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天眼:短線高手的交易秘訣與葉問練功房裏的那塊匾 - 外匯,債券 - 理財專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原創] 外匯天眼:短線高手的交易秘訣與葉問練功房裏的那塊匾

外匯天眼:短線高手的交易秘訣與葉問練功房裏的那塊匾

01
  我有個朋友人稱喬幫主,每次喝完酒他必談《道德經》。每次談道德經他必談“上善若水”。於是,昨天在雲視頻喝酒的時候,我們又談到了上善若水。
  我分享了身邊的一個真實故事。我有一位朋友(他名字中有一個君字,先稱之為君子)是位短線高手,近些年在A股的收益率一直非常好。他的操作比較頻繁,持股時間短則一天,長一般不會超過三五天。在觀察了一段時間他的操作之後,我對他的心態印象特別深刻。
  君子能經常做這樣的事情:比如一只股票前兩天7塊錢賣掉了,過兩天這只股票繼續強勢漲到了8塊錢,他在8塊錢又重新買回來。如果做過交易你就會知道,這種事情對一般人來說是比較難做到的。因為人性中一些固有的範式,一些心理偏見的存在,導致一般人很難做到。但是在他的身上,這樣的事情卻輕而易舉,經常發生。
  當你觀察他的交易的時候,好像昨天的交易跟他根本沒有關係,他已經迅速的忘記得一乾二淨了。他的注意力永遠在當下,而不在過去。對於過去的“錯誤”或者錯過,不糾結不掛礙,這實在是一種令人讚歎的狀態。
  為此我專門跟君子交流,是怎麼樣能做到這一點的。
  他說了很重要的兩點。
  第一點是,他從索羅斯的失敗哲學中學到了很多。
  索羅斯有一個易錯性的觀點,認為在投資中犯錯是不可避免的。而他進一步把這個理論推演到了極致,他在每做一次決策的時候都假設自己的這個決策是錯的(這一點也讓我想起了我的朋友英子,他在發明樹讀方法的時候開門見山的說,在閱讀每一本書之前,我們首先要做的是降低期望值)。
  在投資中我們每做一個決策,肯定是經過了自以為縝密的推演,肯定是認為自己有某種優勢,才會扣扳機。所以當我們做出決策的那一刻,必定是帶著期待的。但是你內心也一定知道,實際的結果是不確定的。這個結果的不確定性會讓我們產生懷疑,而這個懷疑就像黑洞一樣會不斷的吞噬我們的注意力,吸收我們的能量,甚至讓我們的行動猶豫不決,拖泥帶水。
  與其在這個不確定中左右搖擺,猶豫不決,任能量損耗,還不如像我的那位朋友君子一樣退一步,乾脆假定自己是錯的。
  當你真正假定自己的決策是錯的時候,反而獲得了一種心理上的確定性,心裏反而篤定了,因為接下來就是應對了。如果這個決策真的錯了,你就按計畫止損好了,而如果這個決策居然對了,這筆交易掙到的錢,就好像一個意外的驚喜。而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意外的驚喜比預期之中的收穫,在心理上帶來的幸福效應要大得多。
  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心態的退一步,假設自己的每一個決策都是錯的。反而是一個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一個極高明的舉措。
  除了這一點極高明的方法,君子還講了第二點,關於靜 坐的練習。近幾年他養成了每天打坐的習慣,短的時候可能半個小時,長的時候兩三個小時甚至更長。這個長期打坐的訓練對於他的定力,對於他的心態,乃至對他的身體健康,都有很大的幫助。
  這就是這位短線高手君子保持好心態的秘密,在此也分享給你。而我更願意用一個詞來形容他的這種狀態,我稱之為——流動。
  02
  在任何領域,流動都是一種極高明的狀態。在上一篇專欄中我提到了李小龍,在這裏我想再次引用兩段李小龍的話來描述,一個武術大 師眼中的流動狀態是什麼樣的。
  習武之人碰到的基本問題是“精神阻塞”,這一點許多人都知道。這種情況通常在與對手進行殊死搏鬥時發生。他的心依附於思想本身,或者是依附在與之遭遇的任何物體上。他的心被“堵住”了,不能從一個物體流向另一個物體,而是停滯不前。
  此時此刻,習武的人不再是自我的主人,他的四肢不再能以自己的方式表達自己。因此,心裏想著一件事情,意味著某事已事先佔據了他的心靈,而沒有時間考慮其他的事。然而,要想清除佔據在腦海裏的思想,就要立刻用另外一件事填補它。
  在格鬥中,功夫高手都忘記自己的存在,而隨著對手動作而動。他放棄了所有的自我反抗意念,而採取了一種柔順的態度。他將意念放鬆,使動作解除了包袱。而一旦意隨念生,動作也會隨之啟動,立即展開對敵人的攻擊。但是一旦停下來思考,他的動作就會受到阻礙,這時,他的對手就能馬上打倒他。因此,凡事都要發乎自然,絕不可刻意或竭力而為。
  一旦和對方交上手,我的思想就方寸大亂,心神不定。尤其是在與對手一陣拳腳過招之後,我就忘了柔的理論。唯一想到的只是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擊倒他獲得勝利!
  我的老師葉問先生是詠春門派的第一高手。他經常告訴我:“小龍,放鬆一點,定下神來。忘掉自己,跟隨對手的招式,讓你的腦子不受任何思想的干擾,心平氣和,本能地去反擊。最重要的是,要學會超然。”
  03
  我很贊同李小龍的看法。我認為,流動,就是自我消失的時候,就是心經中說的心無掛礙,無有恐怖的時候,就是老子說的上善若水,像水一樣自然流動,能夠契合任何容器的時候。
  遺憾的是,通常我們很難做到流動。比如在投資的時候,內心有著各種各樣的觀念,有著各樣各樣的執念。回顧一下我自己,在2019年一季度的時候,我認為經濟不支持股市走好,這個執念導致了在一季度的井噴行情中,沒有跟上市場的收益。由此我經歷了一段長時間的內心熬煉的過程。
  大半年以後,我在2020年的新年獻詞中說到了“四象破我執”,那是我經過長時間熬煉之後的一個重要領悟。為什麼要提到破我執,就是因為,阻礙我們流動的正是我們自己執著的東西,是我們死死抓住不放的東西。
  在潛意識中,我們死死抓住過去曾經的成功或者曾經的失敗,我們習慣了原有的模式,不敢走出舒適圈去突破自己。正是這些內心的甚至潛意識中的執念,阻止了我們真正像水一樣流動起來。
  然而,只有流動起來,才會近乎道。
  04
  我認為,道既是一個名詞也是一個動詞。道作為名詞的時候,是指宇宙萬物運行的底層規律,道作為動詞的時候指的就是一種流動的狀態。
  想像一下老子在道德經說的上善若水,那不正是一種流動狀態的完美詮釋嗎?
  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流動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依然是非常難以達到的一種狀態,因為我們內心給自己設立了一層又一層的防禦。我們有太多的恐懼,最底層比如說有對死亡的恐懼,為了不讓這種恐懼吞噬我們,我們會設立一層又一層的防禦。很多防禦存在我們的潛意識當中,我們自己都沒有覺察到,但正是這些防禦讓我們無法流動起來
  王陽明先生說,破山中賊易破,破心中賊難。正是這些心中賊,讓我們無法像水一樣流動起來,讓我們離道越來越遠。
  前面說起李小龍,今天正好看了葉問4,裏面就有葉問的徒弟李小龍的情節。在快結尾的時候葉問終於願意教他自己的兒子打詠春,在那間練功房裏,牆上掛著四個字——武以載道。
  事實上,在東方文化中我們會發現很多類似的詞語,比如說文以載道,比如說日本有茶道,有劍道,有花道等等,似乎很多東西都可以載道,那麼這個道到底是什麼呢?
  這個道,至少有一半是指——流動。
  文以載道,武以載道,投資亦可以載道。你覺得呢?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