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2020年的中美關系和世界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FT:2020年的中美關系和世界

FT:2020年的中美關系和世界

來源: FT/日期: 2019-11-25
2020年正向我們走近。新的一年對剛剛過了70歲生日的中國和已經在這個世界引入民主政治實驗243年的美國之間的關系意味著什麽?對這個被中美突然交惡搞得焦頭爛額的世界又意味著什麽?無人可以預測明天,更不用說明年,但是如果我們可以全面掌握昨天和把脈今天,我們或許可以判斷明天可能會發生什麽,我們應該怎麽辦。

  回顧2019

  對從2018年初就開始走下坡路的中美關系來說,2019年可以說是風雨交加。在這一年裏,盡管川普本人可能並不想把中美關系搞得太爛,但他的政府已經在方方面面啓動了試圖與中國脫鈎的“戰役”。這個“戰役”包括以下步驟:一、盡管川普政府在政治層面並沒有揪住中國缺“人權”和少“民主”不放,但國會和非政府組織從制定法律和制造輿論方面都把中國放在了對立面,指出中國代表的制度和價值與美國的立國之本背道而馳,這樣兩個不同的政體無法和平共處,最好分道揚镳。二、在經貿方面,曠日持久的貿易談判依然沒有達成任何書面協議,美國已經在多方面限制中國的投資進入美國、美國的高科技産品流向中國,兩國的股市都因貿易戰的停火杳無音信而出現巨大波動。三、在人文方面,盡管受到一些大專院校和科研機構的反擊,但美國正在走向限制中國學生和學者到美讀書和從事科研的不歸路。美國意識形態色彩不同的智庫都在探討中國對美國的所謂滲透、對國際秩序的破壞和對亞太地區安全的幹擾及美國的應對方略。四、在應對全球危機方面,中美在朝核方面可能的合作因爲平壤的喜怒無常而大大縮水,美國政府不僅在全球範圍拒絕與中國在和平與安全、發展援助和人道主義救援方面的合作,還主動出擊“一帶一路”國家,騷擾和破壞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的實施。五、在對中美關系最重要的台海方面,美國已經從法律(台灣保證法)、軍事(軍售)和外交(懲處台灣邦交國與北京建立外交關系、升級美國在台協會、允許蔡英文多次在美國中轉)層面做好了改變台海現狀的准備。對美國不少的決策者和精英來說,把中國“趕出”她自己的勢力範圍,縮小中國在美國本土的影響,壓縮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作爲,是振興美國的必由之路。


中國對美國“翻臉”之快、之狠應該是感到一定的意外,因此在應對方面主動出擊少,被動應戰多,起初是把希望寄托在川普本人身上,之後又似乎要等他敗選之後再重整河山,並沒有意識到美國對華態度的轉變在精英層面有極大的共識,而川普本人不過比他的前任更敢作敢當一點。他本人和其他任何領導人目前都無法改變美國政府對中國政府的敵視。更進一步說,中國的領導人在各種場合多強調合則雙贏,戰則兩輸,中美有很多理由和平共處,沒有任何理由反目爲仇。如果說中國的高層在保證中美關系無論怎樣都不能完全破裂方面有極大的共識,中國的中美關系管理群體(包括外交、情報、智庫和其他利益集團)應該是呈分裂狀態。一部分人認爲沒有中美建交,中國今天的崛起就無從談起,繼續保持與美國良好的關系是當務之急。另一部分人則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旗,主張在打貿易戰方面奉陪到底,傾向不破不立,絕不允許簽署不平等條約的事重演,堅信正在騰飛的中國可以在高科技等領域把美國甩在後面。因此,中國在應對美國的擠壓和落實脫鈎舉措緊鑼密鼓之際缺少大戰略,還有一點把希望寄托在川普之後的美國領導人身上的僥幸心理。

  對世界來說,中美交惡並不是一件“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後的好事,而是突然讓他們失去了“腳踩兩只船”、可以得心應手分別處理美國與中國的關系的靈活性。美國的印太戰略其實就是選邊戰略,不允許這些國家繼續在政治和安全上靠美國,在經貿上貼中國。他們必須旗幟鮮明,立場堅定。雖然歐洲國家還在搞平衡,但除了意大利敢于反潮流之外,其他國家雖不願意中斷與中國的經貿往來,但在“一帶一路”等問題上已經向美國看齊,與中國漸行漸遠。對亞洲國家來講,選邊是一件更難的事,誰都不好得罪,也得罪不起。新加坡直接說,北京和華盛頓你們把自己的關系打理好,我們不選邊。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在權衡了各種利弊之後覺得靠中國也許油水更多,選了北京並正在承受來自美國的一些壓力。日本和韓國不僅要在中美之間搞平衡,自己也鬧得不可開交。越南和緬甸等國都選了邊,但還在試圖沾中國的光。大洋洲已經成了反華的主要策源地之一。非洲國家基本是選中國,但美國的壓力在增加。拉美試圖吸引更多的中國投資,並增加對華出口,但因爲是美國後院,動作比較拘謹。莫斯科似乎是中美交惡的最大受益者,盡管俄羅斯人口少,經濟體量小,但她在混亂的中東局勢中正在獲得更多的領導權和戰略紅利,甚至不怕與美國分庭抗禮,她對非洲的幹預力度也在增加。北京作爲莫斯科新的戰略夥伴只能爲普京重振俄羅斯帝國雄風添磚加瓦。

  展望2020

  對美國來說,2020年是大選年。在大選年,國會全體衆議員和三分之一的參議員都面臨連選連任的挑戰,他們忙于競選,在對限制和打壓中國的法律制定問題上可能會放緩。川普正在被彈劾調查。因爲共和黨在參議院占多數,而且彈劾成功需要20名共和黨“反水”,川普被罷免的可能相對比較小。但彈劾是否會影響選民對川普的支持目前還看不很清。如果說川普的所作所爲讓那些立場搖擺的中間選民生厭,川普可能會敗選。不過,這部分選民的流失或許會被那些認爲民主黨人執法不公、“虐待”了川普而受到刺激並第一次出來投票的共和黨選民所取代。因此,川普還有勝選的可能。民主黨候選人雖然多,但並不強。

  目前在民調中位于前三名的拜登、沃倫和桑德斯都超過70歲,而且都背著阻止他們輕裝上陣的包袱。拜登愛胡說,兒子在他是副總統期間在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做董事對他抹黑不少,過去作爲參議員和副總統的一些決定也會成爲被攻擊的彈藥。桑德斯年近80,剛剛犯過一次心髒病,他的“打土豪”的政策取向令不少美國人生畏。在這種情況下,70歲的沃倫獲得提名的可能性最大。她的包袱也不輕:美國人骨子裏反知識分子,而她在當選爲參議員之前是哈佛大學法學教授;不少美國人對她利用自己的印第安人血緣獲取教育和就業機會感到不滿;她的治國理政策略接近桑德斯,劫富濟貧的理念從一定程度上講與很多美國人信奉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背道而馳。

  美國的行政部門雖然不受選舉幹擾,但“坐山觀虎鬥”也不利于制定和執行政策。2020年應該不會有更多新的反華法律或政策出台。川普也會因爲選舉年經濟必須強盛的考慮盡快跟中國達成貿易協定。換句話說,2020年對美國人來說是政治挂帥,中國問題不會被束之高閣,但也不會是當務之急。

  對中國來說,2020年應該是關鍵之年。中國不會面臨美國式的政治“動蕩不安”,國策、人事、民心都不會發生大幅度和根本的變化。七十周年大慶已過,接下來就是緊鑼密鼓地迎接“二十大”。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在世界經濟起伏動蕩、中美貿易嚴重受挫、“一帶一路”工程蒸蒸日上和反腐鬥爭取得階段性勝利的大背景下保證自己的經濟不再下滑,而經濟發展的穩定又跟已經啓動的深化改革息息相關。

  世界其他各國除了應對各自因政治、經濟或其他問題引發的挑戰,也會在2020年拿出如何應對中美交惡甚至開始脫鈎的可能性。中美作爲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走向互不往來或者一定程度的沖突給世界帶來的沖突將是巨大的。他們的決策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中國會做什麽和怎麽做,因爲美國已經對他們攤過牌了。

  中國應該做什麽?

  首先,中國與美國關系下行已經接近兩年,到了全面評估這一雙邊關系對中國國運的影響程度的時候了。這一評估必須是客觀、公正,以事實和數據爲基礎,不受意識形態和領導意志的左右。

  其次,根據這一評估的結果,中國需要對美國已經啓動的脫鈎戰略做出具有提前量的判斷並拿出初步的應對策略。

  在評估過去、審視現在、策劃未來的同時,中國應該在2020年爲自己營造一個更和諧的國內氛圍,建立一個更合作的國際朋友圈,並勵精圖治,向世界顯示中國能夠承擔更多的國際義務和責任,願意填補其他大國因爲各種原因留下的地緣真空,願意和樂意爲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做出特殊的貢獻。

  大的前提是,中國應該從輿論角度放棄與美國或西方國家就制度、道路、理論和文化爭奪什麽話語權的努力。這樣的爭論無聊也于事無補。更重要的工作其實是用事實和數據向西方國家證明,中國的“這一套”,即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務實,管用,有效,不僅可以讓自己的人民都過上好日子,也能讓全世界發展中國家利益均沾,並可以引領世界走向一個沒有貧窮、沒有戰爭、沒有疾病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有了這個共識,剩下的就是如何落實了。落實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宏偉目標最重要的環節之一是不與美國徹底“翻臉”,被迫與其在全球範圍內進入零和競爭。不與美國“一刀兩斷”並不意味著一味遷就美國,而是需要從捍衛自己的利益出發,既要不卑不亢,也要主動出擊,既要有原則,也需高姿態。對川普總統而言,與中國在貿易問題上達成協議在大選前是最重要的“政治作業”。其實美國希望中國做的都是中國本來就需要去做、只是還沒有完全做好、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落實的事,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博鳌論壇、達沃斯論壇、“一帶一路”峰會、上海合作組織峰會等一系列國際會議上承諾的中國深化改革的內容。中國不是迫于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壓力去做這些事,而是爲了再次振興自己的經濟必須去做這些事。也只有爲自己做好這些事才能修正目前破裂的中美貿易關系,中國才能抑制經濟的持續下滑,保證社會穩定與和諧,爲在國際舞台發揮更大的作用奠定堅實的基礎。

  中國與美國的關系當然不局限在美國企業在國內可與中國企業公平競爭、保護知識産權、減少對中國國企的補貼、對等減小甚至取消美國産品的關稅的問題上。美國副總統彭斯在2018年和2019年10月的兩次對華政策講話中詳細“哭訴”了華盛頓對中國的不滿。作爲名副其實的大國,北京對這些不公正、甚至惡意的指責或許可以抱“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態度。此外,中國堅決反對任何一方單方面改變台海局勢的舉措,堅定落實對香港的“一國兩制”的承諾,堅持繼續開放輿論“市場”,堅決奉行信仰自由和保護少數民族權益。中國或許可以考慮在一些問題上放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針鋒相對的策略,你走低,我走高,必須有不同的、更好的處理類似NBA事件的做法才能彰顯中國作爲大國的自信、大度和無畏。對美國政府一些低級的脫鈎做法中國沒有必要以“三個警告”作爲報複(警告中國企業關注在美投資的風險、警告中國留學生注意在美學習的危險、警告中國遊客小心去美旅遊的安全)。擴大民間交流、拓寬人文外交、增加美國人民、特別是美國青年人對中國的好感是維護中美關系繼續朝著互利的方向發展的最重要的步驟之一。比如,雖然美國政府這兩年一直在推進在高等院校各實驗室杜絕所謂境外勢力影響的舉措,但美國19所高校爲了美國的科學和人文的價值和傳統,爲了華裔科學家不受不當牽連,爲了國際學生學者能有良好的學習和科研氛圍,不顧川普政府和政客的壓力,明確表示不與政府的主張“同流合汙”。美國最近兩年把“簽證”武器化,取消了一些曾經批評美國政府的中國學者的簽證,而中國則反其道而行之,主動邀請諸如夏偉和沈大偉這樣曾經對中國有所批評的學者訪華。這一做法從根本上顛覆了美國不少人對中國政府的傳統看法,讓他們覺得中國正在變得更加寬宏大量。

  在國際舞台尋求與美國更廣泛的合作也是改善雙邊關系的一個重要渠道。美國越是在“一帶一路”問題上給中國制造障礙,中國越是要增加這個百年大計工程的透明度和多邊性,主動向美國有關部門通報“一帶一路”工程的進展和遠景,並鼓勵美國企業和民間組織參與其中。這樣做不僅可以加強“一帶一路”工程的國際化,還可以讓美國無法繼續挑刺。在氣候問題上,美國聯邦政府目前是大踏步倒退,但美國的地方政府和民間組織則持完全相反的態度。中國應該加強跟美國聯邦政府之外的任何夥伴在抑制氣候變化項目上的合作。

  中國和美國在國際社會合作空間最大的應該是對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援助,特別是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美國把中國對非洲的投入看作是新殖民主義,對中國在拉美影響力的飙升也感到惶恐不安。撇開經濟活動不談,中美在發展中國家合作的領域無限寬廣。中美曾在西非抗擊埃博拉過程中實現了第一次超越雙邊關系的成功合作,也曾聯手斡旋南蘇丹的內戰。美國的國際開發總署也曾把自己設計的對非援助項目對中國企業開放招標。對外援助是任何一個大國非常重要的拓寬外交天地的手段。也正是因爲如此,中國于2018年年初成立了國際合作開發署。中國在政府層面加強兩個開發署的合作的同時,應該利用南南合作發展基金鼓勵中國非政府組織走出國門,與包括美國在內的非政府組織開展在發展中國家的合作,南南基金甚至可以設立預算,直接資助在發展中國家開展項目的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非政府組織。

  中國和美國在國際和平與安全領域應該繼續加強和擴大合作。在這個領域,華盛頓與北京已經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阿富汗重建和限制伊朗發展核武器問題上展開過一定程度的合作,但合作的範圍和深度都還遠遠不夠。中國政府需要集思廣益,請智庫和高校科研機構爲中國在國際舞台發揮更大的作用建言獻策,使得中國可以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議者變成執行方之一。比如,中東曾經是美國最“張牙舞爪”的地區,主要原因是石油。美國因爲做到了能源自給自足,開始逐漸退出中東。而中東對中國的重要性在不斷加大。謹慎但堅定地介入中東事務應該是中國外交和軍事行動的一個重點。

  遠親不如近鄰。不能搞好與鄰國的關系將會使中國在國際舞台發揮更大的作用受到巨大的牽制。中國沒有理由不能跟日本和韓國搞好關系。北京目前與東京和首爾的關系已經再次回暖,邁向正常化,中國主動調停日韓矛盾也改變了中國傳統的“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形象。中國必須跟印度搞好關系,否則“一帶一路”在歐亞大陸的推進會困難重重。中國在跟東盟相處中有很多相對的天然優勢,但也因爲南海問題遭遇不少掣肘。對中國來說,沒有成功的對小國外交,就不可能有成功的大國外交。

  最後,爲了更好地應對中美之間可能發生的脫鈎,中國必須在國際社會穩固自己的地位,不能因爲美國的“圍追堵截”造成自己的活動空間的壓縮。中國需要用用自己的實力、市場和嶄新的面貌歡迎世界各國進入中國的“不結盟”但又有盟的政經大家庭。這樣的朋友圈或“共同體”的營造不是要去跟美國打冷戰、搶地盤,而是建立一個良性和依法與美國競爭的新框架,是與美國比誰可以更好地保證本國人民對幸福生活的追求,誰是國際秩序的改革者和捍衛者,誰可以爲世界和平與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要做到這一點,中國需要主動與歐盟國家解決所有的貿易摩擦和政治糾結。如果美國在解決貿易沖突問題上如此蠻橫無理和居高臨下,中國爲什麽不可以給“溫良恭儉讓”的歐盟更多的空間?中國需要盡快與加拿大緩和因爲孟晚舟事件引起的矛盾。中國需要努力化解堪培拉的反華勢頭。中國應該汲取近年來與挪威、瑞典和韓國關系疏遠的教訓,學會在捍衛自己的利益的同時占領道德的制高點,求同存異,不傷和氣。

  結語

  2020年會是一個不同凡響之年,是中國在“安內”和“攘外”齊頭並進之後做出新的調整之年,是更加紮實地推進“一帶一路”工程、擴大朋友圈、在美國體系之外“另起‘競爭與共處’竈爐”的方針指定年,是中國把營造人類命運共同體落在實處之年。

  因此,中國必須全面評估中美關系對中國國運的影響,在努力不與美國分道揚镳的同時做好美國一旦與北京爲敵中國的發展依然海闊天空的准備。中國必須搞好鄰國外交,加強與歐洲和大洋洲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還在發展中的非洲和拉美大陸增大自己的投入,增加自己的魅力,增強自己的影響力,不事聲張地建立一個可以與“華盛頓共識”分庭抗禮、但又不必你死我活的構架。

  啓動這一切並朝這個目標前行的基礎是,中國對自身的改革不能有半點的松懈和改變。

  (作者:中美印象網站主編 劉亞偉。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