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短篇] 茶坊的建立4 - 散文,小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他] [其他][短篇] 茶坊的建立4

[其他][短篇] 茶坊的建立4

楊思走入廚房,端起肉絲,他環視週遭。廚房空間並不大,三、四坪的空間中,餐桌一邊靠著牆壁,桌面大概只夠擺上四、五盤菜;轉角擺著小冰箱,烹煮用具是小筒瓦斯與雙爐的瓦斯爐。旁邊擺著碗櫥與流理台,流理台上裝置著淨水器。


  葉先生就在這邊料理三餐啊……他想著。手中的肉香味撲鼻,他偷偷揀了一塊來吃,嗯,醬油可能放多了,味道有些怪怪的,但很合口。他將手在褲管上擦去油膩,端著肉來到客廳。


  當他到客廳的時候,你與疏亞兩人已經開動,桌上的菜你還記著要留些給楊思吃,但是疏亞卻大口大口地挾了就往嘴裡送。若是安安靜靜地吃也就罷了,偏偏還要邊吃邊抱怨你這邊鹽放的太多,那邊黃瓜的蒜泥又沒抓散,弄得你真想搶下他的飯碗與筷子,喝令他不准再吃了!


  瞧見你吹鬍子瞪眼的樣子,楊思苦笑,將肉絲放至桌上。疏亞手快地就要挾肉,被你用筷子打了回去。


  「有菜不給吃,什麼意思……」他搓搓發疼的手,抱怨道。


  「我都還沒吃的,你搶什麼搶。」你回嘴,伸手挾肉送進楊思的飯碗內。



  「你啥時開始計較這些的,以前都沒見你管這個。」


  你橫眼回了過去,疏亞見狀,乖乖閉上嘴,等你替自己的飯碗內加菜後才動手。但他嘴裡仍嘟嘟噥噥地抱怨,你並未仔細去聽。


  大抵不超過什麼「偏袒新人」「有新朋友忘舊朋友」「偏執鬼」「書櫥」之類他能想得出的所有惡狀跟稱呼詞,太過在意只會讓你的心情更加惡劣,不如專心吃飯。


  就在三人享用早餐時,固定每天一定會過來喝茶的副編輯蒙渥打開廳門,發覺你們正在用餐。他愣了下,沒料到會是這樣情況──在他的經驗中,這時候你應該已經泡好茶,撥好音樂,拿著一本書在木椅上閱讀。


  他看向桌上:涼拌黃瓜、炒菠菜、蔥爆肉絲、一鍋快見底的白飯和三個飯碗、三雙筷子,「今天沒泡茶?」他疑惑開口。


  「茶?」你腦袋一時間轉不過來,「啊,有有,還沒泡的,你今天想喝什麼?」


  「烏龍吧。」他手裡抱著幾個牛皮紙袋,裡頭滿滿都是這幾週編輯初審後送上的稿子。他正準備借用你的書房安靜審稿。


  「好。你先去吧,」你知道他的來的意圖,先讓他到書房去,「我等會幫你泡過去。」


  蒙渥點頭,對楊思與疏亞稍微彎腰行禮之後便往書房走去。


  這時,你才驚覺時間過快了,已經快九點了。蒙渥已經過來,接著美編維琦、唐等人,還有許多習慣過來這兒創作、閱讀的作家也會到達。讓別人看到自己正在吃飯,不僅有種隱私被窺伺的不適感,也讓看的人感覺尷尬。


  於是你狼吞虎嚥吃完碗中的飯菜,抬頭,發覺楊思與你有同樣的心思,已經吃完飯等著收碗。而疏亞卻還是大剌剌地一口飯一口菜肉吃的不亦樂乎。


  你從喉頭呻吟了聲,對疏亞的敏感度徹底失望。索性動手收拾起自己與楊思的碗筷,使了個眼神要楊思將已經見底的飯鍋拿走,並將手裡收拾好的碗筷放入鍋中,順便將吃完的黃瓜與菠菜盤子也放進去。


  肉絲的盤子只剩兩湯匙的份量,你拿起盤子,撥開疏亞執筷的手,將剩下的肉與湯汁全部倒入他三口白飯的碗中。


  「哇──」看著肉汁淹沒白飯,疏亞口中爆出慘叫。他沒忘記這些肉跟湯汁的鹹度,而你的動作很明顯就是要他把這些全部吃下肚去。


  他翻眼哀怨地看你,而你手裡拿著空無一物的盤子,轉身踏著報復後的快樂步伐往廚房走去。


  其實你並沒有限制疏亞一定要吃完,你以為,照他的個性,等會就會端著碗到廚房倒入餿水桶。可你在廚房快手快腳地裝水置到爐上煮沸,又指使楊思將洗米水倒入裝滿油污碟子碗筷的飯鍋之後,疏亞還是沒來。


  你有些擔心,疏亞不會真把那些吃下去了吧?


  拿起晾在流理台手巾擦乾手掌,請楊思替你照顧一下正煮著開水的爐子,你匆忙走出廚房,對上走來的疏亞。


  而他手裡的飯碗已是乾淨。


  「你全吃下去了?」你顫著手指向飯碗。


  疏亞摀著嘴點頭,悶著聲音說:「鹹死我了……」


  「你可以拿來廚房倒掉啊!」你吼著。


  「浪費!難得吃一次你煮的菜,雖然鹹,倒掉了多可惜,好歹也是宰了頭豬才有這些菜的。」他邊說邊搖頭,跟著你走到廚房,打開淨水器,一口氣喝了二、三杯水。


  你簡直拿疏亞的思考模式沒奈何。浪費?他怎麼沒想,吃了這麼鹹的東西得了高血壓之後所花的錢不是更浪費?簡直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突地,你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促使你開口問:「你在家都吃什麼?」在你的記憶中,才自美術專科畢業三四年的疏亞還沒結婚,爸媽住在鄉下,自己到城市來討生活的他在這樣的生活背景,三餐是怎麼處理的?


  疏亞喝入第四杯水,在口中漱了一遍嚥下。


  「我?有什麼吃什麼啊。有時候不吃也是可以的。」


  聽見他這樣回答你簡直快暈厥過去。一起合作了近兩年的時間,你到現在才知道他的飲食是這樣不正常。


  「你以後就來這兒吃飯吧。」你擰起眉,「像你這樣的飲食習慣,遲早弄壞身子。」


  「不用啦!」疏亞連忙拒絕,「我很壯的,別把我跟你們這些書獃比在一起。」


  「不懂得照顧自己,遲早出問題。」


  你並未對他用語中的「書獃」多加注意,一方面知道他快人快語慣了,另一方面,也避免自己因此偏離主題。


  但疏亞還是一個勁的拒絕,並且直嚷著不在你家多吃白飯。他提的理由是他自己有錢賺,吃外面的餐館也不見得有多差,沒必要到你家讓你三餐供給。


  可你還是相當擔心。說不過疏亞,也想到疏亞的大胃口若要真的讓你不計代價地養起來,可以讓一個月的伙食費多上兩倍,你也就開始遲疑起來。就在你遲疑的時間,門鈴又響了起來,疏亞利用幫人開門的藉口先行溜出廚房,不願再對這件事情與你有任何進一步的討論。


  而你沒多注意這些,只是思考著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疏亞規矩地吃飯,別弄壞身子。


  楊思早倒完洗米水,但見你跟疏亞兩人剛才正在對話,不便插嘴;後來疏亞離開,但你陷入沉思之中,他更不好意思開口。


  其實這樣身邊有人,靜靜的也不錯。


  在他的生活之中,很少有這樣的時光。若想要安靜寫稿,一定得挑妻子不在家的時候,但這種情況久了,書房反而成為孤單的代名詞;尤其是妻子開始抱怨經濟收入之後,書房更掛上一個「負擔」的稱號。每當他獨自在陰暗的書房撰稿,怕用電太多得支出額外電費,不敢點大燈,只能靠著暈黃的桌頭燈勉強照著稿紙,辛苦的結果竟讓他的眼睛看東西越來越模糊,前一陣子才去配了新的眼鏡。


  一時福至心靈,楊思霍地起身讓沉思中的你嚇了一跳。他左右瞧瞧,拿起你平日折好疊放在桌旁的日曆紙攤在桌上,抬頭,兩顆眼睛直往你胸口瞧。


  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摸不著頭緒。你循著他的視線看到自己胸口,發現那兒有一枝不知道什麼時候插在口袋中的原子筆──大概是昨晚寫完日記隨手插在襯衫口袋上的。


  你拿起筆遞給楊思,而楊思低著頭開始在紙上快速地草寫過一行又一行的字句。


  字實在挺草的,你皺著眉頭擠著眼睛盯著看了許久,還是只能分辨出幾個字。你翻眼無奈地聳肩,字體還真是因人而異啊!習慣端端正正寫出方塊字的你,是怎麼樣也沒辦法寫出這種狂草的。


  你轉過身輕手洗起碗盤,盡量不發出多餘的噪音干擾楊思的創作。當你洗完碗盤,關掉正在燒開水的瓦斯,拎起滾沸的開水倒入素白的煮水壺,另外將茶葉透過茶漏置入紫砂壺中。你記著蒙渥的話,選用凍頂烏龍的茶葉。


  不過,你轉念想想,烏龍茶,還有另外一款也極為順口,你蹲下身打開櫃子,拿出安溪鐵觀音的盒子,並取出另一套茶具。


  就在你拿起茶具起身的時候,你發現楊思已經停筆,正支著頭朝你的方向看來。


  「你寫完了?」你問。


  「嗯。」


  「這次的主題是什麼?」


  「廚房。」


  「廚房?」


  你愣了下。


  「廚房」?這主題不像是楊思會寫的。你已經習慣將他的名字與中華文化、恢復河山聯想在一塊;如今他說以廚房作為主題寫作,你實在無法想像這作品會是怎樣的面貌。廚房,有什麼雄偉壯闊的氣勢可以描寫的嗎?


  楊思看你的表情,大概也猜到你心中想些什麼。他微笑著將寫滿字的日曆紙折好收在褲袋中,並沒打算向你說明文章的內容。


  抱著疑惑,你取出適量的鐵觀音置入茶壺,將分別載有凍頂烏龍與鐵觀音的兩個茶壺的茶船並放在流理台上,提起剛才裝入的沸水分別倒入。先低衝入壺,蓋上蓋子,再在外頭淋上一回熱水,使內外均熱,不因茶壺的冷熱不均而影響茶的品質──其實這步驟可以省略的,只不過你以前使用瓷壺習慣了,老是改不過來。

  你將鐵觀音的茶船端起,並請楊思代你將凍頂的茶船端到客廳。


  「你只要把茶壺跟茶船端過去就可以了,剩下的你叫疏亞來弄,他比較熟練。」你吩咐完,轉過身往書房走去。

[ 本帖最後由 aska110169 於 2006-12-1 12:18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