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五十章:要殺便殺


    陳長平釘子一般地紮在地上,身前的雪地之上插著一柄橫刀,背上背著一張強弓,左右腰上,竟然懸掛著兩個箭壺,裡頭密密麻麻地插滿了羽箭。身上的一件老羊皮襖子上佈滿了刀槍的傷痕,褲子更是被撕去了好幾塊,一雙毛茸茸的大腿幾乎全都裸露在外,腳上也僅僅只穿了一雙草鞋。一根布帶勒在他的頭上,束住了亂草一般的頭髮,只有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地盯著前方。

    在他的身後,是百多個同樣衣衫襤褸的漢子,有的持著刀槍,但大多數,卻僅僅是扛著羊叉之類的農具,還有一些腰里掛著鐮刀,手裡握著一些一頭削尖了的棍子。

    一匹馬從遠方奔來,不少本來坐在雪地之上的漢子也紛紛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關切之色。

    一個身材削彈的年輕人從馬上跳了下來,只看了一眼這個年輕人的臉色,陳長平的心一顆心便沉了下去。

    “長平大哥!”年輕人一開口,然帶著哭腔。

    “長富,你長安大哥他們呢?”雖然希望渺茫,但陳長平仍然帶著一絲絲希望問道。

    陳長富的眼淚涮地流了下來,”長平大哥,官兵追上來了,我沒有看到長安大哥他們。”

    陳長安垂下了頭,猛然握住了面前長刀的刀柄。

    “長安大哥他們是不是眼見敵人勢大,便自行躲避了呢?也不見得就會有意外。”陳長平身後,一個年紀稍長一些的漢子低聲道。

    “放屁!”陳長平猛地抬起頭,”長安他們豈不知道,他們如果逃跑了,我們這裡的人,便會直面官兵的追擊,現在,既然官兵已經追上來了,只能說明長安,長貴他們已經出了意外了。長富,官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一章:反目


    柳成林與陳長平都是景州人,不過一個是官宦世家,一個是平頭百姓罷了,二人都以武力著稱於景州,和平年景,二人還是多有交集的,不過亂世甫至,便一個成為官兵,一個淪為盜匪罷了。柳成林覺得自己有堪匪平亂,靖安地方的職責,陳長平卻認為帶著鄉人求一條活動也沒有什麼錯,被官逼死或者是被官兵殺死,在本質意義之上並沒有多少差別。

    陳長平自知不是柳成林的對手,他手下的這些人,也都是普通的農人,徒有一把子力氣而不知戰場殺戮為何物,如果與柳成林放對,不過是徒增傷亡罷了,所以他勒令陳長富帶著大部分人離去,自己僅帶了十餘個生死兄弟留下來威脅柳成林。

    如果失敗,其餘的人,總是還有些希望逃進大青山的。

    如同陳長平了解柳成林一樣,柳成林也很清楚對方,雙方如果爭鬥起來,陳長平自然不是自己的對手,此人一身功夫,倒有七八成在他背後的那張大弓之上,但他在自己展開攻擊之前殺死自己的親人,能力卻也是綽綽有餘的。

    柳成林思來想去,終是沒有兩全之策,看著對面瑟瑟發抖的父母妹子,又哪裡能狠得下心來。“好,我答應你。你們走吧,陳長平,你記好了,這個仇,我算是記下了,等這件事了,我會來尋你的。”

    陳長平喜出望外:“你是官,我是賊,以後見面,自然是不死不休。有本事,你便殺了我去,但也莫要落在我的手裡。”

    他挾持著柳氏一家三人,緩緩向後退去,退到眾人之後,翻身上了馬,十餘人簇擁著他,一路向著前方的大部隊趕了過去。

    柳成林果然站在原地,動也沒動。

    “柳成林,你勾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二章:匪踪


    屠立春匆匆地走進工坊的時候,李澤正滿意地撫摸著一副副已經製作完成的皮甲,上好的牛皮經過十數道工序炮製之後,最終便成了他手中看起來極其簡陋的皮甲,中間一個洞,好讓腦袋鑽過去,前後兩片的邊緣之上,一根根的繩索呈八字形繞繞在上面,穿上它的時候,只需在最下面的繩頭之上用力拉緊再系上,就算是將前胸後背的要害之處都防護上了。

    別看這玩意兒簡陋,但對於這個世代的普通的軍隊來說,已經上好的護具了,甲胄,那是只有精銳部隊才有的,而且一副鐵甲需要耗費太多的鐵錠,製作起來也更麻煩,造價高昂,即便是李澤的老子,堂堂的統御四州的節度使,手下也只有三千甲士。

    而其它在戰前臨時徵召起來的那些府兵,衣服還是會給你發一套的,但甲胄嘛,對不起,那是沒有的。

    民間更是禁止私藏甲胄,要是誰敢犯了這個禁,那他 腦袋基本上就在晃悠了。當然,事情也不是完全絕對,有一些地方大豪在家裡私藏上幾副鐵甲,大傢伙也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的。

    李澤現在的這些皮甲,對於最普通的士兵來說,已是很珍貴的了。李澤現在身家不小,但也無法為自己的部下裝備鐵甲,大量地弄進鐵錠來,需要冒著很大的風險,而且,他在供養了秘營的人之後,也實在是沒有這個資財再來為他的士兵打製鐵甲了。

    所以,他便瞄上了武邑縣里武庫裡的鐵甲。可惜,只有二十具。

    當然,哪怕只有二十具,對於李澤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製作了皮甲之後剩下的那些邊邊角角的牛皮,當然也不能放過,心靈手巧的婦人們,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三章:能解決問題的才是好官
        

    楊開過來的速度,比李澤預想的要快得多了。這位剛剛上任的縣令大人臉白唇紫,滿臉的晦氣之色,想必是在心里哀嘆自己運氣著實不好。武功在這里當了十年縣令,毛事兒沒有,他上任還不到一年,便連二接三地出了么蛾子。

    想弄一點錢吧?一腳便踢上了鐵板,險些兒弄折了腳骨頭,虧得拉上了王家二公子,最後關頭才懸崖勒馬,沒有撞得頭破血流,還因此而傍上了大腿,算是因禍得福。還沒有慶幸上多長時間呢,這暴民盜匪便又找上門來了。

    你石邑的人,沒事兒往我武邑鑽什麼呢?這要是竄到了武邑境內,搶上幾票,甚至弄出幾條人命,自己可就無法向上交待,好不容易弄來的官帽子說不定便又要長上翅膀飛走了。

    所以李澤派來人通知他並向他要武庫的二十副鐵甲的時候,他立即便顛顛地跑了過來,二十副鐵甲自然是全都帶來了,還另外送來了五十柄橫刀,一百根長矛,二十面大盾,十張弓(沒有弦,弦這玩意兒難以保管,而且有使用壽命),另外還有一副腳踏弩,算是難得的一個遠程重武器,同樣也沒有弦,這是他武庫的全部了。

    “公子,當真不用向州里求援麼?”楊開說話有些哆嗦。

    “一群農夫而已。”李澤不屑一顧,“我這兒的護衛收拾他們輕而易舉。你知道我的護衛都是些什麼人嗎?”

    看著李澤一臉神秘的樣子,楊開也是連連點頭: “我知道,我知道,可公子您的護衛,人少了一些啊。”

    李澤驕傲地指著正在風雪之中操練的那些農夫,此刻他們正排著整齊的隊列喊著號子在護衛們的指揮之下揮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四章:李代桃僵


    陳長安和陳長貴兩個倒霉蛋現在又被人生擒活捉了。與上一次力戰不敵被柳成林抓住不一樣的是,這一次,他們連敵人是誰都還沒有看清,便被一張從雪地之中彈起來的大網給網住,然後腦袋之上挨了兩棍子,醒來的時候,便看到了一張陌生的臉。

    狐一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石邑過來的土匪?看樣子在石邑哪邊被人趕得很慘啊!”

    陳長安緊緊地閉著嘴巴,打量著對面的狐一以及狐一周圍的那些同樣內裡穿著藏青色褂子再套上皮甲,最外面還披著一件白色披風人。

    官兵!他腦子裡一下子跳出了這兩個字,大青山里自然也是有坐山的土匪的,不過沒有那股土匪這樣講究,居然還統一服裝,更沒有那股土匪有這樣豪氣,統一身著皮甲,腰懸橫刀。那些土匪的日子過得併不怎麼樣,衣服能遮住屁股蛋子就不錯了。

    而且對方說話的語氣,也像極了官府的口吻。他們不是石邑哪邊的,自然便是武邑的官府中人了。不過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像頭兒的傢伙,年紀看起來並不大,最多十七八歲吧,其它的人?眼珠子骨碌碌地轉頭著看了一圈,卻發現其它人都戴著嚴嚴實實的面罩,只露了兩隻眼睛和鼻子嘴巴在外頭,壓根兒就看不出來年紀。

    陳長安懊惱地低下了頭。

    才脫虎口,又落狼穴。這一次,只怕是真要完蛋了。

    柳成林將他二人釋放自然不是好心氾濫的,而是存了跟著這二人的心思以便不費力氣地找到陳長平他們那一夥人最後的落腳所在。陳長安縱然沒有七竅玲瓏心肝,大概也能想明白這一點,脫身之後,當然不肯往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五章:無法改正的錯誤


    李澤登高望遠,在他所站的位置之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下方柳成林一行人的身影,而由於角度,光線的原因,下面的人即便眼力再好,也不可能看到他。

    而這,已經是心月狐小組發現柳成林一行人的行踪的第二天了。在他們前進的道路之上,秘營人馬,已經佈置下了一個個的陷阱,只等著他們一頭撞上來。

    “這是一支毫無訓練的農夫隊伍?”李澤指著下面分成三組,前後銜接緊密的隊伍,”而且你看他們的一舉一動,分明就是經驗豐富的老卒啊。”

    李澤左右的屠立春和石壯兩人也是皺著眉頭,李澤能看出來的東西,他們當然也發現了。

    “只怕我們被兩個混帳給騙了。”李澤突然恨恨地道,”心月狐的小子們還是太年輕沒有經驗了。我想,我知道這些人是誰了。”

    “公子,這些人不是石邑暴民的話,又是那裡來的神仙?”屠立春問道。

    “是追捕他們的人,是石邑 邊的官兵!”李澤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猛然回過頭道:”給我把兩個混蛋提過來。”

    陳長安和陳長貴兩人被從後面押了過來。

    李澤冷冷地瞅著他們兩個,”好手段,好心眼兒,被我們逮著這麼短的時間內,便捏造出了這麼多的虛假信息,等著我們雙方自相殘殺,你們好漁翁得利是吧?”

    陳長安伸長脖子看了一眼下方,又盯著眼前這個明顯貴氣逼人的少年,開心的大笑了起來:”狗崽子,就是這樣,怎麼樣,來咬我啊,哈哈哈!”

    啪的一聲悶響,屠立春抬手一巴掌便扇了過去,屠立春的手勁兒可比狐一不知大到那裡去了,雖然收了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六章:陰差陽錯的交手


    柳成林是真沒有將陳長平這些人放在眼裡,哪怕他只有二十個人。陳長平倒也算得上是一頭兒狼,可惜,那些剛剛放下鋤頭的農夫,連綿羊都算不上。如果再加上那些老弱婦孺,他們就更加不堪了。

    如果只有那些青壯,進了大青山,柳成林真沒有把握將他們追上,但加上這些人,他們又能逃到哪裡去?

    放陳長平他們走,一是因為爹娘妹妹都在他們手裡,二來,時間拖得越長,這些人便會越發疲憊,上千人要吃飯,要在這冰天雪之中活下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稍稍往後拖幾天,這些人的戰鬥力更是會呈直線下降。

    柳成林對於這些人,既沒有什麼特別的同情,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厭惡,對於他來說,這就是一次簡簡單單的公務,如果不是陳長平他們綁架了自己的家人,柳成林倒也並不至於非要將這些人置於死地不可。

    但現在,他的確是想弄死陳長平他們了。

    追得他們精疲力竭,逼得他們不得不轉身主動尋自己,然後將他們一擊而破。

    柳成林確定陳長平一定會這麼做的,不過陳氏四兄弟其中兩個已經沒有了戰鬥力,陳長平和陳長富兩人獨木難撐大局,剩下的那些人,人數縱然多,但面對自己的二十名披堅執銳的家將,他們,掀不起什麼浪來。

    殺死或者抓住陳氏四兄弟,回去也可以交差了,至於其它人,便由他們自生自滅好了。

    柳成林一直在等著陳長平的反撲。但他卻萬萬沒有想到,襲擊來得如此迅速而且猛烈,甚至於詭異。在他沒有發現任何異狀的情況之下,戰鬥便開始了。

    最前方的五名探路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七章:繳械投降


    李澤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錯誤。

    他不該將沈從興,陳炳,褚晟他們幾個都派去統帶那些剛剛訓練成形的佃戶們。秘營裡的這些孩子,論起戰鬥力來,恐怕已經能算得上這天下有數的強軍,但論起見識來,他們就差得太遠。究其根底,這些人在以前都是一些孤兒,這些年來又一直窩在山溝子裡,整日磨練的都是一些殺人技巧,對於很多普通人都能了解的知識人,他們反而壓根兒就不知道。

    如果這三個人有一個人此時在伏擊現場,就會立即發現他們所伏擊的對象壓根兒就不是什麼走投無路的暴民而是一支訓練有素的小型部隊的話,損失或者就有可能避免。

    而且自己太大意了,即便這三個人都不在場,不管是屠立春還是石壯,有一個人下去統率這些人,這樣的事情,照樣也不可能發生。

    自己先入為主地認為這些流民不堪一擊,認為李浩李瀚他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 敗對手。而當意外發生的時候,一時之間,竟然無能為力。

    李澤握緊了拳頭,這是一個慘痛的教訓,什麼事情都可能出現意外,而針對這些意外,自己本來應該制定出一些預案來應對的。

    現在,他只希望自己的麾下更強一些,這樣,或者可以減少損失。他不在乎下面的那支石邑的武裝部隊死多少,哪怕死光了他也不在乎,但他心痛自己麾下的損失。

    因為就在雙方的第一次對沖當中,李瀚率領的部下,已經倒下了七八個。而那個該死的柳成林的手下,也倒下了四個。

    戰損比二比一。

    關鍵是柳成林太強,倒下的七八個人,倒有一半是被他打倒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八章:秘營要升級


    李澤有些氣惱地坐在樹下,拿著一柄短刀一下一下地剁著身前的雪地。

    下面的戰鬥已經結束了,其實當屠立春與石壯兩個人趕到下方的時候,他已經知道戰鬥不會再有太多的波折,只是已經發生的損失,仍然讓他非常地懊惱。

    腳步之聲傳來,李澤抬起頭來,屠立春帶著一眾人等走到了他的面前。

    “損失怎麼樣?”李澤立即問道。

    “公子,死了六個,傷了八個,受傷的八個人中,也有五個人,只怕不得不退出戰鬥小組了。”屠立春低聲道。

    李澤嘶嘶地吸了一口涼氣,十一個人啊!就這樣沒了。

    “還真是精銳之師啊,下手盡往致命的地方去了。”李澤把刀子狠狠地剁在地上,站了起來。”橫海軍都是這種水平?”

    “如果橫海軍個個有這個水準,那豈不是要天下無敵了。”屠立春道:”這些人應當是那個柳成林的親兵。公子,咱們的人也不錯,柳林城的二十個親兵,也當場 死了六個,剩下的十四個,也被我們一鼓成擒了。”

    李澤鬱悶地點了點頭。於他而言,這一場莫名其妙的戰鬥,當真是不划算啊,本來是不應該發生的戰鬥卻給自己帶了巨大的損失,看向一側被捆在樹上的陳長安陳長貴兄弟,本來已經平復下來的怒氣又冒了出來。

    “狐一!”他大聲吼道。

    狐一從李浩李瀚的身後鑽了出來,站在了李澤面前。

    “馬上出發,去給我找到這夥土匪的老窩。一天的時間,夠不夠?”李澤厲聲道。

    “公子,足夠了。”狐一點頭道。”他們有上千人的隊伍,形跡就是想藏也藏不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十九章:唯一的出路


    千餘人的逃亡隊伍擠成一團,在風雪之中艱難地前行。隊伍寂廖無聲,便連娃娃們的哭聲也聽不到了,所有人都機械地挪動著麻木的雙腿跟隨著身前的人前進。

    哪裡才是他們此行的盡頭?

    沒有人知道。

    他們只知道,在他們的身後,應該是有官兵在追逐著的,遠離那些凶神惡煞的人,是他們下意識的反應。

    七八個漢子走在最前面,用自己的身體在積雪之中趟出道來,讓後面的人能夠省下一些力氣,此刻的他們,在兩山之間的一道峽谷之中穿行,風從山坡之上吹來,也將坡上的積雪吹到了峽谷之中,使得峽谷之中的積雪特別的深,趟路的漢子走不了多遠,便會精疲力竭,只能另換一批人上來。

    “長富,距離雞公嶺還有多遠?”陳長平看著剛剛從前面趟路的隊伍之中被換下來的陳長富,問道。

    陳長富彎著腰,雙手扶著膝,臉上淌著汗,一雙腿卻幾乎沒有了知覺,他的老婆正拿了一塊破布站在他身後將手臂探進他的後背裡使勁地擦試著,最後又從隨身的包袱裡找了一件破爛褂子塞了進去。

    別看這個時候陳長富滿身大汗,可也正是最容易得傷風的時候。如果在家也還罷了,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病了那就等於在閻羅王哪裡預約了一個位置。

    “大哥,按照我們現在的速度,大概今天天黑的時候,我們就能趕到了。”喘勻了氣,陳長富直起身子,從老婆手裡搶過那塊黑啦巴唧的破布,在臉上胡亂揩拭了幾把。

    先前不覺得冷,這個時候一歇下來,冷風一吹,頓時便激凌凌地打了一個寒戰。

    雞公嶺已經在武邑境內,也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