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短篇]【洛神紅茶】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0 123
發新話題

[轉貼][短篇]【洛神紅茶】

[轉貼][短篇]【洛神紅茶】

唸高三時,愛上了洛神紅茶。為什麼愛?我卻說不上來。
也許只是一種習慣,習慣到根本不能習慣沒有洛神紅茶的日子。
那其實是一段平淡無味的歲月,日子像條直線,沒有高低起伏。
生活中的唯一味道,就是洛神紅茶。


我在外面租房子。
四坪左右的房間,書桌左邊的窗戶外是長榮女中,右邊的窗戶外也是。
書桌的後面有張單人木板床,其餘的空間被教科書和參考書所填滿。
偶爾還會有住在家裏的同學寄放在我這兒的PLAYBOY。
我生活的空間很簡單,於是生活的形式也不得不簡單。


衣櫥呢?
算了,那東西沒必要。反正每天都得穿同樣的制服。
聊表安慰的是,制服還有分夏冬兩季。
所以日子雖然沒有起伏之分,卻有冷熱之別。
正如我的心情般,沒有起與伏;只有冷與熱。


其實我住的地方,以現在而言,算是違建。因為是頂樓加蓋。
人不能做到頂天立地,起碼住的地方也該頂天。
頂天的房間,夏天更熱,冬天更冷。
古詩有云:『春江水暖鴨先知』,而我對氣候的反應,可能還比鴨子敏銳。


每天放學後,坐在書桌前,我都會沖杯天仁的洛神紅茶包。
它伴我K完法拉第定律、亞佛加厥學說和卡氏座標的三維直線方程式。
書愈難唸,茶愈喝得兇。
喝到後來,我常忘了是為了唸書而喝茶,還是為了喝茶而唸書。


房東住我樓下,有一個太太,三個小孩。
該怎麼形容我的房東呢?
和藹?和氣?和善?隨和?……好像任何跟「和」字有關的形容詞都不貼切。
因為我幾乎從來都沒有看見他笑過,即使只是微笑或淺笑。
但他對我的關心,卻遠超過我每個月付給他的房租的價值。
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所以當房東太太開啟鐵門回來時,我像是隻突然被驚嚇到的貓般,直立起身子。
「喏…300塊找你。別客氣,坐著看電視呀!」房東太太依舊微笑著。
『嗯…謝謝。我該上樓唸書了。』做了虧心事的人,當然想逃離案發現場。
「別一天到晚唸書,再坐一會,我去切點水果。」
她沒發覺到我的異樣,提著可能是剛剛下樓買的東西,往廚房走去。


廚房裏傳來用刀子切東西的聲音,聽起來卻讓我覺得有點心驚膽顫。
「來…這是剛買的西瓜,你吃吃看。」房東太太用牙籤串起一片西瓜,遞給我。
『嗯…謝謝。』紅色的西瓜,讓我聯想到我的臉是否也如此鮮紅?
「琇蓉!…琇蓉!…趕快洗完澡出來吃西瓜。」
房東太太即使扯開喉嚨喊人,也是微笑著。


「媽!…妳…妳來一下。」浴室裡傳出來的聲音雖然響亮,卻有點遲疑。
房東太太只是把頭別過去,提高音量說:「要拿什麼呢?直接說啊!」
「妳來就是了嘛!」浴室裡的聲音好像頓了頓足。
房東太太走到浴室旁問:「到底要拿什麼?」
「…………………」我聽不到浴室裏的聲音,她會告狀嗎?
我拿著牙籤的手,似乎有點發抖。該馬上溜嗎?
「浴巾我昨天剛洗,晾在陽台。真是的,拿浴巾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房東太太一邊嘟噥說著,一邊推開了陽台的門。


「西瓜甜嗎?」房東太太又回到客廳的電視機前。
『嗯…很甜。』我心虛地應著。
還好,她不是問她女兒的身材好嗎?這讓我鬆了口氣。
「課業很重吧!?聽我先生說你總是唸書唸到很晚。」
『沒辦法,已經升上高三,明年就得參加聯考了。』
「書要唸,身體也要顧好。以後可以常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少了房東太太當潤滑劑,我和琇蓉同時把電視機當作視線的避難所。
遙控器、我、琇蓉,剛好構成一個正三角形,而三角形的重心就是那盤西瓜。
該來的總是要來,因為有節目就會有廣告。
就像有魯莽就該有道歉一樣。
『嗯…嗯…剛剛…真對不起。』我終於想通了這層道理,鼓起勇氣向琇蓉道歉。
「沒關係。你也不是故意的。」
琇蓉的聲音出奇地低,很難想像她剛剛在浴室裏引吭高歌的雄風。


『妳家蠻…嗯…蠻不錯的。』隨口胡謅了這麼一句,打發看廣告的時間。
「你就是樓上剛搬來的一中學生?」琇蓉的開場白,比我有意義多了。
『對啊!原先租的地方房租漲了,因為那個房東說他兒子想吃豬肉。』
「想吃豬肉跟房租漲價有什麼關係?」
『所以他需要更多的錢幫他兒子買豬肉啊!』
「呵呵呵………」琇蓉突然笑得不可遏止。


尷尬的天敵,果然就是笑聲。琇蓉一笑,我僵硬的表情終於得到了鬆弛。
「你說你叫蔡志……?」
『志鴻。江邊的一隻笨鳥。』
「呵呵…哪有人說自己笨的。」
『我這是就事論事,不是做人身攻擊。』
我也笑了笑,用牙籤插起了一片西瓜。


「你覺得我歌唱得怎樣?」
『嗯…不錯。丹田很好。』
我原本想說:與她的身材相比,她的歌聲實在不算什麼。
不過我仍然保持只在學校做實驗的習慣,不拿自己的生命做實驗。
「跟你說喔!下個月我們學校有歌唱比賽,我有報名ㄋㄟ。」
『嗯…那妳要多加油,妳很有希望。』
「呵呵…謝謝你的鼓勵。」
果然是個天真無邪的女孩,聽不出來我的意思是:妳很有希望看別人得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之後的日子,仍然跟以前一樣,只是偶爾會想念起琇蓉的笑聲。
可能是遺傳吧!她的笑聲和房東太太一樣,都令人感到溫暖而舒暢。
如果真的可用陽光來形容笑容的話,那麼琇蓉就像朝陽;而房東太太則是夕陽。
房東雖然像陰天,但仍讓人覺得涼爽。
不像我的物理老師一天到晚下雨颳風兼打雷。


又拿起一包天仁的洛神紅茶包,走出房間沖熱開水時,卻發現開水沒了。
再等等吧!房東每天都會親自燒開水,然後提上樓來加入熱水瓶中。
我還是回到房間,繼續演算那道數學題目。
算了三遍,每遍的答案都不一樣。大概是茶癮犯得兇,心浮氣躁吧!
頭昏腦脹間,聽到外頭的腳步聲…
我興奮地拿起茶杯,打開房門,卻看到琇蓉把熱水倒入熱水瓶。


「嗨!江邊的笨鳥!」琇蓉笑著跟我打招呼。
『咦?怎麼是妳?房東呢?』
「我爸媽去吃喜酒,我爸交代我今晚要燒開水提上樓給你們喝。」
『嗯…妳爸真好。希望妳不要向妳爸說妳想吃豬肉。』
「呵呵……你果然是隻笨鳥。」


「你知道嗎?你住的房間以前是我在住的ㄋㄟ!」
『真的嗎?難怪我總覺得我的房間有股說不出的氣質。』
「呵呵…大笨鳥。」
「那間…」琇蓉指著我隔壁右手邊的房間:
「以前是我大弟住的,現在住個二中學生。」
『嗯…那麼我左手邊的房間自然是妳小弟以前住的囉!』
「呵呵…你不笨嘛!現在住的是你學弟,今年升高二。」
『嗯…那我們算是很有緣了。』


「你在泡什麼?」
『洛神紅茶。要喝嗎?』
「好呀!謝謝。我可以參觀你的房間嗎?」
『當然可以。』我打開房門:『你先進去隨便坐,我再泡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從那以後,我每次喝洛神紅茶時都會順便想起琇蓉,
並試著體會琇蓉所說的「酸」。
也許是因為琇蓉的笑容太甜美,我根本體會不出洛神紅茶的酸味。
後來我甚至開始不在洛神紅茶中加糖。
而琇蓉自然也隨著洛神紅茶而進入了我的生活。


那年的中秋節,有三天連假,我卻沒回家。
房東上頂樓陽台澆花時,看到了我。
「你怎麼沒回家?」
『我想多唸點書。』
「那晚上記得下樓來跟我們一起吃飯。」
『嗯…這……』
「就是這樣了。」


房東的好意,我不好意思拒絕,但又鼓不起勇氣下樓按電鈴討飯吃。
在猶豫間,琇蓉上樓來敲我的門:
「大笨鳥!吃飯囉!」
『嗯…我…嗯…』
「還嗯什麼?我們在等你ㄋㄟ。別不好意思,一起吃飯吧!」
琇蓉半推半拉地帶我下樓。


「爸!笨鳥下來了。」
「琇蓉,怎麼可以叫人笨鳥?要叫蔡大哥。」
「蔡大哥……」琇蓉刻意拉長了「哥」的尾音,並朝我吐了吐舌頭。
「蔡同學,坐下來吃飯吧!千萬別客氣喔!」房東太太很溫柔地說著。
席間的閒話家常,並沒有刻意繞著我打轉,也許對她們而言,我不像是客人。
中秋節晚上的這種吃飯方式,讓我有屬於這個家庭中一份子的錯覺。


倒是在飯後,房東太太詢問著我的家庭背景和求學狀況。
偶爾房東會補問一句,而琇蓉總是專注地聆聽,並扮演著攪局的角色。
「爸!我們上頂樓去放鞭炮好嗎?」琇蓉開口詢問房東。
「好吧!不過不要吵別到人。」
「耶!笨鳥,上樓吧!」
在房東剛要糾正琇蓉時,琇蓉拉著我和她的兩個弟弟,拿了鞭炮便往樓上跑。


在頂樓放鞭炮是很愜意的,而且沖天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連假的第二天,颱風直撲台灣西南部,在頂樓的我,有如狂風中的一片落葉。
在風雨聲中,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大笨鳥!你下樓來避一避好嗎?」
『已經很晚了,不方便吧!?』
「我跟我爸說過了,他說你今晚可以在樓下睡。」
『嗯…可是…可是…』
「快啦!我們還可以一起玩撲克牌呀!」
琇蓉一直催促著,我只好穿上外套,跟她共撐一把傘下樓。


房東和房東太太都已經睡了,我、琇蓉、和她的兩個弟弟,
坐在琇蓉房間的雙人床上玩起橋牌。
琇蓉的房間和我的房間差不多大小,而且巧的是,剛好在我房間正下方。
她的房間堆滿了雜七雜八的東西,牆壁還漆成粉紅色的,貼了幾張楊林的海報。
她自豪地說是她自己漆的。


在玩橋牌前,琇蓉偷偷告訴我:「待會我們一組,」然後放低音量:
「玩牌時,拉頭髮代表黑桃;摸眉毛代表梅花;指心臟代表紅心。」
『那方塊Diamond呢?』
「那就指你好了。Diamond有「呆」的音,反正你叫笨鳥嘛!」
『你跟自己的弟弟打牌也要出老千?』
「當然要囉!事關一隻手扒雞ㄋㄟ。而且賭場無姊弟,記住了。」


有了這種「默契」,我和琇蓉在玩牌時便佔了上風。
琇蓉興奮之餘,又開始唱起:「Do…Re…Mi…Do…Re…Mi……」
我再聽了一次,果然琇蓉的歌聲中,可以被稱讚的,只有丹田而已。
咦?我今晚怎麼不想來杯洛神紅茶呢?
望了望琇蓉,也許不是我不想喝洛神紅茶,而是已經喝得過癮了。
因為琇蓉就是我的洛神紅茶。


隔天下午上樓,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石綿瓦做的屋頂,被強風掀去了一角,雨水順勢入侵,
導致我的房間內積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挑了一個比較沒有唸書壓力的星期天,我請琇蓉看場電影。
「我帶我同學去,不介意吧!?」
『她自己付錢,我就不介意。』
「呵呵…笨鳥你真小氣。」
『妳喜歡看什麼類型的電影?』
「我喜歡周潤發,他演的我都看。」
所以,我是跟兩個女孩子去看槍戰片。


「我同學長得如何?」
『唉……』我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喂!臭笨鳥!你怎麼可以這樣!」
『她是妳同學,是身份問題;她長得如何,卻是面子問題。不可混為一談。』
「呵呵…你又在亂掰了。」
『妳也真是!我批評妳同學的長相,妳還笑得出來?可見妳們的友誼有問題。』
「臭笨鳥!你欠罵!」
欠罵的不知道是誰,因為這場電影是一人出錢,三人看戲。


接下來是一段寒冷的日子,此時的洛神紅茶不僅仍是生活必需,還可帶來暖意。
就像琇蓉三不五時地買些熱呼呼的紅豆餅上樓來找我一樣。
「這裏真的好冷!」琇蓉總是呵口氣在手掌,然後雙手摩擦著。
『嗯…習慣了就好。反正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呵呵…笨鳥,千萬不要感冒了喔!」
『嗯…不會的。我沒時間感冒。』
「別逞強。還有窗戶別開那麼大,你那麼喜歡看長榮女中的學生嗎?」
後來,琇蓉乾脆把我放在窗戶邊的望遠鏡給「借」走。


當天氣開始讓我脫掉外套時,我才驚覺聯考腳步的迅速。
隨著聯考一天一天地逼進,壓力便一磅一磅地往身上加。
唸書的時間拉長,而洛神紅茶則喝得更兇。
唯一的消遣,大概只有琇蓉上樓來澆花時,跟她聊一下天。
然後一起喝洛神紅茶。
琇蓉雖然不再抱怨洛神紅茶的酸,但我隱約可以從她的眉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聯考完後,雖然可以掙脫掉束縛我三年的鎖鍊,但我並沒有特別興奮。
因為我同時也失去住在這個頂天房間的理由。
也許,我的生活將失去洛神紅茶的味道。
而伴隨洛神紅茶而進入我生活中的琇蓉,是否也會失去?


打包了行李,準備離開洛神紅茶。不,我是說離開這個地方。
而所謂的行李也只不過是一堆書而已。
這裡的一草一木,從不屬於我;
屬於我的,只是洛神紅茶的味道。但我又帶不走。
由於不是很習慣道別的場面,所以我昨晚已跟房東跟房東太太「知會」過了。
幸好琇蓉那時不在,不然我不知道當我說再見時,是否能如此輕易?


可悲的習慣又讓我在今天早上六點半出門,但以前的離開總是可以回來,
這次呢?今天其餘的習慣怎麼辦?
傍晚六點半該在哪裡包便當?晚上十點半該在哪裡買條雞蛋吐司?
凌晨十二點又該在哪裡詛咒物理老師呢?
想把這串鑰匙放入房東的信箱內,但鑰匙就像有千斤重般,讓我不能輕易放下。
但我又沒有重新拿起這串鑰匙的力氣,或者該說是勇氣。
彷彿對我而言,這串鑰匙不只是鑰匙,而是我歸屬這裡的理由。


「喂!江邊的笨鳥!你要走啦?」琇蓉的聲音突然從樓上傳來。
『嗯…是啊!妳今天沒上課?』我仰起頭,望著在五樓的她。
「果然是笨鳥,我放暑假了呀!」
『嗯…』
「反正你已考完試,多留幾天再走好嗎?」
『這樣不好意思吧!房東又不會再收我的房租,而且你們也得找新房客。』
「…………」琇蓉在五樓沈默著。
我則在一樓沈默。
雖然我們互相看著對方,但我沒藉口上樓,她也沒下樓的理由。
這情景,很像我和她第一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唸大學後,慢慢戒掉了喝洛神紅茶的習慣。
可能是因為書開始唸得少,所以洛神紅茶也跟著喝得少。
大三時,有次聽到收音機裏傳來的Do…Re…Mi…Do…Re…Mi……
我突然懷念起洛神紅茶的味道,騎著機車跑遍附近的商店,
卻不再發現天仁的洛神紅茶包。
原來逝去的,不僅是那段「春江水暖我先知」的歲月,還有洛神紅茶。


既然洛神紅茶已不再是我生活的味道,那麼琇蓉也應該離開我的生活了吧!
這期間,認識了不少個女孩子,我總是試著把這些女孩子想像成飲料。
大多數女孩對我而言,就像是汽水,既甜又不能解渴。
我貪圖的,也許只是汽水所帶來的清涼吧!
偶爾也會有女孩像紅茶,但加了糖的紅茶,
也還是太甜。


告別了青澀的洛神紅茶,在考上研究所後,我漸漸地喝起苦澀的咖啡。
因為研究生日夜顛倒的生活,常需要靠咖啡來提神。
但我只會為了唸書而喝咖啡,從不會為了喝咖啡而唸書。
青澀的日子,當然也被苦澀的日子所取代。
但喝咖啡只是習慣,並不是生活。


去年某一個仲夏的夜晚,獨自去逛夜市。
經過一個賣香水的攤位,我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江邊的笨鳥,你也來逛夜市啊!」琇蓉的聲音很興奮。
『妳怎麼也會在這裏?』我的聲音雖然也是興奮,但卻帶點不解。
「我來賣香水呀!呵呵…真是好久不見了。」
「你也真是的,這麼久了都沒半點消息。」
「你在唸書還是工作?順不順利呀?日子過得好不好?」
「你有女朋友了嗎?怎麼沒帶女朋友來逛街?」
琇蓉劈哩啪啦地說著,我卻只是看著她隆起的肚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痞子蔡 ~ 痞子蔡 ~ 給我痞子蔡 ~

TOP

 30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