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去年11月意大利已出現病毒傳播?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網傳去年11月意大利已出現病毒傳播?

網傳去年11月意大利已出現病毒傳播?

原標題:網傳去年11月意大利已出現病毒傳播?獨家發布意專家本人解讀
來源:DeepTech深科技
2020-03-24 12:56
一位意大利專家在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時說了一段話,大意是: 在中國疫情暴發之前,病毒或已在意大利傳播。這個新聞被國內媒體二次報道後,引發全網熱議。有不少網友留言指向,這或許代表新冠病毒的源頭不是武漢,而是另有他地。

爲核實該內容,DeepTech 專門聯系了這位專家——朱塞佩 · 雷穆齊(Giuseppe Remuzzi)教授。他是意大利知名醫學機構馬裏奧 · 內格裏藥理研究所(Istituto di Ricerche Farmacologiche Mario Negri, IRCCS)的主任。

朱塞佩 · 雷穆齊是全球腎髒病學的權威,在 2006 年受邀成爲意大利衛生部的高級顧問,同時他在包括《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在內的衆多醫學期刊的編委會任職,也是《柳葉刀》國際咨詢委員會的成員。



圖 | 朱塞佩 · 雷穆齊(Giuseppe Remuzzi)教授(來源:EPO)

詳解更早期可疑病例

對于報道是否真實的詢問,朱塞佩 · 雷穆齊對 DeepTech 表示,這是根據他在 3 月 19 日接受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采訪時的一句話轉述的—— “他們(醫生)記得曾看到過非常奇怪的肺炎,也很嚴重,尤其是在去年 12 月,甚至更早在 11 月的老年患者當中。這意味著,至少在意大利倫巴第大區的北部以及我們意識到中國疫情暴發之前,這種病毒或許已在傳播中。”

他在被問到意大利爲何在疫情暴發後表現得措手不及,作出了這一表述。

對此,朱塞佩 · 雷穆齊向 DeepTech 強調,他並不是在談論 “新冠病毒的源頭在何處”, 而是根據此前發表在各大期刊的科學論文內容,對外表達了“病毒在被發現前可能已經在傳播” 的觀點。

而對于更早期的肺炎病例,“我沒有這方面的科學證據。”他隨即強調道,“這些都來自少數人的傳言,以及一些醫生的印象。但他們還並沒有明確向我證實過在 1 月份之前有見過雙側肺炎。”

接著,朱塞佩 · 雷穆齊向 DeepTech 詳細介紹了他所了解的更早時間的具體病例情況:

最早有 1 例在意大利 Alzano Lombardo 醫院(位于倫巴第大區的一個城市)確診爲 “雙側性間質性肺炎” 的病例,但當地醫生不清楚該病患是否由新冠病毒引發,因爲在當時還無法進行檢測;
在 2019 年 12 月,有 2 例肺炎病例于倫巴第大區下屬城鎮 Scanzorosciate 被確診,其症狀伴有高燒、咳嗽,以及呼吸困難,當時的全科醫生認爲這很不尋常;
在 2019 年 11 月下旬到 12 月,還確診出 10 例異于常態的雙側肺炎,分別在意大利倫巴第大區下屬城鎮 Gera D'Adda 和 Crema。這 10 例肺炎再次出現了高燒、咳嗽、乏力和呼吸困難等症狀。這些患者當時並沒有做 X 光檢查,部分病人服用了兩個療程的抗生素,還有部分甚至服用了三個療程,最後他們都在 15 天內康複了。
朱塞佩 · 雷穆齊表示,這些並不是指向 COVID-19 的證據。但可以發現,尤其是最後的事件,這是醫生認爲與常見肺炎不同的的 10 例 “例外” 病患。而且這些雙側肺炎病例也不是感染季節性流感,因爲所有的患者都接種過流感疫苗。

除此之外,他還表示收到過來自威爾士(英國的政治實體之一)的患者來信。不過,朱塞佩不便透露信件內容,因爲都是病人秘密寫給他的信。但有病人聲稱在 2019 年 11 月生病時,臨床上就出現了疑似 COVID-19的病例。



圖 | 馬裏奧 · 內格裏藥理研究所(來源:IRCCS)

在介紹完上述內容之後,朱塞佩 · 雷穆齊再次強調:“我重複一遍,因爲在當時還沒有新冠病毒存在的證據,所以這些病例都沒有被記錄爲 COVID-19。”

“當下的問題是,在衛生部門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之前,這種病毒在中國傳播了多久。”朱塞佩 · 雷穆齊說道,“考慮到新冠病毒的潛伏期長度,如果有攜帶病毒的無症狀患者在 12 月甚至更早的時間在中國各地移動,或者出國旅行。對此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總而言之,在他看來,根據《自然 · 醫學》雜志上發表的基因研究,這種病毒是從中國傳到意大利的。但是他也補充道:人們也必須要考慮其他可能。其中一種可能就是,在中國意識到新冠病毒的嚴重性之前,考慮到其無症狀攜帶者的數量,可能在更早的時間就已經處于擴散之中。3 月 16 日《科學》雜志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討論了大量無症狀感染者可促進新型冠狀病毒的快速傳播。(DOI:10.1126/science.abb3221)

而對于另外的可能——新型冠狀病毒源頭並非在武漢,他表示可以考慮這種可能性,但目前來看缺乏明確的科學證據。



圖 | 意大利超負荷的醫護人員與可怕的死亡人數;據俄羅斯媒體報道,意大利的火葬場已經沒有容納更多遺體的空間,其中一些不得不考慮停止接收遺體(來源:Twitter)

此外,朱塞佩 · 雷穆齊還對 DeepTech 講了當下意大利疫情的嚴重程度。

3 月 12 日,他在《柳葉刀》上發表了名爲 “ COVID-19和意大利:接下來會怎樣?” 的文章,而這篇文章也成爲《柳葉刀》主編、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和醫學科學院院士理查德 · 霍頓 (Richard Horton)的關鍵論據,他據此批評英國政府當時所采取的防控行動不力。

朱塞佩在文中表示,自 2 月 21 日以來,意大利的感染人數就呈指數趨勢上升。在意大利,重症監護病房一共有大約 5,200 個床位。截至 3 月 11 日,已有 1,028 個床位被新冠肺炎患者使用。而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加,到 3 月中旬意大利的重症監護病房已經達到最大容量。在當時,他呼籲意大利當局和衛生部門要分配足夠的資源,包括人員、床位和重症監護設施等,以便在未來幾天或幾周內控制局勢。

他在文中寫道:如果意大利疫情的發展趨勢與中國湖北省類似,在控制措施實施的 3~4 天內新增感染人數可能會開始下降,逐步偏離指數趨勢。然而,由于隔離措施的實施程度,以及與中國在快速建設專用設施的能力之間存在差異,他認爲這一點無法准確預測。而當下意大利的新增確診數據也確實超出了他的推斷。

根據上報的數據顯示,意大利在周一(3 月 23 日)單日因新冠肺炎新增死亡 602 人,總死亡人數已達 6,077 人。相比于上周六的最高水平(新增死亡 793 人)已有連續兩天的下降。周一新增確診病例 4,789 例,目前意大利的累計確診病例爲 63,927 例,粗病死率已高達 9.5%。

當下,意大利的醫護人員已在超負荷地長時間工作。他表示,目前連皮膚病醫生、眼科醫生,以及病理學等方向的醫生,都在接受培訓,以便能照顧那些需要使用呼吸機的病患。不少意大利重災區的普通醫院現在都已被改造爲新冠肺炎專門醫院,並配有受過專門培訓的醫生和護士。

自 1978 年以來,意大利一直在遵循國家衛生系統(Servizio Sanitario Nazionale)來運行。該系統在 1992~1993 年期間進行了重新設置,其原則和組織參考英國的國民健康服務模式,基于三個基本原則:第一個是普遍性,即所有公民都有平等的權利獲得國家衛生系統提供的服務;第二個是團結,即每個公民都將根據自己的收入,通過累進稅爲國家醫療服務提供資金;第三個則是統一,即國家衛生服務體系向所有地區的所有公民提供的服務質量必須是統一的。

此次疫情讓意大利醫療系統面臨極大挑戰,以致有的重症監護人員要考慮放棄一部分最危重病人的救治,把救治機會留給生存幾率更大的病人。意大利生物倫理委員會現任主席批評了這種態度,並發布聲明稱,“憲法承認每個人都有權獲得一切必要的健康護理”。

朱塞佩 · 雷穆齊認爲這種批評有些偏頗。“那是他們沒有意識到重症監護病房已經擠滿了病人,並且意大利感染新冠病毒的醫護人員已占疫情地區醫療隊伍的 8.3%,倫巴第大區甚至已經達到了 20%。”他說,“我們的醫生和護士是當代的英雄,他們在一場意想不到的戰爭中對抗一個強大的敵人。”

意大利的醫護人員現已別無選擇,將不得不遵循與戰爭時期相似的衛生保健規則——選擇誰生?誰死?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