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連載---我的憲兵週記(大兵週記 士官週記) - 軍旅生涯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討論] [轉貼]連載---我的憲兵週記(大兵週記 士官週記)

[轉貼]連載---我的憲兵週記(大兵週記 士官週記)

----入伍的第一天----
83年7月19日  望著手上的單子 心情沉到谷裡了
今天開始服兵役了 730天 今天才第一天
不知道會有什麼事發生  哇 還有729天要熬勒...........

早上7:00整 父母親一大早就陪著我起床
母親依依不捨的心情開始感染了我 我不知能說什麼
從小就不曾離開過家裡 今天要去"男人訓練所" 合約二年
母親含著眼淚跟我說:好好的當兵 把欠國家的一次還清

父親看的出母親的不捨 不忍在躊躇下去
便說道:該去嘛是愛去(當兵) 麥隔講啊 走啦
我仍然笑笑的跟母親說:別擔心 我會好好的當兵的 說著說著  
腳步離開了家門 父親用機車送我到台北火車站
一路上 父親都沒有再說什麼 雖然我知道他心裡也是不捨

但.........畢竟是男人 沉默 反而代表了一切言語........
到了後 父親只說了一句 :家族裡只有你當憲兵 別漏氣了 .....
聽到父親的打氣 信心又增加了不少 就這樣 茫然地走進火車站

車站裡 市公所兵役課的秘書 忙著來這報到的兵員 分配車廂號碼
在這裡 遇上唸省三(省立三重商工 現已改為國立三重商工)
補校(夜間)的學弟 沒想到我們竟然變成同梯的  嘿 小汪 你也來這裡報到
小汪:學長 你嘛是喔  我:別再叫學長了 現在我們同梯的同學了

突然一聲哨音 公所的秘書大聲說:往桃園的火車來了 憲兵仔的年輕人 上車了......
我跟小汪坐同一車廂 一路說著:不知會多操 聽說憲兵最操
管它的 二年兵當沒錢相送  就這樣 你一句 我一句的
想像未來這二年的軍中生活會是什麼樣子的

火車開到桃園站 轉中興號的巴士往公西的方向開去
車上負責接兵的班長沒有出任何聲音 於是 車上是鴉雀無聲...........
進到了慧敏營區 哇 這營區還不錯咩 滿新的
比以前看過一般陸軍的營區要好多了

在班長引導下 進到禮堂內 進行報到的手續
開始體檢 接著剪髮 照"囚犯"照(大家經驗應該都一樣吧....)
中午 吃大鍋麵 大伙都沒什麼胃口 心情還滿沉重的 ..........

午後 籃球場上出現了幾部軍卡  萬萬沒想到 班長竟招呼我們往車上移動 就這樣擠.擠.擠  
我被擠到裡面去 靠 燜死人了 連一口新鮮空氣都沒有...............

車子沿著山路往下 一路上我可以感覺到大約的位置
直到進了堅實營區 一下車 哇........爽........深深吸了一口氣 ..........
但仔細一看 心裡想(馬的 早知道這麼近
不能直接來這裡報到嗎? 三重-->泰山15分鐘
卻要從三重->台北火車站->桃園火車站->公西->泰山.....浪費時間........
     
接下來 分發連隊 我被分發到28連 班長要我們寫下一些資料跟寄回家的信後
發放軍服  換上草綠服(嗯 開始有軍人的樣子)
班長站在教室講台前 說:恭喜你們 現在是中華民國最菜的軍人

但  沒有人出聲 也沒有太多的表情
因為  沒有人會因為這段話感到高興
寫完了資料 班長帶隊去打電話報平安 欠缺個人物品的
則另外帶至福利社購物  

一大路的排隊等候電話  輪到我時  
電話裡 也只是輕描淡寫的告訴母親 我已安全至營區
很快會寫信回家 請母親不必擔心
晚餐 連上同學吃的下的沒幾人  我隨口扒了幾下 就再也吃不下了
看著許多的飯菜就這樣倒掉了 著實可惜

飯後 班長帶至士官隊的大澡堂洗澡 一進去 如同軍教片一樣 只給三分鐘洗澡
(事實上 根本不到3分鐘)大夥幾乎是青菜露露耶
快速沖一衝 趕緊穿衣跑步出去 我進去時 還一堆物品留在那
唉 ..... 這就是軍中生活嗎? 髒兮兮的學兵..........  

晚間 第一次的晚點名 彷彿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
大家頻頻"吃菜包"(菜嘛....當然就等包嚕)
:shy:晚上 晚點名 第28連連長逐一唱名 點完  
開始訓話: 歡迎各位來到我們憲訓中心的大家庭

從今天起 你們是學兵 不是憲兵 因為你們還沒有受完訓 而且各位沒有階級
一切以中心班長及各級長官的命令為主 聽從班長的指揮
大家共同合作 相信你們會有個美好的中心生活
部隊裡有任何問題 歡迎各位詢問你的班長 排長 亦可以直接找輔導長

明天 將會舉行跑步測驗 所測成績來作為各位體位分連的依據
我們營上共四個連  體位也會分甲乙丙丁四組  
希望明天各位加油 好好的跑 今晚 各位好好休息  完畢

值星官跑至隊伍中央 分別敬完禮 稍息 立正 ...............稍息
大家喊謝謝連長  連長晚安
值星官:稍息後 各班班長至中山室集合  部隊不敬禮解散離開  稍息  
晚上 寢室內 臭臭的味道 全凝聚在一塊  
木板床睡起來應該比軍教片中的鋁床應該算好一點吧
10點整 就寢後 沒幾個人睡的著 有的想家 有的想老婆 有的偷偷的哭
我自己也是不停的想家中所有的一切  想著想著 就在朦朧之中入睡
明天 醒來會是什麼樣子呢??? ...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3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ska110169 經驗 +10 感謝您對論壇貢獻寶貴的文章!! 2006-11-30 17:12
  • aska110169 金幣 +20 感謝您對論壇貢獻寶貴的文章!! 2006-11-30 17:12

TOP

---LV2---學兵(新兵)的開始

第一天晚上 聽到許多人的"心聲"  哭聲 ...聊天...擔心 ......但是不管怎麼樣 明天的太陽還是會再度升起
83年7月20日清晨
.........啊......自己伸一伸懶腰 寢室外透出一點光線 ...天開始亮了  看一看手上的錶 4:40

心想"怎麼會這麼早自動起床 以前假日在家沒睡上個五.六竿 怎忍心讓自己的身體動一動呢???"........... "

第二天當兵 自己自動點好了 ...於是 我開始把昨晚睡前褂掛的蚊帳 以及保護我夜晚不至於受涼的小毯子 給它用心的折一下

清晨5點整  嗶.............................嗶  部隊起床  

"威武的軍旗自由飄蕩  雄壯的歌聲多麼嘹亮 同志們向前進......擴音器裡傳來的是憲兵進行曲

一個身披著藍白紅帶子的班長吆喝著我們 "學兵注意 注意還動啊 他媽的 欠操是不是 "

"統統有 注意到 把寢具折好 兩兩互相幫忙 3分鐘後下去盥洗 盥洗完後 著昨晚的草綠服至連集合場集合 稍息後開始動作  梢息"

"乒乒乓乓..............怪怪咚叮咚  真的是可以用兵慌馬亂來形容  有的同梯仔選擇先下去盥洗 有的跟我一樣先著裝(寢具早已折好)

"快  快  快  還慢慢來啊  操你X媽的 就是你 快一點 "  值星班長一直狂催 拚命的幹譙我們  但面對我們一群才剛入伍的死菜鳥

又能快到那裡去???  我跟身邊的同學著完裝 狂奔至水龍頭那 用我吃奶的力氣在10秒內狂刷我的牙 (媽的 好像趕死豬一樣)

臉隨便用手抹一抹 便拔腿狂奔至寢室 一放下盥洗用具 才奔至二樓樓梯間而已 就已經聽到.............

'部隊統統有  注意" 值星班長經過幾次的重覆的幹譙 大家已經把他當成兇神惡煞了 (班長 在中心真的了不起 小學當過班長是沒用的)

一聽到班長口令 沒人敢動了 "稍息後 面對我成"昨晚排的隊形" 稍息"

又是一陣的狂奔 彷彿如一群野牛般的從寢室狂奔而出  樓上樓下都有班長在那幹譙著

"操你媽的 還給我慢慢來 "  "快一點不會喔" "他媽的 你家生小孩喔" ............. ...

"統統有 向右看齊 向前看  稍息 立正~~~~" 值星班長XXX報告 全連應到人數官士兵合記100員 完畢  "

只看班長報告完後 向後轉向我們"梢息~~~"  "連長~~早"

"各位弟兄 大家好 經過昨晚的休息 大家的精神應該恢復了吧 "

"來到軍中 不要害怕 這是男人必經的過程 "(廢話 報告班長裡面都有演了)

"等等 就會舉行1500公尺的跑步測驗 測完後 你們將會依照所測成績 來分發屬於你們體能的連"

"希望各位弟兄等等用力的跑  測個好成績"  話一說畢  值星班長便將隊伍帶至測驗等待區

"報告班長裡面怎沒有這個 ??"其中一個同學這樣說著

我便說"靠 誰知道這個要幹嘛 反正 盡力跑就是"

後來 哨音一響 我們這連就位  "預備  嗶.............."

我就這樣莫名的跑 繞著營區 一圈又一圈的跑 終於 聽到測驗官說"最後一圈了 "

我使出吃奶的力氣狂奔  飛快的衝刺最後一圈  身體一過線

馬上就被昨晚隔壁連的連長抓住我的手 拉到他那一邊

"嘿  嘿嘿  不錯 這個是我的了"

:你娘的勒  我又不是待宰的肥豬"我心裡暗暗的罵著

但 四個連都測完後 我才知道 我的成績編入甲組連---------29C

接著值星班長帶我們回28C取回自己的裝備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 我一步步的走向當時憲訓中心排名第一的精誠連---29C

只可惜 我當時只是中華民國最菜的學兵(新兵) 當然什麼也不知道  後面 所有靈異 死硬的狠操 強悍的體能

全在這個令我懷念至今的中心第一連--5B-29C(已裁編)

待續---------------LV3----學兵的開始 ---適應週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0 編輯 ]

TOP

---適應週---第一次會客時的感動

在測驗完後 在29C正式開始學兵生活  由於山下泰山憲訓中心過去學長歷經的苦難 讓上級重視到這裡的問題

便設下了對新兵生活照顧的福利政策  ---適應週---

意味著新兵的第一週 除基本教練訓練外 該中心的教育班長不得對新兵肆意漫罵 無故找碴 違者--輕送禁閉 重則送軍法

也讓我們剛進中心的學兵 可以有段適應的空間

而訓練上 為防止中暑(熱衰竭)的事件發生 進行所謂的"灌水計畫"

計畫就是分別在早上08:00  下午14:00 晚間19:00 讓學兵們各喝下一大鋼杯的水 約500CC~1000CC

防止那幾年發生的軍中操課中暑事件再度發生 危害部隊戰力

"向左轉"  向右轉"  齊步走".............一些在電影裡 耳熟能詳的口令 不斷的出現在我眼前的世界

雖然我早已習慣過基本教練這樣的訓練方式

(敝人曾考取就讀省立三重商工  在新生訓練時 便走過同樣的基本訓練 並於後來加入學校組織

自己成為帶新生的學長 當時學校便是採學長制 也因此 我對部隊學長學弟制  

基本教練 早有相當的心理準備 甚至 在晚間 各班班長約談新兵

我這班的班長---466梯紅軍下士 8週後榮退 已知道我在學校的過去

也因此幾次的重新分班 硬是以紅軍的姿態 將我抓過去當排頭 幫他跑腿)

一週來每天正常的操課 吃飯 睡覺  一些同學跟我一樣 慢慢的接受眼前的環境

第一次的懇親會客

以往 都是去親朋好友的中心會客  從南到北的新兵中心  多的數不清

第一次 輪到自己被會客 心中的激動真不是可以用言語形容

當天 我被排到8-9的交管哨  7:50分 我到司令臺前就定位

看著大門外 已經湧現大批會客人潮 心中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也將來到

不爭氣的眼淚 差一點就掉下來  為什麼會想哭

後來我仔細想想 應該是對未來這103週(一年52週 )的不確定感作祟 讓自己焦慮感直線上升

9點下哨了 原本應到的爸媽 卻遲遲未出現

一直待著寢室的我 只好請小汪的朋友幫我弄出寢室

(很多當過兵的弟兄應該知道這招吧  先離開寢室再說)

直到10:20左右 爸媽的身影才緩緩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帶著充沛的"補給品" 好讓我大吃一番  原來 我的父母一直以為我在山上(公西的慧敏營區)

機車騎到公西 才由大門的學長指引到泰山來 騎車多晃了一個多小時  這樣吃吃喝喝 過中午後 我便不敢再吃 只喝一些飲料

因為 我很清楚 萬一下午家屬離開 要是來個"大運動" 那不是吃進肚子的都白費了

會客時間裡 有弟兄女友或老婆會客 一句虧過來 一句虧過去的 大家說說笑笑的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會客一結束 媽媽的眼睛露出不捨的眼光 但她知道 長大了 就是要當兵才像男人  我跟他們輕聲道別 目送著他們離開中心

等全部家屬都離開了 留守的排長召集部隊集合

"注意 注意了還散漫啊 " "面對我成講話隊形 向中看齊 向前~~看"

"很爽喔 今天 你們有沒有吃飽喝足啊??? 我看是有 還好 今天沒發現我們連上有弟兄違反規定 "

嘿~~~嘿~~ 排長面露詫異的眼神

"想不想現在來跑個5萬公尺"  -------------

"排長 不要啦"  大家面有菜色的跟排長說

"好  今天 我做個好人 來段500公尺接力賽就好

但 記得 今天的事無論如何絕不能讓連長知道 不然 就......嘿嘿嘿........"

"排仔 我們又不是傻瓜 不會啦 "  "對嘛 對嘛 大家互相一下咩"  "謝謝排長".........

終於 在簡單的接力跑中 安然的渡過今天 ........但明天呢???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1 編輯 ]

TOP

---LV4--你 嗯嗯了沒???

第一次的會客結束後 即將調職的排長  隨後沒多久就去當別連的副座了

連上僅剩的二個排長 GR受訓於戰技班 ZHAO也將在幾週後 到軍司法軍官班報到 加入憲調的行列

經過一週的基本教練  我們學兵大致上慢慢的接受這樣的"環境"  

眼前唯一的大問題就是--------我已經一週沒"嗯嗯"了 其他同學也是 我想 這應該是每個當兵男孩都會經歷的過程吧

連上班長開始發放瀉藥  有生以來 第一次看見這麼多人同時間吃瀉藥等上大號   這樣的場面何其壯觀......

接下來 在廁所裡 擠滿了一堆新兵  一場別開生面的"屎屁交響曲"就此開始演奏

"噗~~~~ 噴~~~!  噗噗噗噗噗----€~~~~"...........

雖然我沒吃下瀉藥 但我也跟著"入團"演奏這場 幾場的輪迴下來

全連120位學兵 仍未開放"小菊花"入口的  仍有20幾位 其他把存貨釋放出來的弟兄 也有幾個拉過頭了 停不住的拉

"喔  同學 拉到快虛了 "

"我跟班長報告一下 你們幾個可能要吃止瀉藥了 你剛剛拿幾顆瀉藥吃?? "

"不多啦 吃了5顆 想說要拉出來比較快  "同學一付不在乎的表情來回答我

"靠  你想"屎(死)去拉一拉  也不是這樣幹法的  我跟班長去要幾顆止瀉的"

在跟班長要過以後  快速的分給幾位同學服下  

在一天下午的"激戰"後  很快的結束"堅實屎屁戰役"  終歸還是我們獲勝了

因為 事後打掃廁所的學兵連不是我們  看到那一堆的"戰利品" 不知道它連的同學是不是會私底下拚命的幹譙我們??...

在幾週後 我們已經完全適應這樣的生活 這樣的環境  但是 另一個新惡夢也即將開始  ---授槍典禮---

這一梯的弟兄500多人 站在8月的大太陽底下 屏息等待著這個無聊的典禮

"喂  授槍下來 我看 沒什麼好日子啊 "

"我嘛是安勒認為 但是  沒槍 做什麼兵  淇阿兵(冰淇淋)"

"嘿~~哈"

"講什麼話 操你媽的 誰叫你們出聲的???" 一位班長輕聲壓制我們的閒聊"

"陸軍憲兵訓練中心  忠貞501梯次授槍典禮 典禮開始  奏樂" 一位中尉司儀在小小的司令臺旁帶動著典禮


"啦啦啦.....啦啦啦........"一陣的音樂響過

"主席就位  唱國歌  "

"三民~~主義~~吾黨-------------"在全梯唱完後

"主席致詞"

"各位幹部 學兵弟兄大家好"

"長官好"

"今天呢 是我們忠貞501梯次的授槍典禮  這個典禮的結束 就是各位執槍的開始"

"槍  是軍人的第二生命" (我想 每個兵種都應該是一樣的說詞吧 長官 老掉牙了 能否換套說詞呢??   )

"XXXXXX-----從今天開始 用你們的槍 去保衛別人 將來 同樣也會有人這樣來保衛你  完畢"

說著說著 唬爛也超過一個小時有  心想"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授槍代表出列 "司儀唱名 把典禮帶動下去

看著瘦瘦的營長 快步的跑向前去 接過中心指揮官手上的槍後 典禮終於結束了

營長接著上台 要各連連長自行帶回 開始操課

果不其然 典禮才剛結束 馬上開始操槍課

"JAZZ 你過來"排長ZHAO 突然叫我過去

"從今天開始你做我的軍械公差好不好???"

"好 但 軍械公差要做什麼???"我一臉茫然的問ZHAO

"你只要在其他同學領槍前 來跟我拿槍櫃鑰匙 負責管制槍械的進出 以及門禁  協助我處理槍械"

心想 反正就是跑腿 沒差

"是  謝謝排長給學兵機會  學兵會努力的"

雖然比別人多一份差事 卻也是因為這份差事 讓我閃掉很多不當的操練

往往 在槍械未領完前 要是同學在集合時 出現亂 或連上長官不爽我們的時候 ~~嘿嘿

只有我安然的在槍櫃前等鎖櫃 不必跟著同學在下面做體能  

剛開始 仍持續槍的基本教練 "托槍"  "端槍"  "高端槍"   

但幾天後  讓每個新兵痛苦的刺槍術 終於開始了

"刺槍術  用槍" 班長口令下達 開始  

"原地突刺  刺"  

"殺~~~"

"我有二支槍 扛在肩膀上 長的打共匪 短的打姑娘"

操課之餘 同學們仍找些話題讓自己跟其他弟兄說說笑笑 心情放鬆

聽著聽著 此刻我心裡也正盤算著  第六週即將來到

我們第一次放假的時刻也快來臨了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2 編輯 ]

TOP

---LV5---第一次放假

在中心待了6週 明天就是星期天了 終於可以出去透透外面的空氣了 心裡正暗爽的時候

ZHAO突然來找我  "JAZZ 你明天留守好不好?  下一週我幫你弄個榮譽假  星期6--18:00放  隔夜的喔"

聽起來是不錯 但我仔細算一算 除了可以回家睡一晚外  我心裡不禁開始盤算起來

嗯~~整個時間算起來我好像 "賣合"(划不來)  明天已經預定我提早假 下一週還是可以放 還是不要好了

"排長 還是讓我回家吧 我真的好想回家去 "我用最無奈帶一點悲情的聲音 來勸排長放過我

ZHAO"好吧  我知道你的心情 明天休假去 我找別人好了"

"謝謝排長 不好意思勒排長 "

"沒關係了  安心休假去吧"ZHAO

晚上 躺在床上 跟鄰床同班的兄弟--GERM  閒聊著明天去那裡 後面我們要面對的生活 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

GERM 我在中心的好兄弟 因為他 我們互相打氣 在受過許多磨練後

我們的互相支持 成為渡過每一次天人交戰的危機

清晨 5:30 我們換好裝 成為第一批提早假人員 手拿過假條 心裡雀躍萬分

"休假弟兄在外 嚴守軍紀 不要在外惹禍  平安收假  離開"

"謝謝排長 "

話一說完 每個人都是狂奔至大門口 通過門口校部教勤連學長的管制 衝過小橋

深吸每一股自由的空氣 吸~~~~~哇  爽

走到路口 一部部的小黃(當時計程車並未限制車身顏色 我統一用小黃  大家看起來會比較熟悉)已經在那裡等待了

我跟GERM吃了一頓成長以來 感覺最好吃的早餐(難吃的軍餐 已經吃了幾十天了)

一吃完 我們一同坐著小黃來到我家  一到家門口 先到7-11買包七星煙

兩個人就這樣你一口 我一吐的 ~~爽翻了 好久沒抽了

彷彿剛從監獄放出來的煙毒犯  忍不住煙癮  在一旁猛抽

抽到差不多時 GERM的女友也到坐車到三重來 在7-11碰面 我帶他們先至家中坐

聊聊這段時間以來 我們在中心的部隊生活

後來 約10:00左右 GERM跟他女友跟我辭別 說要跟女友去台北晃晃

(但是 我可以感覺出來 GERM等等要找地方跟女友進行"高砲射擊訓練"     )

有女友就是這點好 放假時可以發功一下 只可惜 我入伍前就已經把機會都推掉了

唉~~真不知是不是我太白癡了.....

GERM走後 我一個人在家輕鬆的看電視  睡大覺  啥事都沒做

下午聽聽音樂  陳昇的"把悲傷留給自己" 一直是我愛聽的首選

"把我的悲傷 留給自己 妳的美麗 讓妳帶走 .............

"我想我可以 忍住悲傷 假裝生命中沒有妳 從此以後 我在這裡  

"日夜等待 妳的消息~~~~"

想起了高職的女友 在畢業的前夕 一句"我們做回普通朋友好嗎"

結束了戀情 自此二年 直到入伍當兵 我未曾再談過戀愛

在此時 自己不爭氣的又再度想起了她

時間很快的過去了 吃完了晚飯 18:30 該回去了

"媽 我又要回"牢房"了 下一個禮拜才能再放假了  我走了"

父親已先一步在樓下熱著機車等待我

一路上 父親只有淡淡的說了一句 "好好當兵就對了"

回到了泰山憲訓中心門口 心情又開始沉悶了起來

真不想回去 但逃兵更糟糕 憲兵逃兵 罪加一等

唉~~不亂想了 早點回連上吧  

晚上 19:30 換好裝 全連到齊了 惡夢開始了

"面對我成運動隊形 散開" ZHAO喊著口令

"殺"

"今天放假感覺應該很爽吧  問一下 有沒有人在外違紀??"

全連一片鴉雀無聲  我心想 應該不會有人出包了吧???

"好  沒有最好  那  我們來個收心操"

"伏地挺身預備"

"趴下去 你們還懷疑唷"一些在旁的班長也跟著ZHAO吆喝著

"操你媽的 過太爽了是不是"

"等等就讓你們爽翻天"   

"動作確實點 別讓班長們抓到你們摸魚 抓到就操死你們"

"一下二上"  "一"   " 二"  

ZHAO持續的喊口令  但班長們的手腳可也沒閒著 手該揮的揮 腳 幾號都可以驗出來

不知做了多久  又換開合跳  一二三四  二二三四~~~~~

從19:30一直玩到20:50

這時 大夥除了留守人員沒入列外 其餘休假的玩到手軟腳軟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ZHAO為什麼要我留守了 只怪自己太嫩了

連ZHAO的警示也不聽  算了 操完就算了 我只能認命了

晚點名完後  趁著時間還剩 趕緊去把身體擦一擦

"媽的 澡都白洗了 一回來就操我們" 我有點賭爛的說著

"沒法度啦 誰叫我們要當兵??欠國家的啦"GERM無奈的回答

"喂  兄弟 你可爽了 帶著馬子去做射擊訓練  腿軟了沒???" 此時我正虧著GERM

"嘿嘿.....|y10|   被你發現了 厚 我今天打了3砲耶"

"媽的 那你剛剛沒軟腳喔"

"套套耶 機哇爽勒  軟什麼腳"

嘻嘻........哈哈................

回到寢室  

"兄弟 我們還有多久退伍???"  我又開始想起入伍天數問題

"厚 慢慢算吧 還久的勒  先算中心16週好了 我們還有10週 中心"榮退"

"靠  想退伍了勒  躺好睡吧 明天還要操課勒"

"讓我們互道一聲晚安  ................擴音器裡傳來費玉清的晚安曲

22:00~~聲響  

值星班長" 熄燈"

"班長晚安 連上長官晚安 各位同學晚安"

"晚安"-------------

"XXX翩翩晚霞 祝你有個寧靜的夜晚  晚安   晚~~安

"再說一聲~~~明~~~天~~~見"

"幹  見你媽的大頭鬼啦 最好明天不要見" 其中一位同學小聲的幹譙著

"睏啊 睏啦"  唉 ~~明天又是什麼???  什麼時候才能結訓出中心???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3 編輯 ]

TOP

---LV6---特權 無所不在

第八週  陸軍訓正式結束 邁向憲兵訓的開始  當然 在訓練上也開始改變形態

開始以憲兵的戰技為主 體能 在我們甲組連來講 再優秀也沒用

每次星期6 其他三個連放光光 只有我們連上燈光通明

用完餐 到連集合場喝水(鐵桶架設於連集合場小草坪上)

望過去 平平是同梯仔 別人放了了 我們還在這裡撐  心裡不禁幹譙出來

每週都是這樣 放隔夜假的 永遠是特權跟超體能的同學

曾有二次調離29C的機會 第一次因自己一時的"忠貞"情緒作祟 錯失到隔壁連(天使連)的機會

後來 501梯次預士147期暨三年預士211期招生  

我也去報名考"體能" 希望同樣二年能讓自己領比較多

考完後 同批考試的同學在名單出爐後 對於我的落選十分不能理解

"JAZZ 名單怎麼可能沒有你 太奇怪了吧??" 寢室一位同學這樣說著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算了 部隊就是這樣 我認命了"

"幹  一定有人作怪 搞後門動作 才會這樣"

"算了啦 知不知道又如何 又改變不了什麼 你們的心意 我心領了"

就這樣 寢室裡你一句 我一句的  

但我又能怎樣呢???

隔天 同學進士官大隊報到了 看他們離開的身影 我心裡有說不出的難過

連一同與我進中心同一連隊的高職學弟 "小汪" 也跟著離去...

後來  我終於知道原因了

當天他們一去士官隊報到 連長HUN突然召我進連長室

"JAZZ 士官隊沒收你 你知道原因嗎?? HUN賊賊的對我笑

HUN"我告訴你 因為你好幾個爛同學動用關係 才把你擠掉的"

我聽HUN說這句話後 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因為之前一些體能差依然能放隔夜假的同學

如果不是動用關係 怎會有那樣的結果

HUN突然笑的更賊了 ...............

"你可以簽啊 現在有三年半預士211期跟你們這梯預士147期同訓"

"簽下去 你就可以離開這個連 你有好幾個同學也簽了"

"怎麼樣 想不想簽啊 不想簽 就在這裡繼續操下去 我一定會好好的讓你們體能強壯"

我什麼話也沒有說 一直保持著沉默 因為我知道 多說多錯

此刻 我心裡清楚 班長曾告訴我 沒進士官隊別洩氣 下部隊還有兵升士的機會

這時 就寢聲響起 HUN就沒再問下去 讓我直接回寢室就寢

回到寢室後 我跟GERM說了剛剛的事  

GERM"操他媽的 明明就是HUN搞鬼 還牽拖一堆 我看他是逼人簽 他才有績效"

"算了啦 我已經看開了 就算知道也不能改變什麼"

中心在一堆同學進士官大隊後 舉行體能重測 重新編製連隊

當時 我跟GERM聊過 我想把這次測驗跑爛點 看是否能調到其他連

但GERM淡淡跟我說了一句"現在不把體能練好 你真的下部隊要留著學長操嗎??

更何況 我們已經熟悉這個連的生活 有必要讓自己去別連再菜一次嗎??"

後來 重測5000公尺 我還是跑出19分40秒的成績  依然待在甲組連29C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4 編輯 ]

TOP

---LV7---驚天動地的收心操--HUN抓狂

在重新編製連隊後 重新編班 我原為12班班頭 在紅軍班長的操作下 變成第9班

在憲兵訓後 開始練習憲兵戰技 --莒拳道 擒拿術 短警棍 長警棍(又稱齊眉棍)

這也是為什麼憲訓中心比一般的友軍中心單位時間要長的原因

要訓練的課目真的是太多了

第9週  "喂同學 個星期日聽說是HUN留守"有位負責人事公差的同學來報

"靠 慘了 他留守絕對沒有好事 "

"幹 要快想個辦法  看能不能找人弄隔夜假"

"沒用的 就算隔夜又怎麼樣 收假晚上他還不是照玩"

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出一堆想法 但 沒有一條可行

星期6 18:00 連上只有4個同學放隔夜假 其他連放一堆出去

看過去 又是心酸的一個畫面 當時 我的眼睛不知感染了什麼

2個眼睛紅的不像樣 本想跟ZHAO說說看 能否讓我外出就醫 或弄個隔夜假也先讓我跑

但看ZHAO的表情 想起我也曾拒絕他的請求 於是 我又把話吞下去

到了星期天清晨 HUN帶著未放假的我們去手榴彈投擲場

"只要你們丟過35公尺 就可以放假去 二次機會 丟不到的

"|y10|   每隔一小時測一次 不過的 就留下來陪我"

就這樣開始 一輪又一輪的投擲  直到 發生意外了

在測手榴彈投擲的時候 撿彈的同學 也在一旁拚命的撿

而當時所有人只有著草綠服外 什麼裝備都沒有 連盔都沒有戴

說只時 那時快 一位同學投擲過程中 方向控制不好 往樹的方向丟去

好死不死  丟到樹枝 該空心手榴彈往下墜 擊中一名同學的頭

當場血流如注 HUN急忙把該名同學送往醫務所

而要另一位留守的班長立刻放人 並交待不可宣揚出去

有長官來督導問起 要說我們早已放假出去

"幹你娘的 不把我們當人看喔"一位同學火都上來了

"別再說了 軍隊黑暗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 "

"放假先閃了再說 平安最重要"

"等你爸結訓 再來跟他們算帳  幹"

幹譙的人一堆 但我心裡明白 兵沒當完 說什麼都是假的

當晚 我18:00就回到營區 因為我知道HUN沒這麼簡單的

19:00整 HUN下達口令 "休假的 全部取槍到連集合場集合"

我早已在槍櫃旁等待 待休假同學取完後 我也隨之取槍下去集合

隱隱中 一場風暴即將展開

HUN"統統有 聽到  用槍"

"原地突刺~~~刺"

"殺~~~~"

HUN"繼續刺 我沒說停 不準給我停"

"殺~~" "殺~~~" "殺~~~~~~"

有2.3個同學晚一點回連上報到(但未至收假時間)在門口就被攔下來了

HUN"很好 很好 我沒放假 你們敢給我們晚回來 伏地挺身開始 "

"做  給我拚命的做 做到死為止"

嘔~~~其中一位同學吐了

HUN"操你媽的 敢給我吐 做不完了 "接著就是一腳  

其他人就這樣 一直拚命的刺 拚命的刺

隨之 我的手也越來越疲憊 一直往下刺了

看著其他同學 大家也差不多一樣的情況 時間到底經過多久沒人知道

越刺越累  越刺越沒力  

HUN"操你媽的 刺地瓜啊  那個再給我刺地瓜試試看

後來刺槍同學中有一個也快吐了 沒想到-------風暴開始

HUN衝到同學面前 拿另一把同學的槍 當場要跟他對刺

而且............. 當場把刺刀銷拔掉

HUN"幹 不準跑 他媽的 來跟我對刺 刺  刺啊 你媽的" 幾近狂吼著

同學拚命的找人擋 一直閃 還跑進教室

這樣的場面 驚動了早已在連上的副座 輔仔 衝出去抓著HUN

才把這場面壓制下來 並把HUN帶回連長室

其他人在班長指揮下 把槍擦好 送進槍櫃

結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收心操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5 編輯 ]

TOP

---LV8---個人申訴沒什麼!全營申訴就轟動了吧

在中心陸軍訓(前八週陸軍訓後八週憲兵訓..大約是614梯前未受陸軍單位中心訓前

由純種憲兵訓練過的大都知道  但從兵役縮短以後 我就不清楚時間了

如果仔細算來 我當時在三重市公所抽的甲種體位陸軍籤176號

原為陸軍1705梯 後因憲兵的因素 實為1710梯左右 83/07/19入伍)

開始4週後  一連串的打罵教育就正式登場了

儘管當時 已經明令不得不當管教 但忠貞案仍在

(所謂」忠貞案」幾乎就是操到死 免究責吧---個人見解啦... )

這種每天"三字經"的生活已然成為學兵每天固定的生活

(當時在堅實 體能戰技要求 比慧敏的中心要求 真的要高出許多

應該是由於天高皇帝遠 中心指揮部長官督導不易的原因

就連當時我們連上的教室  盛夏真的很熱  吊扇只有4支

  還是有次中心指揮官上校余X生來堅實巡視

才當場說出一句話:營長 這種大熱天 全連學兵100多人

只靠4支吊扇 熱都熱死人了 趕快呈文指揮部 用最快的方式把吊扇處理好)

如此舉例 便知堅實與慧敏差別真的滿大的  待過的憲兵弟兄大都知道山上山下的差別.............

講重點  記得有晚 營長集合全營

告知營上所有的軍士官明天晚上 除值星排長留守外  全部隨他上慧敏指揮部開會

到了當晚 值星官將部隊帶至堅實司令臺前 就自行走回連部

接著上司令臺的正是司令部申訴制度督導官(政戰官)

督導官將問券調查表往下發以後 很認真的要我們就上面的問題 寫出真實的狀況

這下 我們這一批同學都傻眼了 大家不分連別的互相探頭看 你看我 我看你的 好像菜市場

一段又一段的討論吵雜聲也隨之而起

但問題很一致  "要寫嗎??寫下去我們會不會更慘"

他們幾百年才來一次 我們能相信嗎?

一陣又一陣的討論後 中間方向突然有位同學出聲說道:"幹"反正都是操

要死就給它死 不差這一張 寫啦 ........寫寫給落去 捅給他們死

就這樣 一陣同學們心中想聽到的言語 讓大家的筆都動了起來

終於...在短短20分鐘內完成了全營學兵申訴不當管教事件的大案........

隔天 連上長官回來後 全都哭喪著一張臉 .....

營上軍士官聽說被指揮官叫去夾懶蛋(應該被砲轟的滿厲害的)有滿多同學爽的很...

可是.........我跟各位弟兄報告.......代誌永遠不是大家所想仔這簡單

隔沒幾天  一切又跟原來的一樣了

真的是 罵照幹 打照踹 體能戰技一樣操

從此 我再也沒相信過申訴制度的督導官(政戰官)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6 編輯 ]

TOP

---LV9---29C--精誠連的正步操法

9月了 除了前文所述的憲兵戰技學習外

憲訓還有個重要課題 ----踢正步

聽說山上中心指揮部 幾乎每週都要踢分列式  

也因此 在山上的學兵連 對踢正步早已習以為常

相形之下 我們就不好過了  山下重戰技 山上重正步

形成強烈對比外 我們在泰山中心 比別人吃虧的

莫過於正步踢的好的連隊 有榮譽假可放(但 只有山上才有)

我們山下的中心 幾乎是用土法練鋼的方式 來進行這樣的訓練

望著一旁的大鼓 要我們抓住拍子 坦白說 對我們來講 是一大難題

但不幸的我 又被HUN盯上了 HUN特意又把我抓到"排面班"

排面班的訓練遠比其他同學要硬  

不知各位看官們知道"黃埔大四步"的典故嗎???

可以告訴各位 HUN就是用黃埔那一招"大四步曲"來操我們排面班

故名思議  一小時踢四步 踢的時候前腳要蹬直 後腳不能曲 一次15分鐘

別的同學爛一點的 就在隊伍之中 沒人管 也沒人理 輕鬆自然

但我們就受到超嚴格待遇  一天下來 ..............

腳 彷彿不是你自己的腳  要是一個不小心 腳掉下來了

嘿嘿.........................................

到旁邊伏地挺身嗎???錯  跨海大橋嗎???錯

HUN會去房間裡 拿出鋼盔來 每讓他發現一次腳下墜

鋼盔吊在腳上以外 加放磚頭 要是真的再撐不住

他那9號鞋的印子 肯定會出現在人的身上

別問我 曾經有幾腳在我身上 因為  根本算不清

後來  為了配合500梯暨502梯(大專兵)的結訓典禮

我們暫時移防至山上三天  為他們的結訓 踢正步

(憲兵訓練中心 在每一梯結訓時 都會踢結訓分列式 跟戰技操演整合)

隔天 我們第一次 站在山上大操場上 看著分列式的進行

我心裡早已出現某種恐懼 因為 在山下練習的是大鼓敲

這裡是聽踢正步分列式的音樂 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抓??

結果  糗翻了 當HUN下達"齊步~~~走"時 隊伍已經開始亂七八糟了

"向右~~~~看"

唉~~看是看過去了 可是  全連踢的..........慘...慘  慘

HUN應該是帶學兵連帶的有心得了吧  他二話不說

在大操場這麼多連隊尚未踢完 把全連帶至司令臺旁

要我們仔細看清楚正步跟音樂的配合  

第一天踢完後 501梯次全營被留下 指揮官當場訓斥

"你們是那一營 那一梯次??"

"報告 第5營  501梯次" 營長跑出去向指揮官報告

"混帳東西 爛梯 踢那什麼正步 "

"連你們後進的學弟都比你們強"

"營長 下去給我好好的操練 要是結訓典禮上給我踢這樣"

"你們這些幹部就給我小心點"

"報告  是 謝謝指揮官"

"各連自行帶下去練習正步"~營長無奈的說著

回到暫時入住的營舍  再度開始操正步練習

隔天 腳是越來越硬 越來越難踢了 但500跟502結訓典禮上

我們這梯的同學不可能不踢的  一連串的狠罵 也不停的開始

但 不會動我們 因為 這裡是山上指揮部的地盤

巡邏的參謀官超多 HUN再怎麼不爽 也不會在這裡亂來

傍晚的黃昏 此刻看起來 像是快死絕的我們

晚上 指揮部有蚊子電影院 各營連都要去大操場看

電影布簾用的很大 但是.............HUN有這麼簡單嗎???

沒錯 又是我們排面班 繼續操 ...........

方法照舊 每過一段時間 就用音樂讓我們踢

當晚唯一的福利 就是讓我們去福利社買飲料喝

隔天  我們已經適應了音樂的節奏 大致上沒什麼問題

經過幾天的苦練 終於沒讓自己跟別人失望

順利踢完別人家的結訓典禮

一踢完 馬上帶隊移防回山下

結束這段令我讓以忘懷的正步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7 編輯 ]

TOP

LV9---靈異事件的發生

話說 我們從山上回來後 留守的同學發生不可思議事件

雖然聽來有點.......

但 真的是事實.................因為

泰山的憲訓中心原本就是日本人留下來的營區

讓我們先把時光倒流一下 把當時泰山憲訓中心的事完整還原

第一次的不可思議

以下回憶是由憲訓5B29C教育班長(好像490梯次  不太記得了)提供

話說當時85年7月初  某颱風來襲  全堅實營區大停電  

當夜  發生一件令人不可思議的事

槍櫃一直響........一直響..........啊...響徹雲霄......響))))))))))))))))))))))))

有待過堅實5營的學兵應該都知道  中心的槍櫃是幾個大木箱外加鋁皮上鎖而成

裡面有個小電池  維繫停電時的警報  

但 當晚  恐怖A代誌發生囉 ....哇恐怖.....這....恐.....怖......

從入夜開始  大停電了  但30C的槍櫃響音卻一直都沒有停止....

就這樣一直響....響........嗡................

聽班長回憶  當晚4個連長都看過了  應該早已沒電的槍櫃

卻好似有無限能源般的拚命的響  營長用營旗 也無法解決  只好放任著響...一直到天明

7月19日  501梯次入伍了  一切好像沒事般的過日子  

中心生活幾週後  就是發現某班長(第一行上述那位)很奇怪  

每次要去連部對面二樓  總要帶上幾位學兵去  

進中心這麼一段時間  從未看他一個人走到那  

(為什麼要走到那  因為他的業務是經理士  對面的倉庫  

就是之前槍櫃的位置  在響徹雲霄事件後  就改為經理裝備倉庫  

後來  學兵跟他比較熟的(包括我)在一次出公差中  他才告訴我這麼一段過程  

而且  他親口告訴我他剛來不熟時  曾單獨一人去出公差  

就是在那倉庫看見不應該看的到的東西是什麼  偶不用解釋了吧  

也就是這樣  後來發生的2部曲皆跟這個事件牽連在一起  

偶把堅實的事件寫成三部曲  不是要謠言惑眾  

而是把親眼看到跟聽到的事件連接起來  合理的還原當時的狀況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midi78578 於 2006-11-27 20:47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