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長篇] 浪子江湖 作者:舒志琪 1-1~ 7-1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 [長篇] 浪子江湖 作者:舒志琪 1-1~ 7-1

[武俠] [長篇] 浪子江湖 作者:舒志琪 1-1~ 7-1

請大家務必回帖喔!

第一章 紅顏禍水

  黃羽翔長舒一口大氣,背靠著大樹一屁股坐了下去,手裏卻仍不忘緊緊抓住他那把寶貝長劍,畢竟是它讓自己活到了今天。他人剛坐下,心裏又開始罵開了,也不知道是第幾次哀歎自己的黴運。
  黃羽翔十七歲混道江湖,武功算不上怎麼樣,但仗著腦瓜子還算聰明,這幾年也算有驚無險,由於他戀綣花叢,因此他的大號叫做「浪子」,雖然風流卻也不算下流,偷香竊玉的事卻還沒有做過……哎,唯一的一件就是半個月前不小心看到了一個女孩子洗澡而已。

  「娘的,老子又不是存心要偷看你這個小娘皮洗澡的,你這個小娘皮有什麼好看的!」黃羽翔越想越氣,忍不住罵出聲來。話一出口,不禁又喃喃道:「其實這個小娘皮還真是好看……」他口裏這麼說著,只是心裏卻不肯承認這個「小娘皮」豈止是「真是好看」,簡直就是美得不可思議,黃羽翔雖混跡花叢也有三五載了,見過不少佳麗美人,但如此天香國色的美女卻也是僅止一個而已。

  其實偷看女孩子洗澡就偷看嗎,有什麼了不起的!但關鍵是這個女孩不是別人,正是江湖公認的第一美女!也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俊彥對這個絕世美人朝思暮想的,要是讓他們知道了,每人吐一口口水就能把黃羽翔給淹死了。就算她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就衝著她的父親是張華庭,黃羽翔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也要死得不剩一星半點。

  張華庭是何許人也,武林公認的中原第一高手,天下三大宗師之一,成名三十年來未曾一敗!偷看他的寶貝女兒入浴,請了神仙也救了不命啊!

  黃羽翔原本就因為失血過多而蒼白異常的臉奇跡般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ska110169 經驗 +20 感謝您對論壇貢獻寶貴的文章!! 2006-12-1 11:07
  • aska110169 金幣 +20 感謝您對論壇貢獻寶貴的文章!! 2006-12-1 11:07

TOP

一  第二章 刁蠻淡月

  「秦大哥,你滿口都是我爹的恩德,果然是看不起我這個小師妹,唉,我就都知道我武功不好,事事都要人照顧,也難怪秦大哥要如此說了。」綠衣小姐兩眼盈盈,說不出得憐人。
  「不是——小姐,不是……,這個——」秦連武功雖是絕高,但在應對方面卻是缺乏頭腦,只是抓耳撓腮,哪有半分高手的氣度。

  「格格格」綠衣小姐和紅衣美女都笑了起來,紅衣美女笑了一陣,道:「秦大哥,小姐是在逗你呢!你這人忒也老實,老是要上小姐的當,要是傳了出去,堂堂『五嶽手』秦連竟會如此,恐怕江湖上沒有一個人會相信!」

  果然是他!證實了心中的想法,黃羽翔心中驚駭卻是更甚,以「五嶽手」秦連如此高明的人物都要俯手貼耳叫聲「師父」的會是怎要的一個人呢?眼前的這個綠衣小姐,恐怕是自己一輩子也得罪不起的人啊!

  但隨著綠衣小姐的笑聲在耳邊迴盪,說不出的動聽可人,黃羽翔忍不住睜開了眼睛,他的臉正對著綠衣小姐,眼一睜開,綠衣人兒那美絕人寰的俏臉便映入眼簾。他雖然在屋內已是驚豔了一回,但此際見她笑語如花,不禁又愣住了。

  她身邊的紅衣人兒已算是絕世美兒了,若在平時,正是黃羽翔青衣白馬,風流追逐的對象。即使他流戀青樓多年,攀折過幾許名花,武林中的名門閨秀見過不少,但如紅衣人兒這般俏麗的,也是難得遇上一回。但此際站在綠衣小姐的身邊,竟是半點也惹不起黃羽翔的注意!彷彿她的存在只是為了陪襯綠衣小姐這個絕代佳人!

  黃羽翔瞪大了雙眼,心中卻想將來會是那個男子有幸娶她為妻呢?看著她嬌笑不已的樣子,心中突地一熱,彷彿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巨賞擒賊

  卻說黃羽翔離開淡月後,全力施展輕功,一路踏風而行。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個巨擘之女,也不知道日後會遇上什麼麻煩,但此際神功小成,心中正興奮莫名,卻也把這些煩心事丟到了一邊,反正想也無用。

  不過同樣是趕路,卻全不同於適才逃命時的心情。

  適時正值午夜,黃羽翔卻全然沒有睡意,直又行了半個時辰,才在樹林邊上休息下來。但一個半時辰的全力奔馳,跑了足有四百裏許,迂迴環繞,竟從衢州跑到了金華。

  第二天醒轉過來,打了一隻野兔,胡亂生火烤了便吃。依他原意本想在林中隱居下來,修習「抱樸長生功」,哪知才呆了兩天,便忍不住跑到金華城裏去了。

  自他修習「抱樸長生功」以來,女色便離不開身。那「抱樸長生功」煉到絕高境界,陰陽交合只是用來增進功力,卻也非必要之事。但在修煉初期,情慾卻最是旺盛,這也怪他煉功時無人指導,原本可以通過疏導調息,使情慾之火沒有這般強烈,但他修行不得法門,對情慾要求甚是強烈。

  遇到綠衣小姐主僕那晚,他已經七天沒有近女色了,這兩天熬下來,實已到了極限,當下便去了金華城的「君緩行」。君緩行乃是金華盛名最著的勾欄,黃羽翔兩年前去過一次,對裏面的姑娘頗為中意。但此番前去,卻是全無興致,只覺一個個均是庸脂俗粉,不堪入目。

  自三天前見過那綠衣小姐之後,黃羽翔雖然要將她忘記,但此等天香國色的麗姝豈能輕易忘懷!黃羽翔清修的那兩日,雖然功力進境神速,但每次收功之際,綠衣小姐的身影便浮上心頭,揮之不去。現在看到這些姑娘,雖然不乏美人,但豈能比之那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力戰脫困

  見他來得迅猛,黃羽翔忙避過一旁。剛才刀劍相碰,已讓他知道自己的功力還是略遜對方一籌。但心中卻是不怕反喜,想十數日前自己還只不過是個內力平平,武藝蹩腳的不入流人物,現在居然能和年青一輩中的頂尖人物硬碰一招而只加略落下風,心知只要自己再勤學苦練,不難成為一流高手。
  按下心中的喜悅,黃羽翔將精神全部集中在眼前這個強敵身上。心知內力自己要遜上對方一籌,但論起武技,自己與對方相差得可要大得多了。不過好在這十來日的苦戰也帶給了自己意想不到的好處,無論見識武技,黃羽翔都上了幾個台階,還將幾年來偷學的武技揉合了起來,創出了自己的一些新招。

  不過鄭雪濤這一刀來得太猛,黃羽翔心知挾著出招時的高速,自己碰硬這招可就要吃大虧了。好在他輕功了得,當下身形連動,已脫出了刀光的範圍。

  他回身正要反擊,卻見鄭雪濤利刃一轉,又是暴捲過來,絲毫沒有中途停招,彷彿從頭到尾只是一招而已。當下身形再動,又脫了開去。誰知儘管他身形躲閃,鄭雪濤總是如影隨形,不離不遠,逼得他還手不得。

  正是楚中鄭家的絕學「如芒在身」。

  黃羽翔身形連閃十餘下,始終不能將鄭雪濤的刀茫閃脫,心下一片悚然。他心知鄭雪濤聲名卓著,但誰想竟會厲害至斯,這下真是偷雞不成反蝕了一把米了。

  深知不能再挨打不還手,猛地回身出劍,劍尖所指,正是厚沉的刀身,出劍的同時,右腳踢出,正是鄭雪濤的小腹。

  他這一招連消帶打,守中帶攻,端得是一記好招,正是十幾日血腥戰鬥帶來的好處。

  黃羽翔根本沒有想要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避禍單府

  黃羽翔輕功雖佳,但畢竟事先吃了四叟一掌,初時只覺氣血翻騰,難受異常,但連縱十幾下之後,只覺全身發冷,四肢竟有疲軟之象,奔走之間,速度大減。
  他心知這是自己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依著四鬼叟平日的習性,自己若是落到他們手中,恐怕會死得很難看,當下奮起餘力,一點也不敢放鬆。

  那四鬼叟成名三十幾載,一身功力著實不凡。輕功雖然不是他們幾個所長,但絕不會比黃羽翔遜色多少,再加上黃羽翔受傷之後功力大減,卻被他們越追越近。

  黃羽翔勉強又行了近一裏地,但全身如沸,難受異常。

  這四叟修習的純是陰毒之極的內力,黃羽翔與他對掌之際,因他心急脫困,來不及將他的掌力全部驅出體外,這裏許地奔跑的功夫,倒是在黃羽翔體內大肆作亂,若不及時行功療傷,只怕後患無窮。

  正在黃羽翔快要絕望之際,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座莊園,他大喜過望,身上的傷勢彷彿也輕了好多,腳下力道大增,快如利箭一般,些許功夫已經竄進了園中。

  這莊園佔地甚大,黃羽翔心知只要能躲進其中,四鬼叟一時半會之際絕難找到自己。依著他的機敏,定能逃出生天。

  他身形落地,卻是一個花囿,面積不大,卻甚是精美。但黃羽翔卻是無心於此,又一個縱躍,已到了一排連綿的屋舍,他打開身旁的一扇窗外,人已如游魚一般滑了進去。

  這屋子布致得甚是精緻,鼻中隱隱有檀香味,黃羽翔精神不由得一振。遊目四周,卻是空無一人,他心下大喜,行到門口,頃聽一下,卻沒有半分聲音,知道外邊沒人。

  他打開門行了出去,又將房門輕輕掩上。這屋子外面卻是一條長長的走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又遇刁蠻

  黃羽翔和單美人下得樓來,單定坤與其他人早已在樓下等著了,均是一臉不耐的樣子。好在兩人的臉色都恢複了正常,倒沒有被他們看出破綻。
  「跟本官走!」單定坤當先帶路而出。

  一行眾人跟隨單定坤在莊裏繞來繞去,走了幾有一柱香的時間。

  這莊園雖大,但從頭走到尾也只需半柱香不到的時間,但江南建築多有廊台水榭,迂迴環繞,倒是多用了一倍多的時間。一路上雁山雙傑和四鬼叟都有動手劫人之意,好在黃羽翔全神戒備,這幾人又投鼠忌器,倒沒有給他們偷襲的機會。

  這樣膽戰心驚地一路走來,待得出到莊外,黃羽翔已是一身大汗。他遊目一周,問道:「大人,在下的馬匹呢?」

  單定坤冷哼一聲,道:「來福!」

  隨著「篤篤篤」的聲音傳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牽著一匹全身黃色的駿馬從莊中走出。

  黃羽翔看到這匹馬,心中忍不住叫聲好!這馬兒身軀高大,全身沒有一根雜毛,神駿異常,端得是一匹上好的黃膘馬。心中暗暗打下主意,人可以還,這馬兒卻絕對是不還的了。

  單定坤心中卻是連連叫糟,他吩咐來福準備一匹好馬,原是安撫黃羽翔之舉。誰知道他平時禦下極嚴,卻沒有敢對他的命令偷工減料,來福到馬房說大人要匹好馬,馬房的掌事當下便不折不扣地挑了匹才從四川送過來的好馬,倒真是莊中最好的馬匹。

  他心中雖悔,臉上卻木無表情,道:「黃羽翔,你可以放了本官的女兒了吧!」

  黃羽翔依舊一臉賊笑,道:「大人,若是在下現在放了令千金,大人一旦翻臉,在下豈不是插翅難逃!還是等在下和令千金出了莊子,到了安全的地方,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佳人無奈

  單鈺瑩勒住了馬,縱身躍下,道:「你下來了,都到義烏了,我們找間客棧先安頓下來吧。」說話之間語氣甚是柔和,倒像是妻子在詢問丈夫的意見一般。她隨即發現語氣中的軟弱,柳眉一挑,道:「你還不下來!」這一句倒是頗顯本色。
  她雖然不捨在馬上與黃羽翔共乘時的奇妙感覺,但此際已近義烏城門,行人漸多。饒她生性刁蠻,頤指氣使慣了,也不敢再與黃羽翔同坐一鞍。

  黃羽翔輕輕一笑,也翻身下馬,道:「到客棧的時候,怎麼說我們倆個的關係呢,是兄妹還是夫妻呢?我倒希望是夫妻,要一間屋子就夠了,還能省點錢喔!」

  單鈺瑩狠狠地瞪瞪他一眼,但她人長得太美,反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看得黃羽翔不禁一愣。

  單鈺瑩平素便自負美麗,但見黃羽翔傻看著自己,也不由得心中暗喜。女孩子總是希望別人讚她美麗,尤其是心上人的反應更是注意。黃羽翔雖然還談不上她的心上人,但卻是目前與她接觸最深的年青男子,心中頗有幾分意動,見他為自己的美貌發呆,羞澀之間,臉上卻是喜氣洋洋。

  「當然說是兄妹了,我警告你,你不許再對我胡言亂語了,不然我非要你好看不可!」單鈺瑩惡狠狠地衝他道,怒氣沖沖地當先走開。

  黃羽翔卻是毫不理會,接過她遞過的 繩,牽馬快步走上幾步,與她並肩而行,道:「好好好……」眼睛一溜單鈺瑩,「既然我們已經是兄妹了,嗯,妹子,叫聲哥哥來聽聽!」

  「你——」單鈺瑩氣急,終於知道黃羽翔臉皮之厚實在前所未見,自己再要與他固執己見,恐怕會名花早謝。當下也不與他爭辯,只是一個勁地往前走,心裏暗暗希望快點進城找到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美色惹禍

  「瑩兒,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你啊!哎,你也不用長這麼漂亮啊!」黃羽翔頗有幾分醋意,看著如春花一般的嬌俏少女。
  單鈺瑩白了他一眼,一副你現在才知道的神情,道:「我也不想啊,那些人的眼睛真是可惡死了!」

  自兩人從樓上下來吃飯之後,一直有人盯著單鈺瑩,有些人甚至已經吃完了,還是不肯走人,又叫了些酒,裝模作樣的在一邊飲酌起來。店裏的夥計也爭著向這一桌上菜。好在他倆沒要幾個菜,單美人被人趁機偷窺的機會也沒多少次。

  「那我呢?」黃羽翔也學著那些人的樣子盯著單鈺瑩,其實他也不用學,他的樣子本是最色的。

  「呀!」單美人被他的目光嚇得一驚一愣的,嬌叱道:「死小賊,你看什麼看!」

  黃羽翔收回目光,專心吃菜。這家雖然是客棧,但做的幾個菜還真是極其美味,黃羽翔吃了幾口,便再也停不下來。單美人嘗了幾口,也歎道:「這菜真是好吃,比府裏的還好吃!」

  她抬頭看向黃羽翔,隨口問道:「小賊,那四個老頭幹什麼要追你啊?」

  「這個——」黃羽翔戀戀不捨地看著才吃了沒幾口的菜餚,掙紮著抬起頭來,「說起來話可就長了……」不過一看到單美人如星星般美麗的雙眸,目光又帶著三分要求、三分撒嬌還有三分柔情蜜意,頓時將一切拋在了腦後,源源本本地將如何不小心偷窺到無雙玉女洗浴,如何被她傳令天下追捕,如何被四鬼叟遇上,一直講到進單府遇上她為止。

  「死小賊,就知道你會到處闖禍!」黃羽翔沒想到單鈺瑩一點也不安慰自己受到的不公待遇,也不誇獎一下他是如何英勇地逃出圍捕,竟是口中酸酸地道,「你說的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一  第九章 惡中之惡

  馬俊雄,也就是馬文才的老爹,義烏城的縣令,正與第九房小妾在天井裏飲酒作樂,正酒酣間突然外面紛紛亂亂的鬧了起來,當即一怒而起,摟著小妾行到外面,卻聽下人報說,公子被人打傷了,正在廳前。
  馬俊雄深知兒子的為人,忖道這小兔崽子又準是跟誰爭風吃醋動起手來,今天也不是頭一會兒了。他妻妾無數,女兒雖多,但兒子卻僅此一個,當真疼愛之極,心中雖習以為常,聞言還是一路行到前廳。

  到得前廳,才發現自己兒子被人傷得實在太慘。原本就醜陋異常的臉上插了一根筷子,猶如集市裏砧板上的青魚,只是論買相實在是不敢恭維。

  馬俊雄頓時肝火大盛,但還是按捺下心中的怒火,先去請了醫生,之後問清馬文才兩個跟班知道事情原委後,將那兩個跟班大罵一頓,自是怪他們的護主不力。當下立即換了官服,行到衙前,將府裏的人全部召集起來,往「如意客棧」尋師問罪。

  走進客棧,只見掌櫃的帶著幾個夥計戰戰兢兢迎了出來,待他們幾個跪下磕頭後,馬俊雄手一擺,問道:「人還在嗎?」

  掌櫃的忙道:「在,在!」

  馬俊雄道:「你不用擔心,本官知道錯不在你,你且放心!」

  聞言之下掌櫃的自是大喜。這馬俊雄做官真是有一套,一句話便收買了人心,萬一事情鬧大,這客棧裏的人定會全向著他說話。

  眾人走到樓裏,偌大的大廳除了左首的桌上還圍著三個人外,整個空空蕩蕩的。

  馬俊雄看向那三人,只見一個身著藍衣,相貌俊雅,眉宇間英氣勃勃,神情倨傲,頗是個人物,以他的眼光,自是看得出這人肯定出身不凡,傷了自己寶貝兒子的,多半便是此人;另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流水無情

  日上三竿,三人都起身吃完早飯,結了帳,便上路向杭州行去。昨晚馬俊雄對王海川前倨後恭的情形,掌櫃的和店夥都看在眼裏,在他們心中,知縣大人自是大得不能再大的官了,眼見他都對王海川都如此恭敬,在王海川結帳之際,一個一個都是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黃羽翔三人昨天俱是想了許久的心事,相見之際,都是一種異樣的感覺。

  黃羽翔是最晚起床的,而且還是被單鈺瑩叫起來的。單小姐叫人起床自不會溫溫柔柔的,免不了一番拳打腳踢。好在黃羽翔皮粗肉厚,十數日來又被人打得習慣,單美人又捨不得用上真力,他自是全不當回事,反倒佔了單美人不少便宜。

  因為他們三人只有兩匹馬,倒是在分配馬匹的時候發生了一會爭執。黃羽翔當然是要與單鈺瑩共乘一騎,王海川卻是死活不讓——昨天看到他摟著單美人就已經氣得快要把他腰斬,更不用提還要讓他們兩人共乘一騎,摟摟抱抱直到杭州了。單鈺瑩雖然戀綣昨天兩人共騎時的纏綿情景,但看黃羽翔一臉無賴相,心想若是答應他的要求,自己恐怕又要被他佔盡便宜了。

  於是在少數服從多數的情況下,由王大少到集市花了三十兩銀子買了匹馬,給黃羽翔代足。

  黃羽翔本來不能與單美人共乘,已是一肚子的火氣,眼見那新買的馬匹實在無法與黃膘馬相提並論,當下死活不依,強自要了本來給單鈺瑩的黃膘馬。兩人拗不過他,只好妥協。王海川又捨不得單鈺瑩,只好將自己座下那匹上好的大宛馬讓與單鈺鈺,自己去騎那匹劣馬。

  誰知人有攀比之心,馬也有三六九等,黃膘馬和大宛馬均是馬中翹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