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海:新形態戰爭正加速國際格局巨變 - 軍事武器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李明海:新形態戰爭正加速國際格局巨變

李明海:新形態戰爭正加速國際格局巨變

來源:環球時報作者:李明海

2020-05-15 02:13

隨著高新技術的迅猛進步,智能戰、斬首戰、生物戰等新的戰爭樣式出現,未來戰爭將徹底顛覆現有的戰爭觀念,世界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格局也面臨根本性的沖擊和挑戰。這次與新冠病毒的“戰爭”,是人類與不同物種在全球範圍內展開的較量,有人稱之爲“第三次世界大戰”,對世界各個領域各個層級都帶來了深遠的影響和深刻的變革。

傳統戰爭樣式被顛覆

縱觀世界軍事發展史,每一次重大科技進步和創新都會引起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的深刻變革,同樣也深刻影響現代軍事革命的發展方向,成爲塑造未來戰爭不容忽視的影響因素。我們必須准確把握和深刻認識新的戰爭形態,比如“全域作戰”“馬賽克戰(通過先進的技術手段實現多種系統、武器平台的實時靈活組合,並進行網絡化作戰)”“決策中心戰”“斬首戰”“混合戰爭”“灰色戰爭(針對戰略對手所采取的具有挑釁性、卻又不致于引發軍事沖突的行動策略)”和“生物戰”。

首先,戰爭觀念被顛覆。傳統的戰爭哲學是“大吃小”,現在的戰爭哲學是“快吃慢”,未來的戰爭哲學將是“新吃舊”。戰爭的目的將從爭人、爭地向爭太空、控意識轉變,從爭奪有形資源向爭奪無形資源演變。


其次,戰爭時空特征發生變化。軍事科技推動戰爭進入新形態,作戰空間將突破地球三維空間的約束,不斷向太空、網絡和電磁空間、深海和極地等“全球公域”拓展,“瞬間交戰”成爲可能,可以真正做到“發現即摧毀”。

再次,制勝技術手段不斷拓展。軍事技術形態將加快向智能化、網絡化、精確化方向發展,武器裝備微型化、隱身化、無人化趨勢凸顯,毀傷機理從“大規模殺傷”轉向“精確控制”。戰爭呈現出非接觸、非線性、非對稱和非正規的特征。未來戰爭很可能追求有限目的,不再追求完勝或全勝,可能會更加強調定點毀傷、心理震懾相結合的有效控制。

最後,傳統戰爭樣式發生變革。科技進步使戰爭形式多樣化成爲常態,戰略、戰役與戰術行動趨于融合,戰爭無前方後方之分、軍用民用之別。攻防一體、跨域協同、並行作戰成爲主要作戰方式,逐級搏殺、累積制勝的傳統大規模戰爭模式走向終結。

生化戰爭死不見血

在這些新的戰爭形態中,有一些是我們當前就必須更加關注的。例如生化戰爭,是指使用病原體、化學毒劑等生化武器進行作戰的一種戰爭樣式。生物戰爭具有成本低廉、高隱蔽性、極速傳播性、大規模殺傷、治療難度大、無差別性、變異性等特點,對人類構成重大威脅。疫疾就是戰爭,病菌就是武器。

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病毒,就是一場生化戰爭,已經持續將近半年時間,以中國、美國、西班牙、意大利等國爲主戰場,波及全球各地,目前累計確診病例超過440萬人,死亡接近30萬人。這已經是一場以醫療人員爲主要作戰力量、全民參與戰鬥的沒有硝煙的全面生化戰爭。

這場新型戰爭已經展露了未來戰爭的神秘與殘酷,未來的戰爭很可能是死不見血的戰爭,同時因其隱蔽性而更難應對。例如,雖然美國也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公開說不搞生物戰,不再做生物戰的相關准備和技術研究,但美國作爲締約國長期獨家阻攔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給出的理由是生物領域不可核查,這種高度不透明,難免令人心生疑惑。

世界上很多東西可以重複,但戰爭不能複制還原。上一場戰爭的作戰樣式、作戰理論已是明日“黃花”,下一場又將是全新的作戰形態。現代戰爭告訴我們,殺傷豈止在戰場,豈止在軍隊,對民意的另類軟殺傷,亦是未來戰爭中的鋒利武器。

加速影響世界政經格局

冷戰結束以來,核戰略平衡成爲了一個新常態,但結構性矛盾依然存在並不斷加劇,新型戰爭形態以一種常人想象不到的方式不斷沖擊著世界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格局。新冠病毒就是非常突出的例子,基辛格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稱,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久改變世界秩序。

新型戰爭形態的發生與發展,都伴隨著國際政治格局中力量對比的深刻變化。新型戰爭形態的出現,形成新的戰爭理論,並通過與國家安全戰略密切結合,改變了國家安全格局,

對國際政治經濟産生了深遠影響。

第一,新型戰爭形態催生了新的安全防禦困境。新型戰爭形態將加劇世界軍備競賽,大大阻礙國家間建立安全互信,造成國際安全體系極不穩定。

第二,新型戰爭形態使獲得軍事優勢的國家全面強化軍事力量在國際政治中的基礎性作用,美國之前發動的四次斬首戰(“基地”組織首領本·拉登、塔利班領導人曼蘇爾、“伊斯蘭國”領導人巴格達迪和伊朗軍隊高級指揮官蘇萊曼尼),加深了國家政治人物的擔憂,也進一步削弱大國間的戰略互信。

第三,新型戰爭形態將影響國際體系的重構。新型戰爭形態改變了國家間的軍事實力對比,導致地緣政治失衡,加劇了大國間的地緣爭奪。美國不斷發展和更新戰爭理論,産生新型戰爭形態,就是要在國際政治中運用新軍事手段謀求地緣政治優勢,重塑國際政治權力結構,從根本上改變國際政治權力結構的競爭態勢,謀求穩固美國主導的霸權地位。

新型戰爭形態所具有的創新理念、高新技術、巨大威力,帶有特殊而強大的沖擊效應,能夠推動戰略性新興産業總體突破,沖擊影響世界經濟形勢,給全球經濟帶來深刻而長遠的變化。尤其是對世界經濟發展方向、經濟結構發展變化和經濟的生産組織方式都産生著重大而深遠的影響。比如此次新冠病毒肆虐,令各國經濟和社會生活被迫暫停,國際産業鏈、價值鏈、供應鏈中斷,全球經濟正面臨大衰退風險。

新型戰爭形態及人類由此面臨的挑戰,同樣也爲擁有使命感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國家提供了機遇。誰能在威脅人類安全的科技領域協調出合理而有效解決的方案,誰就會在未來的全球競爭中獲得真正的軟實力。(作者是國防大學戰爭與危機應對訓練中心教授)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