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七十章:乍聞驚雷


    大校閱過後,自然就是設大宴犒賞一眾軍將。大把的賞錢發下去,雞鴨魚豬羊肉一應俱全,整個軍營之中一片歡騰。

    李安國從一個普通軍將奮鬥成為了節度使之後,便鬥志消減,一門心思想的便是保住自己目前的權位,能將這個節度使的位子傳給自己的兒子,然後再傳給自己的孫子,最好是世世代代傳承下去。

    而李安國麾下的四位刺史,翼州刺史曹信是他的嫡係部下兼老兄弟,趙州刺史李安民,是他的叔伯兄弟,深州刺史蘇斌,是李安國的大舅子,妻族,這些人都是跟著李安國一步一步地奮鬥到了眼前的地位,如今年紀都大了,也就一樣沒有了上進之心。

    沒有了上進之心的李安國,倒是這成德百姓的福音,想要長長遠遠的,平平安安的,李安國自然不肯橫徵暴斂,養民,成為了他的一種必然的選擇。十幾年下來,成德的丁戶穩步增長,人口也足足增長了 分之一,基本上已經走出了上一次席捲全國的農民暴亂的影響。成為了周邊最為富裕的一個地區。

    不要說振武橫海盧龍,便是高駢主政的河東,也根本沒有辦法與成德的富裕相比較,因為高駢一直受到盧龍方向上的壓力,不得不連年擴兵備戰。

    而李安國祇養了三千甲士。算上四位地方上的刺史,成德治下,常備軍也不到七八千人。平常時節養的兵少了,軍費自然就更充裕一些,所以成德的兵,裝備算是不錯的,待遇也是周邊軍隊之中最高的。當然,有了這兩項,士兵的忠誠度,相應來說,也是相當不錯的。

    這一次李安國是被逼著要捲入戰爭了,盧龍,河東對於他來說都是龐然大物,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一章:步步緊逼


    來到李安國身邊之後,他與對方也曾談起過李澤的事情,畢竟李安國將他安置在李澤的 子裡,本身便是對他沒有隱瞞的意思,當然,這也是表示他對公孫長明的敬重與信任。

    公孫長明當然記得李澤對他的囑託,在李安國的面前,對李澤泛泛的誇獎了一番,在當事人聽來,這似乎只是一種禮貌而又敷衍的行為。

    當然,在李安國看來,一個幾乎算是被幽居在鄉村間的小兒子,又能有什麼才能可以讓公孫長明這樣的人物看得入眼呢,沒見到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大兒子在公孫長明面前還被他橫挑鼻子豎挑眼嗎?

    他已經有了一個優秀的兒子了。像他這樣的人家,優秀的有一個也就可以了,如果個個優秀,反而不是什麼福氣,倒是禍患的根源了。但凡優秀的人,一般也都是驕傲的人,他們當然不願意屈居人下,被人呼來喝去。

    就像王溫舒那樣,兩個兒子,從小他也是區別對待的。長子王明仁,文治軍略,那是從小就培養的,現在更是直接送到了李澈的身邊,成為李澈的左膀右臂,當以後李澈繼承大權之後,曹信也就老了,曹信的兒子完全不成氣,而為了保全曹王兩家的富貴,曹信也是不遺餘力地扶持王明仁在將來回到翼州擔任刺史,成為李澈統治地方的有力爪牙。而次子王明義,卻是將其往商賈之上發展,當官需要錢,治理地方需要錢,官商結合,自來就是無往而不利的局面。

    對於他們這樣的家族來說,這的確是長治久安之策。

    久而久之,李澤這個兒子對於李安國來說,就是可有可無之類的了。能平平安安地活著,替李氏開枝散葉,就很不錯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二章:通風報信


    梁晗一大清早醒過來,只覺得頭痛欲裂,眼睛如同灌了鉛一般的睜不開來,昨晚只顧喝得痛快了,卻沒有想到後遺症如此嚴重,心中不免有些後悔。話說這堂堂的節度使府,酒還沒有李澤那個小小的莊子來得好,李澤那裡的酒勁要更大,但喝了之後卻不上頭,醉了只需睡上一覺,第二天照樣神彩奕奕。

    閉著眼睛,兩隻手慢慢地揉著太陽穴,突然覺得有些不對,猛地睜開眼睛,卻是嚇了一大跳,在他的床前,公孫長明倒背著手,俯著身子,一雙帶著黑眼圈的眼睛,正炯炯有神地盯著他。

    “你居然一夜沒睡在照看我?”梁晗又是慚愧,又是感激,“昨天晚上我是不是睡得很不安穩?”

    公孫長明哼了一聲:“你倒想得美,我還照看你一夜?昨晚你睡得跟一頭死豬一般,鼾聲隔著幾間屋子都能聽得清清楚楚,我是被你的鼾聲弄得睡不著。只好一大早爬了起來。梁晗,我看你遲早有一日會死在這酒上,喝得如此爛醉,就算被人在睡夢之中摘了腦袋去,你也會渾然不覺。”

    梁晗訕笑著坐了起來,赤著腳走到桌邊,提起桌上的茶壺,咕咚咕咚地灌了一肚皮涼水,這才道:“這不是在節度使府嗎?最是安全不過了,所以不免放縱了一些,跟你在外頭跑的時候,你看我啥時候喝醉過,即便再饞,也不過是淺嚐即止罷了。”

    公孫長明退了幾步,坐到桌旁,“梁晗,你需要自律啊,看看李澤,小小年紀,無人督促,亦無人逼迫,但對自己的要求,卻 乎苛刻。”

    “那小子就不是人。”梁晗汲上鞋子,不無怨氣地道。“像他那樣活著,又有何樂趣?”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公孫長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三章:李澤的危機和石壯的微笑


    李澤狼一般地盯著面前的梁晗,看得梁晗心裡發毛。

    “這不關我的事啊!你那個大哥本來就知道你的存在。”他小聲的解釋道。

    李澤為之氣結。

    “如果不是你多嘴多舌,我在他心裡就是一個屁,根本就不會搭理我,也只會當我不存在,等老頭子將來一命嗚乎了,他想怎麼收拾我就怎麼收拾我,這下好,他把目光投過來了,我還有好日子過嗎?梁晗,我當初真該弄死你。”

    梁晗一驚,向後連退幾步,手下意識地握住了腰間的刀把,站在李澤身後的屠立春和褚晟不約而同地向前踏了一步,擋在了李澤的身前。

    李澤不耐煩地扒開了兩個人,瞅著梁晗道:”李澈要來找我的麻煩,老頭子也不管?”

    “李澈是以視察翼州軍隊集結以及後勤佇備的名義來翼州的。”梁晗道,其實他心裡還有一個疑惑,那就是如果公孫長明跟李安國提了這件事,李安國一定會阻止的,但公孫長 為什麼一言不發呢?莫非是公孫長明在這裡受了氣,也想要李澤的好看,或者是為了自己出一口氣?”不過我敢保證,公子你一定會性命無憂的。”

    李澤有些無力地揮了揮手,人活著,難道就只是為了性命無憂嗎?他還想活得自由自在,活得游哉游哉,活得自我,活得快意。

    梁晗如蒙大赦,抱拳向李澤一拱手,然後轉頭便走,出了莊子,上馬便一路狂奔而去,他看得出來,李澤是真惱火了,要是李澤將一股子邪火都發洩到他的身上,他可就慘了。就算看在公孫長明的臉面之上不會真的殺了自己,但活罪他可也不想受,更關鍵的是,受活罪那可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四章:貪念


    王明義如同被五雷轟頂。

    他張口結舌地看著對面的李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王明仁的關係,李澈並沒有將王明義當成外人,而是很自然地將王家劃歸到了自己的勢力當中,到了翼州之後,走馬觀花地完成公務之後,便找到了王明義,說出了此行的真實來意。

    王明義傻了。

    他當初認為李澤肯定是李氏族人,但萬萬沒有想到李澤的來頭如此之大,居然是節度使大人從來沒有向外公佈過的另一個兒子。

    這算什麼?

    王明義也是大家族出身,對於這裡頭的貓膩,彎彎拐拐,在第一時間就馬上反應了過來。心裡不由暗暗叫苦。

    他一隻腳已經踏到了李澤的船上,如今在義興堂裡有股份,還帶著李澤的人往盧龍那邊跑了好幾趟,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原以為是傍上了節度使的順風船,豈料這艘船裡有一個大洞,只不過原本有蠟堵著,這一加熱,立馬就要是翻船的節奏啊。

    李澈也是七竅玲瓏心肝的,一見王明義的臉色不對,便疑惑地問道:“怎麼啦?你居然知道我有這麼一個弟弟?”

    王明義站了起來,一揖到地,“少將軍,還請恕罪。”

    “什麼事情?我與你兄長一向相得,他亦是我麾下最為得力的大將,有什麼你直接說便好了。”李澈按下了王明義的手,笑道。

    “少將軍,我還真識得這個李澤,只是,只是這裡頭,唉,當真是陰差陽錯,我當真是沒有想到少將軍與他是這樣的關係啊!”王明義一臉的苦相,坐下來開始從頭敘述他是如何與李澤相識並開始交往的。

    聽著王明義的講述,李澈的臉色也漸漸的精彩了起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五章:你來軟的,我就來硬的


    從知道李澈要到翼州來,李澤就沒有指望過王明義能為他隱瞞什麼。王家是一定會站在李澈的立場之上的,李澤早就有了被王明義賣得乾乾淨淨的預期。

    義興堂今年的確有二十萬貫的收入,但這些錢真正落入李澤口袋中的也並不多。收入雖然多,但在橫海那邊的打點也用得不少,橫海的那些官員,就如同一個個的饕餮一般,再多他們也不會感到滿足。李澤無法拒絕,因為得罪了他們中的某一個,指不定就能給他帶來更多的損失。。

    相比起再橫海賺的錢,李澤其實更看重屠虎費盡心機在橫海那邊布下的網絡,明的暗的,已經讓李澤依照自己的構想,一路貫穿了整個橫海治下,這才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除了這些打點出去的錢,李澤還需要養著秘營,還需要補貼他的佃戶,今年安置青山屯,又花了大筆的錢,如果不是屠虎跑了幾趟盧龍,今年對於李澤來說,會是一 個不折不扣的虧損年份。

    王明義知道其中的一部分帳目,但他並不知道剩下的錢去了哪裡,在他看來,這些錢肯定是落入到了李澤的口袋之中,他肯定以為在這個莊子裡,自己有一個藏錢的巨大的地窖,裡面堆滿了無數的銅錢或者銀錠黃金。

    李澈肯定是要眼紅的。

    一個胸有大志的,想要做出一番事業的人,什麼時候都是差錢的,錢再多他們也能找到地方將其用出去,李澤用屁股想也明白,當李澈知道自己有這麼多的收入之後,一定會想法設法的要把這些錢據為己有,至於那隻能下金蛋的興義堂老母雞,他肯定也是志在必得。

    想要義興堂,就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六章:李澈的心思


    武邑縣城,李澈高踞馬上,對著殷勤送行的楊開淡淡地道:“楊縣令對我那小弟的照顧,我記在心裡了,將來必然會有所報答的。”

    楊開心花怒放,連連躬身:“為小公子做些事情,是下官應該的,大公子儘管放心。”

    李澈呵呵笑了兩聲,打馬揚長而去。

    王明義憐憫地瞅了一眼楊開,也緊跟著策馬追了上去。可憐的楊開因為層次太低,根本不了解這裡頭的彎彎繞繞,在李澈面前還替李澤大吹大擂了一番,什麼忠孝仁義愛民有為,每一樣都不諦是把李澤往深淵裡多推了一把,更重要的是,也把自己往李澤的那艘破船之上綁得更緊了一些。

    楊開想讓李澈對他映像更深一些,現在他是完美地達成了這個目標了,對於李澈很熟悉的王明義,能夠從李澈眼眸深處看到對楊開的厭惡,這小子,完蛋了。

    看來自己必須得想辦法與這傢伙做切割了。楊兄啊楊兄,別怪兄弟不仁義啊,實在是我現在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啊,實在是沒有能力拉你一把了。你自求多福吧!

    李澈外表看起來似乎很大度,很能容人,但有王明仁這個長時間呆在李澈身邊又被李澈視為心腹的人提點,王明義知道,李澈內心裡實則是比較偏狹的。從小就是天之驕子,眾星捧月,眼中卻是目無餘子的。再加上他自己本身也的確爭氣,所以更是心高氣傲,只覺得天下英豪,都不過如此,未來這天下,必然有他李澈的一席之地。

    現在突然蹦出來了一個李澤。在如此困難的環境之下,竟然做出了偌大一番事業,在李澈還在為如何弄更多的錢來擴充軍備,充溢府庫的時候,李澤已經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七章:站直羅,別趴下


    李澤如同一棵青鬆一般,挺立在自己的大門前。身邊,裹著白色狐裘的夏荷雖然小臉兒煞白,卻依然強撐著站在李澤的身後,本來李澤是不許她出來的,不過到李澤出門的時候,她卻一聲不吭地跟在李澤身後,低著頭,不看李澤,也不回李澤的話。李澤沒有辦法,也只好由著她了,總不能讓人將她拖回去。其實嘴上雖然埋怨,心裡卻是著實感動,這個從七歲起一直跟著自己,照顧自己的丫頭,著著實實算是自己最親的人。

    一左一右站著的是屠立春與石壯。

    李澤估摸著要是同李澈打起來,屠立春怕是指望不上的,有石壯在,他就更有膽氣一些,真要有什麼不對,以石壯的功夫,來一個突然襲擊,說不定就能擒賊先擒王呢。

    在往後面,便是莊子裡的護衛了,這些護衛盡數來自當年李安國身邊的侍衛,對於這位大公子自然也是熟悉得很,此時的臉色也是一個個的不好看。

    要知道,要是兩位公子衝突起來,不管結局如何,他們這些人的下場,一定是不會好看的。只有一個沈從興,被李澤派了出去。

    到了這樣的時候,李澤倒是發現,反而是沈從興這樣的野心家,反而更能委以重任。這傢伙為了出頭,啥都敢干,早前便露出了做了李澈的心思。當然,這樣的沈從興,也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傷敵,用得不好,指不定就要傷己了。

    李澤的殺手鐧,此刻就在他身後緊密的大門內,三百名秘營戰士已經嚴陣以待,分別由李浩,李瀚,李泌率領,而在白雪覆蓋的屋脊隱蔽處,身裹白披風的陳長平,早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李澤親自考較過陳長的箭術,驚豔之極。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八章:我豈是能讓人欺負的


    李澤站在王夫人身後,死死地盯著王夫人,整個人如同被電了一下般,一股暖流瞬間流轉全身。上一輩子他是一個孤兒,在人世間基本上體會到的都是滿滿的惡意,而最後,自己也成長為了一個心硬如鐵的人。但正如所有這樣的人一般無二,他的心中,其實對於親情,友情之類的東西,格外的看重,一旦感覺自己能獲得這類東西,總是想要牢牢地將其握在手中直到天荒地老。

    這一世,他終於有了一個可以叫娘親的機會。

    說實話,他對於王夫人有很深的感情嗎?當然沒有,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早已經煙消雲散了,鵲巢鳩占的他,怎麼可能對王夫人有很深的情感。但他自從清醒恢復過後,便一直在努力地營造母子情感這種東西,他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發自內心地真情實意地叫一聲娘親,也希望王夫人能夠滿懷心疼地叫他一聲兒子。

    可惜天不遂人願,王夫人對於 他很是冷漠,似乎這個兒子並不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血肉一般。有時候,真是讓李澤心灰意冷,認為自己可能是受到了上天的詛咒,上一輩子得不到的機會,這一輩子竟然也得不到。

    但今天,他結結實實地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舔犢情深。

    今天是他最危險的時候,面對著上百鐵騎,他的母親,一個柔弱的連雞都沒有殺過一隻的婦人,竟然提著一把剪刀,義無反顧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熱淚盈眶。

    他夢想成真。

    他終於得到了他兩輩子都無比渴望得到的東西。

    似乎是有什麼感應一般,王夫人轉過身來,看著李澤的眼淚嘩嘩的流下來,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十九章:找回我自己


    想要遮掩的,想要隱藏的,一朝全部都大白於天下了。李澤卻並沒有多少沮喪的感覺,反而有一種卸下了沉重包袱的輕鬆感。

    還能怎樣呢?

    我已經盡力地不想爭,不想奪,不想搶了,可是你們還要逼上門來。我都準備跑路了,你們還要想著堵死我的後路。

    那就沒得說了,大家放開手腳鬥一斗吧。

    雖然我現在還很弱,但也不是沒有反擊的能力,你想吃我這一塊肥肉,我還想崩落你一嘴大牙呢!

    李澤竟然莫名的有些興奮起來。

    他其實是好鬥的,這個性子緣自於上一世的苦難經歷,上一輩子他吃盡了苦頭,從底層一步一個腳印,流血流淚地爬到了他那個行業的頂端,活中的每一天都在與人爭鬥。這一世,他本想著可以安享榮華富貴,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漚心瀝血,勾心鬥角,但現實卻又將他逼回到了老路之上。

    人活著,就是一個爭鬥的過程啊。

    與天鬥。

    與地鬥。

    更多的是與人鬥。

    生活就是他媽的這樣操蛋,從來不會讓一個人過得那樣舒坦。古往今來,並沒有因為文明的進步,科技的發展而有所改變,只不過鬥爭的方式變化了一些,不再像現在這樣赤裸裸血淋淋的,而是為這些爭鬥披上了一層美麗的外衣,但結果並不會有什麼不同。

    我們把它美其名曰為競爭。

    李澤的鬥志被重新點燃了起來!

    來吧,少年!

    上一世,你能成功逆襲,這一輩子,你照樣能夠成為最終的勝利者。這一世的敵人實力強大,上一輩子的敵人就很弱嗎?至少這一世,自己的起點可要高出太多了,手裡可供利用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