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四十章:分潤
        

    “上茶,上好茶!”五人移步內堂,楊開便充當了那個端茶倒水的角色,李澤與公孫長明當仁不讓地坐了主位,王明義一側坐陪,便是屠立春,也被李澤招呼著坐了下來。

    此時此刻,王明義與楊開自然知道,這位看起來很彪悍的傢伙,當然不止是車夫這麼一個簡單的角色。

    王明義親自把一盞茶放在了屠立春身邊的茶几之上,有些遲疑地看著他問道:“尊駕看起來有些面熟,敢問貴姓?”

    “免貴,姓屠,屠夫的屠。 ”屠立春咧嘴一笑:“叫屠立春。”

    王明義一個哆嗦,他終於把眼前的這個人與腦子中懷疑的那個人對上了號。屠立春這個人,十餘年前,還是一個在成德能止小兒夜啼的狠角色,不過後來突然消聲匿跡,便是曹信也曾在王明義面前提起過這個人,還感嘆此人身為節度使麾下最信任的手下,但終究是沒有好下場。言下之意,自是這個人早就不在了。

    王明義私下猜測,很有可能是屠立春替李節度使做了太多陰私的事情,最後被殺人滅口了,現在一個早就應當死了多年的傢伙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怎麼能不讓他恐懼。

    又是公孫長明,又是屠立春,可見眼前的這位李澤李小公子的身份該有多麼地特殊,有些惴惴不安地瞄了一眼上首的李澤,又看了看邊上誠惶誠恐的楊開,不由得恨得牙癢癢,這個傢伙這一回可是害死自己了。

    “這一次是為了義興堂的事情,大家才聚到了一齊,那麼,我們就說說義興堂的事情吧!”李澤品了品重新換上來的好茶之後,悠悠地道。

    “李公子,這件事是我們做錯了,要打要罵,公子儘管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一章:昨日如朝露


    當李澤與王明義,楊開聯袂出現在義興堂的總部,幾人談笑風生,李澤甚至走在最中間的位置之上,諸人如眾星捧月,本來興高彩烈迎上來的程維當即便駭然色變,兩腿發軟地癱倒在了地上。

    楊開連瞅都沒有瞅他一眼,揮了揮身,跟來的衙役們一湧而上,將程維父子便拖出了義興堂,而早就守候在義興堂外的孫雷等人則魚貫而入,重新控制了整個義興堂。

    屋內宴席之上的酒菜還是熱氣騰騰,不過招待客人的主人卻直接換了人,李澤笑吟吟地徑直坐上了主位,舉杯邀飲。

    人前歡聲笑語,妙語連珠,在交際這一方面,李澤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前一世在商界打滾了半輩子,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長袖善舞,七竅玲瓏,從一無所有混到名聞天下,李澤早就有了一顆洞察世情的心和一雙能把人看透的眼睛。一頓酒還沒有喝完,王明義已經把他當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兄弟,楊開更是感激涕零,大有馬上叩頭認大哥的衝動,渾然都沒有覺得眼前的這個李澤,連十五歲都還沒有到。

    相比於他們,公孫長明對李澤的認知就深刻多了,酒席之上冷眼旁觀,也只能是大嘆這真真的是一個妖孽,早慧的孩子他不知見過多少,但像李澤這樣成熟的宛如一隻千年老狐狸的孩子,他還真是第一次見。

    如果說心智早熟,或者與李澤成長的環境有關,如果說他心狠手辣,也許是長年與屠立春這種人呆在一起而造就,但這樣的交際手段,談吐格局,公孫長明就真不知道李澤是如何學來的了?

    公孫長明原本是不信什么生而知之的,一個人在呱呱墜地的時候,就是一張白紙,在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二章:絕望深處迸發希望


    在程維一事之上,李澤算是最大的勝利者,不但收回了整個義興堂,還藉此機會將王明義,楊開綁上了自己的戰車。雖然給了王明義兩成股份,但義興堂卻也可以藉著王明義,將觸角悄地伸向成德地區而不會引人注目。這幾乎是李澤下意識裡做出的決定,並沒有深思他這樣的舉動對今後有著什麼樣的深遠的意義,他只是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有備而無患,或者到了什麼時候,就能用得上了。這就像下圍棋之中有時的一著閒子,平素時候看不出有什麼意義,可真到了需要用的時候,往往便會成為勝負手。

    這顆棋子到底要怎麼用,什麼時候用,李澤其實心裡一點數兒也沒有,就是隨手而為之。至於楊開,畢竟是一方父母官,有很多事情,有他和沒他,效果還是很不同的,至少,這樣的一個傢伙不來添亂,便會讓李澤省去很多心力,為此,給他一些甜頭未嘗不可。此人沒有什麼雄心壯志,不過是李澤過去見過的絕大多數官員一般無二,平平安安地當著官,順便給自己摟一點錢,讓日子過得舒服一些,這樣的人,卻是最好對付的了。

    倒是程維,給了李澤很大的刺激。

    他被楊開派遣的衙役驅逐出境的時候,李澤遠遠的去看了一眼,一夜白頭過去只是聽說過,更像是一個傳奇故事,但這一次李澤卻是親眼目睹了程維是如何在一夜之間從一個身體還算壯健的中年人變成一個身材佝僂的老漢的。

    他的房子沒有了,土地沒有了,義興堂的股份沒有了,唯一允許他帶走的只是家裡的金銀細軟,但從他們一行人的狀況來看,能帶走多少還真是說不准。程奉一瘸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三章:歸來


    與屠立春比起來,屠虎整個人要小上一圈,屠立春屬於那種霸氣外漏,往那裡一站,不怒自威的類型,屠虎名字要霸氣許多,但實則上給人的第一感覺卻是要更圓潤一些,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笑容,鬍鬚修剪的整整齊齊,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攻擊性。

    但這只不過是外表而已,實則上,屠虎的心思比屠立春縝密許多,手段也要狠辣上許多,要不然,李澤也不敢將外面這一大攤子事,都交給屠虎來打理。這時代,統領著一支商隊在外奔波,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但要與官府打交道,還要與地方豪強打交道,至於山匪流寇,那就更多了。

    屠虎在數年之間,便在橫海軍治下打開局面,在原本義興堂那規模很小的銷售渠道的基礎之上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可見其能力之強悍了。那支商隊,說白了就是另一支武裝力量。

    “見過公子!”看見站在門口翹首以盼的李澤,屠虎急行幾步,雙手抱拳,深深一揖到地。

    抓住屠虎的手一把將其託了起來,李澤看著對方滿是皸裂的雙手,有些心疼地道:“怎麼就弄成了這副樣子?可有配藥?”

    屠虎笑道:“勞公子掛心了,這算不得什麼,也用不著什麼藥,天氣一暖和,自然而然地就好了,盧龍那邊,可比咱們這兒冷得太多了,離開哪里之後,其實已經好太多了。”

    一邊牽著屠虎的手往屋裡走,一邊揚聲叫道:“夏荷,夏荷,把豬油蜂蜜軟膏找出來,屠二爺的手,都沒個人樣了。”

    “多謝公子!”屠虎感激地看著李澤道。

    “到炕上來,咱們坐著說。炕上熱乎!”李澤笑吟吟地道。

    屠虎看著屋里火炕之上,已經有一個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四章:快錢


    “張仲武已經絲毫不加掩飾他的野心了。我在盧龍的時候,他就殺了兩個盧龍大人物啊。”屠虎搖頭嘆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現在的盧龍,已經沒有第二個聲音了。”

    “那兩個?”公孫長明有些緊張地問道。

    “一個是朝廷派駐在哪裡的監察御史楊子師,另一個則是莫州刺史盧毅。 ”屠虎道。

    公孫長明身子一顫,閉上了眼睛。

    “先生認得這兩個人?”

    公孫長明點了點頭,”在盧龍的時候,這兩個人算是我的朋友了,我走的時候,如果不是盧毅,或者壓根兒就逃不出來,也等不來你老子派出去的人接應。他們兩個,是盧龍那裡對朝廷忠心耿耿的,楊子師負有監察之責,他走不了,也不能走,盧毅可以逃的,我勸過他跟我一起走,他不聽,果然落到了這樣的一個下場。”

    李澤搖了搖頭,不管這個王朝已經沒落到了什麼地步,昏饋到了什麼地步,總是還有一些忠心 耿的人,為了心頭的那點信念,心甘情願地為其盡最後一點努力,哪怕是最後自己灰飛煙滅也從不退縮半步。

    對於這樣的人,李澤很敬佩,很尊重,他卻自問做不到。就像現在,他知道大唐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要完蛋了,他想的卻是跑路。現在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培養的秘營,還是想盡辦法斂財,都不過是為了更好的跑路做準備的。

    公孫長明一把提起桌上的酒壺,揭開壺蓋,就著壺口猛灌,酒灑將出來,順著他的下巴,順著他的鬍鬚,落到衣襟之上,頃刻之間便濕了一大片。

    喝得太急了,公孫長明大聲嗆咳起來,咚的一聲,將酒壺重重地頓在桌上,火炕邊上的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五章:告辭


    屠虎在莊子上只歇息了兩天,手上的凍瘡破損了的地方才剛剛結痂,便又匆匆離去了。公孫長明在大醉了一天,又沉默了一天之後,在屠虎離開莊子的那一天,他也前來告辭。

    “先生緣何要如此匆匆離去啊?”李澤倒是有些不捨起來,公孫長明的確是一個學識淵博,而且深通時務之人,與他的交流,極大地補足了李澤閉門造車的短板,讓他對這個世界有了一個更深刻的認知,實際上,這個世界,與他的認知雖然大同小異,但就是這些小異,或者對於現在的李澤沒有什麼影響,但以後可就說不准了。有些大事,往往就是敗在一些完全不起眼的小事之上,一艘可以在海上橫行無忌的大船,往往會因為一顆看起來無關緊要的鉚釘而傾覆的事情,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有些憔悴的公孫長明拱了拱手:”在莊子上叼擾了幾個月,著實麻煩了。與 小友的交流,也讓我這老朽對很多事情有了新的認知和體會,我這便走了,以後有緣再見吧!”

    “先生是不打算認我這個弟子了嗎?”李澤苦笑著道。

    “不是不認你,而是不敢當你的老師,如果說起掉書袋,寫文章,作詞賦,那我當你的老師那是綽綽有餘,但其它的……”公孫長明搖了搖頭:”小友啊,你當真甘心就這樣埋沒了自己嗎?”

    “先生是要去鎮州嗎?”李澤換了一個話題。

    “是,我的老友們死得如此之慘,張仲武下手如此之狠,我豈能就此甘休。”公孫長明憤懣地道:”不給以回報我枉自為人一場。你老子現在滿腦子守成的想法,朝廷那邊他想托著,張仲武那頭他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六章:出血       


    楊開覺得到武邑來當這個縣令真是來對了。雖然早前險些一步踏錯而萬劫不復,但好歹有是驚無險,不但過了這一關兒,還因此而巴結上了成德的主人李氏一族。這可比他攀上王二公子要高上了好幾個檔次,便是王二公子王明義的姨父曹信,也不過是成德節度使麾下一州的刺史而已。

    機會已經擺在了自己的面前,能不能抓住,那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所以,從那以後,他就開始不遺餘力地巴結上了。

    公孫長明離開武邑準備前去鎮州李安國那裡,他是親自一路送到武邑邊境,只差哭鼻子抹淚的表示自己的不捨了。送走了公孫長明,回過頭來,便隔三岔五地往李澤的莊子上跑了。

    巴結人當然也是要有水準的,楊開在這方面還是很有造詣的。來了一次之後,便從李澤不經意經透露出來的母親一心向佛的話可記在了心裡,再來的時候,總是會帶上一些與佛家相關的東 西,要么便是不知從哪里淘來的一些佛經孤本,要么就是一些罕見的佛家擺件,挂件,以及一些罕見材料打造的佛珠等等。

    要說這些東西有多值錢倒也不見得,但這就是讓王夫人感到歡喜,母親喜歡了,李澤便也只能捏著鼻子每一次好言好語地招待著這個粘人的傢伙。

    雖然這傢伙很討厭,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講,李澤又不得不感謝他,王夫人大概以為這些東西,都是李澤費心費力找來的,所以這段日子以來,對他的笑臉漸漸的多了起來,話也慢慢地多了起來,偶爾也對李澤噓寒問暖幾句。

    說實話,李澤上一輩子壓根就不知道母愛為何物,這一輩子,終於有了一個母親,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七章:只爭朝夕


    楊開歡天喜地的走了。

    抱上一隻粗大腿,果然好處非同一般啊。困撓了他好些天的難題,在李澤這裡,似乎就不是什麼問題,二萬貫的加稅,李澤一口氣便拿出了五千貫,讓他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在他看來,李澤出錢,不過是左手倒右手的一次財務操作罷了,但對於他而言,不僅僅是官帽子的問題,還有一個上峰考查政績的問題,在不過分的驚擾本地百姓的情況之下能完成上司交給的任務,必然能得到一個個大大的優字的評估。想想其它各個縣的同僚現在一定是焦頭亂額,他的心裡不僅暗暗高興。

    對於李澤向他要二十具甲具,這是問題嗎?對於將縣里武庫的甲具送給其它人,當然是嚴重得不能再嚴重的問題了,但給李澤李公子有問題嗎?當然沒有。

    官府並不禁百姓擁有刀槍,禁弩不禁弓,對於弩具以及甲具的確是管理很嚴格的,任何一個私人家中私藏甲具十副以上,便可以構成謀反罪名。武邑堂堂一個縣,也僅有甲具二十副,可見盔甲這東西,的確是很稀罕的玩意兒。

    李澤的老子李安國,堂堂成德節度使,下轄四州二十五縣,手中控制的甲士也不過三千人而已。

    送走了楊開,李澤心中卻是慨嘆起來,亂世,終於還是以不可阻擋的態勢滾滾而來了,張仲武就像是那隻蝴蝶,扇動翅膀便讓整個大唐帝國都震動了起來。或者這股風波,一時還波及不到帝國的其它地區,但在帝國北方,各大勢力已經聞風而動了。

    李安國控制下的成德地區,因為他本人的守成策略,或者說是不思進取,整個態勢還是很平穩的,官府也比較注重民生,所以老百姓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八章:珍貴的感覺


    李澤的兩百多家佃戶自從入冬以來便一直在盼望著主家的召喚,但一直到雪鋪天蓋地的落下來的時候,莊子上仍然安靜不已,本來以為今年已經沒啥指望了的他們卻突然喜從天降,心善的李公子,果然又找到由頭要在冬天賞他們一碗飯吃了。

    青壯年參加演武?沒問題,不就是在莊子上的那些護衛的帶領之下操練一番嗎?舞舞槍棒,走走隊列,擺擺陣勢,一天兩頓乾飯便是穩噹噹地進了肚子,運氣好的話,說不定主家還會殺上幾頭豬犒賞一下大家。

    無非就是小主人愛熱鬧的毛病又犯了唄。反正大冬天的貓在家裡也沒啥事情,也不能總和堂客忙活著造小人,現在雖然日子好過了,不餓肚子了,但多一張嘴出來,想想還是很犯怵的。

    對於這些莊戶人家來說,冬天不干活的時候,家裡是不煮乾飯的,哪怕屋裡有足夠的糧食,他們還是以防萬一地藏上一些,冬天裡反正又不干活,吃那麼飽幹什麼?

    不過去小主人哪裡嘛,就可以放開肚皮吃了。在家是捨不得吃,又不是不能吃。

    大家熱情高漲,天色還沒有放亮便呼朋換友拖家帶口地往莊子上出發,不少心眼兒多的,便特地穿得破一些,特別是那些小娃娃,有的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衫被大人緊緊地摟在懷裡凍得瑟瑟發抖。

    這是指望著到了莊子上,再向主家混一件棉襖穿呢!

    屠立春,陳炳,禇晟以及一干莊子裡主事的人得到通報趕到大門前的時候,一個個也都是目瞪口呆。這也太積極了一些吧,天還濛濛亮呢!而且這些人擺明了車馬準備來敲小主人竹槓的意思也太明顯了吧,就算是屠立春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九章:樣子貨


    同樣是爹生娘養,但有的金枝玉葉錦衣富貴,有的卻是缺衣少食吃糠咽菜,所以說投胎真真正正的是一個高難度的技術活兒。哪怕同樣都是普通人家,也有著千差萬別。就像依附於李澤生活的那兩百餘家佃戶,這幾年來生活便如同芝麻開花一般節節拔高,不但衣食無愁,還時不時地能佔一些主家的便宜。

    在大雪紛飛的日子裡,幾百個男人渾身熱氣騰騰地在莊子裡的敞壩之上吆喝著揮舞著手裡的棍棒操練著。比起種地來,這樣的操練是更加枯燥的乏味的,但漢子們卻仍然激情高漲,因為這樣的一天操練之後,主家提供的飯食,可比他們在家裡食用的要好得太多,而且是管飽的。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伙食完全是可以好好地養一養膘的啊。

    訓練很辛苦,但對於這些漢子來說,這也算不得什麼,他們有的是力氣啊!即便今天累得精疲力竭,一覺醒來,便又重新龍精虎猛了。這時節如果呆在家裡的話,晚上基本上都只喝一頓稀粥,常常被從睡夢之中餓得醒過來,便只能去缸中舀一瓢冷水喝進肚子裡去糊弄一下,但現在,一覺睡到大天亮都不帶醒的。

    其實現在並不是糧食不夠吃,只不過是這樣的生活習慣是過去長時間的窮困傳承下來的罷了,按老輩子的說法就是,不干活,吃這麼多幹嘛呢?雖然不差糧食,但總也要積存下來一點以備不時之需。

    年輕人自然是沒有想這麼遠的,但現在的他們,在家裡自然也是說不上話的。除了委屈的答應並將褲腰帶勒得更緊一些外,也沒有什麼別的辦法。

    但被小公子召集起來那就完全不一樣了。吃飯的時候,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