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5年前制造新型冠狀病毒, 可致人類傳染性肺炎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美國5年前制造新型冠狀病毒, 可致人類傳染性肺炎

美國5年前制造新型冠狀病毒, 可致人類傳染性肺炎

觀點
02-01



感謝H君提供的資料,醋醋在美國《The Scientist》雜志官網上找到一條新聞《實驗室制造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爭論》,顯示美國在2015年就在SARS基礎上制造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可引發人類高傳染性肺炎,並發表在《自然》雜志上,科學界對該研究可能帶給人類社會巨大風險展開爭論。

The Scientist(生物學科學雜志)是一個致力于生命學科技研究的雜志,已經有25年以上的創刊曆史,該雜志一直致力于研究生命科學、爲科研人員提供最新的研究動態,科研成果發布等多方面的報道。

以下是醋醋翻譯的新聞,時間倉促,水平有限,諸多專業科學知識表達不准,難免錯漏,還請讀者朋友們一一指出,醋醋不勝感激!

實驗室制造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爭論

嵌合型SARS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的産生使科學家們討論“獲得功能研究”的風險。

2015年11月16日

傑夫·阿克斯特

拉爾夫·巴裏克(Ralph Baric),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傳染病研究員,在2015年11月9日發表了一項研究報告,利用中華菊頭蝠(馬蹄蝠)中發現的SHC014冠狀病毒表面蛋白,研究小組制造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該病毒能讓小鼠感染上SARS(非典肺炎)。研究小組發表在《自然》雜志醫學版的研究結果顯示,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並在小鼠身上引發疾病。

《自然》雜志報道,這一研究結果證明了SHC014表面蛋白結合和感染人類細胞的能力,證實了人們的擔憂,即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可能無需中間宿主就能感染人類。他們引發了一場有關這項研究風險的爭論,這項工作被稱爲“功能獲得研究”。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 Hobson)告訴《自然》雜志:“如果(新的)病毒逃走了,沒有人能預測出它的軌迹。”

2013年10月,美國政府停止了所有爲“功能獲得研究”提供的聯邦資金,尤其是對流感、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的關注。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當時在一份聲明中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這類研究,是因爲它們有助于界定人類病原體相互作用的基本性質,有助于評估新出現傳染源的爆發潛力,並爲公共衛生和防禦工作提供信息。”

“然而,這些研究還涉及生物安全和生物防禦風險,需要更好地評估這些風險。”巴裏克對《自然》雜志說,他對SHC014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是在宣布暫停前開始的,國家衛生研究院允許它在審查過程中進行,並最終得出結論,這項工作不受新的限制影響。

但是一些研究人員,比如懷恩·霍布森(Wain-Hobson)不同意這個決定,爭論歸結爲研究結果的信息量有多大。羅格斯大學的分子生物學家和生物防禦專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告訴《自然》雜志:“這項工作的唯一作用是在實驗室裏創造出一種新的非自然風險。”

但巴裏克和其他人認可這項研究的重要性。 “(研究結果)將這種病毒從候選的新興病原體轉移到了明顯的當前危險中,” 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告訴《自然》雜志,該聯盟從全球新興疾病熱點地區的動物和人類中采集病毒。

該項研究發表在《自然》雜志醫學版,以下是論文摘要翻譯。



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感染人類的可能性

摘要

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SARS-CoV)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CoV)的出現,凸顯了跨物種病毒傳播事件在人類社會爆發的威脅。

在這裏,我們研究了一種類似SARS病毒的SHC014病毒潛在致病性,該病毒目前在中華菊頭蝠(馬蹄蝠)種群中傳播。利用SARS病毒的反向遺傳學系統,我們産生並鑒定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其在適應小鼠的SARS病毒主鏈中表達出SHC014病毒的刺針蛋白(spike)。結果表明,該新型冠狀病毒能利用SARS的人類細胞受體,即血管緊張素轉換酶II(ACE2)的多個同源基因,在人類呼吸道細胞中有效複制,並在體外獲得與SARS傳染性相當的效果。

此外,體內實驗顯示,新型冠狀病毒在小鼠肺中的複制具有顯著的發病機制。對現有的基于SARS的免疫治療和預防方法的評估效果不佳;單克隆抗體和疫苗方法均未能中和與保護新的spike蛋白病毒感染。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在體內外證明了該病毒強大的複制能力。我們的研究表明,目前在蝙蝠種群中傳播的病毒有可能再次出現SARS潛在風險。

前序文章



在前序文章《福爾摩斯的3個預言與SARS迷蹤》,曾任美國病毒研究協會主席,世界病毒學頂級專家凱瑟琳·福爾摩斯(kathrynv.holmes)在2005年得出結論:

SARS病毒在自然界已被徹底消滅。

並對SARS的再次爆發給出3個預言:

1、重新進化産生一種新的類似病毒

2、實驗室病毒樣本意外泄漏

3、發生生物恐怖襲擊

針對凱瑟琳·福爾摩斯的“SARS不存于自然界之說,曾任衛生部非典疫情分析專家組組長、現任第四軍醫大學軍事預防醫學學院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教授的徐德忠領銜的研究組,連續發表3篇論文,得出兩個驚人發現:

1、SARS病毒的誕生經曆了 “非自然進化”, 即基因改造 ;

2、SARS病毒的消亡源于“逆向進化”,即返祖現象;

我們無需胡亂猜測,這只會讓人遠離相信猜測的目標。

“冷靜觀察,站穩腳跟,沈著應付,韬光養晦,善于守拙,絕不當頭”。

中國最缺的社會治理現代化,會因這次疫情得到提升,這在平時很難推進。

評論

[ 本帖最後由 wjb2012 於 2020-2-3 09:46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