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第九十章:春日


    昨晚還是寒氣逼人,睡覺時蓋著厚厚的被子,蜷縮成一團的時候在心裡不免抱怨春天怎麼還不快些到來,等到天一亮爬起來推開門一看,卻驚喜地看到原本光禿禿的一些樹枝之上竟然綻現出了一些星星點點的綠芽,風仍然在微微地吹著,但卻再也感受不到那種寒意,往遠處望去,竟然發現枯黃的地面上,一夜之間似乎鋪上了一層斑駁的帶著些綠意的毯子。

    這些天來積雪一直都在融化,昨天還能看到東一塊西一塊的白色,今早,卻只剩下了山頂之上仍然白雪皚皚,其它的地方,雪已經融化無踪了。

    春天,在無數人的期盼之下終於還是來了。

    做完早課的李澤在夏荷的伺候之下沖洗完畢,也終於褪去了平日里有些臃腫的襖子,換上了嶄新的夾衣,迎著朝陽溫暖的光輝,李澤心情大好。

    院牆外頭的幾株梨樹開滿了白色的花朵,當真應了那一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了。

    院子裡的丫環婆子們吆喝著拉起了繩子,撐起了桿子,將一床床棉絮被子從屋裡搬了出來,抖開晾曬在了繩子上,桿子上,院子裡的色彩便更加豐富起來。

    水槽旁邊,洗涮婆子們從水井裡提起一桶桶清澈的水倒進去,身邊堆滿了冬日的衣物,搓洗聲,棒槌的敲擊聲,沖洗的嘩嘩水聲,婆子們開心的笑聲,在院子裡互相衝撞,最終形成了一副濃郁的生活氣息圖。

    這讓李澤很喜歡。

    廚娘提著一個小籃子從外面急匆匆地走了回來,看到李澤,便喜氣洋洋地道:“公子,外面的椿樹出了新芽了,我去採摘了一些,公子是要用他煎雞蛋呢,還是涼拌著吃呢?”

    “涼拌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一章:青山屯


    原本只是一片荒地的青山屯,現在就如同這春風吹拂過的大地一般,迎來了他的新生。去年一個冬天的辛苦勞作,在春天來了之後,終於開始有了滿滿的收穫感。

    一個個巨大的池塘波光鱗鱗,冬天坑里堆集的滿滿的積雪,還有四周收集來的雪花如今都已經變成了清水,山間的那些小溪也被引流到了這些池塘之中。如果沒有山間的流水注入,單憑那些積雪,是很難將這些大池塘裝滿水的。即便到了以後,也可以依靠著這些小溪,讓這些池塘一直有活水注入從而確保這片土地不受干涸之苦。

    李澤駐足在這些池塘邊,看到水面之上,居然有成群的半大鴨子和鵝在優哉游哉的嬉水。不時還能看到有魚兒躍出水面,在空中翻一個身,又啪地一聲掉落水中,驚得這些鴨子四散遊開,但片刻之後又聚攏起來,排得整整齊齊的一隻接過一隻地從李澤的面前晃悠而過。

    他將目光落在了青山屯的屯長身上。

    陳家四兄弟的家小雖然如今也落戶在青山屯,但實則上這四兄弟現在已經完全脫離了對青山屯的管轄,這也是李澤有意為之,他們現在被直接編入到了李澤的護衛之中,陳長富和陳長貴隨著陳炳褚晟去武邑整編其它地方府兵,陳長安跟著屠立春,陳長平則跟著李澤,四人完全被分開了。今天李澤出來,卻是連陳長平也沒有帶著。

    李澤有意識地在逐漸淡化陳氏四兄弟在青山屯的影響力,只要這裡的人日子越過越好,對他李澤的向心力自然也就會越來越多,相反,對於陳氏四兄弟,自然就會越來越疏離。

    現在的青山屯的屯長,是李澤莊子上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二章:鷹犬與夥伴


    李澤喜歡那種有著發散性思維的手下。他給出具體的目標和大致的框架,然後怎麼做,便由著手下去自由發揮。

    不過那是他上一輩子的事情了,那時候,他的手下,盡是這個行業的精英,但這一輩子,他的手下,大部分都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你不但要給出目標和框架,還要給出具體的行動步驟,這讓他感到很累。

    但他現在壓根就沒有多少人手可用,便只能矮個子裡頭拔將軍了,能用的就將就著用了。現在出現了一個李根,這讓他很是開心。

    千里馬是常有的,但伯樂卻不常有。即便是窮鄉僻壤,也不見得就沒有人才。像李根這樣的人,本身已經據有了那個潛質,如果再善加培養,隨著經驗的積累,眼界的開闊,舞台的擴展,能發展到什麼樣子,還真是不好說。

    人才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當然也是可以培養的。

    就像是楊開,最初的時候,其實是不堪的,但在 歷了絕望之後,這個人倒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一下子爆發出了極大的能量,做起事不但雷厲風行,更是極具開拓精神,如今武邑縣可以說已經牢牢地被李澤握在了手中。

    李澤能理解現在楊開的感覺。在成德,得罪了李澈,而且被李澈惦記上了的人,不但在政治上已經被判了死刑,便連人身安全也基本上沒有什麼保證了,或者李澈只是想教訓教訓這個不長眼的傢伙,但下頭的人,一定會為了奉迎李澈而將這個懲罰的力度加大再加大。以此來博得李澈的歡心。

    楊開本質上就是這樣的一類人,所以他當然也能想像得出自己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面對這樣的局面,他除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三章:不支持,不反對


    武邑縣這一次鬧出了極大的動靜,先是楊開高調驅逐了縣尉和縣丞,這兩人狼狽逃到了翼州之後,自然要去刺史府哭訴冤屈,這使得整個翼州刺史府為之哄動,弄得曹信極為被動,好不容易一輪太極打下來,給這兩人小小的升了一個官,糊弄了過去。好在那時一是快要過年了,二來大戰在即,大家的注意力也很容易被轉移開去,但到了春上春播的時候,武邑再一次讓眾人側目了。

    委實是這一次武邑以義興社的名義進行的合作春耕太過於哄哄烈烈,超過兩千人的青壯勞力分成了若干個小組轉戰武邑各地,以極快的速度完成了春耕任務,在其它各地還在拼命地為春耕而勞心勞力的時候,武邑已經結束了春耕並且開始了全縣的青壯整訓。

    “這麼快?”曹信看著王溫舒,眼裡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翼州六縣,武邑是最早完成,領先了其它各縣一半還有餘的時間。”王溫舒也是猶然震驚的模樣:“武邑地盤不小,山區居多,人丁也最少,但他們偏生就率先完成了春耕。小公子的那個法子,當真管用,而且一舉兩得,據我在武邑的人說,那些青壯在最初的時候,還猶如一盤散沙,但到了春耕快要結束的時候,已經行止有度,進退自如,頗有一些精兵強將的意思了。”

    曹信點頭,然後又是搖頭,接著竟然失笑。

    “姐夫,既然這個法子好,我們何不拿來用用?能節省出一半的時間出來,我們可以多做多少事情啊?”震驚過後,王溫舒也異常的振奮。

    “這個法子好是好,但對組織能力的要求卻異常之高,現在武邑被小公子清洗了一遍,上上下下都是他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四章:勃然大怒


    胡十二摸清楚了潛入武邑城中的刺客人數和底細之後,立即便下令動手抓捕。此時他能動員的不僅有縣里的衙役,捕快,黑幫成員,還有特地從秘營調過來的李泌統帶的一百名精銳。可憐那些刺客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便紛紛被擒。

    他們有的是在睡夢之中被人破門而入擒獲,有的是在街上走著走著便被人從身後一棍子敲在腦袋之上倒地不起,有的是在酒館裡喝著酒,莫名其妙的便被一酒壺砸在頭上。唯有的六人一組的以商人名義進入,租住在一家民居之內的刺客反抗了一陣子,但對付他們的,也正是李泌統帶的精銳,他們最慘,被當場格殺。

    然而清理了所有刺客的胡十二,心裡卻是一點也不輕鬆,因為審完那些活著的刺客之後,他心裡反而更加迷惑了。

    拿著一塊臟兮兮的幾乎看不出顏色的破布,緩緩地擦試著手上的血跡,胡十二瞧著一邊的李泌道:“不對頭啊!”

    “哪裡不對頭了?”李泌自然是認識胡十二的,那個傢伙當初在秘營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氣,被公子扒拉了褲子當眾打了好幾十板子呢,想不到卻在武邑城見到了他。剛剛胡十二折磨那些刺客的時候,李泌全程都看在眼裡,心裡不禁更是厭惡。坐在角落裡,緊緊地握著橫刀的刀把,問道。

    胡十二瞥了一眼李泌,這個女人在秘營中時便是有名的母老虎,別看她模樣長得周正,但動起手來就是一個瘋子,便連李浩李瀚都怵她三分,倒不是打不過她,而是怵她那股子瘋勁。打架,只怕再來兩個自己,也會被這母老虎放翻,不過論起腦子來,再來十個李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五章:真相


    盤膝坐在母親的小佛堂中,李澤盡量地放緩語氣,請母親去他在武邑縣里的宅子去住上幾天。

    “是出了什麼事了嗎?他們終究是不肯放過你?”王夫人將手裡的念珠纏繞在手腕之上,看著李澤,緩緩地問道。

    自從上一次事之後,她已經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看起來乖巧溫順,實則上機智百出,這些年來自己不管事,他盡然不聲不響地便弄出了好大一副局面,但對於王夫人來說,這卻不知是該感到高興還是悲怨了。

    她享受過繁華,也經歷過苦痛。知道在那個名利場上,沒有一個人不是拿著性命在搏,勝者高高在上,敗者被碾為塵泥。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自己的兒子盡量遠離這塵緣是非,平平靜靜地度過這一生。不過現在看起來,這一切,只不過是她的一場夢而已。

    就算是我不犯人,人還要是犯我的。

    現在唯 能讓她高興的是,因為這個兒子的能耐,她不再是那個孤苦無依,一無所有的小婦人了。

    所以她在問李澤的時候,語氣很平靜。不管有什麼禍殃,好歹母子兩人一起擔著便是了。左右不過是個死罷了。

    李澤知道母親其實是一個異常聰明的人,以前只不過是不想理事,一旦她想要理會這些事情的時候,前因後果聯繫在一起一想,便能大致明白了。

    “是的,母親,李澈他終究是不肯放過我。前兩天,我在縣城裡的人抓獲了十餘名刺客,經過審訊,他們是來自深州,現在有更驚人的消息傳來,這只不過是他們計劃中的一環而已,事實上,一支三百人的精銳騎兵現在正經過石邑進入到了大青山之中,他們準備突襲我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六章:紙上學來終覺淺
        

    蘇寧對於王氏的仇恨之情,可謂比天高,天海深。以至於他在得到了李澤和王夫人的確切地址之後,第一時間便派出了刺客和自己身邊最為精銳的軍隊。哪怕現在正面臨著與盧龍張仲武的大戰,每一個甲士,每一個精銳的戰鬥力都是彌足珍貴的。但在他看來,只要還有一個王氏的後人在為王氏焚香禱告,讓王氏的香煙繼承,他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便都會向外氾濫恨意。

    他要讓王氏一族在這個世界之上完完全全的消失踪跡,唯有如此,才能讓他心中恨意稍平。

    至於李澈所說的李澤手中擁有一支不錯的武裝力量,他更是哧之以鼻,這個外甥什麼都好,但做事就是少了一股決絕的氣勢,瞻前顧後,老是想著這也要,那也要,什麼都想顧全了,做到了,這怎麼可能?

    李澤手中能有多強的武裝力量?無外乎就是那些稍微受過一些武裝訓練的本地青壯了,最強也不過是自己麾下那些府兵的水平罷了。外甥終究是沒有真兒八經的打過仗的人,無法了解職業兵與業餘兵在本質之上的區別。

    一個職業兵能夠很輕易地擊敗或者殺死好幾個府兵,這可不是單純地打架,而是性命相搏,精巧的殺人技術,先入為主的氣勢,相互之間在生死之間磨練出來的默契配合,能讓一千個職業軍人輕而易舉地擊敗上萬人的民壯隊伍。

    戰場之上真正面對面地擊殺的對手其實並不太多,那些有著大斬獲的戰爭,更大的勝利其實是在決戰之後一方潰逃之後才能獲得的。而真正左右戰場局面的,永遠都是那些職業兵。

    三百甲士,而且是自己身邊最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七章:絕知此事要躬行


    石壯是一個極其知情識趣的人。

    似乎是與李澤無意之中的聊天閒話,卻在有意無意地跟李澤講著一些領兵作戰的要領。他現在算是看清楚了自己侍奉的這位小公子的長處與短處了。李澤在對形式的把控,對目標的製定,趨勢發展的框架之上,無人能比。但具體到作戰細節之上,就不大靈光了。嚴格地說來,李澤現在的狀況比起一竅不通要嚴重的多。因為他處在一個似懂非懂的狀態之下,大概這便是書讀得太多而實踐太少的緣故。

    可以稱之為紙上談兵的典範。

    李澤在今天這一次正兒八經的軍事會議之上,也已經認識了這一點。

    與石壯的交談,讓他明白了,不是什麼深山老林就可以隨隨便便埋伏的,地形的選擇是非常講究的,不但要能藏人,還要有利於進攻的發起,否則你埋伏是埋伏好了,但打起來,敵人反而更有利於展開反開,你就屬於自己找死了。更何況現在李澤有小三千人的隊伍,這個地方就更不好找了。

    只要是一支正規的軍隊,那麼在行進的過程當中,必然分成了前哨,中軍,斷後三個部分,探路斥候那是必不可少的,你想藏在某個犄角旮旯等著別人走到你面前然後你突然跳出來去砍人這種事,想也不要想,這是街頭流氓打架的招數,與正規軍隊作戰,你頂頭砍幾個斥候,還不見得能砍死。

    斥候的探查範圍是較大的,候在某個地方亂箭如雨基本上也是做不到的,弓箭的射程大多在數十米之內能有巨大的殺傷力,像陳長平那種超出一百五十步還能對敵人造成極大殺害的強弓,放眼成德,也沒幾個人能拉得動,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八章:襲殺


    楚烜當然不是一個愚蠢的將領,相反,他是一個極其有經驗而且精明的將領。哪怕這一次的突襲在他看來並不算什麼很艱難的事情,但他仍然一板一眼地執行著軍律。這讓偵察這支敵軍動向的心月狐壓根兒就無法靠近,只能遠遠地觀望著這支隊伍向著百丈岩方向一路挺進。

    直到這個時候,李澤才真正明白了屠立春,石壯等人的判斷是何等的正確,如果按自己的那一套,搞一個自以為是的埋伏的話,只怕早就被楚烜發現,最後誰把誰滅了還真不一定呢。

    別看自己人多勢眾,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反而更考驗單兵作戰能力以及士兵的耐受性,誰承受不住慘重的傷亡,誰先崩潰,那就是誰失敗。

    在這一點上,李澤不認為自己的手下這些才接觸正兒八經的軍事訓練不久的前農夫們能與對方的精兵強將相抗衡。

    百丈岩,果然是唯一的一個可以伏擊對手的地方。

    事實上也是 如此,當楚烜的隊伍走到了這個地方的時候,他也的確鬆了一口氣。一支騎兵隊伍在山間行軍不是一般的困難,作為一名騎兵將領,他也沒有這種在大山之間行走的經驗,看到這樣一個寬闊的地方,本能地就放鬆了下來。

    一面臨著絕壁的百丈岩當然沒有百丈高,不過也的確高不可攀了。他絲毫不擔心有人在那上面埋伏,除非那個人傻了,這麼高的地方,就算你在上面射箭,估計到最後也就成了自由落體,最終還有多少殺傷力鬼才知道。當然,還可以從上面拋石頭,不過這麼寬闊的地方,他難不成會傻到讓部隊去岩下的那條溪水邊駐紮嗎?

    當然得離得遠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十九章:當頭一棒


    百丈岩上,李澤倒還真沒有佈置兵馬,無他,因為沒有意義。在那個上面的是心月狐,因為楚烜所率兵馬行軍極有法度,他們無法靠近,但又要時時刻刻關注對方的行踪,只能遠遠觀望,便被一步一步地逼著退到了百丈岩上。這里地勢極高,對下面的態勢一目了然。狐一之所以發動攻擊,實在是因為剛剛下面橫海朱輝的部下肆無忌憚地湧入到岩下溪流之中洗漱飲用,人馬聚集在一起,機會太好,他實在是忍不住了。便帶著十幾個手下,尋了一些石頭砸將了下去。

    一頓猛砸之後,收穫倒也不菲,乾了這一票,狐一立即便帶著他的手下往前面出口之處而去,他的下一個任務便是加強前方出口的防守。

    不過他的這一次下意識地攻擊行為,卻給楚烜造成了一些錯覺,認為對方兵力實在充裕,在面丈岩前後方的出入口處必然有著厚實的兵力在等著他去突破。那兩個地方都是內裡寬敞,往外則狹窄,易守難攻,楚烜自然不想去碰硬釘子,相比較而言,反而是前方的那道緩坡更適宜於他集結作戰,只要攻破了那道梁子,那麼對方的圍攻便自然而然地破了。

    楚烜敢這麼做,當然仗著的便是手下這數百精兵。對方顯露在自己面前的超過千五人手,但毫無疑問,只是府兵而已。而甲士與府兵之間的差距,對於楚烜這樣的人來說,再清楚不過了。只需要在接觸戰之中給予對方猛烈的打擊,給對方造成相當的傷害,他們的作戰能力和戰鬥精神可以在頃刻之間從滿百一下降至為零。

    在以前的無數次戰鬥之中,幾百個甲士攆著成千上萬的府兵滿山遍野的逃竄的戰例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