先是聽到一陣震耳欲聾的引擎聲呼嘯而來,沒幾秒之後就傳來一聲巨響,一名醉漢被這輛急駛而過的轎車,撞的血肉模糊,頭和身體之間只剩下皮膚連接著,真的是慘不忍賭,後來證實那名醉漢就是這裡的屋主,對了,那輛轎車撞到醉漢後,車子打滑,朝電線桿撞了過去,結果駕駛也是當場死亡。」阿虎邊搜邊說。
「幹嘛不早說。」猴子心裡一陣害怕。
「說了你還敢來嗎?」阿虎一臉不在乎的說。

聽完男子心中納悶,開始回想自己那晚喝完酒後的情形,經過路口,聲後的引擎聲,由遠至近,轉頭過去看,並無任何異狀,於是自己繼續往前走。
男子眼中滿是問號,心想自己活得好好的,他們說的人絕對不會是自己。
不過這時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先把這兩名偷兒趕走才對。
撿起了身邊的鋁棒,朝偷兒走了過去。
男子躡手躡腳的走著,兩名偷兒似無知覺般。
「阿虎,你有沒有覺得身後涼涼的。」猴子問說。
「有嗎?我沒感覺。」阿虎說。
「不要自己嚇自己了,不會有事啦。」阿虎又說。
「也對,這間房子不可能有人。」猴子安慰著自己。

走到身後,男子看著自己的手上的鋁棒,鋁棒有點發亮自己的手卻模糊不清,心想奇怪看其他東西都很清楚,怎麼看自己就是看不真切,以後還是少喝酒。
『快滾,不然我不客氣了。』男子手持鋁棒,在他們背後叫了一聲。
男子喊的大聲,對方卻毫無反應。

一氣之下男子,用鋁棒朝其中一人猛力一敲。
「鏘」的一聲鋁棒敲中了猴子,猴子暈了過去。
聲響的同時,阿虎轉身過去看。
接著「啊」的一聲,阿虎眼前一黑,也跟著昏了。

隔天早上鄰居因為聽到隔壁昨晚傳來的慘叫聲報了警,警察到時,兩人都還昏迷不醒。
兩人都被送到了醫院,一天後猴子醒了過來,又過了一天阿虎才醒來。
之後這件事兩人誰也沒再提起過。或許是心中有所恐懼吧。
接著阿虎和猴子,因為竊盜入獄服刑了半年。

出獄後的某一天晚上......
「阿虎,那天你有看到打我的是誰吧!」猴子很肯定的說。
「嗯!」帶著幾分酒意的阿虎點了點頭。
「告訴我,我想知道。」猴子說。
「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可能是喝了酒的關係,阿虎變得比較大膽。

接著阿虎把從猴子被打昏之後所發生的事完完整整的說了一次。
轉身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歪七扭八,嚴重變型,滿佈血跡,分不清,眼、耳、口、鼻的臉,由皮連著,垂掛在那個東西的胸前,沒有脖子,只是一層皮。拿著鋁棒的手也滿是鮮血,沒多久,我眼前一黑,醒來就在醫院了。
這段話是阿虎喝醉那天說的。

兩人從此之後再也不敢幹進屋偷竊這種勾當,更是打死也不敢靠進這間高高掛著16號門牌的房子。

男子依舊愉悅的哼著曲調,一輛車從男子身邊急駛而過,男子下意識的回頭一看,恰巧和駕駛四目相交,因為天色太暗,男子看的不是很真切,隱約中,駕駛臉上好像滿是鮮血,男子並不在意,朝駕駛微微一笑,然後轉身繼續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10號、12號、14號、18號...
『奇怪...怎麼就是沒看見16號。』男子延著門牌,來來回回走著。
今晚男子又遍尋不著自己的家。

傳說...死於意外的人,靈魂將會不斷輪迴於意外發生當時,而不自知,需等發現自己已死亡的那一刻,才會再進入下一個輪迴。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