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盟友都替川普尴尬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連盟友都替川普尴尬

連盟友都替川普尴尬

來源: 多維新聞/日期: 2020-06-04


街邊商店被洗劫,道路上到處燃燒著火焰,警察局等政府部門都是被攻擊的目標,抗議人群中有人穿上蝙蝠俠的服裝……正在美國多個城市發生的景象,像極了幾個月前引起全世界討論的《小醜》,電影中混亂的哥譚市仿佛被複制到了現實中。

所有的這一切,都源于5月25日一位名叫德裏克·沙文的白人警察“跪殺”了一位名叫喬治·弗洛伊德的黑人。美國目前已有至少22個州近40個主要城市實施了宵禁。今天的美國所經曆的騷亂比之電影裏如何,身在美國之外的人很難體會,但能夠看到的是,川普還在不斷放言要使用更爲強硬的手段,比如6月2日在推特上向紐約市長喊話“打電話給國民警衛隊”,並使用了“低等生命和失敗者”(the lowlifes and losers)這樣的詞彙。

他似乎真的是在模仿《小醜》中蝙蝠俠父親老韋恩的語氣。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上提醒他:“看來你是真沒看過那部電影,去查查老韋恩的結局吧。”

順便一提,《小醜》中讓羅伯特·德尼羅來扮演劇中廣受歡迎的脫口秀節目主持人,與現實構成了絕妙的互文——在1976年的《出租車司機》(電影史上的偉大作品之一)中,羅伯特·德尼羅所扮演的角色是當時被“被侮辱與被損害”的群體,而今天,他的“角色”已經轉變爲既得利益者,站在了“小醜”的對立面。電影裏,小醜在直播中槍殺脫口秀主持人,而不是按照計劃在電視中自殺,這一情節的設置結合如今的美國社會現實來看,讓人有了更深的體悟。

說回正題。盡管川普在6月3日的推特中自信的認爲自己是自林肯以來爲黑人群體所做最多的美國總統,但在西方媒體眼中,“美國正在自我消解”。這場大規模騷亂的導火索無疑是近幾個月來接二連三的種族主義事件(比如正常慢跑的黑人男子被白人父子懷疑是賊並被開槍殺害,又比如一周前發生的黑人男子好心提醒白人女子應該規範遛狗,女子卻報警謊稱受男子威脅),但按照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社會科學系主任達內爾·亨特(Darnell Hunt)的說法,“導致動蕩的絕不僅僅是一個突發事件,這總是一系列因素的綜合作用,使局勢變得適合集體行爲。”

來自美國與歐洲各國的衆多媒體普遍認爲,美國正在面對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嚴重危機。弗洛伊德事件加重、激化了“可以感受到的種族主義現象”,而經濟衰落及內政問題,再加上新冠病毒帶來的“無可避免的後果”,使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陷入絕望境地”。“弗洛伊德之死不過是使整個國家(美國)燃起大火的一個火星”。

《紐約時報》認爲美國現在是火藥桶,這些示威活動是由警察暴力的具體事例引發的,但它們也發生在健康和經濟被破壞的背景下,有色人種承受了不成比例的影響,尤其是那些窮人。

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顯示,4月美國年輕人的失業率達到了194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16歲至19歲年輕人的失業率爲31.9%,20歲至24歲年輕人的失業率爲25.7%。而非裔美國人的失業率通常是白人的兩倍。而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彙編的數據,黑人受新冠病毒的影響尤其嚴重,他們占新冠肺炎總死亡人數的三分之一左右。

普林斯頓大學專門從事非裔美國人研究的學者泰勒(Keeanga-Yamahtta Taylor)稱:“當人們破産了,但沒有任何援助,沒有領導,沒有人清楚會發生什麽,這就爲憤怒、絕望創造了條件。”

更何況義憤填膺的不只是黑人,以年輕人爲主體的示威者中,也有不少家境良好的白人。德國波恩大學政治學家和美國問題專家哈克(Christian Hacke)認爲,這些人也同樣失望,“對這個非但不阻止,反而放任警察暴力和種族主義的國家失望;對這個其總統極具挑釁性、卻無政治選項的國家失望。”

這不難理解,因爲危機當前,川普的選擇卻是以暴制暴。《華盛頓郵報》將川普稱爲“首席分裂者”(divider in chief),正在扮演“人類噴火器的慣常角色:完全錯誤的時代領導人(the wrong leader for the times)”。包括《紐約客》、《經濟學人》、《金融時報》、《時代周刊》等在內的美國老牌媒體都認爲,美國現在被一個“政治上沖動、獨裁的煽動者所領導”,他的言論沒有試圖讓國家冷靜下來,反而故意制造分裂。

除了被美國媒體批評“火上澆油”,太平洋另一邊的中國媒體則關注到了川普的“甩鍋”傾向。中共最高黨報《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官方微信公衆號“俠客島”詳細分析了白宮認定Antifa(反法西斯組織)、左翼激進分子、無政府主義者等是騷亂“幕後黑手”的行爲,以及指責俄羅斯、津巴布韋等“國外勢力”幹涉美國內政,都與美國政壇彌漫的“新麥卡錫主義”有關。

大陸官媒新華社更是發表國際時評,非常接地氣的表示“抗議的鍋太沈重,美國政客甩不動”:“一段時間以來,美政客在抗疫上的‘甩鍋’給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今,他們又在抗議問題上故伎重演,其轉嫁矛盾的心思明眼人一眼就可看穿。”

大陸媒體的關注點很好理解,畢竟“就在抗議和騷亂將包括紐約在內的衆多大城市推入宵禁的時候,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媒體專訪中對國內嚴峻的形勢輕描淡寫,卻把幾乎所有時間都用來抹黑和攻擊中國。”

事實上,美國這次騷亂中出現了很多“中國元素”,盡管事後證明那些出現五星紅旗、中文標語的圖片要麽是僞造,要麽是舊圖,但好事者的動作背後,卻真實反映出了中美兩個大國之間已完全放到桌面之上的爭鋒和博弈。

當然,無論是“以暴制暴”還是“甩鍋”,川普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大選。《紐約時報》稱,在川普的核心圈子裏,有些人就將局勢升級看成是“政治上的福音”(a political boon),就像是1968年美國暴亂時尼克松(Richard Nixon)用“法律與秩序”綱領贏得總統選舉那樣。《經濟學人》提到,盡管人們可能會認爲,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的暴力夏季和一段大規模失業時期,可能會降低現任總統連任的機會,但民衆對社會動蕩的普遍反感,幫助尼克松在1968年入主白宮。川普無疑希望今年也能産生同樣的效果。

就連英國《金融時報》也刊載專欄作家的文章稱,當前的動蕩看似是川普的災難,但曆史表明,暴力騷亂常常會把美國選民,尤其是白人選民,推向右翼。一家德國媒體也刊文指出,川普是美國有史以來首位不將自己看成是所有美國人的總統(不論是黑人還是白人、窮人還是富人),而只關注他的那些多爲白種人的選民,騷亂“可能會使這個選民群體在11月份的大選中爲他連任竭盡全力”。

支持川普的那些人會更加支持他,反對川普的那些人也更反對他,美國的撕裂對抗只會有增無減,暴露更多危機。在長時間的內耗中,美國的力量將進一步因受損而衰退。甚至有評論者送給川普“總加速帝”的稱號——加速美國的衰落。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眼下美國最爲尴尬的群體,美國《政治》網站認爲是美國的外交官們。曾駐阿富汗和波黑的美國前外交官莫莉·蒙哥馬利( Molly Montgomery)撰文表示:“我們的外交官習慣于對其他國家的侵犯人權行爲表示關注。今天,外國政府要求他們解釋我們的立場。對于許多投身外交工作並在海外推廣美國價值觀(如民主,法治和人權)的外交官來說,這是一個悲傷和值得深思的時刻。”

值得一提的是,文章同時引述前奧巴馬政府高級官員丹尼爾·羅素(Daniel Russel)的話稱:“其他國家的人們是否願意與你站在一起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們是否相信你的主張。”“如果美國的道德地位下降,那麽它對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的影響力也會下降。”

其實尴尬的不僅是美國外交官,還有美國的盟友。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6月2日的記者會上,當被問到“如何看待川普對抗議者威脅使用軍事力量”,他又是抿嘴又是歎氣,足足沈默了21秒,才說出一些顧左右而言他的話。連一些中國網友都在調侃:“心疼特魯多2.1秒。”

只有川普依舊充滿“自信”的在推特上表示,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局勢控制的“很棒”,“這得謝謝川普總統!”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