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凱答問實錄:美國疫情不一定那麽嚴重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崔天凱答問實錄:美國疫情不一定那麽嚴重

崔天凱答問實錄:美國疫情不一定那麽嚴重

來源: 中國論壇/日期: 2020-05-13

中國論壇:首先想請問,您在美國的工作狀態怎麽樣?因爲美國已經是疫區了。據您了解,在美華人、華僑、留學生等的工作、學習、生活狀態怎麽樣?

崔天凱:感謝“中國論壇”還有國內各位對我們的關心和支持,很榮幸能來到這裏跟大家交流。

美國的疫情現在確實比較嚴重,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都在上升。應該說,美國從聯邦政府到各個地方政府,包括我們所在的華盛頓特區政府,都采取了很多措施。我們使館一方面要了解當地管控疫情的具體措施,盡量照著做。另一方面,我們自己也采取了很多防控措施,包括很多交往現在都是通過線上進行,其實現在每天都在做(線上交往)這個事情,好像比原來出去面對面見的(時候)還要多。當然我們還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關心和幫助當地的僑胞,特別是留學生。


駐美大使崔天凱(圖自新華網)

中國在美留學生總數超過40萬,這麽大一個數目,是在任何一個其他國家比不上的。現在馬上就要到5月份了,美國學校到5月份就開始放暑假,暑假以後學生們怎麽辦?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最近國內特別照顧到一些未成年的、沒有家長陪伴的小留學生,想了各種辦法讓他們中一些人回去了。但是(已回去的這部分人數)跟總數相比,還有很大距離。這也是我們現在要做的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

中國論壇:我朋友的孩子經過使館安排,乘坐包機回來,家長們都非常感激。現在美國的疫情和抗疫情況,中國人民非常關注。《金融時報》日前報道說,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伊恩·利普金在中國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到中國來,他正在跟中國科學家一起尋找病毒的源頭。抗疫將轉向長期,中美抗疫合作您認爲應該如何推進?需要解開哪些結?美方和中方可以分別做出哪些努力?

崔天凱:我們身在美國,可能會有點“不識廬山真面目”,不一定就能看得很清楚。但我感覺,美國特別是華盛頓(特區)的疫情不一定有媒體上報道得那麽嚴重。當然我們不能掉以輕心。不過美國跟我們中國還是有文化上的不同。比如說戴口罩,他們也是最近剛剛開始重視,剛剛開始習慣。他們如果能早一點戴,可能情況就會不一樣。但是對不一樣的文化總有一個慢慢了解的過程。從我們自身而言,首先還是做好防範,保護好自己。

至于中美兩國之間的抗疫合作,其實雙方的科技人員、公共衛生工作者一直保持著聯系。你剛才提到哥大的利普金教授,他從非典的時候就跟中方有很好的合作,也給我們提了很多很有意義的建議。這次疫情一開始,他就到中國去了,我們很感謝這樣的人士。這樣的人在美國應該說還不少,包括科學界、企業界、還有一些團體和個人,在疫情剛發生的時候,就給予了我們很多理解和支持。而美國企業界對我們的物質支持大概是全世界企業界裏面最多的了。

兩國一些官方機構包括雙方的CDC(疾控中心),從1月4號開始就保持著聯系。現在有些政客出來,毫無根據地說我們沒有及時告訴他們,隱瞞了什麽。其實1月4號他們就全都知道,而且我們1月3號就告訴世衛組織,再加上1月23號,武漢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封城措施,應該說最晚到那個時候,地球人都知道了。他(美國政客)說他不知道,那只可能是裝聾作啞,是他不想知道,還是出于什麽考慮。

我覺得兩國的當務之急,還是要進一步加強防疫合作,因爲這是全人類共同面對的挑戰。任何一個國家沒做好,全世界都不會安甯。要堅決防止一些人把防疫當作政治遊戲來玩,利用現在的疫情實現他們自己的一己私利,推進他們狹隘的政治議程。我覺得這是在中美抗疫合作、甚至國際合作上面臨的一個最大障礙,也是必須要克服的障礙。

中國論壇:抗疫其實還是需要團結,需要合力,但是現在美國政府又宣布暫停對抗疫最重要的一個多邊機構——世界衛生組織的捐款,川普政府對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在內的衆多多邊機構的態度,您如何評價?中國會不會來填補美國在多邊機構留下的空白?

崔天凱:我覺得任何客觀公正的人都可以看到,在抗疫當中,世界衛生組織發揮了非常有效的協調和溝通作用,動員全世界力量來進行抗疫。世衛組織對各國都一視同仁,它得到信息會立即跟大家分享,有什麽好的建議都會公開發布。

下一步,世衛組織也正在關注公共衛生能力不是那麽強的國家,像非洲一些國家,怎麽來管控這場疫情。所有的國家都應該協助世衛組織來做好這方面的工作。

但是,這幾年大家也看到,美國對多邊合作、對一些多邊機構,采取了一種跟很多國家不一樣的態度。包括現在暫停對世衛組織的資助,之前還退出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等,甚至還退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這樣一個面臨全球挑戰、最需要多邊合作的時候,我認爲美國這樣做首先不符合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第二也不符合它自己的利益。美國再怎麽強大,也不可能靠一己之力來應對所有這些全球挑戰,它必須跟國際社會合作,跟所有其他國家合作。放棄合作,其實是個損人不利己的辦法。

中國論壇:您在前幾天也說過,對中美關系應該有更高的期待。在您心目當中,更高的期待是指哪些方面呢?

崔天凱:我說的更高的期待,不是指中美關系要達到一個盡善盡美的程度,或者說只有好消息,沒有壞消息。現在很多人在議論,這場全球疫情以後,世界會不會完全不一樣,國際關系會不會不一樣,中美關系會不會不一樣,也有人說回不到過去了。我始終認爲,不管是中美關系還是整個世界,都不可能回到過去,也不應該把回到過去作爲我們的目標,因爲曆史是向前走的,我們要共同去開創一個更好的未來,而不是老想要回到過去。所以我認爲對中美關系應該有更高的期待。

中美關系經過這幾年反反複複,有一些起伏,也有一些折騰。那麽,通過這場疫情,能不能大家都面對21世紀世界的現實,把中美關系真正放在一個健康穩定、能夠持續發展的軌道上?放在這個軌道上,並不意味著中美之間以後就沒有矛盾分歧了,因爲中美這兩個國家很不相同,國家曆史、文化、社會制度、經濟發展水平等等都有很多不同。所以中美兩國之間的差異會長期存在,兩國在一些問題上的分歧也會長期存在。有些分歧解決了,可能新的分歧又出來了,有的時候可能會有一些爭議,我覺得這是正常的。關鍵是我們怎麽在一個真正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避免沖突和對抗,盡量擴大互利合作,管控好我們之間的分歧,爭取取得一個合作共贏的結果。我覺得這實際上是一個很高的期待,但也是必須的。我們別無選擇。

我們老說“合則兩利、鬥則俱傷”,中美之間盡管有分歧甚至有時有爭議,但是要能夠建設性地、務實地管控分歧,同時進一步擴大我們之間的合作。(把中美關系)建立在這樣一個穩定的軌道上,才是兩國真正利益所在,也是國際社會對我們的期待。這個期待應該說是很高的,但是我們必須達到。

中國論壇:您任駐美大使是中國外交史上時間最長的,已經7年多了。您對美國的社會制度、文化也有深刻的了解。您之前在《紐約時報》上專門撰寫評論,提到了紐約的活力、包容。疫情對人類的影響不分種族、國家制度和價值觀。但是4月21日,我們注意到,皮尤中心發布了一個民調顯示,2/3的受訪美國人對中國持負面的態度,當然這個標准可能是不一樣的,但是這個評價是皮尤中心自2005年開始以來,調查中美關系以來的一個最負面的評價。您覺得原因是什麽?我們該如何更好地與美國人民溝通?

崔天凱:民調數字是經常起起伏伏的,且很多民調結果跟問題的設置也有很大關系。但是皮尤中心的民調,還是具有很高可信度的。我記得前幾年它也做過一個調查,如果按照年齡來劃分,美國相對年輕的人群對中國的好感是最高的。當然情況在不斷變化,因爲世界總是在變化,兩國關系也在變化。如果說當前美國社會上對中國有什麽誤解,有什麽不好的看法,我認爲很大程度上要歸咎于美國一些政客的惡意炒作。他們散布了很多謠言,很多不實之詞,毫無根據地攻擊、指責、謾罵中國,有的甚至突破了底線。我跟有些美國朋友說過,美方有些人恐怕應該有better sense of decency(稍微講點體面)。他們很多人現在連這個都沒有,他們抛棄了曾經引以爲豪的一些觀念、一些東西。

你提到的民調情況,跟他們(一些美政客)的所作所爲有很大關系。因爲說實話,大多數美國民衆最關心的並不是中美關系,他們對中國也不一定很了解,也沒有與生俱來的對中國的惡意。其實全世界老百姓都一樣,最關心的首先是他們自己的生活,有沒有穩定的工作、比較好的收入。這次疫情帶來很大影響,使很多人工作受到影響,生計難以維持,這是各國政府應該高度重視的一個問題。對美國人來說,他們還有醫療問題、教育問題、生活環境問題等等。當然他們也關心安全問題,美國社會上那麽多槍,這也是一個很有爭議的問題。我覺得老百姓真正關心的是影響到他們日常生活習慣(的事情)。

但是一些人一定要炒作,非要在世界上找出一個國家來作爲美國的敵人,然後恨不得把民意(不滿情緒)都引向這個國家。好像美國老百姓過不上好日子,都是因爲這個國家。其實哪有這樣的事情?對于一些大的國家,包括中國、美國,老百姓能不能過上好日子,其實主要取決于各自的(國家)治理。所以,我們現在要做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揭穿這些謠言,打破這些不實之詞造成的消極氛圍。當然這不能光靠我們使館、外交官來做,兩國人民之間要有更多的交往,包括媒體之間。

實際上,地方上的交往還是不錯的。不管是我們防控疫情,還是美國防控疫情,雙方很多友好省州、友好城市之間互相幫助,來往很多。我們也有一些省長給美國友好州的州長寫支持信。有一個最顯著的例子:不久以前,美國猶他州一所小學的學生給習主席寄了賀年卡。習主席親自給他們回了信,小學生們收到這封信非常高興、很興奮。他們又做了個視頻,唱了一首歌《你笑起來真好看》送給武漢。這才代表了真正的民意,應該得到廣泛的報道。

中國論壇:您剛剛講到媒體,在政客的這些遊戲中,媒體確實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您的同事中國駐法國大使近日也表示,現在中國的外交官沖在前面對外溝通,一個原因是中國媒體太弱了,不如西方媒體有話語權。您怎麽看這個問題?

崔天凱:這個事情我覺得是曆史形成的,也不能怪中國媒體,中國媒體很努力,包括在美國工作的中國媒體。但它們(在美國)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壓,美國很多做法對中國媒體是極其不公正的,我們也在盡力幫助他們。

談到話語權,這是曆史形成的。你看好多事情都得要用英語來講,什麽時候很多話可以用中文來講,話語權就不一樣了。馬克思主義認爲,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媒體包括國際關系,這些都屬于上層建築的範疇。現在經濟基礎已經發生變化了,遲早會反映到上層建築的變化上來。我們也在努力推動話語權的提升,會盡我們的力量,把公共外交做好。

當然中國有句老話“有理不在聲高”,你是不是講得符合事實、符合科學,是不是講真話,是不是有與人爲善的態度,這都是有客觀衡量標准的,不是說誰的話語權大,誰就可以一手遮天。這是做不到的。

中國論壇:疫情加上抗疫,加上各自的不同的治理,被一些媒體評價爲中美領導力轉換的一個轉折點,您怎麽看?中國在爲世界提供公共産品方面,包括像您這樣的外交家在不斷地做好公共外交,應該怎樣發揮更大作用?

崔天凱:首先我想說說關于領導力的問題,比如美國中斷了給世衛組織捐助,中國會不會填補這些東西?我認爲中國在國際上做的事情,包括對聯合國系統、對多邊組織的支持,目的不是要去替代誰的領導力,或者填補誰留下來的空白,我們是要發揮自己應有的作用。中國應該對人類做出自己的貢獻,而且貢獻實際上在不斷增加。我們並不是要說,我的領導力要比你強,或者我要取代你。我們一直認爲這個世界就不應該有一個所謂“領導國家”,始終主張大小國家一律平等,世界上的事應該大家商量著來辦。

當然,中國隨著自己的發展、更有能力,也會做出更大的貢獻。我們現在是聯合國會費的第二大繳納國,也是聯合國維和行動的第二大出資國,在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裏我們是派出維和人員最多的國家。我們還願意做得更多,但目的是爲了給世界、給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應有的貢獻,並不在于其他國家做多做少。我們沒有願望也沒有興趣去取代它的所謂領導力,或者填補它的空白,我們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中國論壇:而且在做的時候,還是春風化雨,就像您剛剛講的有理不在聲高。您面對美國媒體可能是世界上最尖銳、最挑釁性的問題,但您接受采訪的時候,回答總是那麽有理有節,而且以理服人、以情動人,甚至還非常幽默,金句不斷,展現了中國新時代的外交氣質。您在國內也有很多的粉絲。我想請教您是怎麽做到的?

崔天凱:謝謝你的鼓勵,但是我確實不敢當,過獎了。說實話,我們在這裏會碰到各種各樣的人,很多是很友好的,有比較客觀理性的認識,也有一些是不那麽友好甚至懷著惡意,或者完全不講道理的。面對後者不生氣是不太可能的,甚至有的時候也想,誰怕誰,我跟你吵一架就行了。但是我不能這麽想,更不能這麽做,因爲我在這裏不是代表我自己,代表的是國家,我做的事情不能由我自己的情緒來主導。

我記得去年習近平主席到意大利訪問的時候,意大利衆議長問習主席,當選中國這麽大國家的領導人時是什麽心情?習主席當時跟他說了八個字,“我將無我、不負人民”。我覺得習主席是我們的榜樣,這(八個字)就是我們應該努力的目標。當然我現在還是有很大差距,但是應該時刻把這個八個字放在心上。我在這兒做任何事情不代表我個人,不能由個人的喜好、我生氣還是高興來決定,必須把國家利益、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要繼續努力。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