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正徘徊于中美之爭的十字路口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歐洲正徘徊于中美之爭的十字路口

歐洲正徘徊于中美之爭的十字路口

來源: 法廣/日期: 2020-05-13


5月14日的法國《世界報》刊出對巴黎政治學院曆史學家皮埃爾-格羅澤(Pierre Grosser)的訪談。格羅澤是冷戰問題和亞洲問題專家,著有《世界曆史在亞洲寫 20世紀的另一種視覺》。他認爲,面對北京的雄心,歐洲用自己的方式同北京打交道還需進一步完善策略。


感覺勝利被搶 孫楊綜合症

世界報:隨著對北京批評的加劇,中國在病毒起源的爭論中,反應越發激烈,原因是什麽?

格羅澤:台灣媒體對台灣成功管理疫情和中國在世衛組織的行爲的攻勢,與美國指控中國掩蓋疫情對大流行負有責任,是兩個同等重要的原因。今年二月,曾有人談論疫情對中國當局的“切爾諾貝利效應”,可是,中國與戈爾巴喬夫的蘇聯不同,中國沒有透明度。現在人們又說中國外交的“普京化”。北京還沒用“丟臉”一詞,它感覺自己的勝利被搶了,這與被指控用興奮劑的多次遊泳冠軍“孫楊綜合症”相似。

中美對抗癱瘓安理會

世界報:法國總統馬克龍加入美國和英國一邊,對中國提出批評;俄羅斯則幫北京說話。這是否意味著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無法就抗擊病毒多邊管理達成共識?

格羅澤:一月份以來,法國總統有關中國的講話都很謹慎。這個態度在法國大規模爆發疫情的局勢下肯定有用。至于你剛才說的轉變,依我看,應該是在中國駐法國大使館“不外交”的文章導致中國大使被召見後,他發出的一個信號。法國倡議啓動了大國外交俱樂部,包括聯合國安理會和七國集團。

應對全球性的挑戰,中國似乎仍是不可或缺的,盡管它在多邊論壇的講話與實際行動不符。美國也受過這樣的批評。法國發揮大國地位的聯合國安理會,已因中美的對抗而癱瘓。現在Covid-19疫情正可用來測試中美兩國的決心。

美參議員提“新邪惡軸心”

世界報:那麽,我們是否看到美中及其各自的盟友正在朝著緊張加劇的方向走?

格羅澤:在美中兩國關系持續緊張兩年後爆發了疫情危機。這場危機很快納入美中緊張關系的框架內。一月份川普還在恭維習近平管理疫情,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就已經將矛頭指向武漢生化實驗室了。中國在兩個月後發動攻擊,將病毒歸咎于2019年10月到武漢參加世界軍運會的美國軍人。然後美中雙方互拽責任的遊戲開始升級。

川普政府在2020年11月大選前幾個月,爲幾個月沒做准備應對疫情,尋找一只替罪羊。傲慢的中國不想被搶走抗疫的勝利,卻看到大家談論要求它“賠償”。

在小布什提出邪惡軸心18年後,密西西比州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提出了“新邪惡軸心”,她提的這個軸心包含:中國,俄羅斯,伊朗和朝鮮。所以,這場疫情危機更加繃緊了中美關系。這一現實已經成爲國際關系中的結構。

遠大目標 近期不安全

世界報:一些觀察家認爲,中國已在這場危機後變強大。我們正在進入亞洲世紀嗎?

格羅澤:世界重心向亞太傾斜從1980年代就開始宣布了。那時候的發動機是日本。現在是中國。 這使得西方對北京突然變強硬,在生産和商業上與中國“脫鈎”很困難。

這個共産政權要通過展示它如何使中華民族在世界上恢複了地位,在2021年慶祝自己建黨100周年。任何對它的批評,都被視爲是爲了遏制這個不可避免的成功,並使中國重新回到受屈辱的無政府的狀態。

在近代曆史中,不論是德國,蘇聯,甚至是美國,如果把“對長期目標的確信”與“短期內持續不安全”混在一起,是具有爆炸性的。

冷戰初期模式不可複制

世界報:在沒有信任的情況下,我們該如何應對像中國這樣龐大而又不透明的參與者?

格羅澤:所有國家都不被迫納入中美對抗,就像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一種生存方式。近20年來,專家們觀察東亞國家在中美之間的生存策略:他們爲了不得罪北京,利用中國的經濟活力,避免大張旗鼓地向華盛頓看齊。

歐洲國家也開始采用這樣的精細處理模式。這樣並未妨礙它們再次宣布鬧鍾已經響了,歐洲應該醒了,應該團結一致,進行戰略思考了。冷戰最初幾年的模式難以複制,面對中國,很難建立一個西方陣線。美國的分析師們使用一個含括“圍堵 遏制 承諾”的綜合詞«congagement»來形容同時的感覺。

在布什任內,尤其在川普任內,歐洲人發現他們對媒體自由的民主美國不太了解,他們幾乎不知道如何影響華盛頓。面對共産中國,這種不了解更加真切。

世界報記者米納西安(Gaidz Minassian)采訪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