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三百二十章:讀書從來不是一件快活的事情
        

    李澤回到武邑的第二天,便親自到了粟水河畔的武威書院。隨同他一起而來的,有武邑的現任縣令姚敬,武威書院未來的副山長楊開,錢袋子夏荷以及李泌等護衛。

    章回是李澤親自請回來的,而武威書院,他更是寄予了厚望,也許現在還用不著,但以後,指望著他們的地方多著呢。

    李澤給夏荷的指令便是建設武威書院的一應所需都必須盡量滿足。但回來之後,從夏荷的支出明細之上,武威書院的建設經費卻是出乎意料的少。

    夏荷對於李澤的意思向來是尊從的,姚敬更沒有膽子剋扣什麼,這讓李澤很是疑惑。今天就是想來親自看一看,章回究竟在搞些什麼名堂。

    面臨粟水河,背靠大青山延伸出來的山脈,武威書院的景色自然是沒的說。粟水河原本是汛期是有隱患的,但經過武邑這兩年持續不斷地治理,這種情況早已經不復存在。加高的河堤兩側斜坡綠草如蔭,絢爛的各色野花點綴其中,靠近河水的地方,一塊塊從外邊運來的石料遍布堤底,替河堤抵抗著河水的第一波沖刷,眼下夏汛還沒有到,河水離著堤岸還有一段距離呢。

    而堤內,栽種不久的一棵棵垂柳絲絛倒垂,隨風而舞,一棵兩棵並不稀奇,但如同成片成片地延伸出去,那可就成了一景了。大堤之上,一塊塊青石板鋪成了路面,青草,野花,青石板,垂柳,再加上青山綠水,這裡,倒成了武邑一處絕佳的景色所在。

    李澤看到章回的時候,這位大儒正光著膀子站在半截牆上,揮舞著木錘在賣力地與他的兒子章循錘打著兩塊夾板之間的夯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二一章:禮物
        

    一行人到了章回的居所,一間夯土為牆,頂上蓋著厚厚茅草的房屋之中。屋內陳設極為簡單,最為惹眼的,便是佔據了整整三麵牆壁的書架上碼著的整整齊齊的書。

    “先生住的太簡陋了,這可不符先生的身份,也丟了我們武威節鎮的臉麵,外人到此,還以為我苛待先生呢。姚敬,回頭在這裏為先生專門建一座書廬,供先生日常使用。”李澤張望了一下四周,道。

    “不必不必!”章回笑著搖頭道:“在城內,節帥已經為我家安排了上好的宅子,我在這裏,住這草廬便好。節帥是不知這夯土為牆,茅草覆頂的居所的好處,真正的冬暖夏涼啊。”

    “這麼多書放在這樣的屋子裏,隻怕毀壞其來很快,那就可惜了。”李澤指著書架上滿滿當當的書藉,試圖說服章回。

    這個時候,還僅僅出現了雕版印刷,印一本書耗費巨大,書藉依然是昂貴奢侈的物事,而知識的傳播也因此而受到了極大的限製。更多的時候,書籍仍然靠手抄寫,筆墨紙硯對於一般人來說,還是極為奢侈的消費。

    “每年曬書,那是最為風雅之事啊!”章回卻是大笑起來,“更何況等書院主體建築完全峻工之後,我的這些書,都是要送給書院的,到時候書院建有專門的藏書樓,就不怕時間侵蝕,蟲咬蟻啃了。節帥,你有這心思,不妨便去多多搜羅書藉來充實武威書院的藏書樓吧!可憐我這一輩子,也隻收羅了這千餘本典藉,淳於越更可憐,一輩子才搜羅了幾百本而已。”

    “這我自然是責無旁貸!”李澤回頭看著李泌道:“轉頭派人去我家老宅,在哪裏我有幾千本書,統統都送到武威書院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百二十二章:不想當官的王明義
        

    王明義雖然離武邑最近,但卻不是第一個來到武邑的刺史,但與其它的刺史,將領們抵達武邑之後住到了專門為他們準備的驛館不同的是,王明義卻是直接登堂入室,住進了李家大宅。

    對於這一點,其它的刺史也是羨慕不來的,必竟王明義可是在李澤最為窘迫的時候便認識了他的,兩人合作的時間已經很長了。

    除了與李澤的交情,王明義與另一位大佬楊開的關係亦是非同尋常。

    是的,楊開,現在在所有的武威節鎮轄下的官員們眼中,亦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佬。

    李澤站在大堂前的台階之上,看著大步而來的王明義以及他身後那一箱箱抬進來的禮物,不由得失笑。

    他也有許久沒有見過王明義了。

    王明仁死後,王明義便棄商從政,在輔佐了曹信一段時間之後,便被李澤直接任命為了翼州刺史。倒不是說王明義的能力真就有了執掌一州之地的能力,相比起稚嫩的王明義,適合坐這個位置的人其實都要比王明義更強。

    但這是李澤對於曹信的酬謝,也是對曹王兩家的承諾。沒有曹信的鼎力支持,李澤是很難完成對橫海四鎮的橫掃的。曹信也是成德四州之中,第一個堅定地站在他一邊的地方大員。

    拋開這一點,將翼州交給王明義,也讓李澤更加放心。

    相比起鎮州,趙州的不確定性,翼州,是被李澤視為自己的基本盤的。王明義或者能力不足,但曹王兩家,現在已經與他緊密地綁在了一起,可以說不管李澤順或者不順,這兩家,必然是會堅定地站在他這一邊的。

    同時,他們也是李澤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百二十三章:軍隊
        

    “明義無可救藥了。”曹信有些頹廢地坐在李澤的面前,嘆息道:“昨日他與我長談半宿,他心意已決,我也無話可說。”

    “曹公,人各有志,不能強求,明義一身所學,本來就不在官場之上,這大半年來,也著實有些勉強他了。”李澤安慰道:“但曹公放心,我一定會給他重新安排一個好的位置,讓他能一展所長。”

    “他的長處,也就是經商了。”曹信苦笑。

    “無農不穩,無商不富。”李澤很清楚,在這個時代,經商,在曹信這樣的人看來,的確屬於賤業。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商人,無非就是買低賣高,是一群投機倒把的傢伙,於經濟民生,沒有任何的好處。

    李澤當然不會這樣認為,不過他並不想試圖去說服這些人,有這個功夫,他大可以去做一些別的。

    只要用心地做起來,讓他們看到商業所帶來的好處,才是最好的說服他們的手段,才能讓他們真正的閉嘴。

    曹信是李澤真正接見的第一人。

    在召集所有人大會的前昔,當然要先統一思想認識,所有的大佬們必須在重要的戰略之上達成共識,如此,才能做到上下一心,政令暢通,但每一個人的所求又是不同的,每一個人對於大局的認識也是有偏差的,所以李澤,要先與這些人達成共識。

    “曹公,三鎮合一之後,不管是軍政,民政,還是財政,都會有較大的改變。而對於我們當前來說,最為重要的,當然是軍政。畢竟大敵當前。”撇開了王明義的問題,李澤與曹信開始說正事了。

    “節帥準備怎麼做?”曹信問道。

    “我準備把武威節鎮之下的兵馬,統一納入千千衛體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324章:三個一盤棋
        

    曹信判左衛,柳成林判右衛,屠立春統中軍,尤勇任都知兵馬使,掌府兵,閔柔任行軍司馬,掌軍藉、符伍、號令印信,兼任李澤親衛義從統領,李泌任副統領實則負責親衛義從日常一應事務。其他如石壯,李睿,李德,李浩,李瀚,陳長平四兄弟等人盡皆加將軍號,遍布軍中,至此,李澤完成了對武威所有軍隊的掌控,確保他們對自己忠心耿耿。而在這個基礎之上,又合理地安排了以前成德的老臣,大家算是皆大歡喜。李澤也算是完成了他軍事一盤棋的構想。

    而在行政方麵,武威節鎮府之下,以薛平為武威節鎮副使,當然,這個副使更多的是一個榮譽性的職位,薛平能影響的隻是他帶來的一萬神策軍,這也是給朝廷麵子,薛平以黃門侍郎的身份出任武威節鎮的副使,資曆之上也是足夠的。

    武威學院山長章回出任掌書記,凡武威文辭之事,皆出自他手。這個位置看起來隻是一個從事文書工作的職位,但實際上卻是李澤的第一幕僚。

    淳於越任推官,掌律法。而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原本滄州的積年老吏,在李澤攻打滄州時立下大功的白明理被任命為淳於越的副手。這個任命的背後,是李澤要藉助白明理的手,來對武威節鎮的吏員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清理和淨化。白明理作為積年老吏,對於處於官僚階級最低層的吏員之間的勾當十分的熟悉。

    流水的官員,鐵打的吏,對於地方來說,這些掌握著實際辦事權的吏員,對百姓的影響實際更大。就像白明理,在滄州之時,看起來名聲不顯,但暗地裏,卻能輕易地動搖一州的統治,這不能不讓李澤警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百二十五章:柳成林的困境
        

    兩場婚禮為這一次的武威鎮官員的大會議作了最後的點晴之筆。

    第一場婚禮很低調,是李澤納夏荷進門。在李家大宅內隻不過擺了三桌,但來賀的人無一不是高官顯貴,正所謂滿堂的從五品往上走的官員。不說作為武威節帥的李澤,便是夏荷本人,現在的權力,便足夠讓人側目。

    她所掌握的權力,可遠遠超過了任何一位刺史。

    而第二場婚禮,就顯得熱鬧多了。

    曹信的長子曹璋與李澤的親衛副統領李泌的婚事,在武邑可是辦得熱熱鬧鬧的。曹信兩子,長子曹璋原本讀書讀得有些呆傻,不通時務,竟是一直沒有婚配,倒是二子曹璟早已經成婚,娶的卻是王溫舒家族內的一位本家,算是親上加親。

    曹璋本來是曹信的一塊心病,不過曹信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他最不看好的長子,居然頗有大器晚成之勢,現在不僅在義興社內成了僅次於楊開的顯赫人物,所娶老婆更是精明能幹,遠遠不是二子曹璟的老婆所能比。

    曹信在成德時代之時,便是老資曆的元老,到了李澤時代,他亦受信重,如今通過與李泌的聯姻,政治地位算是百尺竿頭更進了一步。他的長子成婚,所有來武邑的官員們,自然也是要給麵子去喝上一杯喜酒的。

    曹信在武邑大擺宴席娶兒媳,而在李澤這邊,卻也是將李泌當成女兒一般嫁了出去。在很多人看來,曹信當真是眼光毒辣,老謀深算。他自己算是代表了曹氏的現在,而李泌,可以說是代表了曹氏的未來。

    李泌出身秘營,極受李澤看重。再看看與李泌一同出身秘營的那些人,李浩,李瀚,李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百二十六章:一場慘敗
        

    軍隊一旦發動起來,效率自然是極高的,半天一夜,候方域一個曲一千兵馬,便砍伐了大量的碗口粗細的樹木拖回了營地,鐵抓將一根根樹木釘在了一起,再用麻繩緊緊地纏裹起來,一塊塊的木筏便告完成,李德的騎兵也沒有閑著,一半人巡邏四周,另一半人則也去砍伐樹木,然後用馬將這些樹木拖了回來,武威軍營地數裏範圍之內,樹木幾乎被砍伐一空。

    而當天色放亮,柳成林所部吃過早飯,整軍待發,準備發動第一次進攻的時候,遠處的史家塢內裏竟然也是鼓聲隆隆,響徹天地。

    片刻之後,哨騎狂奔而回。

    他們帶回來的消息讓柳成林無比錯愕,但同時卻又歡喜無比。史家塢的指揮者腦子裏似乎是進了水,他們居然出塢主動來尋武威軍決戰了。

    “再探!”柳成林喜道,他最為犯愁的是敵人縮在塢堡裏不出來,隻要敵人願意出堡作戰,那對於他而言,便是以己之長,對敵所短,當然,對麵的敵人也不是太弱。

    至少,那兩千盧龍精銳,肯定是不弱的。

    候方域所部昨天辛苦了一夜,今天便作為留守部隊鎮守大營,柳成林則帶領袁剛,柳長風兩個曲以及自己的中軍所部直撲史家塢,而李德的騎兵,則遊戈兩翼。

    史家塢的敵人的確出堡了。

    他們擺出了一個奇怪的陣形。兩千盧龍軍直接便過了連接兩岸的石橋,背靠石橋列陣。而在對岸石橋的兩翼,各自有大約一千史家塢鄉兵鎮守河岸。

    這個陣形,品字形而立,但因為有了中間的一條河,卻又顯得不倫不類。

    看到這個陣形,柳成林反而有些猶豫了。

    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百二十七章:大敗之中的勝機
        

    潰敗!

    即便柳成林所部乃是精選出來的武威甲士,但在他們陡然之間看到從來沒有看到過的恐怖場麵的時候,人與生俱來的對未知的恐懼性還是戰勝了紀律,榮譽,他們轉身便跑。

    柳成林還在哪裏呆呆地站著,他的數名家將一湧而上,將他拖了轉身便向回跑。

    馮倫在片刻的呆滯之後,終於清醒了過來。看著對岸狼藉一片,看著正麵柳成林部潰不成軍,狂喜的他振臂高呼:“擂鼓,擂鼓,追擊,追擊,全殲武威軍,活捉柳成林!”

    戰鼓聲聲,盧龍軍呼嘯著一湧而上,而在他們身後的史家塢堡之內,堡門大開,無數民勇蜂湧而出。

    最前麵的是盧龍軍隊,緊接著後麵的,則是塢堡民勇,在最後,居然有密密麻麻的手持各種武器,甚至鋤頭羊叉鐮刀的百姓,烏泱泱的怕不有上萬之眾。

    瀛州軍大營之內,士兵們尚在休息,但身為曲長的候方域卻隻是小瞇了一會兒便又穿戴整齊開始巡營,作為留守大營的將領,雖然他知道對方襲擊自己營盤的可能性不大,但該做的,仍然要一絲不苟的做好。

    有事沒事,絕不能懈怠。懈怠是一種習慣,一旦有了這個習慣,就有可能在未來釀成大禍。

    當巨響之聲傳來的時候,候方域整個人也被嚇著了。

    天空湛藍,自然不是天降雷霆,而巨響聲傳來的方向,正是史家塢堡方向。而作為瀛州軍內的高級將領,他很清楚,自己這方麵,絕對沒有什麼東西能製造出如此巨大的聲響。

    既然不是自己的,那必然就是敵人的了。

    “全軍集合!”他霍然狂奔到自己營區,扯開嗓子大聲吼叫了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百二十八章:逆轉
        

    一場雙方將領嘔心瀝血,費盡心機盤算的戰爭的勝負,有時候卻取決一個壓根就不起眼兒的小小的事件。

    經驗豐富的將領,有時候是財富,但在一些特定的時候,經驗反而成為了一個災難。雖然這樣的事情並不多見,甚至可以說是罕見,但卻並不是從不出現。

    馮倫是老將,經驗極其豐富。在他過往一輩子的戰事之中,當仗打成這樣的時候,敵人基本上就喪失了戰鬥力了。像今天這一戰,武威軍的損失甚至超過了他預估的程度。

    柳成林麾下隻有五千甲士,兩個曲過渡河作戰,就算沒有全軍覆沒,也所剩無幾,他的主力中軍被十數倍的對手包圍,被分割成了一塊塊互相並不聯結的戰鬥小集團,就算他們再厲害,終究也是被吞沒的下場。

    李德的騎兵炸了鍋,就算能重新集結起來,也不是短時間內能辦到的事情,而等他重新集結起來之後,整個戰場便大局已定。

    馮倫要的是擊敗柳成林的主力,事實上他也做到了。

    以馮倫多年戰鬥的經驗看,剩下的,便是收割戰功的時候,這場戰鬥,大局已定。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是,這一次對陣的武威軍,與他以前碰到的軍隊有著很大的不一樣。

    首先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便是武威的騎兵。

    在經曆了最初的炸營之後,這些本來已經潰散的騎兵,竟然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恢複了建製,而更可怕的是,他們的領兵將領腦袋極其清醒,哪怕是柳成林危在旦夕,他也並沒有急著去援救他們的主帥,哪怕是到了這一個時刻,他想的依然是謀求戰鬥的勝利。

    近兩千歸建之後的騎兵,對於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百二十九章:新事物
        

    李澤默默地盯著院子裡頭那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木桶,此刻,木桶的蓋子已經被揭開了,一股難聞的氣味在院子裡飄蕩。

    李泌如臨大敵,初時那個木桶被小心翼翼的抬進來的時候,她甚至指揮甲士們在李澤的面前,立起了一層厚厚的盾牆。

    這是從史家塢堡運送過來的。

    史家塢一戰之後,柳成林特地差遣李德回來向李澤匯報這一戰的詳細經過。那一戰,如果不是李德的當機立斷,沒有候方域的堅定不移,能不能拿下史家塢堡還得兩說。實則上在那一刻,作為主將的柳成林,的的確確有那麼一陣子完全是喪失了指揮的能力了。

    是李德的行為,喚起了他作為一名沙場宿將應該具備的能力。

    派李德前來,也是對李德的大力褒獎,在柳成林給李澤的行文之中,此戰的首功,給予了李德,次功,給予了候方域,至於重傷的柳長風,當場戰死的袁剛,也都被柳成林記下了戰功,在柳成林的行文之中,這一戰唯一的一個有過的人,便是他自己。

    這一戰,千牛衛右衛兵馬,損失了三千餘人,當初進駐瀛州的五千甲士,損失泰半。

    要說李澤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這五千甲士,可是從數万大軍之中挑選出來的精銳,如今,就這樣沒了。

    但現在顯然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刻起,李澤便立即下令深州的李睿立即提深州三千甲士進入瀛州,同時,又下令滄州的陳長安率領其麾下剛剛整編完成的三千甲士亦到柳成林麾下聽命,而另一員大將陳長平,因為先前在石壯麾下,想要抵達瀛州還需要時日。

    柳成林雖然打下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