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尋唐 作者:槍手1號(連載中)

  
  
【內容簡介】

雄踞東方,傲視世界的盛唐,有著包容天下的廣闊胸懷,物產豐富,交通天下,人文薈萃,種族融合,通商通海於四鄰遠邦,文治武功矜伐於歐亞大陸,正是因為這個大帝國的崩潰,使得我們的中華文明陷入到了一個充滿暴力,血腥和動蕩的殘酷時代之中在其後的五代十國是一個上下失矩,四分五裂,亂象叢生,有槍就是草頭王的血腥時代,李澤來到末唐時期,他想要......

TOP

第一章:一聲長嘯


    一股漩渦兒風平白無故地就在前方的敞壩之上吹了起來,將一片片金黃的落葉裹在其中,呼啦啦地扶搖直上,飛得比屋頂還高的時候,又嘩啦一聲散成了一片片飄然落下,那漩渦兒風來得也快,去得也速,失去了風這個依仗,落葉大都便只能飄落塵埃,當然,也有不少飄落在了此刻正坐在屋脊之上的李澤身上。

    李澤雙手託在下巴之上,肘彎兒撐著膝蓋,保持這個姿態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哪怕葉子落在頭上,肩上,甚至一隻從他頭上飛過去的麻雀毫不客氣地拉了一砣黑中帶灰白的糞便在他那身價值不菲的湖藍色夾衣之上,也不曾讓他動彈過分毫。他就這樣瞪著一雙大眼睛略帶著憂鬱地註視著遠方,卻又沒有任何焦距。

    李澤今年只不過十四歲而已,但身量卻遠比同齡人要高大,十四歲的年紀,已經長到了一米七左右,一張臉雖然說不上貌比潘安,但卻也是棱角分明,劍眉星目,英氣逼人。當然,這也得益於他的遺傳的基因甚好,再加上生活條件優越而致。

    他在屋頂之上扮著思考者,下頭院子裡,卻有好幾個人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哪怕是把脖子矗得酸軟不堪,也不敢稍有大意。他們這些人的身家性命都係在李澤一人身上,別說李澤有個三長兩短,便是有個頭痛腦熱,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了不得的大事。

    “爺,時候差不多了,夫人等著您用飯呢!”一個穿著橘黃色裙裾的少女一邊用手揉著自己的脖頸,一邊脆生生地喊道。她叫夏荷,是李澤屋裡頭的大丫環,雖說是丫環的身份,但實則上這種人家屋裡的丫頭,比起一般人屋裡頭的大家小姐還要過得舒適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一聲嘆息


    李澤低頭默默地吃著飯。桌上大碟小碗倒有十數個,不過基本上都是以素菜為主,唯有的幾個葷菜,也幾乎全擺在李澤這一頭。

    本應親親熱熱的母子兩人這樣冷冷淡淡,兩個大丫倒倒似乎是司空見慣了,夏荷沒有什麼話說,倒是夏竹拿起桌上的湯碗,替李澤舀了一小碗乳白色的鯽魚湯來,小聲道:“少爺,這是早上外頭送來的野鯽魚,用小火煨了半天了,您瞧瞧,這湯啊,稍一冷些,湯碗周邊便會有凍膠出現,再配上山中的菌子,紅棗,枸杞,最是滋補不過。這是夫人在房中親自盯著煨的呢,您嚐嚐可好?”

    聽到夏竹的話,李澤心中一熱,抬頭看向母親,卻只見王夫人仍然清清冷冷的,眼皮子都沒有抬,竟是仍然沒有看他一眼,只是拈了一根竹筍,放在嘴裡輕嚼慢嚥。李澤心中那剛剛湧起來的一股熱流便似被一盆冷水噹頭潑了下來,滋溜一聲又縮了回去。

    “謝謝母親!”他乾巴巴地道。

    對面的王夫人抬頭看了他一眼,兩人目光相對,王夫人旋即又轉過了目光。

    李澤端著碗怔怔地看著對面的母親,別人都說兒是娘的心頭肉,但在他的映像之中,自他記事起,母親對他便冷淡得很。大多數時候,母親看他的眼神,就像剛剛那一眼一般無二,有憐惜,有疼愛,有眷念,但李澤還從那眼神之中看出了厭惡,看出了痛恨。

    他著實搞不明白這是為了什麼。

    自己可一直是一個乖寶寶來著。莊子裡其它的孩子上山捉鳥,下河摸魚,自己從懂事起,便開始學各種各樣的規紀,讀書,習武,每一天的日程排得滿滿的。每天兩次的晨昏定省,不管刮風下雨,還是酷熱冷寒,都從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一次偷窺


    李澤的生活非常的規律。每天什麼時候幹什麼事,他都列出了極為詳細的表格,嚴格地按照這表格作息,這麼些年下來,李澤身邊的人都已經習已為常了,但對於一個剛剛知道李澤並且開始了解李澤的人來說,就讓人很震驚了。

    因為李澤事實之上是沒有人管的。王夫人生了他,但從小到大,卻基本上沒有理會過他,哪怕是李澤五歲之時經歷了一場大劫,險些兒便一命嗚呼了,王夫人最親熱的舉動,也只不過是站在李澤的床前,紅著眼圈子盯著他看了一陣子,然後便轉身離去了。

    當時夏荷七歲,剛剛被安排到李澤的身邊照顧他。

    母親近在咫遲,對他都陌然視之,他那沒見過幾面的老子,卻連看都沒有來看過。而李澤再見到他的時候,卻又是一年過後了。那個人的面貌在李澤的腦海之中是模糊的,只知道很是高大威猛,氣度不凡。

    病好了,但李澤卻就此像是轉了一個性子,整個少年人的活潑歡快無拘無束似乎被也隨著這場大病被那無數的湯藥給治得無影無踪了,整整沉默了一年之久的李澤,就在大家都以為他已經病傻了的時候,再一次開口了。

    有些結巴,有些生硬,有些嗑嗑絆絆,但眾人卻都不以為異,畢竟,一個整整一年沒有開過口的人,再度開口說話,總是有些不順的。結果也似乎遂著眾人的意,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李澤愈來愈流利地能與人交流了。

    這裡頭,最高興的當屬於夏荷了。而據夏荷說,當他重新開口說話的時候,他的母親王夫人,當晚吃飯的時候,破例喝了一杯酒。

    李澤靜靜地看著書,不時地提起筆在書上做著一些記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一番猜測


    “少爺,那傢伙走了.”屠龍側耳聽著那遠去的隱隱的腳步聲,對李澤道.

    李澤沒有作聲,沉默地看著天上的月亮,屠龍也早已經習慣了李澤這樣突然的走神,說完那句話後,便靜靜地等待著李澤的應答.

    “這兩年來,辛苦你了.兩頭跑,還得裝模作樣地瞞著眾人,瞞別人也就罷了,想瞞過你的老婆,相必你也是花言巧語的快用盡了吧?聽說上個月你老婆與你吵了一大架.”

    屠龍笑了笑:”她以為我每次出去都去了縣城花天酒地呢.”

    “難怪上一次他抓花了你的臉.”李澤失笑道.

    “她跟著我沒過上什麼好日子,以前是擔心受怕,生怕我一去不回頭,讓人捧著骨灰回來,後來嘛,又跟著我來了這裡,當初娶她的時候可是向他吹過牛皮要讓他富貴榮華的,現在牛皮吹破了,她也不曾怪我,還說現在能這樣平靜的生活,她已經很知足了.”屠龍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 ,看得李澤心中格外的嫉妒,突然間就不同情這傢伙了.

    “我快兩個月沒有去了,那些傢伙們還怎麼樣?”李澤問道.”一幫小子,折騰得你夠嗆吧?”

    “還行,已經有點模樣了.”屠龍道:”說句老實話,訓練這幫小子,倒是讓我又找回來了一些過去那激情歲月的感覺.只是,只是……”

    李澤笑了笑:”有話直說,咱倆的情分不比旁人,沒啥不能說的.”

    “少爺,這兩年來,你不停地讓人秘密找來這些十幾歲的孤兒對他們進行軍事訓練,到底想幹什麼呢?”屠龍看著李澤,神情之中很是有些擔心.

    “你是怕我有一天仗著這些人去找老爺的麻煩,或者說與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一陣驚悚


    聽了公孫長明的話,梁晗一陣猶疑。

    “這不大可能吧?他才有多大?能將家治理得如此嚴謹?”

    公孫長明笑了笑,將腳從盆裡取出來,接過梁晗遞過來的帕子,將腳揩乾淨了,汲著一雙拖鞋走到床邊,爬上床去,盤腿做下,沒有直接回答梁晗的問題,反而自顧自地道:”這個供養著王夫人和小少爺的莊子,下面一共管著五個村子,合計有土地近兩百傾,一萬畝地,大概有兩百家佃戶,老的少的算起來,一共有一千餘人丁。 ”

    梁晗點了點頭:”李公畢竟為人父母,自然要為兒孫計,雖然不能給這個兒子潑天的富貴,但讓他一輩子衣食無憂,倒也是很費了一番功夫的,這個地方真是妙極,有山有水,又隱蔽不過,藏人那真是不作第二地之想。有了這莊子,這地,這位小少爺一輩子也是無憂的。”

    說到這裡,他看著公孫長明笑了笑:”說起來這位小少爺可比你我要強 了,公孫先生你奔波了大半輩子,還是孑然一身,上無片瓦遮身體,下無寸土立足跡,與我倒有異曲同工之妙。”

    公孫長明白眼一翻:”我要是單想要這些物事,當真是易如翻掌,可值此亂世將至,這些物事,要來又有何用?沒有守住這些物事的本事,財富,只是取禍之道耳。”

    梁晗大笑:”你不要這些物事也罷,志向高遠也好,好歹以後收斂一些,莫要連累了我跟你一樣成為喪家之犬,被人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就好。”

    公孫長明老臉一紅,卻又梗著脖子道:”我可沒要你,是你狗皮膏藥一般地粘著我,死皮癩臉地纏著我的。”

    “是是是,我的公孫老爺,是我沒臉沒皮,行了吧?”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一場大夢


    耳朵之中傳來輕柔的音樂,李澤靠在舒適的椅背之上,透過舷窗看著外面的朵朵白雲,腳輕輕地隨著音樂打著節拍,愜意地享受著空姐剛剛送過來的咖啡。

    一年辛苦的工作之後,他決定好好地犒勞自己一下出國去享受這個春節假期,反正過年對於別人來說是親人團聚的時候,對於他而言,卻是黯然神傷孑然一人孤苦零丁最難捱的日子,看見別人團團圓圓,心里便嫉妒的要命,與其在國內看著這一副副的合家團圓的美景氣到吐血,倒不如遠遠離開這裡,去找一個沒有過年氣氛的地兒,好好地享受一下。

    音樂是溫柔的,空姐是美麗的,前方的旅程是值得期待的,李澤覺得自己的這個選擇簡直太對了。

    飛機一頭飛進了一大團棉絮一般的白雲之中,絲絲縷縷的霧氣從舷窗之外飄過,一種別樣的朦朧美感讓李澤情不自禁地將臉貼在了舷窗之上,貪看著眼前的一切。

    不知過去多長時間,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對了,為什麼還沒有飛出這團白雲?

    他想坐直身子,卻駭然發現他竟然無法動彈,耳機裡仍然在響著音樂,但卻翻來覆去的都是他剛剛聽完的那一句。他尖聲大叫起來,卻沒有任何的反應。現在他的臉緊緊地貼在舷窗之上,亦不知道身後的機艙之內是一個什麼樣的光景。

    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嚇得魂飛魄散,他看到飛機的一邊機翼,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他歇斯底里的大吼起來,但眼前的一切,卻並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飛機的機身一點一點的消失,直到他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不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一番惶恐


    一場大夢,李澤的人格外精神了,那裡還有什麼睡意。雙手枕在腦後,他的思緒,完全沉浸在了這些年的回憶當中。

    他用了三年的時候,終於完全掌控了這具身體,再用了三年的時間,對他來的這個地方有了一個比較深入的了解。

    這要感謝他的那個沒見過幾面的老子,雖然將他們母子藏在了這個偏僻的鄉村之中,但該有的東西,這裡全都有,不僅僅是物質上的享受,還準備了相當多的精神享受:一大屋子的書藉,

    王夫人,李澤的這位母親,出自書香名門,這些書,大概是為王夫人準備的,包羅萬象,從詩詞歌賦,到儒家經典,從歷史典故,至山野誌異。

    或者這位李安國將軍是想用這些書來讓王夫人排遣寂寞,但最終,這些東西,卻都成為了李澤了解這個世界的窗口。

    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王夫人對於這個兒子,根本不大理會,按照李澤後來的想法,大概是 為自己這個兒子,壓根就不是她想要的,或者說,她看到自己,就會想起自己的家人悲慘的結局,但終究自己又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真要棄之不管,卻又有那麼一點點捨不得。這是一種極其矛盾的心態,但作為李澤來說,他還是表示理解。

    而這個莊子裡其它人,對於這位小主人,卻又是不敢管的,或者不敢過分管。就算李澤過不了明路,但仍然是主子啊,只要李安國活著一天,他們就不敢有絲毫的違逆這位小主人。

    於是從八歲之上,李澤便開始鑽這間偌大的書房。

    沒有人認為一個八歲的孩子能識得多少字,哪怕有老師給他啟蒙。李安國壓根就沒有盼過這個孩子成材,請來的,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一場麻煩


    搞清楚了狀況的李澤,在那間堆滿書的屋子,苦苦地思索了好些日子。任誰也想不到,這樣的一個小孩子,在那間滿是墨香的屋裡,想著如此重要的一個問題。

    未來會怎麼樣?

    李澤的神經很堅韌,這得益於他前一世的孤兒生涯,在絕望之中仰望希望,在不可能之中去爭取可能。如果能夠苟活於現在,那當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行,他也得為自己找一條後路。

    居安而思危,那是他前一世從小便養成的習慣。

    狡兔還有三窟呢,惶論於人乎?

    從十一歲開始,李澤開始行動。

    得益於這個莊子名義上的主母王夫壓根兒就是一個不理事的,每天山珍海味也是過,粗茶淡飯也是過,她就這樣如同天上的神仙一般不理世事,得過且過,但李澤卻不行。

    他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收攏了屠龍,這個負責整個山莊安全的重要人物,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有了屠龍的呼應,在接下來的 年裡,他清理了所有的不穩定因素,並且開始有條不紊地開始安排未來的事情。

    所有的這一切,都基於將來能夠活下去。

    活下去,是李澤來到這個世界之上後的確立的第一個目標,但這個目標,實現起來並不是太容易,看向遙遠的未來的話,那甚至是一個極大的難題。

    除非他的老子,能夠順風順水,青雲直上。

    但李澤從來不是一個將自己的命運寄託在別人身上的人。往最寬處想,但卻要往最壞處準備著。

    他竭盡所能地讓他管轄之下的莊子能夠富裕起來,能夠產出更多的作物,他開始用多餘下來的錢在外面投資,賺來更多的錢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一個圈套


    陪著王夫人用過了一頓例行公事一般的早飯之後,李澤擦了擦嘴,站起來垂著雙手對王夫人道:”母親,秋收剛過,柳家村那邊的租子遲遲還沒有收上來,中間有一些變故,兒子準備去哪裡看一看。”

    王夫人放下手中的湯碗,清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已經長大了,該怎麼做事就去怎麼做,不用跟我講。”

    李澤啞然,自己才十四歲不到十五歲好不好,在上一世,他這個年紀,還可以賴在母親的懷裡撒撒嬌,但在這裡,居然就是已經長大了。

    說完這句話的王夫人站起身來,也不再理會李澤,而是徑直去了後堂,片刻之後,單調而又有節奏的木魚聲音便梆梆的敲響,中間夾雜著王夫人誦念經文的聲音。

    李澤嘆了一口氣,看了看站在一邊的夏竹,低聲道:”照顧好母親。”

    夏竹無聲地點了點頭。

    收拾心情 李澤回到了自己的銘書苑。

    “爺,這一次要出去幾天?”夏荷打開衣櫃,探詢地看著李澤。

    “三五天吧!”李澤想了想,道。

    “爺還是帶著我吧,不然誰來伺候你?”夏荷道:”屠大爺那個人,粗手笨腳的,只怕倒杯茶也會燙了爺的手,煮的飯只怕便是豬也會嫌棄的。”

    李澤大笑,伸指彈了夏荷一個暴栗:”不許這麼詆毀屠立春,他可是爺的左膀右臂。”

    “奴婢知道屠大爺在爺跟前得用,可是奴婢跟他是不同的呀,他能做的事情,我做不了,可我能做的事情,他也做不了啊!”夏荷撅起了嘴巴。

    “你呆在家裡看家,順便把義興堂報上來的這個季度的帳理一理。看看有沒有什麼漏子或者蹊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