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八十章:試看今日之天下,究竟是誰主沉浮


    沈從興很興奮。

    他這一次押對了寶,一舉躍進了李澤最核心的小圈子之內,能讓他與屠立春,石壯等人一起留下來,便已經說明了問題。

    與屠立春不同,他以前就只是一個普通的護衛,想要出頭,必然要作出不一般的表現,李澤給了他機會,而他已結結實實地把握住了。

    他雖然讀書不多,但卻認准一點,做人做事,切忌三心二意,鼠頭蛇尾,既然認定了一個人,那就要做到徹底。

    小公子從來都不是一般人。

    哪怕小公子經常跟他們說,他不願爭,不願搶,但這世事,豈是你不爭不搶就能讓你順心遂意的?大潮來時,個人的意志,根本就無法抵擋,不隨波逐流,便只能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大公子的苦苦相逼,終於是將小公子逼得無路可走,不得不下場放對了。

    也只有這樣,才有他們這樣一些人的出頭機會。

    他很妒忌屠立春。

    李澈在離開的時候,還不忘出言招攬屠立春,他甚至想招攬一言不發的石壯,想招攬那個射了幾箭的陳長平,唯獨對於自己,那個率領著佃農青壯閃耀登場的自己,李澈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巨大的差別讓沈從興極為憤怒。

    雖然李澈即便出言拉攏,自己也會斷然拒絕,但不屑一顧,讓沈從興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對李澈的恨意在那一刻上升到了頂點。在那一刻起,沈從興更是在心中對自己說,一定要拼命地做事,相助小公子把傲氣逼人的大公子給拉下馬來,如果有機會,能讓自己再去踩上兩腳的話,那就更解氣了。

    李澈只怕萬萬沒有想到,就是這樣一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一章:左右逢源


    翼州刺史曹信,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讀書人多一些,事實上,他也的確是成德核心層中讀書最多的人,他是真的參加過大唐科考而且得中進士的人。大唐的讀書人與後世的讀書人是有著極大的不同的,至少,那個時代的讀書人,手無縛雞之力的可真是不多。絕大多數都是那種拿起筆能寫錦繡文章,提起刀子宰人如同殺雞屠狗一般的人物。

    李安國起家的時候,聚集在他身邊的驕兵悍將可真是不少,但最終能成為李安國麾下唯一的一個與其沒有關戚關係的刺史,成為一方鎮守,曹信自是靠著實打實的功勞。在成德,他是公認的用兵最為狡滑的將領。

    李安國常常調侃他是一個有文化的流氓。不怕流氓力氣大,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此刻坐在火爐邊,伸出一雙修長的似乎握筆遠遠多過握刀的手一邊烤著火,一邊聽著王明義在講述著這一次的武邑之行。另一側坐著王明義的 子王溫舒。

    王明義經商多年,口才那自然是歷練出來的,講得是繪聲繪色,讓人如同親臨其境,王溫舒臉色變幻不定,精彩之極,倒是曹信,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微笑。似乎當真是將其作為一個故事在聽。

    “姨父,整個情況就是這樣了。”王明義一口氣講完,端起一邊的早已變涼的茶一口喝完,看著曹信道。

    “真正想不到,在我們翼州治下,還如此藏龍臥虎啊。”曹信呵呵笑道:”屠立春就不說了,十餘年前,他還是二十多歲的青年呢,我便與他一起共過事,那個能與屠立春站在一起的人,又是誰啊?”

    王明義搖頭。

    “那個箭術如神的呢?”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二章:求救


    楊開失魂落魄地跪倒在李澤的腳下。

    外面寒風呼嘯,雪花飄飛,屋桅下方倒掛著長長的冰凌,天氣沒好轉幾天,便又急轉直下,比先前還要冷上了好幾分。

    楊開的一顆心,卻比外面的天氣還要冷上幾分。

    本以為抱上的是一根粗壯無比的大腿,不成想這條大腿的另一隻,卻是站在一個洶湧無比的巨型旋渦之中,像他這樣的小蝦米,被捲進去之後,自己屍骨無存都是運氣好的,一個不好,就會連累到整個家族都遭受禍殃。

    當得知這一個消息的時候,猶如五雷轟頂,好半晌才回過神來的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趕緊向大公子表明自己的清白,在成德,誰都知道大公子才是高掛在天上的那顆太陽,小公子是誰,在這之前有誰知道嗎?

    不過可惜的是,大公子李澈壓根兒就不待見他,派出去的家人,被人家的侍衛一陣鞭子抽得抱頭鼠竄。

    緊接著,便傳來了翼州刺史已經簽發公文,罷免了他的武邑縣令的職位。這個消息是王明義派人給他送來的。這位王二公子雖然很明顯已經拋棄了他,但卻算是盡了最後一絲朋友的情誼,讓他提前知道了這個消息。

    楊開這才發現,自己與小公子李澤已經綁得太緊,偏生自己楊家又沒有王家那樣的體量,沒有王家那樣的地位,即便想投誠,人家都瞧不上。

    這是成心要拿著自己來作伐呢!狠狠地處置了自己,讓整個成德看一看,不跟著大公子李澈走的人會是一個什麼下場。罷官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想必就是變著花樣地收拾自己,最終將禍事牽連到整個家族,想到那些可怕的後果,楊開不寒而栗。

    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三章:霸氣


    被強摁著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衣裳,又喝了一大碗薑湯,楊開的臉上總算是有了一些血色。衣裳大概是陳炳的,穿在瘦小的楊開身上,空空蕩盪,讓楊開顯得更加可憐了一些。

    此刻的他,坐在椅子上,像一隻受傷的小狗一般可憐兮兮地看著李澤。

    李澤倒也很理解他現在的心情。

    就像是一個即將餓死的乞丐,這時候有人丟給他一張餅子,對施捨的這個人來說,一張餅子也不過就一文錢而已,實在不值個什麼,但對於這個即將餓死的人來說,卻是一條性命,是活下去的希望。

    楊開現在就是這個乞丐。不過他唯一的指望就是自己而已。

    或者是陳炳對他說了什麼,又或者是李澤沒有在見到他的第一時間將他丟出門去,楊開終於想通了小公子並沒有見死不救的意思,雖然還心中忐忑,但總不至於太過於失態了。

    看著李澤淡然的神情,楊開心中有些羞愧當初自己的猶豫,也難怪小公子不高興啊,自己本應該在知道這些事的始末之後,第一時間就出現在小公子麵前表忠心的,如果自己真那樣做了,現在絕對是另一個待遇啊。

    “楊開,想听聽我對你這個人的判斷嗎?”李澤手指輕輕地敲著案幾,聲音淡漠地道。

    “公子但請直言無妨。”楊開連連點頭。

    “你這個人啊,能力有限,才情有限,膽子也有限,想得到好處卻又怕擔責任,卻又還有一點點貪財。”李澤不緊不慢地道:“說實話,做為一任地方主官,實在是不夠格的。”

    楊開滿臉通紅,囁嚅難言。

    “我說這些話,不是為了羞辱你,而是為了讓你對自己有一個更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四章:反攻倒算


    馬老六最後巡視了一遍烏漆麻黑的縣衙,換下了捕快的服裝,準備回家了。平常時間,縣衙里都是有人值守的,不過現在非常時期,眼見著楊開這位縣令非但不是職位不保的問題,很有可能是性命不保的問題,自然不會再有人尊重他了。新的縣令還沒有來,但縣里總是有消息靈通的人,早就知道了來的是誰。

    整個縣衙里已經放了羊,所有的事情,都已經陷入到了癱瘓當中,如今縣城裡作姦犯科的事情此起彼伏,人心惶惶,天剛黑,街上已經看不到一個人了。

    馬老六倒是覺得楊開這個縣令還是不錯的。至少,他不荼毒百姓,來武邑當了近一年的縣令,審了幾個案子,倒也是能秉公辦事,並不因為案子的另一方有錢有勢便偏倒一方,馬老六聽說那一家可是送了錢的,不過好像楊開沒有收。

    其實楊開倒不是不收錢,而是那時的他看不上這點小錢,李澤給他送了一 大宅子,又承諾每年給他一筆津貼,這筆錢的數目是李開萬萬想不到的。既然現在有錢有房,他便起了要當個青天大老爺,掙掙名頭的心思。

    他是的確沒有想到,正是這點心思讓馬老六對他起了佩服之心,在他眾叛親離最為絕望的時候,這個小小的捕快,給了他人世之間彌足珍貴的一點點溫暖。

    馬老六走出了縣衙的大門,正準備回家的時候,街面之上突然響起了馬蹄之聲以及整齊的腳步之聲,他愕然望向大街的另一頭。

    縣衙大門上昏暗的燈光照耀之下,他赫然發現騎在馬上打頭走來的一人,竟然是今天一大早離開的縣令楊開。

    讓馬老六驚訝的是,在楊開的身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五章:寬心


    喝臘八粥的那一天,屠虎急趕慢趕地回到了家裡。屠虎每次回來,最高興的莫過於夏荷了,倒不是因為屠虎每次都會給她帶禮物,而是屠虎一回來,她的帳薄上的景象便要好看太多了,這一段時間以來,大部分時間夏荷都對著帳薄發愁。

    以前的夏荷從來沒有這種憂慮,縱然山里頭養著秘營,但家裡的庫房裡總是堆得滿滿噹噹的,但今年就大不一樣了。花錢簡直如流水一般。其實今年賺得比任何一個年頭都要多得多,但卻架不住如此的花法。

    屠虎一回來,就意味著又有東西入庫,又有流水入帳,作為內管家的夏荷如何能不開心雀躍。連屠虎帶給她的禮物也不去看了,接過帳冊子便趴在一邊的桌子上開始乾活兒。

    “我還以為這一次你要大虧一筆。”李澤道:”王明義那小子,把我給賣了,我不是讓你敢緊沉下去別露頭麼?”

    “公子,這事兒透露著一些蹊蹺啊,一開 接到公子送去的消息,我是嚇了一大跳,我們在盧龍那邊的生意,全部依託在王明義的商路之上,他這一反水,我下意識地就準備逃跑了。不過就在我準備跑路的時候,王明義卻派人給我送來了一封信。”

    “他在信中說了什麼?”

    “啥也沒說,一個字也沒有,就一張白紙。 ”屠虎道:”看到這張白紙,我猶豫了良久,心裡終是捨不得這一次下的本錢和巨大的收穫,便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硬著頭皮繼續把生意做了下去,不成想,最後倒是順風順水地做完了這一筆,您說說,這王明義葫蘆裡到底賣得什麼藥呢?這頭把公子賣給了大公子,那一頭卻又還替我們打著掩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六章:小敗最好


    大年初一頭一天,莊子上自然是熱鬧非凡,李澤的一眾得力干將都拖家帶口地來給他拜年,便連石壯,也在安置好了秘營之後,回到莊子上與兒子團聚。

    往年過年可沒有今年這麼紅火,關鍵便在王夫人身上。王夫人性子冷清,也靜不喜鬧,大家上門之後,也都是略坐一坐,便都會知趣地告辭,今年就大不一樣了,李澈上門來了鬧了一回,倒是讓李澤母子兩人解開了心結,昨夜母子二個親親熱熱地吃了一個團年飯,又一起守夜到凌晨,最後拿了一些竹子扔到外面熊熊燃燒的火堆裡,聽了一遍那劈劈啪啪的聲音之後,這才各自回去安睡。

    一大幫子人到了銘書院,還沒有坐穩,後頭靜心居里的夏竹便過來傳話,說夫人要見見大傢伙的媳婦娃娃,靜心居也準備了飯食招待,眾人在驚訝之餘,也是替李澤歡喜,夫人的性子這是大變了咧。

    這時節一般人結婚都極早,不過李澤這些手下,原本都是一個個的廝殺漢,以前那有功夫找媳婦,也就是到了莊子上,慢慢地穩定下來之後,才各自聚妻生子,像屠立春,三十五六歲的人了,一兒一女,大的才六歲,小的才四歲。剩下的幾個,也都差不多這個年紀。

    “公子,沒有想到夫人會見家裡婆娘娃娃,這也沒給夫人帶點禮物啊!”屠立春站了起來,有些不安地道。

    “要什麼禮物,母親性子冷清,時間長了,對身子可不好。你們媳婦娃娃去陪她熱鬧一番,就是最好的禮物了,快去快去,剩下一幫老爺兒們,正好放開了喝酒聊天吹牛。”李澤笑著揮手:”夏荷,你也去後頭幫著照顧,這裡不用你了。”

    “這裡沒我照看著,行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七章:義興社


    武邑一夜變天。可憐那縣尉縣丞一覺醒來,卻發現城內已經貼上了告示,他們已經被剝奪了官身。

    他們自然是不服氣的。作為縣尉縣丞,即便是楊開還是正兒八經的武邑縣令,也是沒有資格剝奪的,當下便氣勢洶洶的往縣衙而來,準備討還一個公道,與他們一起的,還有昨夜沒有來的一些衙役,捕快,以及六房主事,外加不少的幫閒。

    與楊開是外來的和尚不同,這二位可是當地人,勢力當然是盤根錯節的。原本大家還算給楊開留一些臉面,但現在被楊開將最後一塊遮羞布也扯了下來,他們自然也就沒有什麼顧忌了。

    你楊開不講究,壞了官場之上相處的原則,那他們自然也就不准備再客氣了,這一次去,是想直接將楊開驅逐出武邑。

    只不過一進縣衙大門,這些人還沒有來得及開口,便被早已恭候多時的陳炳褚晟帶著士卒給一鼓成擒,那些衙役捕快平素逮個小偷 ,嚇嚇良民,自然是手到擒來,但面對這些李澤訓練良久的青壯來說,可就不夠看了。

    面對著全副武裝的這些青壯,鐵槍一舉,橫刀出鞘,當即便慫了。

    氣勢洶洶而來,最後的結果卻是被小雞一般地捆起來倒掛在縣衙外頭示眾,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縣尉縣丞如今成了這副模樣,自然是引來無數的圍觀者。

    既然動手了,楊開自然是不會再容情,短短的時間內,便從縣衙里無數陳年舊案之中翻出無數涉及到這兩人的案子,將兩人釘得死死的,一件件一樁樁的陳現在了武邑人的面前。

    殺人,貪瀆,侵占,謀奪,但凡武邑人能想到的罪名,這二人都是佔了一個齊全。一不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八章:父子兄弟


    鎮州,節度使府。

    李安國雙手高舉著三柱清香,三拜九叩之後,將香插在面前供案之上的香爐之中,側身讓開,他身後的李澈亦是同樣上前,為李氏祖宗叩頭上香。與那些傳承久遠的大族人家相比,李氏的這間祠堂便顯得格外寒酸。不是那種裝飾,擺設上的寒酸,相反,這屋裡一切差不多都是當世最好的。寒酸的是整面牆上,只不過三五面靈牌而已。

    李安國出身寒微,發達之後,能想起來的祖宗,也不過就是到爺爺輩兒這裡,再往上便再也沒有映像了,他倒也硬氣,不像某一些人成功之後便東扯西拉地將自己的祖上往那些大宅名門上靠,硬是要把自己的身世弄得顯赫一些才罷休,他卻是怎樣便怎樣,相反還因此而自豪,他是靠著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如果李氏以後能傳承下去,那他,就是李氏的祖宗了。

    也正是因為他這一身脾氣,當年也才為公孫長明所欣賞,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幫他策劃了一個又一個的妙計,最終坐穩了這節度使的位子。

    “坐吧。”退出了供奉著祖宗靈牌的正廳,父子兩人來到了前面的小廳,內裡爐火熊熊,比起清冷的祠堂,這裡溫暖如春。李安國指了指對面的椅子,對李澈道。

    “謝父親!”李澈知道父親對他有話要說,恭順地坐了下來。

    李安國看著已經緊閉的祠堂大門,嘆了一口氣道:“往年還有你二叔帶著他家的幾個小子跟著我們一起祭拜,今年他們不能回來,就愈發顯得冷清了。 ”

    “父親不用傷感,我李氏一族,以後必然開枝散葉,子孫繁茂的。”李澈安慰道。

    李安國嘿嘿笑了一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十九章:昔年恩怨


    李澈的心情非常不好。

    雖然父親對他的成就給予了肯定,對他的地位進行了確認,但話裡話外,對他的心胸卻又非常的不滿意,特別是轉述的公孫長明對自己的評價更是讓了怒火中燒。他知道公孫長明對於父親的影響有多麼大。

    更讓他惱火的是,父親對於李澤似乎是已經不加掩飾的欣賞了。

    日積月累,積毀銷骨,有了這麼一個優秀的弟弟在一邊窺伺,讓他如同芒刺在背,怎麼都不覺得舒服。

    鬱悶的他,轉頭到了母親的住所。

    自從去年父親的一個侍妾又無緣無故地在懷著身孕的情況之下一跤跌了個半死導致流產之後,父親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到母親這個院子裡來了。

    讓他意外的是,舅舅蘇寧居然也在這裡。

    “舅舅,你怎麼到鎮州來了?”李澈很是驚訝。現在哪怕是在新年期間,但成德的高層已經開始全面準備戰爭了,深州更是第一線,連趙州,翼州這些地方都忙得不可開交,坐鎮深州的舅舅,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我怎麼能不來?”蘇寧冷笑著道:“我再不來,我看你的位置就搖搖欲墜了。你也真是心軟,曹信不給你兵,你就沒有別的法子嗎?你直接找上王溫舒,看他敢不敢駁你的面子,他兒子還在你手上呢!”

    蘇寧身材矮墩墩的,極其壯實,與高大魁梧的李澈相比,直接矮了一個頭,此刻他憤怒地盯著李澈,“既然知道了那個小畜生的地方,立時就要將其滅殺了。”

    “舅舅,那必竟也算是我的弟弟,父親的血肉。”李澈辯了一句:“再者說了,他現在手中也頗有實力,不大動干戈,那是拿不下來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