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 作者:奇禍(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教皇 作者:奇禍(連載中)

教皇 作者:奇禍(連載中)

【作者概要】

奇禍,男,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

背負著背叛者的血脈,如何才能在這個神的國度裡建立起屬於人類的信仰。
千萬聖教徒信奉的教皇,他的靈魂又將歸於何處。

【其他作品】

《金屬世界》、《裸奔之王》、《煉體王》

TOP

第一章節 教皇替身 上

華美宏偉的宮殿中,月夜呆若木雞的看著倒在台階前,身上沾滿鮮血的銀髮老人。這個原本在月夜印象當中像神一樣高貴和強大的老人,現在居然死在了他的腳下,這讓月夜有點分不清現在是真實還是夢幻。

本來舒舒服服在家當小少爺的月夜,卻因為是什麼天生靈體,六年前被這個看起來高貴聖潔無比的教皇大人一眼看中,偷偷打暈帶回了聖山,從此開始了非人的訓練,直到三個月前才正式成為一名合格的教皇替身。

月夜心裡想著這下總算可以舒坦的過些好日子了吧。三個月來也確實如月夜所想,小日子過的挺滋潤。聖教為神世界第一大教,教眾無數,教中強者如雲,聖教教皇更是比國王更加威風,做為教皇大人的替身,除了一些禁忌之外,小日子過的還算舒坦。

衣食住行都有美女侍候,祭典聖神時更有無數強者拜於腳下,每個人看月夜的眼神都是像看神一樣的崇拜和敬畏。

看著以前敬為天神的裁決者和聖言武士每每見到自己時,都虔誠的跪拜,甚至不敢抬起頭來直視自己,雖然知道這些東西並不是屬於自己的,但月夜有時候也難免感覺有些樂暈暈。

誰料到這小日子剛剛才過了三個月,這個教皇大人就不知道從那裡回來,滿身是血跌跌撞撞的走進教皇所居住的宮殿,然後一頭栽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

月夜呆了片刻,然後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摀住大張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音,眼睛四下溜了一圈,想起這裡是教皇所住的宮殿,沒有自己或者這個死鬼教皇的召喚,是沒有人敢進入這裡的,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把捂著嘴的手放下來。

看著面前已經死透了的教皇大人,月夜感覺自己的心跳從未如此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節 教皇替身 下

身穿聖靈之鎧,頭戴永恆皇冠,一手拿聖皇權杖,一手拿末日啟示錄,再加上六年來的非人訓練,現在絕對沒有人敢說月夜不是真正的聖教教皇。

「聖神大人,小的月夜一心為聖教著想,您可一定要保佑我,讓我平安的成為教皇,也好早日回家和家人團圓……」嘴裡念叨著,月夜推開了那扇神秘的金屬大門。

令月夜驚訝的是,在大門之後只是一個空蕩蕩的宮殿,並沒有神亂所說的什麼守護騎士,接下來的幾座宮殿也是一樣,所有一切擺設都很齊全,但就是沒有人的存在。

月夜越往裡走越驚疑不定,不知道這一去是福是禍,想要就此退出,可想到神亂若是有什麼噁心,這時候教皇宮恐怕已經被聖教教徒給團團圍住了吧。

「死就死了,誰怕誰。」月夜提心吊膽的走過一座又一座的宮殿,果然有十座之多,每一座宮殿之間都有迷宮相連,好在月夜擁有永恆皇冠的傳承,通過這些迷宮並不困難。

「聖盃。」月夜終於來到了聖地的最深處,也就是存放聖物的大殿,在大殿最顯眼的位置之上,供奉的正是聖教第一聖物「聖盃」。

在聖盃的旁邊還有另外兩個供奉寶物的琉璃罩,想來就是供放永恆皇冠和末日啟示錄的地方。

月夜激動的看著被供奉在上面的聖盃,在所有的聖物當中,聖盃的聖力波動是最強大的,也是最純淨最本源的。

那是因為杯中蘊藏著大半杯的聖液,傳說中只要一滴就可以讓普通人開啟聖力的聖教至寶。

不管三七二十一,月夜把聖皇權杖和末日啟示錄丟在一邊,雙手捧起聖盃,咕嘟咕嘟,三下五除二把大半杯聖液全部灌入了腹中。

月夜可是知道聖力修煉的困難,在已經死去教皇的親自訓練下,受到非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節 死亡契約 上

狂暴的聖力像被釋放的餓虎一般透出了月夜的身體,可月夜的身體卻並沒有爆裂,透出的聖力也沒有四處流竄,而是全部流入了包裹著月夜全身的聖靈之鎧.

    這些聖力剛一進入聖靈之鎧,就被饑渴的聖靈之鎧一口吞掉,連一點渣都沒有留下.

    聖靈之鎧之所以被稱為不死之鎧,最大的原因就是它變態的自我修復能力,可以自動吸收聖力進化自我修復進化.

    這次聖靈之鎧受到了重創,雖然在這聖山之上,聖力遠比其他地方濃厚百倍,可想讓它把所有損壞的地方完全修復,那至少也要等上百八十年.

    就是在聖靈之鎧這種饑渴的狀態下,月夜體內狂暴的聖力涌入了鎧甲之內,這一去那還能回的來,全部被如饑似渴的聖靈之鎧給吞沒了.

    聖力不停的自月夜身上移轉到聖靈之鎧內,聖靈之鎧得到了大量的聖力補充,鎧甲上泛起耀眼的聖潔光芒,破裂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看的大殿內十個守護騎士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轉移咒言還可以這樣用!我怎麼沒有見神亂這樣用過?"一旁的守護騎士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原本蓄勢待發準備收聖液,結果氣勢是出來,可這氣卻沒地方出了.

    "不是神亂不會這樣用,而是根本沒機會,以神亂的力量,根本沒有什麼力量是他承受不了的,所以也用不著使用這轉移咒言了."另一個守護騎士認真的說道,看來神亂這個十大主教之首,就算在守護騎士眼里也是個變態級的人物.

    十個守護騎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變成了相視苦笑,狠不能上去給那個月夜兩腳.

    原本十人是存著看好戲的心情,看這個教皇替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節 死亡契約 下

"這個老家伙,居然讓自己用十年的時間超越以前的教皇,難道他不知道以前的教皇活了一百六十三歲,自從生就被聖教重點培養,讓我這個半路出家的聖教徒十年之內超越他……"月夜仿佛已經听到了聖神的 喚.

    "你也不用怕,我很看好你的喲."神亂不負責任的丟下一句話,慢騰騰的走回了他的宮殿.

    月夜也從現在開始,正式成為了聖教的教皇,一個很可能只能活十年的教皇,恐怕到時候就是聖教歷史上最短命的教皇了.

    教皇活的很風光,同樣也很累,聖教的教徒遍布整個神世界,哪個國家都有聖教的教堂,教徒也是以千萬計,這其中所發生的事情多不勝數,教皇每天要處理的事務多如牛毛,又那里有功夫去修煉.

    "這樣下去可不行,每天都這樣過去,恐怕十年到期之時,也就是我喪命之時."月夜心里那個愁啊.

    不是說許多國家都有傀儡皇帝這一說,大臣選出一個無用的人做皇帝,而朝政都是由他來把持,這和自己的情況很相似啊,怎麼神亂一點也不把持聖教的權力,反而是自己這個替身教皇到成了貨真價實的聖教第一實權者.

    月夜現在真希望神亂能夠快點把持聖教,好讓他自己有時間專心修煉,希望能在十年之內超越那個死鬼教皇,保全這條珍貴的小命.

    脫去聖靈鎧,把聖皇權杖也放在一旁,月夜換了一套教眾的衣服,準備到神亂大主教的宮殿去一趟.

    現在的月夜銀發銀瞳,都是因為被聖力洗滌的緣故,以前他做教皇替身的時候,頭發就被教皇親自用聖力洗滌成了銀色,瞳孔因為太柔弱,沒辦法使用外力,所以只能戴了一種散發著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節 人造分身 上

「第三種辦法是什麼?」月夜迫不及待的問道。

「第三種辦法就是你還照常管理聖教的事務。」聽到神亂這樣說,月夜銀色的瞳孔都快變成了火紅色,憤怒的看著神亂,兩拳攥緊像是隨時都可以一拳打扁神亂那張可惡的嘴臉。

「教皇大人不要急啊,聽老頭子把話說完。」神亂無視月夜吃人的表情,接著說道:「要想超越以前的教皇,並不只有自己修煉一條路,而且就像教皇大人你自己說的,若讓你自己修煉的話,十年過去後你最大的可能就是回歸聖神。」

「你的意思是說,你有辦法能讓我不用修煉,卻可以在十年內超越以前的教皇。」月夜大喜。

神亂搖頭道:「天下那有這種好事,如果有的話我自己早去做了,也輪不到你了。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借助外力來除去死亡契約。聖教原本有六塊聖神晶,是聖神降下的聖寶,內中含中源自聖神的力量,只要集齊這六塊聖神晶,利用特殊的秘法,就可以引導聖神的分身降臨,雖然只是分身,而且降臨的時間也有限的很,不過用來解除你身上的死亡契約,那是綽綽有餘了。」

「那些聖神晶在那裡?」月夜隱約感覺事情不會像神亂說的那麼簡單。

果然,神亂歎氣道:「那六塊聖神晶在三百年前已經失落了。」

「三百年前……」月夜現在連掐死神亂的心都有了,三百年都沒有找到的東西,居然還拿出來鄭重其事的說,還把它說成是自己的唯一希望。

在月夜憤怒爆發的前一刻,神亂一句話又讓月夜燃起了希望。

「六塊聖神晶的下落已經查出來了,只是暫時還沒有辦法拿回來。」

「既然知道了在那裡,為什麼不收回來。」月夜不明白的問道。

「六塊聖神晶是在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節 人造分身 下

「大主教這不是拿我開心吧,你都是說了這分身是你這輩子的心血,外面那些破爛怎麼能與他相比,你再不拿出點誠意來,我可要把它搬走了,反正你剛才已經同意把它送給我了,我自己的東西我想搬那裡都行。」月夜打定主意無賴到底,今天一定要從神亂這裡敲出點好東西來。

神亂恨不能抽自己兩嘴巴,讓它沒事就愛亂顯擺,這下出事了吧。

「那我告訴你一個大秘密好了。」神亂鬱悶的說道。

「什麼大秘密能和這分身相提並論?」月夜不相信的問道。

「這個秘密你一定會感興趣。」神亂沉吟了一下說道:「你知道,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修煉聖力的人是沒有辦法再修煉神力的。其實這個是不正確的,聖力和神力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聖力源自於精神力,而神力卻是來自於血源,這也就是為什麼聖力人人可以修煉,而神力卻只有少數人可以獲得。」

「因為只有擁有神之血脈的人,才能感應到神力的存在,血脈對應哪個神氏,就可以修煉哪個神氏的能力。理論上來說,擁有神之血脈的人,是可以同時修煉神力和聖力的。」

「那為什麼聖教中卻沒有人覺醒神力呢?」月夜疑惑道。

神亂白了月夜一眼,「你怎麼知道聖教中沒有人覺醒神力,聖教中還曾經出現過神力達到鬥神級的大主教。」

月夜瞪大了眼睛說道:「不會吧!」

「幹什麼不會,這種情況確實是存在的,之所以普通聖教徒沒有辦法感覺到神力,就是因為聖力是源自精神力,精神力會影響人的感知,使普通的聖教徒只能感覺到精神力的存在,對其它力量的感知度都降低到了一個極低的程度,修為越高深的聖教徒,對其它力量的感知度也就越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節 月下刺客 上

看到圓圓的表哥只是聖權武士,月夜到是有些好笑,聖教的三級武士,聖徽武士,聖權武士和聖言武士,只有特定的聖言武士才有資格進入教皇宮,負責教皇宮的安全。

而隸屬教皇宮的聖權武士則都是外圍成員,連教皇宮都進不了一步,更不要說什麼認識全部教皇宮武士了,那個圓圓也是誇大其詞而已。

那武士一來看到小月就是眼睛一亮,小月不是那種很性感的女人,但是卻很可愛,特別是一雙眼睛,黑白分明又靈性十足,再配上白嫩的皮膚和修長的雙腿,是那種讓任何男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在她的小臉蛋上捏兩把的甜美型女孩。

「表哥,小月的這朋友拿了一封破信說什麼是教皇大人的親筆信,還說自己是教皇宮的武士,你看看他是不是。」圓圓拉著那聖權武士的手臂有些撒嬌似的說道。

聖權武士輕蔑的打量了一下月夜,對著小月溫和的微笑道:「小月不要被某些招搖撞騙的人給欺騙了,教皇宮裡怎麼可能會有聖徽武士。」

「關你什麼事。」小月沒好臉色的瞪了那聖權武士一眼,拉起月夜就要離開。

「怎麼這就走了,你不是還有一封教皇大人的親筆信嘛,怎麼不拿出來讓我表哥看看。教皇大人寵愛的小月,還有那個什麼教皇宮的武士。」圓圓擋在兩人面前,冷笑著說道。

「信在這裡。」月夜再次把信拿出來,隨手丟給那聖權武士。

「到現在你還嘴硬。」圓圓不屑看了月夜一眼,然後對那聖權武士說道:「表哥你快拆穿他們的謊言,他們怎麼可能會拿到教皇大人的親筆信。」

那聖權武士只是個外圍成員,又那裡見過教皇的親筆信,連教皇的印記都辨不出真假,只是在小月和幾個女孩面前,又不能說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節 月下刺客 下

天色已黑,兩人走在聖山城的一條小街讓,街兩邊有許多賣小吃的攤位,小月像只小蜜蜂似的在小攤間飛來飛去,每樣東西都要來上一點,這麼好吃也沒見她的身材發福,還是那麼誘人的可愛。

月夜不時的也吃上一些,到聖山這麼久,小吃還是第一次吃到,感覺比小時候在家裡吃到的還要差上許多,不過有小月在旁邊陪伴,到也吃的十分開心。

「滾開,滾開,我的東西不賣你。」一個小攤的攤主把一個女孩從自己的攤位前推開,一臉的厭煩。

那女孩又試著到其他幾個攤位上賣東西,可都被那些攤主給轟了出去,每個人看到女孩都是一臉的厭惡,路人見到她時都遠遠的躲開,好像生怕沾染到什麼似的。

「那個女孩是怎麼回事。」月夜奇怪的向正在大吃的小月問道。

「你說她啊,她是災星,挺可憐的。」小月吮吸著手指上沾染的醬汁,含糊不清的說道。

「災星?」月夜疑惑的看著那個女孩。

小月把肉片放進小嘴裡,小聲說道:「她是很虔誠的教徒,就是命不好,十足的大霉星,沾上她的人沒一個好下場,不管是照顧她也好,欺負她也好,反正只要和她扯上關係,那就一定會倒大霉,雖然很多人都可憐她,可誰也不敢去幫她。」

「怎麼個倒霉法?」月夜不解的問道。

「這個很多了,就像以前,有個老裁決者可憐她,讓她住到了自己的家裡,收她當了養女,可沒幾天就在禱告時,被宮殿上落下了一塊磚頭給砸死了,你說宮殿那麼大,禱告的人那麼多,別人都沒什麼事,可偏偏把他給砸死了,你說這算不算倒霉。」

「說不定只是巧合。」

「如果只是這一次那她也不會被人叫災星了,這樣的事發和的太多了,就算是施捨給她一些吃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節 毀滅之炎 上

月夜和靈菲兒躲在櫃子中,那人已經進入了房間,月夜知道這個時候會來的只有打掃房間的侍女。

那侍女進入房間後就開始打掃,沒多時就快要打掃到兩人躲藏的櫃子。

靈菲兒的刀緩緩自月夜的脖子上離開,顯然等下如果那個侍女打開櫃子,她就會給那個侍女一刀,送她回歸聖神。

侍女手腳很利索,不多時就到了櫃子前,把櫃子外面仔細的擦乾淨後,站在櫃子前猶豫要不要打開櫃子。

月夜暗叫不好,靈菲兒眼中泛起了殺機,顧不了那麼多,在靈菲兒還沒有出刀之前,月夜一把抱住靈菲兒,架住她的雙臂,使她沒有辦法揮刀,洶湧的聖力也同時湧向靈菲兒的身體。

靈菲兒的力量果然是聖力的剋星,詭異霸道的力量很輕易的驅散了月夜入侵的聖力,而且勢如破竹的反攻向月夜的體內。

月夜暗自心驚,根本沒有辦法阻擋那詭異的力量,心道這次真的完蛋了,只要那力量湧入自己體內,肯定是一擊斃命,沒有一絲僥倖。

不甘就此斃命,月夜突然看到近在咫尺靈菲兒粉紅的香唇,心中一動,大嘴突然吻了上去,只感覺靈菲兒身體一僵,湧向月夜的詭異力量馬上煙消雲散。

櫃子中的空間本就狹小,月夜又緊緊的抱著靈菲兒,兩人的身體緊密的貼在一起,月夜只感覺懷中的身體在一僵之後,馬上又軟了下來,軟綿如溫玉,嘴中傳來香甜酥麻的味道,陣陣體香飄入鼻尖。

忍不住真的迷失在熱吻之中,直到嘴唇上傳來一陣刺痛,月夜才下意識的離開了那溫暖的香唇。

「她又不是教皇,你何苦要傷她的性命。」看靈菲兒的臉色嗔怒,月夜連忙搶先小聲在靈菲兒的耳邊說道。

靈菲兒輕哼一聲,把臉轉向一邊不看月夜,只是臉上的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