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錄 作者:血紅(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7 1234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開天錄 作者:血紅(連載中)

開天錄 作者:血紅(連載中)

  
  
【內容簡介】

生存,很容易。

生活,很艱難。

我族,要的不是卑下的生存,而是昂首、高傲的生活。

我族,誓不為奴!

TOP

引子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裡潼關路。望西都,意躊躇。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張養浩——《山坡羊?潼關懷古》)

    八根巨大的石柱環繞中,媧宮巍然矗立。

    巨大的黑色岩石穹頂上倒掛著無數大小石筍,幾頭猛毒獵蛛輕快的在石筍之間穿梭,慘綠色的眼器帶著幾分嗜血的瘋狂,俯瞰著下方巨大的媧谷。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

    “傷心秦漢經行處……”

    “贏,金幣不苦……”

    “輸,金幣好苦……”

    緊了緊身上的到處透風的破麻片,鼠頭人身、瘦骨嶙峋、身高不過四尺的金幣嘰嘰咕咕的念叨著,驀然懷念起自己那套舒適而溫暖的祖傳皮甲。

    抬頭看看黑色穹頂正中漸漸暗下來的'虛日',四周的光線急速黯淡,聆聽著獵蛛發出的嘶啞吼聲,金幣打了個哆嗦,急忙順著一條開鑿在石壁上的羊腸小道,輕巧的向媧谷外最近的一座廢棄礦洞跑去。

    跑出了數百米,金幣悻悻然的回頭眺望了一眼斜下方媧谷邊緣地帶的一座石屋。

    那是媧谷唯一的一座酒館,一刻鐘前,金幣還在裡面像一個真正的大爺一樣享受酒女無微不至的照顧。而現在,他和一個真正的乞丐沒什麼兩樣。

    “我真該剁了這兩隻手……”一邊輕快的奔跑著,金幣一邊恨恨的發著狠:“我的金幣,我的錢……我祖傳的皮甲……該死的,他們丟骰子的時候,一定在搗鬼……”

    “我怎麼,就管不住我的這對手?”

    金幣垂頭喪氣的向前疾走,前方道路豁然開朗,一股股熱風鋪面襲來,遠處石壁上更有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巫家
        

    夜。

    正上方穹頂處的'虛日'已經熄滅。

    一根巨大的石柱下,巨石圍牆圈起了七八畝大小的院子。一座黑色的堡壘緊依著石柱矗立,

    大片的夜光苔蘚和藤蘿附著在堡壘的外牆上,幽藍色、淡綠色的熒光照亮了整個院落。更給這座小小的石堡增添了幾分古老、滄桑的氣息。

    院落正門後,兩個負責值夜的牛族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酣暢的打著呼嚕,兩柄粗鐵打造的車輪大斧胡亂的丟在手邊。

    兩頭灰岩蜥蜴不緊不慢的順著牆根繞著圈兒,每次它們爬過兩個牛族人身邊時,琥珀色的眸子都會森森的瞪他們一眼,不耐煩的吐一吐長長的信子。

    石堡的正門悄無聲息的開了。

    身材瘦削的巫鐵走了出來,兩頭灰岩蜥蜴快速的爬了過去,親暱的用信子舔了舔巫鐵的手掌和腳背,繼續繞著牆根轉起了圈子。

    看看兩個酣睡的牛族人,巫鐵咧咧嘴,小快步繞到了石堡後面。

    這裡有一塊畝許大小的校場,沙石地上到處散亂著各色粗笨沉重的器械,有石鎖,有石鼎,還有帶著長長鎖鏈的大石球。其中最大的石球,比巫鐵還要高出一大截。

    小心脫下身上細麻製成的貼身小衣,巫鐵光著膀子,站在校場正中,咬著牙,緩緩的揮動胳膊腿兒,帶著幾分生澀,慢吞吞的打了一套拳腳。

    短短一刻鐘後,汗流浹背的巫鐵氣喘吁籲的倒在了地上,白皙的皮膚下一根根青筋凸起,好些青筋劇烈的蠕動著,渾身肌肉痙攣,劇痛讓他眼前發黑,他緊緊的咬著牙,沒有發出半點兒聲音。

    痙攣持續了好一陣子,好幾次巫鐵差點痛得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獵
        

    '虛日'亮起。

    溫煦的紅光下,一群侏儒在遠處石壁下忙碌著。

    那是一大片肥沃的土地,一塊塊整齊的田畦中,好些奇異的作物生長得頗為茂盛。

    更遠處的礦洞中,'叮叮噹當'敲擊聲不斷傳來。

    校場上,巫戰渾身熱氣升騰,化為大片白色霧氣騰起一米多高。他身上肌肉劇烈的跳動著,雙手高舉一顆幾乎和他等高的石球,古銅色的皮膚下,一條條隆起的經絡中不時有流光一閃而過。

    巫金、巫銀、巫銅也在校場上努力打熬力氣,各色沉重的器械,在他們手中上下翻舞,他們不時將器械丟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石堡中,巫鐵坐在方桌邊,透過窗口,他正好能看到校場上的場景。

    方桌上,沙盤中,灰夫子用石條畫下了一行行字符,愁眉苦臉的看著前些日子巫戰等人從熊家帶回的書卷。

    “難,難,難……這是……弓弩製作的辦法?”灰夫子用石條狠狠的在自己的額頭上敲了一下。

    “弓弩……用牛角?”

    “牛角?”

    灰夫子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校場上幾個牛族戰士,他們揮動著木頭製作的大斧頭,正大吼著對練得開心。

    “牛族……牛角……他們頭上的角,當能用罷?”

    “那,這魚膠是什麼?”

    灰夫子很苦惱的用腦袋狠狠的磕了一下方桌。

    “高深莫測……這就是,古時我等先祖遺留的知識……太平!”

    灰夫子抬起頭來,揉了揉疼痛的腦袋,很嚴肅的向巫鐵看了過來。

    巫鐵收回目光,也收回遐思的心——剛剛他正在幻想,他成了一個強大的修者,正舉重若輕的把玩著校場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強襲
        

    巫家。

    石堡後牆,岩壁上,碩大的岩洞中,岩蟒懶洋洋盤成了一團。

    四個灰矮人拿著板刷,拎著水桶,忙碌的刷洗著岩蟒厚重的灰色鱗片。岩蟒偶爾張開嘴吐一口腥氣,三米多長的蛇信子有氣無力的吞吐著。

    一枚拳頭大小的黑色金屬彈丸,就在岩蟒張嘴時,猛地投入了它嘴裡,闖入了它身體深處。

    '嘭'的一聲悶響,岩蟒水缸粗細的身體在七寸附近炸成了兩段。

    鮮血和碎肉噴得滿地都是,四個灰矮人被炸飛了出去,還沒等他們落地,寒光凌空掠過,他們被攔腰劈成了兩半。

    不及慘叫出聲,寒光再閃,他們的頭顱已經高高飛起。

    石堡數里外,岩壁下,巫金、巫銀、巫銅兄弟三站在田畦旁,愁眉苦臉的監督著岩石侏儒挑著一桶桶稀釋後的岩蟒糞便,潑灑在地上一團團肥大的灰白色菌菇的根部。

    這些菌菇外皮近乎半透明,皮囊中是一粒粒拇指大小排列得整齊密集的種粒。

    “我討厭吃地米菇煮出來的'粥'!”巫金吧嗒了一下嘴,厭惡的說道:“尤其是,一想到它們是用大灰的糞便澆灌出來的……噫……”

    巫金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我還在想,太平半歲的時候,爹帶回來的那種'稻米'煮成的'粥'……真香!”巫銀也吧嗒了一下嘴,由衷的說道:“雖然我只嚐了一口!”

    “香!可是,我們家的'虛日'太小,那種'稻米',起碼要直徑千米的'虛日'才能種活!”巫銅抬起頭來,看著自家石堡上空直徑不過三十米的'虛日'撇撇嘴:“那稻米粥,真香……我也只吃了一口……”

    “太平那時候身子虛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那一跪
        

    巫戰轉身,眼睜睜看著大斧從三個兒子後背劃過。

    大片鮮血飛灑,巫戰瞪大眼,猛地一聲大吼。他腰間長刀震鳴,化為一抹兩米左右黑光向前疾刺。

    黑光擦著巫金的面頰飛過,大斧正要再次劈下,黑光撞在大斧上,一聲炸鳴斧頭碎裂,手持大斧的壯漢眼睜睜看著黑光當面劈下,只能發出一聲絕望大吼。

    巫金長刀無法奈何的重甲猶如紙片一樣被撕開,大漢身體從中分成了兩片。

    巫金、巫銀剛剛鬆了一口氣,幾支拖著細細黑煙的箭矢從身後襲來,他們的肩膀、後背分別中了一箭。

    箭頭上淬了異物,箭頭入體,引發可怕的劇痛讓巫金、巫銀渾身肌肉不受控的痙攣。

    後背被大斧劈出的傷口深可及骨,肌肉亂抽,更加猛烈的痛苦襲來,兄弟倆痛嚎一聲,抓著巫銅肩膀的手指下意識的鬆了一下。

    巫銅重傷,本來就靠著兩位兄長攜帶逃跑。

    巫金、巫銀一鬆手,他們身體順著狂奔的勢頭向前搶出了十幾米,巫銅則是猛地摔倒在地。

    巫金、巫銀同時回頭驚呼。

    巫戰焦急大吼,他猛地向前衝出,魁梧的身體帶起一道狂風向摔倒的巫銅衝去。

    巫金、巫銀同時停下腳步,轉身想要抓起巫銅。

    十幾條身披甲胄的人影從他們身後的洞口衝出。

    七八柄刀劍狠狠劈下,那光頭疤臉女子雙目充血,雙手各持一柄蛇牙匕首,尖嘯著向巫金、巫銀兄弟衝了過來。女子嘶聲尖叫著,猶如瘋魔一樣叫著:“你們殺了隊頭……你們該死!”

    巫金揮出手中長刀,長刀化為黑色刀光,避開女子的身體,向那七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入水
        

    巫金跪在地上。

    雙手握拳,渾身是血。

    他抬起頭,看著中年男子,竭盡全力在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

    “這是我弟弟,最小的弟弟。他才十一歲,十一歲!”

    “他不能修煉,他天生體弱。”

    “他對你們沒有任何威脅,不會有任何威脅……”

    重重呼出一口氣,巫金鼻孔裡噴出了兩條血水,他雙拳杵在地上,彎曲腰身,額頭重重的磕在了堅硬的地面上。

    '咚'!

    '咚'!

    '咚'!

    巫金磕著響頭,一個,兩個,三個……

    一邊用力的磕頭,巫金一邊慘笑:“他沒有報復你們的能力,他根本沒有報復你們的能力……他識字,認識很多字……他還會算術,他懂記賬……”

    巫金抬起頭來,笑看著中年男子,扭曲的笑容看上去很醜陋。

    他額頭上的皮肉裂開,鮮血順著面頰流淌了下來,他舔了舔嘴角的鮮血,乾笑道:“我沒用……我害死了老三……還害死了老二……”

    “你們想要出氣,殺了我!”巫金的身體劇烈的哆嗦著,年輕的面龐扭曲到了極點,再也無法保持那醜陋的笑容。

    他,也怕死啊!

    他還年輕,巫鐵才十一歲,可他巫金也才二十不到!

    正年輕,還沒享受生命的美好……尤其巫戰喝多了劣酒,偷偷摸摸的、不正經的向成年的大兒子、二兒子描述過女人的美好……巫金一直充滿了憧憬!

    他,真的不想死!

    他怕啊!

    手指哆嗦著,將身上殘破的細麻布衣撕開,露出肌肉虯結的上半身。巫金抬起頭來看著中年男子,一邊流著淚,一邊哆嗦著,一邊帶著扭曲的笑容哀求他。

    “要出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奇境
        

    落水前,巫鐵已經昏厥。

    恐懼,驚嚇,連續兩次震盪,瘦弱的他根本承受不起。

    一個高有米許的浪頭將他捲入水中,掛在他胸前的'蚩尤牙'依舊在急促的震盪著,發出'嗡嗡'的聲響。

    四周水流湍急,翻滾的水流猶如巨蟒,幾個翻捲就將巫鐵拖拽向水底。

    巫鐵下意識的吸了一口氣,還不等水侵入七竅,四周黑沉沉的水流驟然退開,露出了一個恰好可以將巫鐵包裹進去的狹小空間。

    '嗤嗤'聲中,一絲絲空氣被從水中強行抽出,迅速填補進這個小小空間。

    巫鐵吸了一口氣,身體劇烈的抽了抽,眼皮下眼珠急速的滾動著,嘴巴張了張,發出了幾聲含糊的囈語,雙手更是胡亂的揮動起來。

    水流拖拽著巫鐵向水底沉去。

    這一方大水的下方,深深的岩壁上,大大小小數以百計的水眼正在瘋狂的噴吐或者吞噬水流。無數條水流在這裡急速的相互衝撞,這才形成了水面上的大浪和漩渦,更在水下形成了可怕的暗流。

    被小小的無水空間包裹著,巫鐵在水中胡亂的翻滾著。

    他不斷向下沉去,最終一條最強的暗流推著他身體,向一個直徑過百米的暗洞衝去。

    無形的漩渦在暗洞口急速旋轉,吞噬路過的一切。巫鐵的身體急速旋轉了幾圈,隨著水流進入暗洞,彈指間就不見了踪影。

    水面上,一塊直徑數米的巨石被丟了下來。

    一個光頭壯漢披著重甲,一隻腳被綁在巨石上,依靠一個獸皮氣囊提供空氣,就從巫鐵落水的地方落了下來。

    巨石拖拽著大漢的身體向水底沉去。

    大漢瞪大眼,極力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老鐵
        

    四周都是黑霧。

    一團暖暖的紅光從頭頂的'虛日'中垂落,照在年幼的巫鐵身上。

    一臉稚氣的巫金、巫銀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欣然看著他們忙碌了整整三天,在兩根石筍之間搭起來的鞦韆。

    巫銅抱起巫鐵,將他放在了鞦韆上。

    巫金笑著,推動了鞦韆。

    鞦韆高高的蕩起。

    巫鐵又是害怕又是歡喜的笑了起來,清亮的笑聲傳出了老遠、老遠……

    巫銅瞪大眼看著鞦韆,很用力的偏過頭去,撇了撇嘴:“哪,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兒……我巫銅……不,我巫長命,可是大人了……才不玩這小孩子的玩意兒。”

    巫戰扛著一條碗口粗的大蛇,從黑霧中走進了暖暖的紅光中。

    他笑呵呵的看著一團融洽的四個兒子,拍了拍肩膀上還在蠕動的大蛇:“等會兒,喝蛇湯……”

    巫金、巫銀、巫銅、巫鐵同時大聲歡笑。

    笑聲戛然而止,四周黑霧中,無數慘白色的面龐,腫脹的面龐,滿是血污異常猙獰的面龐突然冒了出來。

    重重疊疊的面龐向著巫鐵擠壓了過來。

    巫戰消失了。

    巫金消失了。

    巫銀消失了。

    巫銅消失了。

    巫鐵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渾身抽搐著甦醒。

    “爹……哥哥……”巫鐵嘶聲哭喊著,難以形容的心痛襲來,心痛將心頭的恐懼碾成了粉碎。

    嘶聲哭喊著,巫鐵淚眼迷濛,呆呆的看著剛剛將他嚇暈過去的物件。

    一顆通體雪白,白得幾乎能亮瞎人的眼睛,白慘慘的帶著一絲猙獰之氣的骷髏頭,雙眼閃爍著幽幽的血光,正歪歪斜斜的躺在巫鐵身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築基式
        

    '開始修煉'四個字猶如魔咒。

    巫鐵好似打了雞血一樣,昂著脖子,邁開步子,大踏步的向前疾奔,居然只用了短短一刻鐘就到達了老鐵所說的位置。

    一路連滾帶爬,摔了不知道多少跤,渾身塗滿了泥漿和苔蘚,更掛上了無數的蜘蛛網,臟兮兮猶如泥猴。巫鐵將老鐵放在了一個土包上,雙手撐著膝蓋,氣喘吁籲的看著他。

    “你小子……打雞血了?跑這麼快?”老鐵嘿了一聲:“我不知道,哪個白……”

    乾笑一聲,老鐵幽紅色的眼珠轉了轉:“誰說你不能修煉?你又沒缺胳膊少腿……問題是,即使是缺胳膊少腿,又怎麼不能修煉了?”

    “我,我……爹教過我《破天拳》,但是我……”巫鐵喘著氣,結結巴巴的嘀咕著:“我……根本不能完整的打出一套拳來。我的身子,太弱了……”

    老鐵眼珠紅光閃爍,無數條極細的,肉眼不可見的光線在巫鐵身上快速掃過。

    “打來看看。”老鐵乾巴巴的說道。

    巫鐵看了看老鐵,咬著牙,深吸了一口氣,直起了腰身。他分開雙腿,一拳在前、一拳在後,擺出了一套氣度森嚴的拳架子。

    '嘿、哈'!

    '嘿、哈'!

    巫鐵大聲呼喝著,一板一眼的將巫家築基秘拳《破天拳》打了出來。

    巫鐵打出第一拳的時候,他渾身肌肉驟然抽搐,老鐵就冷哼了一聲。

    巫鐵打出第二拳的時候,他皮膚下一條條血管猛地膨脹了起來,老鐵連續冷哼了兩聲。

    第三拳打出,老鐵眸子裡血光大亮,他語氣高亢的開口了:“夠了,我明白了,這什麼《破天拳》,對身體素質要求極高……你打一次,等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7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