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十章:一路歡喜


    李澤是一個居安思危的人。上一輩子孤苦無依,什麼事情都要靠自己,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整治一番,好不容易奮鬥出來的一點小小的成績極易在頃刻之間化為烏有,重新變成那個兜里比臉還要乾淨的人。這樣吃虧的次數多了,他就養成了這樣的一個習慣,即便眼下的生活再順再紅火,他也會為自己留下後路,也留下翻身之資本。

    只可惜,在他明白這一個道理而且將自己後路留得妥妥貼貼的時候,老天爺卻將他的存在從那個時空給直接抹去了。

    人 沒了,啥就沒有了。

    這一次慘痛的教訓讓李澤對這一個道理理解得更加深刻。可惜了自己在那個美麗的國度裡留下的大把銀子啊,真正便宜了那些傢伙啊。

    現在的生活看起來很不錯,悠哉游哉,正是李澤上一輩子一直渴望的生活,但這美麗的田園生活的背後,蘊藏著的巨大危險,比之上一世要可怕得多啊。

    上一輩子別人能圖謀的只是他的錢財,想要從肉體之上抹除自己還是有著很多顧忌的,但在這裡,這根本就不算一件什麼事兒。就像自己,一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傢伙,想殺幾個人,也就無聲無

    息地殺了而且沒有任何後患。

    這是一個野蠻的時代,但同時,也許對於李澤這樣一顆並不安份的心來說,也許算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吧。

    第一,當然是要活下去。

    第二,要很好的活下去。

    而要很好的活下去,在這個時代裡,就必須要有自保的力量。李澤自覺沒有王霸之氣,振臂一呼便應者云集,迎娶白富美,當上CEO,從而走上人生巔峰。小心翼翼的經營,悄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一章:看門人


    走過村子,便是起伏不定,連綿不絕的大青山,山的這頭,是李澤老子的勢力範圍,而山的那頭,卻歸屬了另一個節度使統轄,而李澤的小秘密,便隱藏在這座山里頭。這些年裡,李澤將他所賺來的所有的錢,都投入到了他的這個小秘密裡。

    哪怕是保持著最低的投入,對於如今的李澤來說,也是竭盡所能了,那就是一個吞金獸,有時候,李澤面對著夏荷拿來的那一本本厚厚的帳薄,真有想放棄掉的衝動,但想一想,說不定什麼時候,這些人便能保住自己一條命,便又只能咬著牙堅持下去了。

    既然是小秘密,那自然是沒有路的,到了這裡,便只能牽著馬穿行在崎嶇的山間小道之上艱難跋涉了。

    爬上一座小山包,又一路向下到了山腳,終於看到了一條路,路的盡頭,矗立著一間瓦房。李澤揉了揉有些酸漲的腿,向著那間瓦房大步走去。

    距著瓦房還有一段距離,便聽見了豬的淒慘的嗥叫聲,李澤熟門熟路地推開了虛掩著的籬笆,走進了院子。微笑地看著一個大漢單手從一邊的豬圈裡拖出一頭肥碩的壯豬來,那大豬似乎也知道末日將近,自是不甘心如此就範,四蹄蹬地,拼命地掙扎著,卻仍然抵不住那漢子的力量,被橫拖豎拉地拽到了院子中間的案板前。

    那漢子回頭看了李澤一眼,一笑,也不說話,一彎腰,單手圈住了豬頭,一聲低吼,數百斤重的大豬竟然被他直接凌空甩了起來,重重地砸在案板之上,豬似乎也被一下給砸懵了,大張著嘴卻是發不出聲音了,就是這麼短短的一瞬間,那漢子已是反手從后腰上摸出了鋒利的殺豬刀,哧的一聲,利落地從豬的咽喉捅了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二章:看不懂,看不透


    石壯是一個身上帶著神秘色彩的人。一介屠夫,安生渡日,卻一朝暴起殺人,殺人如屠豬,殺人手法之熟練,便是屠立春這樣曾經的職業軍人都頭皮發麻,為之色變。如果說這些還能用仇恨促使人改變的話還能勉強說通,但一介屠夫卻識字還能寫出一筆不錯的字來,那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識字,在這個時代,可是一件很是奢侈的事情。至少在李澤的那個莊子裡,上下下下數百口子人,如果再包括他的那幾百戶佃戶在內的差不多兩千人,識字的人不超過十個人。這其中還包括了屠立春屠虎這兩個二把刀。他們兩人勉強能看得懂簡單的信件,那一手字,寫得比雞抓也強不了多少。

    即便是李澤,從小便讀書識字,每天都會練字,在看到石壯寫的字之後,也是自愧不如。

    一個看起來極是粗豪不羈的屠夫,居然識文斷字,也不怪當時的屠立春屠虎二人疑慮重重,曾力勸 澤萬萬不可如此之快地將石壯放在這樣一個重要的位置之上。

    這兄弟兩人,自從被李澤收編之後,可以說是將自家性命全都與這位小公子綁在了一起了,萬一讓大公子知道他們在背後做了這麼多的事情,只怕他們離死也就不遠了。

    不過李澤卻一意孤行地將石壯安排到了這裡。

    石壯沒有向李澤坦白過自己的過去,李澤似乎也沒有問他的意思,昔日如雲煙,過去了,便如同風吹過,李澤認為,到了該告訴自己的時候,石壯一定會跟自己說。

    因為石壯的的確確是一個妙人。

    在自己把石壯安排到這個地方之後,他了解到這個地方的重要性之後,便將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三章:有想法的人


    愈往前走,林子便愈是密集起來,沈從興是第一次跟著來,倒是處處覺得新鮮。一路之上東張西望,不過愈往裡走,他的神色倒是慢慢地一點點的鄭重起來。因為他發現,在跟著屠立春與公子左一兜右一轉,兜兜轉轉之後,他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基本上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他猛然醒悟過來,剛剛腳下的那條小路,只怕是刻意的。

    “這條路我們今天走過之後,便會消失,下一次來的時候,就不是這條路了。”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李澤笑著向他解釋道。

    “消失?”沈從興大惑不解。

    “對,消失。”李澤道:”深山密林,想要掩蓋這些道路的痕跡,實在是太容易不過了。這些路本來就沒有什麼人走。”

    “已經如此隱秘了,為什麼還要費功夫做這些呢?”沈從興有些不以為然。

    李澤搖了搖頭:”永遠不要心僥倖,我們沒有任何犯錯誤的機會,一旦犯錯,等待我 們的可能就是滅頂之災。所以,再小心也不為過。”

    看著李澤神情極其嚴肅,沈從興也是鄭重起來,抱拳道:”多謝公子教誨,我記下了。”

    李澤欣慰地點了點頭,他現在極其缺人手,山里秘營的規模日漸擴大,屠立春目標大,也不能長時間地呆在這裡面掌控局面,他需要信得過的,又有一定本事的人能幫屠立春一把手,但他能用的人手著實不多,屠虎倒是一把好手,也信得過,可是又有另外一大攤子需要屠虎掌控。

    不過沈從興能用到何種程度,那就要看他接下來的表現了。

    再向前走了大約里許的路程,便不再繞來繞去,而是筆直向前了,不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四章:秘營


    沿著一條幽長的峽谷往裡走了近兩里路,眼前便豁然開郎起來,群山環繞之間,一塊小小的數里方圓的平地出現在一行人的眼前,遠處,一道壯觀的瀑布從懸崖峭壁之上飛流直下,近前,溪溝裡的水孱孱流動,一條簡易的道路便沿著溪流蜿延向前。

    走在小道之上,已經可以看到在溪溝的兩側,已經開闢出了不少的土地,大部分都是水田,有的已經收割,有的卻還沒有完全成熟,但看著那些沉甸甸的穀穗壓彎了枝苗,便沒來由的讓人心中生出一些欣喜來。除開這些,還有一些田地裡種著各類疏菜,綠油油的長勢喜人。

    再往上走一些,便看到了一個磨坊,此時水車正帶動著磨坊裡的軲轆緩緩地轉動著,看到李澤一行人行來,正在磨坊裡舂著米的幾個半大小伙子立即走了出來,彎腰向著李澤行禮。

    “這裡不是秘營麼?怎麼還種田?”沈從興訝然道。

    “秘營現在一共有五百六十一人。”屠立春解釋道:“這是這兩年來公子利用我們外面的商隊,悄悄帶回來的,有的是撿的,有的是買的,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孤兒。這些人中,絕大部分都是男孩子,但還有三十二個女孩子,因為他們都有兄弟是與他們在一齊的,所以便只能一起帶回來。”

    “五百六十一人?”沈從興再一次震驚了。

    “經過最初的篩選之後,有一些人不適合成為戰士,便只能淘汰下來,但又不能放他們離開此地,便只能就地安置下來。”屠立春接著道:“但總不能讓他們光吃飯不干活啊,再者,現在以我們的財力,供養秘營其實是非常吃力的。所以便在這裡開闢田地,種糧,種菜,養豬,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五章:儀式


    屋子裡只剩下了六個人。

    李澤,屠立春,田波,沈從興,以及另外兩名護衛陳炳,褚晟。

    沈從興左看看,左看看,自覺地走到了最後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來。因為即便是陳炳和褚晟,也是經常從莊子裡消失一段時間,現在他明白,他們都在來這裡了。

    似乎每個人的變化都很大,除了小公子,他向來就是這個樣子。

    田波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紙,看著上面,開始向李澤匯報,這讓沈從興格外驚訝,因為以前田波是不識字的,兩人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他還經常拿這個捉弄過田波。什麼時候田波不但識字,還會寫了?

    沒有什麼長篇大論,很乾澀的一二三四五,就是簡單是說這段時間乾了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接下來準備幹什麼事而已。

    沈從興只不過走神了一小會兒,田波那邊已經說完,閉上嘴巴看著李澤。沈從興打點精神,聚集會神地看都會小公子,他覺得,接下來小公子肯定要說到對他的安排了。他從心底里有些小興奮,不管怎麼說,自己已經進入了一個小圈子,一個以小公子核心的小圈子。不管以後會怎麼樣,至少,這會讓他以後的生活泛起不小的漣漪的。

    他已經厭惡了以前那種一團死水的日子,那種能讓人絕望地看不到盡頭的平靜。

    李澤輕輕地咳嗽了一聲,這幾年,他用自己的能力已經在這些人中建立起了絕對的權威,沒有人因為他的年齡而對他抱以懷疑,當然,李澤覺得,除了這些之外,自己的身份,對他們而言,也是另一種威懾。

    “諸位,今天,我們又有了一位新夥伴。”李澤的目光落在了沈從興的身上。

    沈從興立即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六章:請君入甕


    “田兄,田兄!”出得門來,沈從興急行幾步,趕上了前面的田波。

    田波回過頭來,看著沈從興,笑道:”沈兄準備助我一臂之力嗎?”

    “田兄不會嫌我多事吧?”沈從心拱手道。

    “哪裡!你瞧我這腿腳,廝殺起來,遠遠比不得從前了。也只能做一些輔助性的事務,幫著公子練練兵而已。”田波道:”沈兄能來幫忙,那是再好不過了。來人是誰?公子既然沒有跟我說明,想來是料到沈兄要主動請櫻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嘛。”

    “如今田兄竟也是出口成章了。”沈從興羨慕地道:”是因為公子授予了你兵法了嗎?”

    田波哈哈一笑:”倒也是不錯,公子的確授予了我練兵之法。”

    沈從興張了張嘴,滿臉艷羨之色,卻沒有再多說什麼。

    “你想看?”田波斜睨了他一眼。

    沈從興身子微微一震,卻又訥訥地道:”這是公子授予你的,公子沒有發話,你不敢給,我也不敢要啊。”

    這時 ,學問還是極高貴,極珍希的一種東西,普通人既沒有這個財力,也沒有這個時間和精力。沈從興雖說是識字,但也僅限於識字而已,而像兵法這類東西,更是各家之秘傳,等閒那裡學得到真正的東西,孫子兵法倒是可以買得到,但想要從那樣的形而上的兵書之上學到真東西,就須得有些天分了。而像練兵之法這樣的,卻是實實在在的可以用在實踐之中的。

    “以前的確不會給你看,但現在嘛,那就不一樣了,既然是自己兄弟了,以後你又要在這裡幫忙,這些東西,你是必須要掌握的,等到做完了今天這一樁事,回頭我就拿給你。”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七章:人各不同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吶!”一邊燙著腳,李澤一邊喃喃地道。

    邊上正提著一個湯婆子隨時準備著給李澤加熱水的青衣少女偏頭看了一眼窗外,又轉過頭來,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李澤,道:“公子,今天外面月亮圓得很吶!一點也不黑,風也不大。”

    李澤哈的一聲笑了出來,小丫頭那裡知道他正快活地在腦子裡構畫著那吊靴鬼梁晗的慘景,田波,沈從興帶著上百號挑選出來的秘營精銳布下了重重羅網,正在等著那梁晗一頭撞進來,想想那眼睛長在額頭上的傢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絕境時的表情,李澤便快活得很。

    在莊子裡,公孫長明對待李澤,基本上還是彬彬有禮,看李澤跟看旁人的眼神兒也沒有什麼兩樣,當然心裡怎樣想,那得再說,可這梁晗每次見到李澤,眼神之中的那憐憫之色簡直是溢於言表,這就讓李澤很不開心了。

    老子過得是不怎麼的,但也輪不到你來可憐我。

    “你是叫燕九吧,上一次我來這裡,好像也是你來照顧我的?”李澤端詳著眼前這個喜色很好的小姑娘,圓圓的臉蛋之上一笑兩個小酒窩,一雙眼睛格外明亮卻又帶著些許懵懂,就像現在這樣,瞪著一雙大眼睛,迷茫地看著李澤,不知李澤為什麼突然開心的模樣,使得李澤很想用手指頭去戳戳那兩個小酒窩。

    “公子真好記性啊。”小姑娘燕九的眼神裡立刻便多了不少的活力,靈動地轉著眼珠子:“其實公子每一次來都是我服侍的,田統領說那些個姐姐要么粗手粗腳,要么高聲大氣,要么顏色兒不好,公子肯定不喜歡。”

    李澤開心地大笑起來,這小丫頭,倒也真是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八章:酸爽


    梁晗現在一點兒也不輕鬆,感覺實在是糟透了。不管是誰,被一張大網罩住了,然後四馬攢蹄地捆起來穿在一根棍子上被抬著從山上走下來,誰的感覺也不會好的。

    這個時候的梁晗心里後悔極了,真是該聽公孫老兒的話,老老實實地貓在莊子上啊。當他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就算他使盡了渾身解數,期間甚至放開了手腳準備傷幾個人脫身出去再說,只要不落在對手的手裡,有的是法子抵賴。

    他倒真是弄傷了好幾個傢伙,但最後也換來了現在的鼻青臉腫。

    人在槓子上晃晃悠悠,一個轉彎,腦袋便撞在了一邊的樹上,咚的一聲響,痛得梁晗悶哼了一聲,腦袋之上肯定起了一個大包。他敢打賭,抬槓子的兩個傢伙絕對是故意的。這一路之上,自己肯定還有苦頭吃。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又一個轉彎處,另一邊腦袋再一次重重地撞在了樹上,咚的一聲悶響,梁晗知道現在腦袋兩邊肯定是對稱了,兩個紅通通的角,一定極是醒目。

    這些傢伙故意在報復自己,不過這樣一來,梁晗心裡倒安定了不少,至少現在他能確定,自己暫時是沒有性命之憂的,如果真想殺自己,他們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了。其實打到最後,他也明白過來了,對方就是要生擒自己,因為他看到了對方手裡不僅有弓,還有弩,還有好幾個腹黑的傢伙躲在一邊,在自己每每找到一點點機會的時候,他們都會毫不猶豫地出手將自己那一點點希望掐滅。

    那幾個混帳自己好像都有一點點映像,應當都是莊子裡頭的護衛。跟自己正面纏鬥的那些傢伙一個個的年紀都不大,但下手卻黑得很,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九章:絕不允許


    梁晗現在的賣相著實慘了一些,頭上鼓起了兩個大包,兩個眼圈烏黑,嘴角也被打破了,一大片血痂烏黑,很顯然是被一拳頭準確地命中了這個位置造成的,現在李澤很擔心這傢伙的牙齒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

    只是這傢伙現在像一條蛇一般在地上扭來扭去,涕淚交流是個什麼鬼?這傢伙不會這麼脆弱吧?平常看起來都是一副鐵血硬漢的模樣來著。

    田波湊到了李澤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什麼,李澤眼皮子一抬,一邊的燕一立即便低下了腦袋。李澤嘴角上翹,還知道心虛?不過李澤很喜歡,能因為自家弟兄吃了虧便不依不饒的報復,硬是要得。

    “去把燕九找來。”他低聲吩咐道。

    片刻之後,燕九提著一個小小的藥箱子急匆匆地走了過來,瞅了一眼地上扭來扭去的梁晗,便拿眼睛去瞅燕一。燕一指了指梁晗的左腳,燕九當即蹲了下來,伸手去脫梁晗的靴子,她人小力 弱,扯了好幾下也沒有扯脫,本來一邊垂手站著的龍一邁前一步,蹲下身子,噌地從靴筒裡拔出了一拔匕首,呼啦一聲乾淨利落地剖開了那隻靴子。

    “謝謝哥哥!”燕九笑著對龍一說了一聲。”不過他可沒鞋子穿啦。”

    龍一不說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梁晗的襪子,綁腿布,再一次從中一刀兩斷,露出了一隻光腳板。站起身,偷偷地看了一眼李澤,見李澤坐在哪裡並沒有言語,便又垂首退到了一邊。

    燕九看到了梁晗腳底板的那個比針眼大不了多少的傷口,從藥箱裡摸出了一瓶藥水,倒在傷口之上,然後伸出一隻小手,慢慢地按揉著。

    那毒發作得快,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