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作者:石章魚(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 作者:石章魚(連載中)

天降我才必有用 作者:石章魚(連載中)

  
  
【內容簡介】

我本天上逍遙仙,老君爐前煉金丹。

酒後失德貶凡塵,誰知人間也艱險。

爾虞我詐爭名利,勾心鬥角無下限。

天降我才必有用,越挫越勇越向前。

翻手為雲覆手雨,我命由我不由天。

【其他作品】

幻世獵手、醫道官途、食色天下、醫統江山、替天行盜

TOP

第一章 醉犯天條
        

    張大仙人在慶賀升遷的宴會上酒後失德,正逢天宮嚴打,從重判處剝奪仙籍終身,天庭永不錄用,貶落人間,任其自生自滅,當即被丟入截仙池斷了仙脈,然後逐出了南天門,朝著凡間直墜而下。

    天庭眾仙竟無一人為他說情,當真是世態炎涼仙心涼薄。

    太上老君,我鞍前馬後伺候你那麼多年,不分晝夜為你煽風點火,熬藥煉丹,每年三節兩壽,老子哪一次少了磕頭送禮?

    太白金星,你愛不釋手的拂塵就是我送的,多少日夜,老子冒著被砍頭的風險偷薅了多少天馬尾巴才給你湊出這麼一根獨一無二的拂塵,你大爺的,我特麼沒功勞還有苦勞呢。

    托塔李天王,最不厚道就是你,你丫去茅廁的時候還不忘托塔裝逼,卻忘了是誰給你幫忙遞得手紙……

    這廝越想越是悲憤,從心底深處發出一聲怒吼。

    睜開雙眼看到一道光,飛劍?不!飛劍哪有方形的?這是什麼仙家法寶?廣成子的翻天印?我閃!張弛想做出閃避的動作,可動作明顯跟不上思維。p~i~a……pia……(:⊙_⊙;)…

    白霧騰飛,粉屑四散,張弛被這記法寶結結實實打在了臉上,好在臉皮夠厚,沒覺得疼,只是被白色煙霧嗆得接連咳嗽了兩聲,周圍傳來一陣哄笑。

    張弛這才意識到自己正坐在一個方方正正的明亮房間內,周圍整整齊齊坐著一幫身穿奇裝異服,留著稀奇古怪髮型的少男少女。

    剛剛砸在自己臉上的是一個巴掌大的毛氈擦子,上面撲滿白色的粉末,嗆到自己的就是這玩意兒。

    張弛眨了眨一雙小眼睛,眼前依然冒著金星,腦海中突然現出一串數值,面部防禦力10000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初到人間
        

    周良民是張弛的鄰居,從小的玩伴,張弛過去可不是這個樣子,從幼兒園到初中一直都是品學兼優的尖子生,否則也沒辦法考入北辰市第一中學,初中畢業的那個暑假,父母為了慶賀他考入重點高中,租了輛商務車,帶著全家一起出門自駕游,誰曾想樂極生悲,在回程的路上出了車禍,一車七人只有他一人倖免於難,父親、母親、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全都死於那場車禍,張弛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孤兒。

    更倒霉得是那場車禍後來查清是老爹酒後駕駛,保險公司不但不賠,責任方還得承擔租車公司的車損。

    幾位長輩留下的財產也不多,可爺爺奶奶那邊有一個叔叔,外公外婆那邊有兩個舅舅,這些親戚過得都不富裕,誰也不肯放棄繼承權。

    父母的房子雖然位於市中心地鐵口黃金路段,可那房子是貸款買的,張弛根本沒能力償還這一大筆貸款,最好的辦法就是將房子賣掉,可人家聽說他家的事情都嫌房子晦氣,短時間內無人問津難以變現。

    最後還是一手操辦賣房事宜的叔叔低價把房子給盤下來了,在房價飛漲的年代,價格在他們當初的合同價上打了七折,叔叔一臉的不情願,說是看他可憐,不然怎麼都不會買一套凶宅,幫他們家還債。可協議辦完的當天叔叔嬸嬸就急急火火地搬了進去,他的小堂妹逢人就說他們家有新房子了,小區環境如何優美,配套如何高端,家裡裝修如何豪華。

    張弛住院期間花費了一大筆錢,最後還是依靠學校和社會的愛心捐款解決了這個大問題,出院後他就面臨無家可歸的局面,叔叔雖然一臉真誠地表示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這個世界有點亂
        

    “我幫你拿吧!”

    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卻讓周良民倍感詫異,三年的高中生涯,雖然他們一起回家無數次,可都是他在主動說話,張弛很好地充當了一個傾聽者的角色,如果周良民不主動提出,他絕不會幫忙做任何事,這三年中周良民聽得最多的幾句話就是“嗯!好!成!”再就是樂呵呵的傻笑。

    兩人一起回家的最常見場景就是,周良民背著大書包在一旁自說自話,張弛宛如夢遊般耷拉著腦袋背著破舊的小書包跟在一邊,周良民說什麼他聽不懂,他也不在乎。

    周良民開始還會為他感到惋惜,後來也漸漸習慣,這就是命,命運讓那個昔日的優秀生張弛已經如神童方仲永般泯然眾人也。從這位發小的身上他看到了人生無常,所以周良民變得格外珍惜現在的時光,他開始努力學習,現在已經成為名列年級前十的尖子生。

    周良民終究還是沒讓張弛幫他拿包,雖然在其他同學眼中張弛也就是他的拎包小弟,可周良民從沒這麼看過,也只有他還記得張弛小時候的榮耀和輝煌,周良民推著他的白色永久山地車,雖然不是捷安特、美利達這些流行的品牌,可樣子也非常時尚,再加上他總是擦得一塵不染倒也引人注目。

    “推車啊!”

    如果不是周良民指點,張弛壓根不知道那輛鏽跡斑斑破破爛爛的自行車就是自己的,也是永久牌,除了鈴鐺不響到處都響,張弛不會騎車,天宮騎珍禽異獸的大有人在,就算級別不夠配備坐騎,也能騰雲駕霧,可就是沒有騎自行車的。記得過去曾經見過一幅南極仙翁騎自行車的古畫,為此他還專門託人去請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身世蜉蝣
        

    張弛料定周良民會回來,在他活動思維的時候,腦海中自己各方面的狀態值在不停變換上下波動著,他感到頭暈目眩,望著這陌生的世界一時間不知該何去何從,他所能做得就是耐心等待,等待主動上門的引路人。

    原地等待了十五分鐘,送走了公交站台上的第六輛班車之後,才看到周良民推著車子從右後方的巷口裡走了出來,他的臉很紅,表情非常的懊悔。這十五分鐘他躲在小巷裡將一切可能的後果考慮了一遍,到最後這貨方才想起,自己在那封絞盡腦汁寫給林黛雨的情書上壓根就沒有署名,而且整封信他都是打印出來的,周良民非常慶幸自己的聰明,只是這樣一來他也感到內疚,豈不是會讓林黛雨把這封信的帳徹底算在張弛的頭上?

    周良民並不擔心到頭來為他人作嫁衣裳,畢竟只要智商稍稍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喜歡張弛,只是不好意思讓老友背了黑鍋。

    “交給她了?”

    “嗯!”

    “你沒說是我讓你送的吧?”

    張弛搖了搖頭,看出這貨是個光腚惹馬蜂,能惹不能撐的主兒。

    周良民舒了口氣,算了還是別多想,就讓林黛雨誤會吧,一切等高考之後再說,等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自己親自去向她表白。

    “走,我請你擼串兒!”

    “能別擼嗎,我餓了。”張弛空空如也的胃很實在,已經在嘰里咕嚕地抗議了,飽暖思霪欲,初到寶地的張弛可沒那個心境去做自嗨運動。天宮千年,漫漫禁慾修仙路,何以解憂,唯有一擼。那種單調的日子,本仙早就過膩歪了。

    周良民愣了一下,不過他馬上就笑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燒烤人生
        

    張弛打了個哈欠,這才感覺枕頭下有個硬邦邦的東西硌得腦袋生疼,他沒顧得上檢查,先起身去開門,開門之後發現外面天仍然黑著,周良民一臉關切地望著他:“你今天怎麼沒去上學?“

    張弛摸了摸仍然隱隱作痛的後腦勺:“這麼早啊,天還沒亮?“

    周良民伸手摸了摸他的大腦門:“你小子沒發燒吧?這都晚上七點了,你曠了整整一天課啊!“

    張弛這才意識到自己昨晚整理了一夜,可能是太累了,稀里糊塗睡了一整天。從天庭到人間,倒倒時差也是正常的。

    周良民向房間裡看了一眼,有些驚奇道:“咦,這麼乾淨?你打掃衛生了?“

    張弛點了點頭,邀請周良民進去坐,周良民搖了搖頭道:“不了,我得趕緊回家複習呢,就是過來看看,擔心你有事。“

    張弛道:“我能有什麼事?“

    周良民笑了笑:“醫生不是說過你太胖了,可能那天就稀里糊塗地睡過去。“他說得夠委婉,其實醫生的原話是張弛如果任由體重這樣發展下去,將來有一天可能會在睡夢中死去,當時他陪著張弛一起去的醫院,所以非常清楚。

    張弛露出一個憨笑,他能夠感覺到來自周良民的善意,他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唯一的朋友,周良民智商100,情商125。

    這次被貶人間最大的欣慰就是保留了仙界的記憶,少許慧根仍在,居然可以將凡人的身體狀態數據化,張弛發現自己這方面的能力忽強忽弱,有時候能夠看清對方的武力值和防禦值,可多半時間只能看清對方的雙商,不過嘗試看清對方狀態數據的時候,自己也會損耗一定的體力。

    一夜辛苦並沒有白費,他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火源石
        

    那禿頭咧著嘴笑道:“小兔崽子,你丫不學好,來這裡偷喝酒。”

    張弛迅速判斷著對方的狀態,這四人智商、情商都在90分上下,屬於雙商欠缺的類型,不過體力值都在75左右,武力值和防禦力都過了60分的及格線。

    怒髮衝冠拍案而起,固然痛快,可只要矛盾激化,當場交手,吃虧的只能是自己,畢竟攻擊力剛達到1的自己挑選任何一個單打獨鬥都只能是絕對慘敗的下場。

    臉上的怒容稍閃即逝,從記憶庫中搜索出對方的名字,滿臉堆笑道:“七斤哥,是您啊,這麼巧,要不一起坐?”

    伸手不打笑臉人,趙七斤幾人都愣住了,過去一直都以為這是個三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的傻孩子來著,沒想到嘴巴突然變得那麼甜。

    禿頭趙七斤眼睛一瞪:“你小子少套近乎,快給我個明白話,什麼時候搬?你特麼到底什麼時候搬?”

    張弛意識到是關於自己那間小房子拆遷的問題,趙七斤這幾個人都是拆遷辦聘請的臨時工,隨著城市發展,他現在所住的老舊小區也被劃為棚戶區,今年城建的重點就是棚戶區改造,可正如所有拆遷都會遇到或多或少的問題一樣,這裡也遇到了釘子戶。

    趙七斤過去也是釘子戶中的一員,不過他在堅持了一陣子之後馬上轉換了陣營,傳言他暗地裡得到了不少的利益。

    像他這種遊手好閒唯利是圖的社會混混最常乾得事情就是趨炎附勢,見利忘義,現在搖身一變成了拆遷隊員,還很很不要臉的自稱為在編幹部,其實就是一幫臨時工。

    張弛笑了起來:“七斤哥,我搬了住哪兒啊?”

    趙七斤又伸手在他腦袋上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不是我
        

    張弛找了根紅繩將火源石串了起來,掛在了脖子上,算是對既往從事工作的一點懷念吧。

    他打了個哈欠,準備儘早睡覺,明天還要上課,上課雖然無聊,可是必須要通過上課盡快進入這個全新的角色。

    曠課對張弛來說就是家常便飯,老師對於他的作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廝不但學習全年級倒數第一,體育成績也穩穩墊底,下午難得的一節陽光體育課,班裡的同學多半選擇留在教室裡複習,當然也有學生在操場和訓練館內自由活動,他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操場上的一個臃腫的身影吸引。

    張弛正沿著學校的跑道跑步,跟墊底的學力相比,他更迫切地想要提升自身糟糕的體力,從小屋裡找到的一份病歷表明,他目前的身體多個指標都不正常,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心跳過緩,脂肪肝,頸動脈硬化……

    這些毛病多半是因為過度肥胖引起,所以張弛要盡快將體重減下去,這次的生命得來不易,凡人活得本來就短,他體質那麼差肯定是個短命鬼。

    換成過去,只需煉出幾顆丹藥就能夠解決問題,可現在沒這個條件,修煉方法他倒是知道一些,可被貶下凡間之後,仙脈已斷,就沒了再度修煉成仙的可能,唯有採用最原始最辛苦的辦法鍛煉。

    凡人和仙人的身體不同,對仙人來說皮囊並不重要,可凡人想要在世上活得自在活得長久,首先就要錘煉好這身皮囊。

    張弛堅持跑了一千米,這一千米可用龜速來形容,不過兩圈半跑下來還是達到了一定的鍛煉效果,大汗淋漓,氣喘吁籲,其實這已經是他今天的第二個一千米,上學之前他已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艷陽天
        

    林黛雨的怒火值攀升到2000的時候突然停止,她突然就冷靜了下去,理智告訴她,如果和眼前的這個胖子因為剛才的事情而爭辯,只會拉低自身的形象,清者自清,何必解釋,她點了點頭,用被氣得發抖的聲音道:“張弛,我記住你了。”

    張弛過往的經驗告訴他,被女人記住名字絕不是什麼好事。

    林黛雨剛走他就感覺到胸口發熱,他忽然想起了什麼,伸手將那顆火源石掏了出來,看到黝黑的火源石上,其中一個圓圈隱隱透出一絲紅意。

    他在太上老君的兜率宮內打了那麼多年雜,見到過不計其數的火源石,可這麼古怪的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火源石內部儲存三昧真火,一旦三昧真火被引發出來,燃盡之後,火源石就永遠失去了能量且永遠無法蓄能,按照現在的說法就是一次性的。

    然而這顆火源石有些特別,石頭的溫度很快就冷卻了下去,只是圓圈的紅意仍在,張弛意識到火源石剛才之所以發熱發紅是因為吸收了林黛雨剛才的怒火值。

    三昧真火分為上中下三昧,心者君火,也稱神火,此乃上昧;腎者臣火,又稱精火也,此為中昧;臍下氣海之火,被稱之為民火,歸為下昧。以上三者為三昧真火。

    只要集齊三種,就能引發三昧真火,並可練出仙丹。

    張弛剛才激怒林黛雨,林黛雨引動心火,怒火值突破兩千,而火源石將她的兩千心火值吸收並貯存在其中。

    張弛目前還並不清楚這顆火源石能不能守住能量不會減弱,如果這顆火源石擁有不斷積蓄真火的功能,那麼自己當真是撿到寶了。

    一位身穿淺藍色運動衣的青年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趁火打劫
        

    頂撞老師在臨近高考的這屆學生中並不少見,畢竟在面臨人生抉擇關口之前,每個學生的心中躁動且迷惘著。

    校方遇到這種狀況通常的做法就是請家長過來,雙方協商進行解決。

    張弛是個特例,父母雙亡,親人大都不在,監護人一欄寫得是叔叔張國富,所以只能請張國富過來,其實校方對張弛的情況非常了解,過去也嘗試請過他的監護人,可身為監護人的張國富總是有找不完的藉口,從未在校園內出現過。

    如果不是鍾向南堅持,教導主任是不會打電話給張國富的。

    而這次,張國富居然來了,說來湊巧,教導主任打電話的時候,他就在校門口等張弛放學,這對他,對張弛都是第一次。

    張國富四十三歲,英年早謝,因為過早謝頂,所以只能採用地方支援中央的巧妙策略,將腦後的頭髮集中梳理整頓,將光禿禿的前額蓋住,再用大量的髮膠固定。

    遠看上去也勉強毛髮茂盛,可近距離觀看就像扣了頂古怪的帽子,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滑稽。

    張國富在區公證處工作,乾了二十年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公證員,他這輩子做了無數公證,一度認為最成功的公證就是將老爺子遺留下來的破舊小屋本屬於自己的一半繼承權抵消了十萬交易房款。要知道當時那間小破屋的市價也就是兩萬塊,一半的繼承權只值一萬。

    張國富並不認為自己虧了侄子,大哥大嫂出了車禍,那新房還有貸款,即便是剛剛裝修,還沒入住,也不吉利,自己買下來就是看在親情的份上。

    雖然在價錢上佔了些便宜,可畢竟解了張弛的燃眉之急,大哥留下的債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