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萊曼尼之死 美國暗殺行動有三個嚴重誤判 - 軍事武器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蘇萊曼尼之死 美國暗殺行動有三個嚴重誤判

蘇萊曼尼之死 美國暗殺行動有三個嚴重誤判

來源: 多維/日期: 2020-01-08
伊朗對美軍在伊拉克的兩處軍事設施進行空襲。根據伊朗法爾斯新聞社消息,阿薩德基地有80名美國軍人被殺、200人受傷。但是,1月8日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對此發表講話,仍然稱美軍沒有傷亡,損失“輕微”,並且表示伊朗看來已經後退,決定對伊朗加大經濟制裁。

  伊朗的行動是對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蘇萊曼尼遭美軍空襲喪命的最新報複。蘇萊曼尼死後,局勢升級之快令外界應接不暇——伊朗對美國的敵意升級,宣布完全放棄遵守伊朗核協議規定的任何義務,隨後還正式把美軍列爲恐怖組織,並向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Quds Force)撥款2億歐元。

  川普的講話對美伊局勢的升級有一定緩和作用,但是從伊朗的態度看來,這種緊張局勢一時難以緩解。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Ali Khamenei)稱空襲只是“一記耳光”,但這遠遠不夠。


川普決定以暗殺行動報複伊朗,本意應當是轉移國內彈劾案關注的同時給自己增加外交成績,然而這一行動顯然已經掀開了中東局勢沸騰的鍋蓋。

  據美媒《紐約時報》報道,在五角大樓給川普的幾個行動選項中,暗殺蘇萊曼尼是最爲極端的一個,當川普做此決定時軍事專家感到“震驚”。無論這個看似荒唐的劇情是否是事實,川普的選擇都暴露了美國政府的三重誤判。

  誤判人物:蘇萊曼尼其人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曾將蘇萊曼尼描述爲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死去的頭目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一樣危險的人”。暗殺行動之後,蓬佩奧表示這將使世界“更加安全”。

  或許在川普看來,暗殺這樣一個人物不僅能增強美國在中東的威懾力,也能爲自己臉上貼金。只是,這樣的宣傳手段或許對美國人有效,在伊朗卻不攻自破。

  這位在伊朗老兵口中“最勇敢的指揮官”,被認爲在在打擊極端組織ISIS方面起到重要作用。德黑蘭大學美國研究所負責人馬蘭迪(Mohammad Marandi)稱,“如果不是有像他這樣的人,黑色的旗幟(ISIS的旗幟)本會在整個地區飄揚。”伊朗最著名的當代小說家道拉塔巴蒂(Mahmoud Dowlatabadi)寫道,蘇萊曼尼“修建了一座抵禦ISIS血腥攻擊的強有力大壩,確保了我們的邊境免遭災難”。

  表面看來蘇萊曼尼只是個少將,地位卻不比美國五星級上將要低。他所領導的聖城旅2014年幫助擊退了ISIS在伊拉克的快速挺進,在敘利亞戰爭中填補了敘利亞政府軍後方的虛空,與黎巴嫩保持密切聯系並進行多方合作,扶持親伊朗力量,對也門胡塞武裝進行資金武器援助、作戰參謀輸送……蘇萊曼尼是伊朗力量在整個中東乃至全球的策劃者和協調人。

  更重要的是,蘇萊曼尼被認爲遠離國內政治的紛爭,是罕見受到改革派和保守派兩派信任的政治人物。他和伊朗溫和派前總統拉夫桑賈尼(Akbar Hashemi Rafsanjani)私交甚好,曾經勸說現任外長紮裏夫(Mohammad Zarif)返回工作崗位。伊朗強硬派自然對這位將軍十分推崇,還在2017年呼籲他參加總統選舉。在德黑蘭上街紀念他的百萬群衆中,不止有強硬派,還有伊朗的反對派、甚至前政治犯。根據2019年馬裏蘭大學的一項調查,82%的伊朗人對蘇萊曼尼持積極態度,59%的人持非常積極的看法,這是絕無僅有的受歡迎程度。


這個低調沈穩的將軍,重要性被川普輕視了。他是政界看來舉足輕重的人物,是民衆眼中的“英雄”,是伊斯蘭世界最具影響力的人之一。對他的暗殺,後果遠遠超過白宮的計算。這是第一個誤判。

  誤判地點:伊拉克什葉派的反彈

  美國選擇在伊拉克展開行動,更是對當地形勢的誤判。經過伊拉克戰爭,這本應該是美國在中東最具控制力和影響力的地區,在伊拉克實施暗殺或許在情報配合上也有優勢。不過,伊拉克政府雖然是美國扶持起來的,但是川普也不該忘了這是一個什葉派爲主導的政權,伊拉克民間什葉派武裝對美國的仇恨從未熄滅。

  由于宗派淵源、地理之便以及“阿拉伯之春”後的派系博弈,伊拉克政府采取在美伊之間的平衡政策。這次刺殺之後,巴格達政府宣布該行動違背了美國在伊拉克軍事存在的約定。1月5日,伊拉克國會通過一項決議,要求駐紮在該國的外國軍隊撤離,其中包括約5,000名美軍。可見,蘇萊曼尼之死已經引起了伊拉克什葉派的憤怒。

  此前,伊拉克國內發生騷亂,美國指責伊拉克軍警過度使用武力造成流血後果,已經讓巴格達政府感到反感。如果反美情緒在伊拉克再度升級,導致美軍被趕走,則是伊朗以及“什葉派之弧”在該地區的一大勝利。

  在伊拉克暗殺蘇萊曼尼不僅惹怒伊朗,也讓美國在中東本應最有機會穩定的陣地伊拉克陷入風險,這個選擇得不償失。


誤判局勢:美國更快失去中東

  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對伊朗進行極限施壓、向中東和歐洲盟友渲染伊朗威脅,這一切其實初衷是爲美國利益服務:讓伊朗更加“聽話”,同時在中東制造各國共同的敵人,用更小的成本維持在中東的權威,還能繼續在軍火生意和油價波動中獲益。

  但是這個如意算盤到今天並沒實現,伊朗並沒因爲極限施壓更加“聽話”,伊核協議的支離破碎不僅加劇中東局勢的緊張,並且不利于美國在歐洲盟友的利益。暗殺蘇萊曼尼之後,美國更顯現出中東孤家寡人的形象。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和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1月5日通電話,同意合作爲緊張局勢降溫。英法兩國仍然表示“支持盟友”,但是德國決定減少駐伊拉克的軍隊規模、國際聯軍臨時將總部從伊拉克遷往科威特、北約也表示將部分人員撤離伊拉克,這些行動都說明美國最親近的盟友也想和沖突保持距離。

  在中東,包括沙特在內的國家也都對此保持沈默,就連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都急忙在此事上和美國劃清界限,稱這是“美國事件”而不是“以色列事件”。其嚴重性可想而知。

  同時,美國如此出格的做法讓中俄兩國更有理由在中東事務上“仗義執言”。暗殺事件之後,伊朗和中俄保持了密切聯系。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表示美方的軍事冒險行爲,違背了國際關系基本准則,並重申反對使用武力和極限施壓。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則表示中俄立場“完全一致”。

  如果最終中俄成爲中東局勢的調解人,而美國的北約以及中東盟友與其拉開距離,敘利亞戰場已經失利的美國,煽動起中東什葉派的普遍反美情緒,那麽美國失去中東只會更快。

  就算川普孤注一擲爲此開戰,也不一定對他的連任選舉有利。美國反戰情緒在暗殺事件時候十分高漲,社交網絡一則“強制征兵”的假消息都激起了一場恐慌,民意不願卷入戰爭。這不僅是對報複伊朗的誤判,對中東局勢的誤判,在美國國內政局的影響,也值得懷疑。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