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強人生 作者:俊秀才(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重生之最強人生 作者:俊秀才(連載中)

重生之最強人生 作者:俊秀才(連載中)

  
  
【內容簡介】

    一次跑步鍛煉,殷俊從迷霧中穿出來時,已經回到了78年的香江。

    這一年,還沒有霸占熒幕的綜藝節目,沒有熟悉的特效大片,也沒有耳熟能詳的歌曲。

    這一年,香江電視劇還沒有好戲頻出,香江電影也沒有火遍全亞洲,香江歌曲也沒有風靡內地。

    這一年,經典還沒有成為情懷,繁華也沒有凋零。

    這一年,英雄尚未遲暮,紅顏不曾白頭。

    青春不再,情懷常留。

    謹以此文,追憶這個我們曾經深深喜歡過的年代。

    謹以此文,紀念我們曾經的那些青蔥歲月。

    已有完本萬訂精品小說《美夢時代》,820多萬字,精彩紛呈。喜歡的可以去看看。

TOP

楔子:


    作為一個今年才28歲、天天都會出門跑步鍛煉的年輕人,殷俊竟然出現了幻視。

    明明是晚上吃了飯後,殷俊在家附近公園的園林小道上跑步的,怎麼忽然間就起了霧,而等他穿過大霧的時候,眼前卻出現了這樣的景象?

    隻見現在殷俊站立著的地方,居然是變成了一處山道,而且是非常狹窄的來回兩車道,兩邊的行人道也同樣是窄得可憐,差不多隻有一米左右的樣子。

    最誇張的是,山道的左右兩邊,除開茂密的樹林外,居然建設有一棟棟散落在樹木之間的別墅!?

    雖然是這裏從山道抬高了三米左右,圍牆裏麵才是別墅,但什麼時候華國的農民伯伯們變得這麼讓有錢任性了,居然在這荒涼的山坡周圍接二連三的修建別墅區?

    不對不對!

    我怎麼關心起這個了?

    我應該關心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啊?

    明明我住的是湘北伍漢的城區裏麵,周圍五公裏之內都沒有任何的山丘,全是一望無際的都市建築物啊!

    怎麼忽然出現了這麼一條莫名其妙的山道,這麼一個讓人有些毛骨悚然的山道別墅區?

    從天色上來看,應該是清晨五六點的時候。

    瞧了瞧周圍,殷俊沒有看到有任何人,車子也看不到。

    等他無意間低頭看到自己的雙手時,又是驀的一驚。

    殷俊看到的是一雙明顯比自己的手小了不少的手,再仔細的感受一下,自己的T卹也變得寬大了許多,穿的運動褲也快到了膝蓋了,最誇張的是一雙腿也變得瘦弱了許多,感覺到鞋子也是大得離譜。

    這怎麼好像……好像自己縮小了似的?

    做夢!

    我一定是在做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初到貴境
        

    迷迷糊糊的,殷俊睜開了眼睛。

    “醒了,醒了,阿姐,他醒了!!”

    還沒等殷俊的眼睛恢複聚焦,一個小孩子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鬧嚷嚷的跑了開去。

    殷俊的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米色的天花板,還能感受到旁邊窗戶外吹來一陣陣的涼風。

    殷俊掙紮著坐了起來,看到的是周邊兩個簡單的木櫃和一個書桌,牆上掛著一個款式老舊的空調,自己睡的榻也是老式的鐵榻,鋪上的是硬木板,難怪有些膈著不舒服。

    看到這一幕,殷俊的第一感慨是自己怎麼一覺醒來就到了一個鄉下的地方,然後他才想起了自己昏倒之前的一幕。

    他趕緊的跳下了榻,忍住了胸口的疼痛,扶住鐵榻往外麵看去。

    隻見外麵赫然就是剛才殷俊見到的那奇怪的山道,而自己現在所處的房子,儼然也是剛才自己看到的那些別墅中的一棟!!

    怎麼還沒有回去!?

    頹然的坐回到榻上,身上的疼痛告訴殷俊,這一切根本就不是在做夢。

    但如果不是做夢,我現在又在哪裏呢?

    有些惶恐不安的殷俊,好一陣子才察覺出來,還有另外一個不對勁的地方。

    奇怪。

    這小孩子說的怎麼是粵語?

    由於殷俊的工作就是經常和香江有關的事務打交道,雖然不是直接接觸香江人,但聽多了粵語歌,看多了粵語電影,他也是比較熟悉粵語的了,自己也能說一些。

    所以殷俊肯定自己沒有聽錯。

    再琢磨了一下,殷俊忽然想了起來,自己在被撞之前,聽到的聲音是“啊……小心!!”,隻不過當時事情來得突然,就算聽到了也反應不過來,就被撞上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時間軸,七八年!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殷俊躺在榻上,思緒一團亂麻。

    本來殷俊應該生活在2020年,今年應該是28歲。

    從小是孤兒的他,成績一直很好,故而一路讀書都有獎學金,最後順利的從大學畢業了。

    可在那個年代,好工作也一樣的不好找,殷俊費盡心思,才最後找了一個小雜誌社的工作。

    這個雜誌社是一個富家子弟開的,他年輕的時候瘋狂的迷戀八.九十年代明星,特別是港.台和歐美的,所以專門做了這麼一個雜誌,來對那個港.台和歐美娛樂的黃金年代做一個緬懷。

    開始三年,殷俊是協助主編來查找各種資料,後麵的三年,主編覺得薪水少、沒發展前途走了,殷俊就接替了他的工作,自己來做這些工作。

    每個月發行一本的雜誌,算不上很暢銷,但由於殷俊非常認真的去做,倒是沒有讓富家子弟的老闆失望,他每一期都要拿不少去送給他的那群狐朋狗友,那些精美的照片和有趣又翔實的文章,著實給富家子弟老闆掙了不少麵子,於是雜誌社也能不錯的維持下去。

    然後殷俊自己也閑不住,時不時的還在網絡上發表一些相關的文章,和一些網絡的朋友們討論著,倒也是很有意思、很充實的生活。

    由於工作繁忙,又沒有什麼錢,殷俊前幾年倒沒有去交往女朋友,但這兩年卻也開始有點想過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了,所以在公園跑步時認識的一群大媽們的幫助下,也參加了好幾次的相親。

    可惜就沒有遇到合適的。

    其實,這也怪殷俊,平日裏工作接觸的都是頂尖的美女——雖然隻是在電影電視裏,在圖片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人間隻道黃金貴,不問天公買少年
        

    辦身份證的時候,殷俊就知道了,今天是1978年2月16號,星期四。

    自己一口氣回到了整整42年前。

    說不清是惆悵還是興奮,殷俊也算一個灑脫的人,既然事情已經不可改變,那麼就好好的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吧。

    殷俊出門之前,已經左右仔細打量了自己的身子骨,著實是像十六七歲的樣子。

    去跌打醫生那邊看的時候,殷俊還讓那位七十多歲的老醫生摸摸自己的骨骼,讓他猜一猜自己多少歲了。

    那位老醫生很肯定的告訴殷俊,他的骨骼就是十六歲的少年的骨骼,如果猜多一歲,自己都不吃這碗飯了。

    所以在後來去補辦身份證的時候,殷俊把自己的生日填成了1962年2月16號。

    其實在之前的殷俊來說,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什麼時候,是園長把撿到他的那天定為了他的生日。

    現在自己相當於又重新活了一次,就把今天當作一個新的開始吧!

    說起內地人來香江,還是很有一段故事的。

    50年代之前,內地和香江是自.由進出的,但後來就逐漸的封閉了。

    因為貧窮等種種原因,讓內地遊來香江的人越來越多,當時讓40年代還隻有不到50萬人口的香江,也樂得讓這麼多的青壯勞動力過來,為香江的建設增磚添瓦。

    所以香江從61年就開始實施了新身份證申請政.策,也就是所謂的抵壘政.策。

    抵壘是棒球運動之中的一個名詞,意思是在抵達壘點之後,選手就安全了。

    具體在香江來說,就是你隻要成功抵達了香江市區,又有能力養活自己,那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簡單日常
        

    因為2月16號是大年初十,現在正是寒假的期間,所以沒有上學的關芝琳,有著大把的時間來玩耍。

    毫無疑問,關芝琳本來就是一個非常喜歡玩,喜歡享受高質量生活的女孩子。

    以前殷俊隻知道她長大成名後是這樣,但現在看著她一天換一套衣服,跟同學朋友出去玩一趟就得花好幾十塊錢,就知道這丫頭原來從小就是如此。

    要知道,在這78年的時候,香江的平均工資不過是900塊左右,前兩年未來影帝鄭澤仕簽入無線的時候,底薪才400呢。

    當然了,女兒是要富養的,這是從古至今就有的習俗,關芝琳又長得那麼漂亮乖巧,關衫和張冰倩自然是寵女兒得很。

    就算是現在關衫已經江河日下,需要多去演戲和出席應酬才能多賺錢維持家裏的生活,對女兒的花銷可從來沒有皺眉過。

    白住在關家,雖然原因是因為關芝琳把殷俊給撞倒了,但如果自己一副“你們該照顧我”的樣子的話,那也是會討人嫌的。

    因此殷俊在第三天開始,就試著給他們做一些菜餚。

    殷俊以前是一個人過日子,但他不喜歡去外麵吃那些充滿了添加劑和老油的東西,自己在家裏做,又衛生又好吃,所以他是鍛煉出了一手好廚藝。

    關家有兩個傭人,一個叫張姨,負責打理家裏的衛生、收撿東西,外加去接送關芝琳和關世華上下學,另一個是潘姨,負責買菜做飯、打理花園之類的。

    張冰倩早就退隱了,她平日裏負責帶孩子和照顧他們的學習,孩子們上學去了,她常常會約幾個好友去唱幾段戲曲,或者聊天喝下午茶,倒是悠閑自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你離開了香江,從此沒有人和我說話
        

    昨天晚上,關芝琳起來喝水的時候,隱約聽到彈吉他的聲音。

    順著聲音走下樓來,關芝琳發現吉他聲出現在殷俊的房間裏麵,站著聽了幾分鍾,關芝琳聽到的卻不是自己平常聽過的許冠文的口水歌,也不是歐美的一些抒情歌曲,反而是很有些歡快的曲調,非常的好聽。

    這麼晚了,作為一個小淑女,關芝琳自然不會闖進殷俊的房間,所以她忍到了今天,等到媽咪走了才跑過來。

    關芝琳又不傻,她隱約知道媽咪不喜歡自己和殷俊在一起,因此專挑了這個時間。

    “才不是呢!”關芝琳嘟了嘟嘴巴,又好奇的問道:“你怎麼會彈吉他的?內地不是任何娛樂都沒有嗎?”

    “也不是那樣。”殷俊笑著岔開了這個話題,“你是想聽吉他?”

    關芝琳理直氣壯的點點頭,“我來檢驗一下你的水準!”

    “好!”

    殷俊笑了起來,從旁邊拿起了吉他,“你想聽什麼類型的?”

    關芝琳偏了偏頭,“好聽的。”

    殷俊對她比劃了一個大拇指,思索了一下,就開始彈奏起來。

    這是一首非常悠揚,卻又帶著一股感傷的曲子,不算很長,關芝琳都能聽清楚殷俊是彈奏了兩三遍。

    但這裏麵的意境,卻是能把人帶到懷念的淡淡傷感情緒裏麵,像是離愁,又有一些依依不捨。

    殷俊彈完最後一個音,放下了吉他,關芝琳的眼睛卻還定定的看著他的方向,片刻後才回過神來。

    “好聽。”

    關芝琳學著殷俊的姿勢,給他比劃了一個大拇指,“這是哪個歌星的歌?你怎麼不唱呢?有歌詞會更好聽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如此樂章!
        

    聽到他們的回答,這下子關芝琳就有些懵了,在經理和店員們追問這首曲子的曲譜和作者的時候,她第一反應就是拔腿便跑。

    回到家裏,她才仔細的開始琢磨。

    首先殷俊不會在曲子的名字上說謊話,《你離開了金陵,從此沒有人和我說話》,比這個奇怪的名字好得多的曲名多了去了,偏偏要取這麼一個名字,隻能證明作者是故意這樣的,或者說這裏麵有一些故事。

    如果說,如果說,那些唱片行的店員和經理們說的是真的,那這首曲子肯定是和殷俊有關。

    或者是他在內地聽到學到的?

    可是關芝琳也聽爸媽說過,內地現在根本沒有什麼好的藝術作品。

    但這樣的曲子不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是不可能寫出來的。

    想不出來之下,關芝琳幹脆就去問了殷俊。

    雖然和殷俊沒有接觸太久,但女孩兒能感受到,殷俊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柔和,就像是哥哥看妹妹那樣,肯定是不會傷害自己的。

    正是由於有著這種類似於心靈感應的感覺,關芝琳才對殷俊這麼親近,不把他當外人。

    聽到了關芝琳的問題,殷俊先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在意,等他聽到了關芝琳是想要一個特別的禮物,送給離開的朋友時,隻能是感歎這丫頭的運氣真好,自己興致來的時候彈奏的一首曲子,居然這麼的符合她需要的意境。

    其實,關芝琳一開始並沒有想到送這麼別致的禮物給譚鈺,隻不過前幾天她看了一部老的美國片,裏麵的男主角就是這麼送禮物給女主角的,正巧那天晚上她又聽到了殷俊的彈吉他……這麼一係列的巧合之下,她還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捨不得,放不下
        

    和沈珍環的感到羞辱難堪不同,坐在回去的車上,關家一家三口卻是歡喜得很。

    香江現在還沒有具體的酒駕處罰,不過關衫車上載著老婆女兒,他剛才也隻是喝了幾口香檳而已,並沒有任何醉意。

    不過,他現在的心情,就跟喝醉了一樣的開心,一邊開車,還一邊哼著歌。

    “看你那樣子!”張冰倩笑著道,“不過是女兒出了風頭,你就高興成這樣啊?要是以後女兒成了比你還出名的大明星,你不是得高興得走路都走不穩了?”

    “嘿嘿,可不是這樣哦!”關衫興奮的道:“剛才我們離開之前,譚萃華,譚醫生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送別禮物了,我們家真是費心了!他說,他有幾個認識的朋友,都想要在電影行業折騰一番,明天他會給他們打電話,隆重的介紹我的公司!”

    “真的?”張冰倩心中一喜,老公這幾年公司的窘境,她不是不知道,但她卻沒有辦法去扭轉,隻能是暗中焦慮。

    “當然是真的了!”關衫笑道,“譚醫生可是跟一哥、幾位署長都熟悉的人。他能介紹給我們的朋友,肯定都是有錢人!如果有一個能投資,我準備許久的電影就能投拍了!說起來,這還真多虧了我女兒啊!”

    “當然!”關芝琳笑嘻嘻的回答道。

    “說起來,我聽譚醫生說話的意思,顯然是誤會這首曲子是我們去找人求來的了,所以才說我們家費心了。”此時遇到一個紅燈口,關衫剎車停穩後,回頭問女兒道:“嘉慧,你是在哪裏找的這麼一首曲子啊,真美!真好聽!”

    以關衫幾十年的從影生涯來說,他聽過的好歌無數,但這麼簡單卻又感人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租房
        

    無論關芝琳是多麼的捨不得,她和殷俊還是暫時分開了。

    還不是殷俊先走,而是她已經開學了,早上就得坐車去學校,下午回家的時候,殷俊已經應該是離開了。

    這樣弄的關芝琳出門的時候,情緒都很低落,桌上殷俊特意給她做的春捲和生煎,她都沒有吃一口。

    送女兒去學校的張冰倩,又是感歎又是慶幸。

    這也幸好是隻是一個月啊,如果殷俊再多住幾個月,女兒豈不是會徹底的陷進去,拔都拔不出來?

    等到汽車遠去,殷俊也準備好了行囊。

    殷俊的行李非常簡單,除了寫滿了12個大筆記本的各種記憶和資料,也就是兩三件關衫給他的衣服,還有他在另一個世界的唯一的記憶——那一套NIKE的運動套裝,以及永遠也派不上用場的租住房子的鑰匙。

    NIKE此時早就在香江有專賣店了,這套普通的運動裝備,倒是沒有那麼的顯眼。

    “俊仔,待會兒領了身份證,你準備到哪兒去?”關衫在一旁抽著煙,沉吟著道:“要不你還是在家裏多住幾天,然後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回來好歹有個住的地方,等找到工作後再搬出去,怎麼樣?”

    “不用了,關叔。”殷俊搖搖頭,“我先前有看報紙和電視,許多地方招工,都是可以包吃住的,我先找個工作幹著,等熟悉了再換也不遲,就不打擾你們了。”

    “嗯,這樣也好。”關衫是一個信奉男人就是要吃苦,才能成才的人,於是也沒有再勸,隻是從包裏掏出了一疊錢,“喏,2000塊,你先拿著用,免得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關叔,這怎麼行……”殷俊連忙的推脫。

    “嘿,你就拿著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