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三十章:父親


    李澤是被小胖子石平咯咯的大笑給驚醒的,一挺身坐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昨天跟屠立春特別交待了今天想要休整一下,早課暫停一天,原本是準備好好地睡一個懶覺的,不想卻又給擾著了。心下不由鬱悶,小孩子都不睡早床的嘛?這麼早便活蹦亂跳了?

    既然已經醒了,李澤也就不准備再賴在床上了,揉了揉臉郟,鬆馳了一下肌肉,一把掀開被子,突然又反應過來,不對啊,夏荷的小床就跟自己隔了一個屏風,自己在床上折騰了這一會兒子,夏荷早該聽到動靜了。

    而且夏荷可從來沒有睡過懶覺。

    掀開帳簾帷幕,繞過屏風,李澤卻愕然看到夏荷伏在桌上一大堆帳薄之中,歪著頭睡得正香,手裡還拿著毛筆,臉上宛如一支花貓般,看來是睡夢之中不知不覺地被墨水染到了臉上,看著那些花貓臉,李澤不由大笑了起來。

    笑了兩聲,猛然反應過來一隻手摀著嘴,不想驚醒了夏荷,但也就這兩聲,夏荷兩隻大眼睛已是忽扇了兩下睜開了,看著只穿了一身內衣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澤,不由驚呼了一聲。

    “天吶,天都大亮了。”一跳而起,手忙腳亂之時,卻又將帳薄給掃到了桌下。

    李澤笑著蹲下來幫夏荷撿著帳薄,一本本地按著日期碼好,然後帶著些責怪的眼光看著夏荷,”怎麼一夜沒睡呢?知道不,你這個年紀,睡足睡好可是最最重要的,要不然,可就老得快了。”

    夏荷期期艾艾地道:”公子不是馬上要去縣里處理義興堂的事情嗎?我就想把帳再理一理,看看有沒有疏漏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睡著了。”

    “這麼拼命幹什麼?就你跟我所說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一章:擋路的人都得滾開       


    這時代坐馬車絕對是一件讓人無比酸爽的事情,你可以想像一輛沒有減震設施的馬車行走在坑坑洼窪的道路之上那種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顛簸,沒有久經考驗的人,在上面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保管便會覺得五臟六腑一齊移位,吃下去的東西一齊上湧,隨時準備冒將出來欣賞一下這外頭的風景的狀況。

    如果有可能,李澤是從來不願意坐馬車的,那怕騎馬也算不得什麼舒服的事情,但總比馬車要好一些,而且騎馬至少還追求了一個速度。

    不過這一次去縣城,李澤是要去裝大尾巴狼的,又有夏荷隨行,而夏荷是不會騎馬的,他便只能選擇馬車了。

    有時候李澤很是不明白,明明馬車這麼不舒服,為什麼這東西,在一定程度之上還成了身份的象徵,似乎沒有一架馬車,出門在外,你就極沒有面子似的。

    在路上走了許久之後,李澤覺得有些明白過來了,一路之上,他看到了牛車,看到了驢車,還有騾子拉的車,還真就沒有看到除開他之外的另外的馬車。

    馬是戰略物資呢,家裡能擁有幾匹馬,的確不是普通人能夠企及的。而李澤坐的馬車還是雙馬拉行的,在這個偏僻的地方,那就更罕見了。

    李澤一行五人,他與夏荷坐馬車,屠立春與褚晟騎馬衛護兩側,十二充當馬夫,坐在車轅之上趕車,他的屁股之上挨了打,到現在還沒有好利索,只能懸空坐在車轅之上,每每一個顛簸挪動了他的屁股碰到了傷處,他便疼得齜牙咧嘴,絲絲的倒吸涼氣。

    李澤是個不願吃虧的人,既然這道路他無法改變,馬車的總體性能他也沒本事改進,那麼在內部想想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二章:新情況


    程維,義興堂原本的當家人,今年四十有二。三年之前,義興堂發往橫海軍節度使治下滄州的一批貨物遭遇亂民,不但貨物被搶了一個精光,連麾下的伙計也死傷慘重,最後只回來了三個,這一次的損失,讓義興堂立即便陷入到了絕境當中。李澤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介入義興堂的,當時沒有李澤的大筆資金注入,義興堂不但要立時破產,只怕程維還得吃官司,當他的家產都不夠賠償的時候,便連家人也會被發賣為奴來抵償損失。對於義興堂來說,當時的李澤,不諦於是救命恩人。

    李澤注入了一萬貫錢,佔了義興堂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而此時義興堂能夠拿出來的,唯有他們多年在橫海軍節度使治下經營起來的銷售網絡和那些必要的關係。而這,也正是李澤所看重的。

    之所以選擇義興堂,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便是橫海軍節度使治下是臨渤海的,這對於李澤將來在時 不妙的時候,泛舟海上跑路去也就是非常重要的了。

    不過人心總是貪婪的,當義興堂渡過了最艱難的歲月,當義興堂在李澤派出的人經營得紅紅火火,賺得錢越來越多的時候,程維的心裡終於不平衡了。

    義興堂原本是他的呀!如果不是那一場無妄之災,現在義興堂所賺的每一分錢都該是他的。武邑城內那數十家店面,那支現在多達數百人的商隊,每年超過十萬貫的收入。

    李澤冷笑了一聲,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李澤的注資,義興堂早就死了,如果不是李澤派出了屠虎和另一些護衛在三年的時間裡,逐漸建立成了一支數百人的武裝商隊,義興堂又怎麼能在並不穩定的橫海軍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三章:艱難的人生


    李澤在武邑除了義興堂之外,還另置了一份產業,買下了一幢宅子。而這宅子的原主人,便是被石壯操刀半夜而入將滿門老小宰得乾乾淨淨的那個禍害了他妻子的紈絝大少。兩年多前,這不僅是轟動武邑的大案,更是驚動了翼州刺史,為此還專門派出了人手協助武邑緝捕石壯。不過誰也沒有想到,做下如此大案的石壯壓根兒就沒有離開武邑,正在某人的庇護之下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

    時日一長,來自翼州的官員早就拍拍屁股回家了,這件案子便成了一件懸案,而這宅子便也成了武邑城中的有名的凶宅,不時會有一些離奇的傳聞在縣中流傳,更是惹得眾人對其避而遠之,不但本宅無人問冿,連周圍的幾戶人家也紛紛搬離。

    李澤喜出望外的撿了一個大便宜。不但買下了這幢凶宅,連左鄰右舍也一併吞了下來,兩邊原本的主人只要能順利脫手就已經上上大吉,價錢自然便很喜人。

    李澤可不在乎什麼凶宅,殺人的兇手,如此正在他家貓著呢,再說了,自己麾下的屠立春,屠虎,陳炳,禇晟那一個不是殺人如麻的好手,正好拿來鎮這個宅子,真有鬼魅作崇,便拎過來再殺一遍。

    原本就頗大的宅子在兼併了左鄰右舍之後,便成了一個佔地近二十畝的大宅,武邑城中頭一份兒,平素便是屠虎帶著一干商隊的人居住在這裡,一旦屠虎帶著商隊運送貨物離開,這裡也便只留下了少量的照看宅子的人手了。

    李澤放在義興堂裡的人手,主要便是屠虎與孫雷了,孫雷負責商業之上的運作,而屠虎主要是跑外面,建立完善起一個個的銷售渠道,網絡,以及順利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四章:怒不可遏


    李澤感慨著人生的不易,這些年來,他竭盡全力地想要隱瞞住自己的存在,盡量地讓自己在父親和那個兄長哪裡成為一個透明人兒,但不管他如何努力,他最終還是痛苦地發現,想要繞過他們,似乎是一個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成德這片天空之下,他們就像是天上的太陽,光芒無處不在。那怕自己瑟縮在了最偏僻的角落裡,光芒的餘暉仍然是不可避免地掃到了自己。

    這讓他感到很挫敗。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模糊化處理,能拖得一時,便是一時了。一念及此,對程維不由得心中更是大恨,如果不是此人貪念作崇,自己本可以還隱藏上好長一段時間的。

    李澤本來以為程維在得知自己到了武邑城,哪怕是做一做面子上的事情,也該來宅子裡拜會一下自己,但他一直等到了天黑,卻只等來了程維的一份請柬,明天餉午程維將晏請賓客,主客居然就是那位別駕的公子王明義,縣令楊開與自己,都是陪客。

    而請客的地點,更是耐人尋味,居然放在了義興堂總部所在地。

    嚴格意義上來說,義興堂總部那是李澤的產業,居然在李澤的地盤之上大搖大擺地把自己當主人請客,這就是完全沒有把李澤放在眼中,也是要將李澤一棍子打翻的意思在裡頭了。

    李澤冷笑了幾聲,隨手便將這份請柬撕得粉碎,揚手拋開。那裡是他的地兒,他想去哪裡,還用不著別人下帖子。

    原本還想著給這個程維留一點面子的李澤,此刻已經只餘下了憤怒。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義,本來還有一些湯留給你喝,現在連渣滓也不會留給你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五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武邑縣衙在西城,與這座並不大的城市裡其它的宅子比起來,縣衙就顯得特別破舊了,大門之上原本朱紅色的油漆早就斑駁不堪,大片的脫落了,飛桅之上的走獸,甚至還壞了一個,直接沒有了腦袋,卻仍然矗立在哪裡,整個看起來,如同一個破落戶。

    “楊兄,這裡該修修了。你在翼州城裡也是養尊處優的,這住得慣?”一個略顯富態,身著月白衣衫的三十出頭的中年人坐在桌邊,叮的一聲蓋上手裡的茶碗蓋,輕輕地放在了桌子上。

    “既然放了外差,自然就得有吃苦的準備,不過武邑算是不錯了。王賢弟,你見過修自家房子的,見過修府衙的嗎?”坐在對面的的人年齡稍大一些,面容略顯陰鷲,上唇蓄著整齊的鬍鬚,頭髮也梳得一絲不苟,此刻一笑,倒是讓一張本來看起來很嚴苛的臉顯得溫潤了許多。

    白衣男子輕笑了起來:”見過啊,曹刺史啊,李節度使啊 ,當年上任之時,可都是大興土木哦,每隔上三五年,總是會修耷一遍呢!”

    “賢弟取笑我了,我能與李節度使,曹刺史相比嗎?他們都知道自己會很長很長時間一直呆在這個位置之上,甚至於兒子孫子都會呆在那個位置之上,自然會將房子修得舒舒服服的。而我呢,誰知道能在這里呆多久,鐵打的府衙流水的官嘛。”中年人指著對面的白衣男子笑道。

    這兩人,白衣富態的中年人,便是翼州別駕王溫舒的二兒子王明義了,而坐在他對面的年齡稍大一些的,就是現在的武邑縣令楊開。

    “所以一上任不久,便想著大撈上一筆?”王明義看著楊開,意味深長地笑著。

    “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六章:虎狼


    在成德這片土地之上,節度使李安國是盤踞其上的一頭斑斕猛虎,而其治下的四個州的刺史,便如同是狼,他們是這個食物鏈的最頂端,高高在上,俯覽著他們的地盤並從這片土地之上攫取營養來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壯,從而施實更加強力的統治。而諸如王明義,楊開這樣的人,也就只能算是鷹犬了。

    但就算只是鷹犬,他們對於底層的百姓而言,仍然有著生殺予奪之大權,一言可決人生死,一言可斷人榮辱。

    對於他們而言,弱肉強食便如同吃飯喝水一樣地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像眼前,不管是李澤還是程維,在他們的眼中,都不過是一盤可口的食物而已,區別,只是在於如何吃下去而已。別人的萬貫家財,在兩人輕描淡寫的一場閒談之中便已經易主,至於被他們剝奪了這些財富的兩戶人家是怎樣的心情,他們壓根就沒有想過。

    一頭猛獸,在吃掉面前的羔羊之時,自然是不會考慮羔羊的心情的。

    程維父子連夜巴巴地送來了義興堂的總帳薄和全年的流水帳時,連王明義與楊開的面都沒有見著就被打發回去了,唯一得到的回复,就是明天午時會準時去赴宴。

    二人失落的離開的時候,縣衙之內,王明義與楊開兩人卻正面面相覷。

    因為從帳薄之上反映出來的東西,讓二人都驚呆了。楊開是不大懂的,但王明義卻是此中大行家,只是粗略地一看,便大概估計出了義興堂目前的價值到底有幾何。

    那怕只是最保守的估計,他也有些驚著了。

    “去年一年,純利潤超過了十二萬貫,今年這還在秋上,純利潤已經超過了十五萬貫,預計全年會超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七章:為鷹或是為雞


    公孫長明推開房門,打著哈欠伸著懶腰,一臉的疲憊之色走出了房門,不是他想這麼早起來,而是不得不起來了。他是一個標準的夜貓子,可以忙活到凌晨才睡,但早上一般不到日上三竿是絕對不起來的。

    他沒好氣地看著院子之中的李澤。

    天還濛濛亮,這傢伙就開始折騰了。跑步,煅體,打熬力氣,一邊忙活還一邊嗷嗷地鬼叫,這讓公孫長明如何還能睡得著,勉強在床上賴到天色放亮,便實在是受不了只能爬起來了。

    而這個時候,李澤已經完成了早課的全部內容,只穿了一條短褲,正自扎著馬步,而一邊的屠立春正將一大桶水從他的頭上給兜頭淋了下來,水珠順著結實的肌肉骨碌碌地滾了下來砸落在了地上,一層淡淡的白霧從李澤的身上浮起。

    拿著毛巾的夏荷忙不迭地跑了過去,使勁地擦拭著李澤身上的水珠。

    片刻之後,渾身肌肉微微泛紅的李澤走到了公孫長明的面前,上身微微前俯,微笑地對公孫長明道:“先生怎麼不多睡一會兒?昨天半夜奔波,應是累著了。”

    公孫長明有些羨慕地盯著李澤那結實而輪廓分明的肌肉,再想想自己身上那些明顯鬆馳了的,便更是惱火了。

    “我倒想多睡一會兒呢,你大早上的鬼哭狼嚎,別說是我了,只怕整個宅子裡的人都被驚著了吧?”

    李澤哈哈一笑:“倒是沒有想著這一層,擾著先生了,不過左右也是起來了,先生卻先去洗潄,呆會兒我們一起吃早飯吧。”

    “你有必要這麼辛苦嗎?”公孫長明哼道:“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你啊,這一輩子,就算不會治人,但也不會治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八章:踢上鐵板


    屠立春趕著馬車,載著李澤與公孫長明一路到了縣衙。既然是私下了拜訪,自然不可能走縣衙正門,在後院側門處,早有一名楊開的家人守候在那裡,將三人一路迎了進去。

    李澤走在最前面,公孫長明略略落後了半個肩頭,而屠立春則跟在二人身後,一路鷹視狼顧,打量著周圍的佈置。

    “李公子,請。”僕人站在大門一側,伸手作了一個請的姿式。

    李澤看向內裡,一個身材瘦削約摸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大馬金刀地坐在正堂之中。周圍倒是沒有看到其它人。

    “公子,兩側廂房之中,至少有二十個人。”屠立春身子微微前俯,以只有李澤能聽到的聲音輕輕地道。

    李澤一笑,心道這是準備談判破裂便來硬的麼?居然連刀斧手都埋伏好了,要不要摔杯為號呢?

    大踏步走進大門,抱拳向著正中的楊開一揖道:”這位便是明公吧?小子李澤,見過明公!”

    楊開沒有答話,正襟危坐 ,逼視著李澤,一般的普通人在面對官員這樣的逼視之下,只怕沒有做什麼虧心事,心下也有所發虛了,不過李澤卻恍若未覺,仍然是面帶笑容,直面著楊開的逼視。

    沉默了好一會兒,大概楊開也覺得場面有些難堪了,這才輕咳了一聲,”你就是義興堂的那個李澤?”

    “是!”李澤點頭道。

    “我只是要你一個人過來。”楊開的眼神掃過了李澤身後。

    李澤微笑著道:”這位是我的老師公孫長明,聽聞明公有請,生怕我年輕不懂事,衝撞了明公您,所以一定要跟來,老師一片拳拳之意,小子實在是不敢違備。”

    正說著,後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十九章:陪罪       


    聽到王明義的這一句話,楊開眼角頓時一跳,心中倒吸了一口涼氣。

    “什麼意思?那個李澤我查了,的確沒有什麼背景,你在翼州那邊不是也沒有查到他有什麼背景嗎?”

    王明義哀怨地看了一眼楊開:”楊兄,你害死我了,這人在翼州的確沒有什麼背景,他的背景,在鎮州啊。”

    楊開頓時變了臉色。

    鎮州是什麼地方?那是節度使李安國的大本營。那個小子姓李!猛然反應過來,楊開臉上的冷汗頓時涔涔地往下淌著。

    “他,他,他是李家的人?”他說話都有些結巴了。相比起鎮州李氏,他楊開算個什麼鳥?即便是在翼州,他家也是排不上號的。他能到武邑來到縣令,還是因為巴結上了翼州王氏,又機緣湊巧,武邑原縣令武功離任這才得到了這個位置,要不然他有了發財的機會,怎麼會第一時間便想到王明義呢?一來是義興堂他估摸著自己吃下去會撐著,二來也是存了報 王氏之心。

    可萬萬沒想到,上任後的第一把火,就要把自己燒得面目全非了,真要得罪了鎮州李氏,只怕王氏為了自保,第一個就要把他收拾羅,都輪不到鎮州那邊動手。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心存僥倖:”李氏一族,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李澤啊?如果真有這麼一個人,為什麼又會窩在這裡默默無聞?”

    王明義頹然跌坐在椅子之上:”李氏這樣的大家族,有什麼秘聞,又豈是我們能知道的。只怕連我姨父也不清楚。我現在明白了,武功為什麼在這里當了十年縣令不得升遷,那個王八蛋,離任之時為什麼不交待清楚?”

    “是我跟他吵了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