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長篇]18歲的耶誕節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8 12345
發新話題

[愛情][長篇]18歲的耶誕節

[愛情][長篇]18歲的耶誕節

她,宮縭優,十八歲,知名美少女模特兒;

他,佟兆頫,二十歲,宮縭優的帥氣宣傳。

自從兩人共度美妙的耶誕節之後,她,消失了……

十年後,已經成為知名製作人的他,

竟然意外見到了那一夜的「愛的結晶」──

兩個極有個性、聰明過人的雙胞胎兄妹!

天吶!地啊!他的小孩居然長這麼大了!?

而他卻還一直自詡是黃金單身漢?多荒謬啊!

不過現在既然知道了真相,他就要一步步收復失土!

首先他會死皮賴臉地搬進愛的小窩,然後驅趕她身邊那群不識相的二百五,

接著再用真心誠意拉攏未來岳父!

加上那兩個鬼靈精怪的小小軍師幫忙,肯定沒問題!





  楔子



〔本報訊〕由童星出身的知名美少女模特兒宮縭優,在剛結束與經紀公司的合約之後,突然出人意表地宣佈退出演藝圈與時裝界,引起各方諸多揣測與愕然。



眾所周知,宮縭優年方十八,正值演藝事業的黃金時期,為何會選擇在各方看好的事業巔峰,乍然宣佈如此令人震驚的消息……



          ※     ※     ※



「該死的宮詠聖、宮詠誕,你們兩個立刻給我滾到書房來寫功課! 」震天價響的怒吼,由半山腰的兩層樓別墅裏響起,整體白色的復古式建築彷彿因而產生微幅動盪。



合上泛黃的報紙剪貼本,窩在沙發上的宮詠誕翻翻白眼,吹了吹覆在額前的整齊劉海。「說實話,要不是外公偷偷帶這本剪貼簿來給我,我真的不敢相信現在在房裏那個發出河東獅吼的女人,曾經是什麼『美少女模特兒』,哎~~」



「你說什麼?」盤坐在地毯上,正玩著電視遊樂器的男孩斜睨宮詠誕一眼,略薄的唇微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宮詠誕邊翻看著漫畫邊說:「受不了,你又來那招超噁心的ㄋㄞ功。」她是早了一步跑到書房,看在媽媽眼裏是很乖,但實際上卻是陽奉陰違。



「總比你只會做表面功夫好吧」訕訕地拿出暑假作業,宮詠聖望著上面的題目發呆,手上雖然拿著筆,卻動都沒動那麼一下。



注意到雙胞胎哥哥根本心不在焉,宮詠誕終於放下手上的漫畫。「欸,你不是要做乖寶寶嗎?幹麼不快點寫一寫?」



「你懂什麼?」他是「兒童」維特的煩惱,這小丫頭就是不懂!「我只是覺得,最近隔壁那個趙叔叔,好像來我們家來得慇勤了些;還有,出版社的那個高伯伯,雖然我不是很討厭他,卻也不想讓他做我們的爸爸……」



「爸爸?」宮詠誕本來準備再拿起漫畫書,聽到他這麼一說,馬上又放回膝上。 「你怎麼會突然提起那個『虛擬人物』?」



「最近我在想,或許媽媽會想要有個男人來照顧她;如果我的預感成真,那麼我們有可能會冒出一個爸爸,但我卻不希望那是趙叔叔或高伯伯其中的任何一個。」



「喔,那你的『意中人』是哪號人物?」宮詠誕不是很認真地隨口問道。



只見宮詠聖浮出高深莫測的詭笑,對上妹妹滿是問號的眼。 「當然是把我們製造出來的那個『製作人』嘍~~」



宮詠誕愣了下,凝視著宮詠聖好一會兒,兩人之間恍若達成某種「協定」,兩對極為神似的大眼睛同時像彎月般,揚成上揚的半圓弧線──





  1



「修女也瘋狂」的主題曲隨著門外的人死按不放的電鈴,不斷瘋狂地敲進閉著眼、處於熟睡狀態的佟兆頫耳裏,逼得他不斷往枕頭裏鑽,直鑽到一顆頭頂到床頭的欄杆,他才叫了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不好意思,佟先生,」宮詠聖的神情帶著戒備,擺明瞭如果他不邀請他們兩個進屋,其他一切免談。「如果你不讓我們進去,那麼,就請你當作我們按錯電鈴了吧!」



開什麼玩笑?雖然老媽已經「息影」十年,但這傢伙可是演藝圈目前當紅的製作人欸,誰曉得會不會有狗仔隊在他家附近窺探,好挖掘這個「號稱」他們「爸爸」的男人的八卦?



他們可以不認老爸,但不能讓老媽受到流言的騷擾和傷害,這是他和詠誕出發之前,就事先約定好的。



這麼有個性?佟兆頫微微點了下頭,心裏已有了決定。



不管這兩個小傢伙的來意是什麼,以他們的年紀和體型,不可能也做不出什麼危害他的事來,而且他對這兩個小孩挺有興趣,或許可以考慮讓他們上節目,做出個什麼特別的單元也說不定。



「Ok,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再拒絕好像太不近人情。」他故作為難,卻給了兩個孩子十足的面子,表示他們並不是那麼不受歡迎。 「就如你們所願,進來吧!」



宮詠聖和宮詠誕的黑眸立刻像加入星光般閃閃發亮,一時間讓佟兆頫啼笑皆非,悶著笑,領著他們進入屋裏。「隨便坐,要喝點什麼嗎?」



「都、都可以。」差點被轟走的小兄妹,沒想到自己還能受到「老爸」的「禮遇」,霍地感動得有點結巴;不管老爸拿什麼飲料出來給他們喝,只要不是毒藥,他們全部欣然接受。



佟兆頫由冰箱裏取出兩罐可樂、一瓶啤酒,踱回沙發邊遞給他們,自己則找了張單人座的沙發舒服地坐下。



通常他不認識的人找上門,大多是為了在演藝圈求個發展的機會,不是推銷自己的劇本,就是想得到一個不算太差的角色;但依他看來,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宮詠聖的堅持其實不無道理。人類的記憶說強很強,但如果不重要的事卻也忘得很快;像他就不太記得三歲以前認識的人事物,那麼,誰又能肯定老爸還記得當年的老媽?



如果老爸將老媽忘得一乾二淨,那他又怎能奢求十年沒見面的男人和女人有什麼結果?即使他們之間已經有自己和妹妹的存在。



或許,這就是老媽一直不准他們來認親爸爸的理由吧!



佟兆頫閉上眼,微微搖晃手上的啤酒罐,似乎在考慮如何回答比較好;宮詠聖和宮詠誕屏氣凝神地直盯著他,就怕漏看他任何一個表情變化。



突然,佟兆頫板起臉,完全不搭軋地嘲諷道:「你們兩個小鬼才幾歲?這麼點年紀就想挖大人的心思?回去多喝幾年奶再來吧!」



「什麼沒幾歲?」宮詠誕的個性較為浮躁,等不及宮詠聖有任何反應,她的嘴已經「主動出擊」了。「我們已經十歲了,而且我們早就不喝奶了!」



佟兆頫漾起一抹得逞的笑。他就知道不可能兩個孩子都一樣沈穩,至少會有一個較守不住話,果然牛刀小試一下,就讓他試出來了。



宮詠聖無力地垮下肩,失神地凝了眼天花板;早知道他就一個人來,可詠誕又像跟屁蟲似的死愛跟!



更可怕的是,那臭女生還威脅他,如果不讓她跟,她就要跟媽媽告狀,所以他才不得不帶她來;可帶她來了,這傢伙偏偏又守不住話……



算了!不管了,反正老爸遲早會發現他們的身份,就讓詠誕「發洩」個過癮好了。



「十歲對我來講,比黃毛丫頭更黃毛。」根本是乳臭未乾的小鬼。「回去吧,等你們變聰明一點再來。」佟兆頫淡淡地下達逐客令。



「你太過分了!」宮詠誕生氣了,氣得失去該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好吧。」深歎口氣,佟兆頫有了「最壞」的打算。「告訴我你們的名字,孩子們。」



宮詠聖謹慎地問:「你是說,你承認我們是你的孩子?」



「不無可能。」雖然他不能單憑片面之辭便相信這兩個小鬼,但實際情況真的不容他撇清,誰都不能保證那個晚上,他和她不會共同製造出這兩個小魔鬼! 「你們既然知道我是你們的爸爸,為什麼到現在才來找我?還有,告訴我,你們母親的近況。」



兩個孩子精神一振,開始形容起與他「失散」這十年的生活,包括宮縭優跑到美國待產,還有她和家裏所發生的衝突,更包括她如何「含辛茹苦」、「日也操、眠也操」地將他們養大,說得是天花亂墜、日月無光,也說得佟兆頫滿心歉疚。「還有,別說我們沒告訴你,老爸。」這聲「老爸」著實甜到佟兆頫心裏,老實說,這種感覺還真不賴。 「我們是很希望一家四口能團聚啦,雖然你的起步慢了十年,可是有我們的幫忙還大有可為,但是……」



「但是?」佟兆頫微愣,心頭竄起不安的預感;這種發語辭,通常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但是你最少會有兩個敵手,一個是出版社的高伯伯,另一個就是住在隔壁的趙叔叔;他們兩個都是近水樓臺,不能不防啊!」



          ※     ※     ※



一襲水藍色的長洋裝,襯托出宮縭優高挑的身段,使她站在窗邊吹風的身影,恍若融入窗外的那片藍天之中。



「媽,你要出去啊?」兩個孩子蹦蹦跳跳地跑進她的房間,一見到她不似家居的打扮,立刻察覺母親似乎與某人有約。



宮縭優轉過臉來,看向他們的臉上浮起笑意。「你們兩個做完功課就亂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和早上在佟家客廳裏的沈重氣氛相較,現時的宮家客廳更顯詭譎且凝重,直教人喘不過氣。



「你怎會……知道我住在這裏?」侷促地端出咖啡,宮縭優的腦子一團混亂,只能問出最益智的問題。



「其實我一直有在注意你的消息。」這當然不是真的,是他的寶貝兒子教他的「秘笈」。「只不過直到最近才真的確認位址,所以我就來了。」兒子說,得先讓小優知道自己並沒有忘卻她十年之久,否則女人計較起來會沒完沒了。



宮縭優微微一顫,不安地朝二樓的方向看了眼。 「你來……有事嗎?」



不會的,她一向行事低調,這十年來也沒有人注意到她的動向,就算他再怎麼神通廣大,理當不會知道那兩個孩子的事……



「別這麼生疏嘛!」佟兆頫心裏有點不是味道,雖然兩人很久沒見面了,但一旦見了面,十年前的感覺彷彿又回來了,只不過中間虛度了十個年頭,兩個人都不再是毛頭小子了。「就算是朋友也該來打聲招呼,何況我們……」



「媽,我們衣服換好了! 」一陣嬉笑打斷了佟兆頫的發言,兩個小鬼爭先恐後地由二樓衝了下來,一見到佟兆頫坐在客廳裏,同時露出一臉陌生。「咦?有客人啊?」



佟兆頫蹙起眉心,也佯裝出頭一回見面的模樣。「你們……怎麼會叫小優『媽』?」雖然他做的是幕後工作者,但也當過一段時日的臨時演員,這小角色還難不倒他。



「小優」孩子們異口同聲地喊道,不可置信的眼凝向一旁呈呆滯狀的母親。 「媽,他是誰啊?怎麼叫你叫得這麼親熱?」



宮縭優的心臟一陣凝縮,幾乎因這場面而停止跳動!她不知道今天是怎麼回事,為何自己得面臨這一切的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我們的爸爸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而且他又不認識你,你管那麼多做什麼?」



宮詠誕也有她的臺詞,而且三個人將宮縭優的情緒拿捏得剛剛好,大多是兩個孩子的功勞。



「那可不一定。」佟兆頫挑起眉,若有似無地睞了宮縭優一眼。「以前我可是你們媽媽的宣傳喔,她身邊有什麼男人我不清楚?來來來,報出你們爸爸的名號,搞不好我就認識他。」



「不……」宮縭優雙腿一陣虛軟,氣虛的聲音根本無法介入眼前二小一大的爭吵之中。



「怎麼可能?」宮詠誕挑起英氣的眉,一臉不服輸的模樣。 「我爸爸可是大名鼎鼎的……」



「詠誕!」宮縭優急忙出聲阻止女兒,卻來不及阻止另一張張開的嘴。



宮詠聖正好逮到這個空檔,得意地宣佈老爸的名號。「名製作人佟兆頫!你怎麼可能認識他?」



「噢……」宮縭優懊惱地呻吟了聲,一顆頭垂得好低,完全沒有抬起來的勇氣。



「佟兆頫是你們的爸爸?」佟兆頫適時將責備的眼神投注在宮縭優偷覷的眸底,更是讓她的心沈入無底深淵。 「我怎麼不知道?」



「誰知道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又不是我們爸爸!」兩個孩子還在一搭一唱,完全不敢看向母親那張快昏厥的臉。



「我就是佟兆頫。」





  2



四雙眼互相瞄來轉去,其中最為驚恐的自然是非宮縭優莫屬;佟兆頫則顯得稍有內疚,畢竟他一個成熟的大人,聯合兩個十歲的小鬼一起訛詐他們的老媽,實在問心有愧。



至於宮詠聖和宮詠誕則是一臉矛盾,不曉得老媽會不會承受不住地暈了過去?卻又很難不對親子相認感到心喜不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兩個小孩也聰明地以氣音回答,還不忘用小手擋在唇邊,隔開空氣任何可能的流動。 「就是我們之前跟你說的,出版社的那個『高各爾叔叔』嘛!」



高各爾?聽起來個頭很高,但願不至於超過二百公,否則以他將近一百九的身高,對付起來恐怕有點麻煩;佟兆頫在心頭暗忖。



「呃……各爾,我還有一小段還沒翻完,你恐怕得等我一下……」事實上,她都不曉得如何面對現在杵在客廳裏的二小一大了,更不知道待會兒能不能如願陪他一起吃個飯。



「沒關係,沒關係。」高各爾迭聲嚷道,一雙腿不請自來地踩進「地雷區」。「詠聖、詠誕,高叔叔來……呃,有客人啊?」



佟兆頫一見到那位「高各爾先生」,差點兒沒由沙發上滑下來。哇咧!人長得矮就得認命,沒事取個與自己身形相反的「高個兒」幹麼?簡直自打嘴巴嘛!



「你好,我是佟兆頫,小優的……」他停頓了下,刻意睞了宮縭優一眼,笑容是極優雅且無害的。 「老朋友。」



宮縭優的臉色瞬息萬變,簡直可以用「精彩萬分」來形容。乍聽他的介紹詞後,她先是鬆了口氣,卻又因搞不懂他在得知兩個孩子存在的事實之後,心裏在想些什麼而忐忑,因此她的情緒反而較之前還緊繃。



「喔,原來是這麼回事。」高各爾也鬆了口氣,默默解除心頭霎時激起的敵意。「那麼佟先生,等會兒要跟我們一起去用餐嗎?」



其實高各爾不太願意讓閒雜人等跟著去破壞場面,但人家都已經坐在宮縭優的客廳裏,他又不是主人,怎好下逐客令咧?



完了!宮縭優又是一驚,想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佟兆頫眼角一跳,看了孩子們一眼,得到兩人一致的聳肩,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想挑個依靠的物件,好歹也挑個稱頭點的,至少也要比他長得帥、來得優秀;如果嫌他開出來的條件太苛,那麼最少、最少也要找個高一些的男人,這樣才有點安全感嘛!他也才容易說服自己「問心無愧」啊!如今找了這麼個蹩腳貨,教他如何能放心讓那兩個小可愛喊那個「高個兒」老爹咧?



真是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啊!



他無力地睞了眼高各爾,像主人似的下了最終指令。「那麼孩子們,就由你們為小優決定吧!」



          ※     ※     ※



宮縭優完全不曉得自己如何度過那頓難挨的午餐,在不斷躲避佟兆頫審視的眼和高各爾莫名其妙的疑慮,加上孩子們有點接受又有點不太接受佟兆頫的眸光底下,她簡直是食不知味且備感壓力。



高各爾也不好受。原以為和宮縭優認識這麼久,兩個人也還算處得不錯,或許有機會能得到佳人青睞,好結束三十多年來的單身漢身涯,沒想到在自認為時機逐漸成熟之際,卻突然冒出一個俊帥又迷人的佟兆頫,不曉得久盼的戀情會不會生波?



而且,佟兆頫總在有意無意之間,表現出男主人的特有氣勢,而宮縭優竟也沒加以阻止,害他原就不很強的自信心大受打擊;加上孩子們明顯往佟兆頫那邊靠攏,令他更是備感挫折。



「媽,我吃飽了。」擦擦嘴巴,宮詠聖悄悄踢了踢宮詠誕。「我想到有個勞作還沒完成,我們可不可以早點回家?」



宮詠誕忙吞下口中的紅茶,附和著點頭。「嗯,我也有一篇作文還沒寫,剛才突然想到一個不錯的題材,想早點回去完成。」



「這樣啊……」宮縭優放下咖啡匙,不安地瞟了眼佟兆頫頰,在接收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十年前的耶誕節,會發展成那種情勢純屬意外。



原本佟兆頫便對演藝圈的幕後工作極有興趣,所以在混完五專、等待入伍的空檔裏,找了個宣傳的工作殺時間;不知打哪來的狗屎運,竟被公司分配到當紅的模特兒宮縭優身邊當宣傳,兩個人就這麼認識了。



他還記得當天的情形,那時是因為一部連續劇殺青,而宮縭優在裏面飾演一個還算吃重的角色,剛好又遇到耶誕節,所以一海票劇組人員一起去慶功,連帶地他也被拉著一起去。



他承認當天晚上大家都有點high過頭了,以至於每個人都喝多了些、話多了些,也導致那失控的一夜──



「受不了,我實在受不了那些場務啊、攝影師的。 」讓佟兆頫送回家的宮縭優,一踏進沒有隔間的租賃套房,便大剌剌地撲向屋裏最醒目的傢俱──床。「他們就不能講點有水準的東西嗎?黃色笑話?油~~超噁心的!」



佟兆頫其實也喝了不少,所以他們是搭計程車回來的。「男人嘛,喝了酒以後聊的就是這些,不然下次你別跟去了。」



「你以為我愛去啊?」宮縭優嘟嘟囔囔地貼靠在舒服柔軟的床上,她幾乎讓體內的酒精征服。 「要不是阿嬌姨硬拉著我去,我才……哈──不想去……」間雜著一聲呵欠,她覺得頭重腳輕。



「小優,我看你還是先去洗個澡再睡吧!」佟兆頫疲累地摸索到身邊,坐在床沿拍了拍她的背。「嘿,別這樣睡,滿身酒味的你不難受嗎?」



「難受啊……」事實上,她的眼早已閉上了,而且有點反胃。「可是我好累喔……一點、都……不想動……」



佟兆頫搖頭苦笑。伸手為她脫去鞋子,將她擺放成稍微舒服的姿勢,他這才發覺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8 12345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