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疫情數據巨大差異背後的驚人內幕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中美疫情數據巨大差異背後的驚人內幕

中美疫情數據巨大差異背後的驚人內幕

來源: 新華裔/日期: 2020-05-15


  美國疫情爆發,很快成爲全球疫情震中。人們都在談論美國疫情,都認爲嚴重得不得了。擔憂者有之,幸災樂禍者亦有。美國政客也利用其高升的疫情數據大做文章,煽動民粹主義和仇恨,展開追責之戰。



  但是,實際上,美國疫情的驚人數據並非其真實狀況,這些數據背後有著不爲人知的驚人內幕。這裏告訴你所不知道的美國疫情的真實情況。

  中美兩國的疫情數據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公布的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5月9日15:22時,美國累計確診病例數超133萬,爲1335915例,死亡病例79343例。

  而截至5月8日24時(北京時間),中國據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報告,累計報告確診病例82887例,累計治愈出院病例78046例,累計死亡病例4633例。

  美國不能理解也難以接受

  上述兩個數據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對比太過強烈,反襯中美兩國抗疫的反應、措施與效果上的差異。這也是外界不能理解、而美國不能接受的直接原因。美國政府一直質疑中國隱瞞數據也是源于這個巨大差距。

  中美兩國檢測標的不一樣

  實際上,據我所了解的情況,中美之間對新冠病毒、新冠肺炎兩個概念的理解不一樣,檢測和統計也不一樣。在美國是檢測新冠病毒感染者,即通過核酸檢測試劑爲陽性就是確診病例,不需要檢測對象是否有臨床肺部感染症狀;而中國是檢測新冠肺炎患者,除了核酸檢測試劑爲陽性外,還要有肺部感染的臨床症狀並通過CT影像檢查。

  就是說,在美國的病毒感染者大量沒有臨床肺炎症狀,而中國則是核酸檢測試劑爲陽性+臨床肺炎症狀。由于檢測標的、檢測方法的差異,導致確診數量的差異。所以,美國CDC說80%會自愈,即使有輕微症狀也不需要就醫,只需居家隔離和遵照醫生藥方服藥。這個80%就是新冠病毒感染者,而非新冠肺炎患者。

  美國的統計方式,只要攜帶病毒就會被記錄到確診病例中;中國則是確診新冠肺炎。


  扣除兩國數據差反差並不大

  中美數據上的差距首先就是這個80%的沒有臨床肺炎症狀的病例,如果按照和中國相同的標准扣除這個80%,實際新冠肺炎患者只有26萬多,甚至可能更低。

  就病死率而言,中美十分接近:美國病死率5.9%,中美病死率5.6%。可以想象得到,隨著美國感染者基數逐步增高,美國病死率將逐步降低,很可能會低于中國。

  近期在紐約州、麻省、加州等地開展隨機抽查檢測抗體的數據中發現,有大量人員已經産生抗體的情況出現,隨著檢測數據的公布,美國無症狀患者仍然會繼續大量增加,這樣基數增大以後,死亡率自然就降下來了。

  所以,我們不必要去關注這個133萬感染者人數,只須關注其中20%需要治療的病例。

  醫療制度和醫生習慣惹的禍

  導致這一對比現象的原因,恐怕是中美兩國的醫療現狀所致。

  中國先行發現新冠疫情,據我判斷,主要是跟中國醫院制度有關。在中國,如果病人咳嗽、發燒、身體不適,在門診就醫,醫生二話不說,一定要你去做幾乎所有檢查,CT影像檢查自然不會漏掉。需要指出的是,這其中很多檢查是不必要的,並且備受诟病。但是,恰恰發生在武漢的新冠肺炎早期都是通過CT影像發現的。2019年12月27日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科主任醫生張繼先接診的3個可疑病例,就是通過胸部CT片發現他們的肺部呈現出與其他病毒性肺炎完全不同的改變,基于臨床經驗感覺不對頭才緊急上報。因當時的科學知識所限,醫生對新冠肺炎是什麽都毫無所知,只能診斷爲“不明原因肺炎”。直到後來CDC專家通過流行病學調查,確定了疫情的病原和病毒基因,才逐步揭開了新冠病毒的神秘面紗。

  而在美國,如果有了上述咳嗽、發燒、身體不適症狀,醫生一般認爲是感冒,按照美國的理念和常規,一般會讓你回家休息,甚至不開藥方,只是告訴你多喝水、多休息。只有病得厲害了,才會開出藥方,但是不會讓你去做CT影像檢查。這就可能出現漏診,也很難在早期發現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甚至在很長期間裏都難以發現新冠病毒肺炎疫情。

  可以說,如果不是中國醫院的制度和慣例(其中有些是不必要的,並且備受诟病),也不至于讓中國醫生能夠“幸運”較早發現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這叫“撞大運”。。所以,按照西方國家醫院的理念和習慣處理方法,即使出現新冠病毒肺炎,很可能不會更早發現而當作流感處置。

  中美兩國不同的醫院制度和習慣做法,延續到疫情爆發後的診斷與統計,就有了上面所說的差異。中國的目標盯在了新冠肺炎上,所以在核酸檢測之後還要做CT影像分析,方才確診。而美國(包括西方國家)的目標只是新冠病毒感染,所以只需要通過核酸檢測即可。

  美國感染病例暴漲背後的另一因素

  當然,美國確診病例暴漲背後:一個方面是檢測能力突飛猛進,最快5分鍾出結果;同時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的人數也在暴漲。2月29日,全美的檢測人數爲472人,而截至3月28日,這一數據已上升至73.57萬人。截止4月30日,全美已經累計檢測超過600萬,這個數字在全球應該也是領先的。這是確診感染者病例(其中包括大量無症狀攜帶者)增加的重要原因。

  例如紐約,3月11日,聯邦允許紐約州內28座私人實驗室可以進行咽拭子檢測,每日檢測能力達到6000份;到了18日,美日檢測人數暴漲至14597人;從此開始,紐約州的檢測人數以每日近萬人的速度增長。


  在美國,流傳著一個說法,即美國大面積檢測新冠病毒感染者,旨在提高確診病例基數,以降低新冠病毒疫情的病死率,從而說明新冠病毒疫情不過是一個病毒性流感,病死率很低。這就能夠印證川普最初不斷所說,新冠病毒就是一個大流感,病死率不到1%,沒什麽可怕。這也爲川普政府盡早實現複工複市提供醫學依據。

  新冠病毒死亡人數高企的數據存疑

  根據美國公開的信息,因病毒死亡的平均年齡在75歲以上,甚至有些接近80歲,這方面更具體的數據尚待進一步統計。

  美國的人均壽命是78.5歲,疫情暴發後,雖然有許多人染病死亡,但沒有提高人口的總體死亡率,美國甚至還略有下降。換句話說,老人會有各種疾病死亡,比如美國每年死亡人數在240多萬人,其中死于心髒病和癌症的有100多萬人,現在他們只要感染了病毒,統計在新冠病死亡率中,從而大大增加了統計數字的死亡率。

  人們質疑新冠病毒死亡病例中包含大量其它病例如心髒病、癌症等病例。

  還有三個數據,也許可以佐證:(1)美國重症患者僅爲全部感染者的3%,而病死率竟然高達近6%;(2)紐約州州長庫默預估治療重症患者需要4萬台呼吸機,截至目前實際使用不到1.8萬台,只占預估數的45%,而紐約州死亡人數高達26563,病死率達到7.7%;(3)美國疫情爆發後,在病毒感染者人數及死亡人數暴增之時,其它死亡人數暴減。以紐約爲例,2015-1019年心髒病、癌症、流感卒中、阿爾茨海默病、以及各種事故平均死亡15000人,疫情爆發後,這些死亡病例突然之間沒有了。據說都計算在新冠病毒死亡病例上了。

  這說明美國死亡人數不可靠,高企的病死率是很不正常的。

  死亡率因計算基數差異而不可比

  由上述兩種診斷標的形成兩種死亡率:一個是實際新冠病毒死亡病例與全部感染者相比,叫做“感染死亡率”。這種死亡率因基數較大而較低,其中還有許多人沒有被計入確診人數。另一個是確證死亡病例與新冠肺炎確證病例相比,即“病死率”,因爲基數較小而較高。

  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家卡爾·海內根(Carl Heneghan)解釋說,病死率描述的是醫生可以認定有多少人因感染而死,以及該病毒總體上導致多少人死亡。比如100名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有10人在醫院檢測呈陽性,其他90人未被測試,其中1名住院患者死亡,其他99人生還。這使病死率達到10%的比例,但感染死亡率僅爲1%。

  這既是是美國的實際情況,也是西方各國的實際情況。

  德國烏爾姆大學流行病學和醫學生物統計學研究所所長迪特裏希·羅滕巴赫(Dietrich Rothenbacher)說,實際上大多數國家缺乏廣泛系統的測試,這是造成國際上死亡率差異的主要原因。他說,目前各國的數字“根本沒有”直接可比性。爲了獲得整個人群的准確數字,不僅要測試有症狀的病例,還必須測試無症狀感染者。有了這些數據就可以准確了解大流行病如何影響整個人口,而不僅僅是病患人群。

  這正是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缺乏的,跟美歐相比,中國更缺乏廣泛系統的測試。



  比確診感染者總數更重要的是住院率

  根據確診病例的二八定律,截至發稿時,美國需要治療的是26萬左右病例。以疫情震中紐約爲例,確診感染者總數逾34萬,占全美的26%。其中需要治療的6.8萬,占確診感染者總數的20%;其中重症患者約1萬人,占確診感染者總數的3%,這是需要住院治療的病例。

  紐約州在疫情爆發後,州長庫默曾以“做最壞打算,抱最大希望”緊急建了5個野戰醫院,新增1200張床位;聯邦政府派出擁有1000張床位的海軍的“安慰”號醫療艦,經改造用于治療新冠病毒患者床位500張,以達到4月底將醫院的容量增加一倍,即病床數目達到11萬張的目標。同時騰出現有醫院大量床位,包括ICU重症病房。

  因爲住院率並不如預期那麽高,海軍的“安慰”號醫療船僅收治76名新冠病毒患者,定于4月30日離開;位于賈維茨會議中心的一所臨時醫院對外開放,在治療了1000多名患者後于5月1日關閉;其它大部分爲控制疫情而臨時搭建的野戰醫院空無一人,甚至未曾收治過任何患者。庫默要求其他3所已經建成的野戰醫院暫時封存,以備將來使用。同時還有4所野戰醫院的建設計劃被取消。

  紐約州大量床位空置,截至目前醫院床位空置31631張。

  4月17日,川普在推特上對庫默表示:“我們爲您建造了成千上萬個您不需要或者不使用的醫院病床。”

  除紐約之外,包括芝加哥、新奧爾良與費城在內的全美多個城市也面臨類似情況:臨時建設的野戰醫院基本上未被使用,其他由會議中心改建而成的臨時醫院也大部分未使用。

  所以,即使處于震中的紐約,其疫情也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麽嚴重。同時,當初張文宏教授的判斷沒錯,美國的醫療體系有能力抗擊疫情。

  美聯社報道稱,由于當下新冠病毒傳染速度減緩,沒有達到最壞預期時,因而包括美國在內,全球有數十所在建成後幾乎未使用或從未使用過的野戰醫院。

  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首席執行官西蒙•史蒂文斯(Simon Stevens)對此表示:“假使一個國家永遠都不必使用野戰醫院,那將是整個國家的巨大成功。”

  美國新冠病毒疫人數背後的經濟利益

  再說死亡病例。

  身爲醫生的共和黨參議員Scott Jensen對醫院運作了如指掌,他捅出來一個內幕,在美國,醫院如果上報新冠病例,他們拿到的錢就比普通病人要多;如果病人需要呼吸機,醫院會得到3倍的補貼款;而死亡病例獲得的補助款更高,非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則沒有這項補助。因爲新冠檢查和治療都是免費的,全部由保險和政府承擔,所以醫院連病人欠費的風險都沒有了。

  除Scott外,還有其他醫生和媒體都有此類爆料。他們說,假如一個病人因爲其他原因住院,後來確診爲病毒感染或者僅僅是疑似,但是那麽醫院就有足夠的動力把他上報成新冠病人,不管病情是不是病毒引起的。

  由此導致醫院將疫情爆發後的所有在院死亡病例都統計爲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這樣既簡單,有實惠。據悉,隨著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暴增,這一時期其它死亡病例寥寥無幾,有些醫院甚至沒有其它死亡病例。扣除這一因素,美國實際死于新冠病毒的病例應該不到2萬。顯然,美國新冠病毒死亡病例虛高,水分很大。

  各州也是一樣,新冠病例越多,從聯邦拿到的補助也越多。

  美國新冠病毒確診人數被政治化

  關于死亡病例,美國有兩派觀點,針鋒相對。一派認爲醫院虛報,明顯高估,因爲報新冠死亡拿的錢多;另一派,主要是主流媒體,認爲很多病例沒有檢測,所以實際上少估了。前者是川普支持者的觀點,後者是民主黨支持者的觀點。

  根據統計數據可見,美國疫情最嚴重的州,全部是民主黨控制的藍州!前五名的紐約、新澤西、麻省、伊利諾伊、加州確診人數爲694104、死亡人數46254,分別超過其它45個州的總和,分別占全美確證病例的52%、58%。佛羅裏達、德克薩斯也是大州,共和黨的鐵票區,紐約確診感染者分別是該兩州的8.6倍、9倍;死亡人死分別爲15.5倍、25倍。

  所以,美國有一種觀點,認爲疫情越嚴重,川普越丟分,連任就更加困難,這是民主黨樂見的。甚至民主黨裏不少人公然宣稱甯願經濟崩潰,只要能幹掉川普。所以,疫情越嚴重,民主黨政治上獲益越多。

  我不知道是否因爲這個政治化因素導致民主黨虛報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數及死亡人數。

  值得指出的是,後來共和黨也利用這一疫情數據,渲染仇恨,煽動民粹,並且當作質疑、甩鍋中國的工具。



  結論:

  綜上所述,美國新冠病毒感染者確診人數及死亡人數跟中國比,具有制度性、習慣性和檢測標的“差異”;自己跟自己比,其中包括有很大水分。

  那麽美國疫情數據有沒有可能少報呢?也有可能。但是這主要是在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之前,一方面因爲檢測的門檻過高和檢測工具缺乏,另一方面是聯邦政府可以淡化疫情,CDC也不統計通報,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數很低。

  如果我們剔除掉這其中的“差異”和“水分”,中美之間疫情數據雖有差異,但差異並非像現在的數據那麽高低懸殊。

  所以,中國不要將美國疫情看的那麽嚴重,而大呼小叫;而美國也不要以爲中國的數據相對較低而去質疑它。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